第47章 异兽

狂风肆虐,黑云吞日。

泽泽▪拉维后悔无视父母的规劝,来到了城外这片无人的区域。

可是梦中多次出现的场景,却一直在吸引着他。

甚至使他忘了,王国的规定,王室血脉不得私自离开城市。

当然他更多的当这是不存在,从未放在心上。

拉维王室统治这颗叫拉弗莱特的星球已经几万年了,从最初的执政家族到现在的王族,他们这个家族哪怕是经历了无数次的战争,也依旧没有丢失自己家族的权柄。

泽泽▪拉维看着这满山的雪,崎岖不平的山,就如同好多人都经历过的一样,明明有些地方第一次去,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泽泽▪拉维绝对第一次来到这片雪山,可是这口由白石堆砌起来的低矮古井却让泽泽▪拉维感觉自己来过了好多次,并且和自己有着非同一般的关联。

泽泽▪拉维慢慢靠近这片古井,脑中恍惚中有些片段闪过,很奇妙的感觉却又丝毫抓不住。

正在泽泽▪拉维努力思考时,迈出去的左脚突然踏空,他竟然迈过了一尺多高的井沿掉了下去。

“啊~”

井口不大,但是却很深。

下落过程泽泽▪拉维不知道被井壁上凸起的岩石和枯枝问候了多少次,当他着陆时他那崭新的黑色贵族袍服大部分已经成了布条,身上也早已经血肉模糊,万幸的是在井底有一个横着的枯枝起到了缓冲作用,他才没被摔死。

缓了一会,泽泽▪拉维才从地上爬起。

抬头往上看,哪还有什么井口,那是一片星空。

虽然满天群星黯淡无光,但是依旧在按照某种规律运作着。

而地面也是十分的辽阔,除了前方的两座小山,仅凭泽泽▪拉维的目力竟然看不到边际。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冷静下来的泽泽▪拉维开始思考自己的处境。

脚下的地面十分平整,没有一丝倾斜或者坑洼。

“难道我来到了一个王国的秘密军事基地?”泽泽▪拉维思考到,这种场景只有流浪诗人的话本中才有可能出现。

感觉脚下的地面虽然平整但是却有些异样,借着银壳打火机的微弱灯光,泽泽▪拉维开始观察起了地面来。

不仔细观察还好,这一观察吓了泽泽▪拉维一大跳,地面竟然是用一块块的白银铺砌的,上面还纂刻了密密麻麻的铭文,并且全部鎏金,造型十分优美。

虽然喜爱艺术品的泽泽▪拉维很想先扣一块出来放兜里,但是并没有那么做,因为王族的骄傲不允许他这么做。

不能坐以待毙,泽泽▪拉维决定自己去那几座小山那里看看。

或许犹豫光线暗的缘故吧,本来以为很近的小山走了好长时间才到达了那里,结果发现那并不是小山,而是四个巨大的金属墩子。

震惊!

一条几十米宽的峡谷出现在了泽泽▪拉维面前,四个巨大的金属墩子分别固定在了面前这条峡谷的四个方位。

峡谷的岩壁漆黑看不出什么材质,上面同样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神秘的铭文,只不过这次的铭文是银色,在打火机的火光的的照射下,一片银光粼粼。

四个金属墩子并不是单独存在,它们的上面还连接着两米多粗的金属锁链。

而锁链的末端则是连接着一个巨大的生物,对面的那两条锁链直接延伸到峡谷深处,而泽泽▪拉维这边的两条却长在了这个巨大生物的两个前足之上。

其实并不是长在上面,而是这个锁链直接穿过皮肉锁住了骨头。

浑身布满奇异的鳞片,黑色恶魔般的尖角,长长的触手,银色似钻石的眼眸,此时这个巨大的生物已经没有了生机,灰色色巨大的鳞片也如蒙尘明珠一般,黯淡无光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灰色巨大的生物毫无生机的趴在这个峡谷的边缘,两个前足上面全是长好了的伤痕,泽泽▪拉维竟然心痛万分。

眼前这异兽光巨大的头颅就有做小山那么大,无力的垂在了金属墩子后面。

悲伤和愤怒占满了泽泽▪拉维的心田。

像相处多年的好友,又像是血脉相连的至亲,这一刻泽泽▪拉维的眼泪忍不住滑落。

完全没有理由的,泽泽▪拉维自己都感觉到奇怪,自己为什么会为这么一条早已死去多年的从来没有见过的生物落泪呢?

