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小森纯

小森纯是个活泼的女孩子,可是自从那件事以后她好像变了一个人。

蓝色的月光照进了公寓的窗户,窗户旁的写字台上被蒙上了一层蓝纱。

她已经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了,反正这次醒来时,月亮已经高高挂起来了。

不知道是自己的错觉还是什么,那天她明明被洞穿了身体,可是在她醒来以后,被优化过得身体依旧洁白无瑕,像一尊白瓷美人。

但是衣服上的破洞还是提醒着她那并不是一场噩梦,那漆黑覆盖着鳞片的触手,在她胸前轻轻一点,她的身体就如同薄纸一般被穿破了。

血水让淡绿的地下河水红了一片,队友们就她一个人活下来了。

他们终于证明了世界上依然还有魇兽的存在,那个文明灭亡了几万年,可是他们的宠物却依旧还在这颗星球的某个角落中繁衍着。

普雷希托的哲人曾经说过:当你发现一只魇兽时,那说明这个区域至少存在着两万只魇兽。

所以当发现魇兽时,小组中所有人都是兴奋的,因为这一伟大的发现足够他们所有人都能够以最优秀的成绩毕业并且获得几乎所有相关领域部门的橄榄枝。

所以当他们拍下这只魇兽的图像后,虽然知道魇兽极度的危险,但是却并没有离去。

包括队长在内的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个幼年期的魇兽,刚刚从卵里诞生,根本不会有危险,再加上他们都装备了星海学院最先进的武器装备,所以有信心可以将这个魇兽带回去。

成年的魇兽一般在三十米以上,能够成为魇兽之王的魇兽更是可以想到七十米,传说中王者之王甚至可以长到一百米,曾经在那个文明的驱使下,差点政府了这个星球。

小森纯他们遇到的那个魇兽不过才两三米,在地下峡谷里,浑身是粘液的从他的卵中挣脱出来。

小森纯目睹了魇兽诞生的全过程,如果在这个过程中将它杀死的话,就不会有悲剧发生了,可是众人都被利益冲昏了头脑。

他们相信光凭魇兽诞生的这个视频就足以让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的古生物研究生史上留下辉煌灿烂的一笔,所以实在不忍心放弃这个机会。

这群年轻人都是别人眼中的天之骄子,虽然帝国已经做到了按需分配,但是这并不代表所有人的机会都是平等的。

帝国的大学现在也有几百所,可是只有星海学院能够有大师诞生,并且进入了星海就基本上等于踏上了普雷希托帝国的高层。

这群心比天高的年轻人不屑的和别人一样,选择这个纪元的古生物研究,所以魇兽这个早在上个纪元末期就被定义灭绝的绝世物种就成了他们选择的对象。

当然他们的选择也不是毫无根据,星海大学海量的资料库里有不少资料表示这种生物很有可能存在,但是上层的人不屑的去研究这种一时间无法给他们带来巨大收益的东西,并且普雷希托崇尚物理和数学,对于这样一半生物一半历史的学科,他们觉得让达尔联盟那群俗人来做更合适。

所以古生物研究所在普雷希托众多科研机构中排名最靠后,获得的扶持也最少。

即便这次小森纯他们组的实习行动,包括他们导师在内的所有领导都当做是给自己的学生散心了。

这个时代地表以上已经几乎没有任何自然景观了,但是地下却不同,这颗星球本来就不是实心的,星球内部密布着巨大的地下峡谷以及以往各个文明的遗址,所以他们的户外实习都是在地底进行的。

小组装备了星海大学最先进的武器,超合金的刀剑以及能量手枪,这个时代有时候冷兵器比枪械更有用。

可是他们在刚出生的魇兽面前依旧没有还手之力,那怪兽普通瞬移一般,轻飘飘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轻轻的一点。

小森纯是第一个受到攻击的,她的身体被刺穿后便掉进地下河里,接着是队长早川知伸,再往后是黑部进和北森鸿,最后是当时负责录制的桐野澪。

星海大学的人来到案发现场时魇兽已经不见了,小森纯和其他人一样被地下河水冲到了岸边。

再后来小森纯除了零星的记忆忘记了那天所有的事情,由于实习有保密条令,所以到现在让·罗彻都不知道