这个巨大的生物灰色的脸上一片安详,仿若睡着了一般,泽泽▪拉维从上面看到的却是解脱。

两滴泪珠滴到了白银的地面上,沿着上面花纹的图案,流进了峡谷。

只是两滴眼泪在如此空旷的空间中几乎忽略不计,谁都没有发现。

而泽泽▪拉维身体内,无数的枷锁好像突然承受不住巨大的负荷,破碎的声音开始在细胞中传递。

眼泪最终落到了异兽的身上,而泽泽▪拉维却还沉浸在自己的悲怒中,无法自拔。

当两滴眼泪汇聚成一滴,被巨大的兽身吸收时,那一瞬间已经生命枯竭的异兽爆发出强烈的生机,只可惜那只是一瞬间。

突然异兽的额头有一滴鲜艳欲滴的银色血珠渗出,虽然很小,但是对泽泽▪拉维来说却很巨大。

那滴血直直的向泽泽▪拉维飞来,将泽泽▪拉维包裹住。

“啊!”虽然沉浸在悲伤当中,但是对于危险泽泽▪拉维还是有感知的。

只可惜泽泽▪拉维的呐喊丝毫没起作用,兽血迅速结成了一个血色大茧。

不知道是不是那一瞬间的生机的原因,异兽体内爆发出如战鼓般的心跳。

无数血丝从异兽身上发出,连接到包裹泽泽▪拉维的血茧上。

如果养分被抽干一般,巨大的异兽的身体开始干枯,战鼓般咚咚的心跳声也虚弱了不少。

同逐渐干枯的异兽尸身相反,血茧中泽泽▪拉维的心跳越来越响。

同时泽泽▪拉维全身上下仿佛针刺又仿佛灼烧的剧烈疼痛让他痛苦万分。

在灼热的兽血中,泽泽▪拉维感觉自己对这个世界的感知极大提高片,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力量。

这是一种很神奇的感觉,像是得到了神的祝福,到最后泽泽▪拉维感觉到大地都在随着他心跳的频率震动。

虽然看不到,但泽泽▪拉维知道外面发生的变化更大。

由于异兽体内不知名的养分源源不断的传入血茧中,异兽的身体已经变成枯木一般的怪兽木乃伊。

“咚!”在泽泽▪拉维猛烈的心跳中,枯木化成了飞灰。

当然,同时化作飞灰的还有那巨大的青铜锁链和墩子。

它们的作用就是困住这异兽,异兽陨灭,它们自然也没道理存在了。

而那全是银色铭文的峡谷,也在血茧沉寂的过程中闭合,只留下了一个井口大小的洞。

地面水平无限延伸,星空如盖停止了运转。

血茧终于干枯。

“刺啦!”

泽泽▪拉维全身赤裸的从血茧里挣脱出来,身上布满了如裂纹般的黑色血管。

本来中长的黑发更长了一截,一双眼睛发出震慑人心的银色光芒,他的眸子变成了银色。

仿佛是一个连锁机制,当泽泽▪拉维完全从血茧中出来后,这片空间仿佛镜面一般以那个井口般的洞为圆心发生了破碎。

由远及近,远处的星空和光滑的白银地面已经破碎成了漆黑的虚空,虚空之中蕴含着毁灭的力量。用不了多久,就会到达泽泽▪拉维这里。

眼看自己所站立的这片空间就要化成虚无,求生意识让泽泽▪拉维朝那个洞口奔去。

管不了那么多,在最后一刻,泽泽▪拉维跳进了洞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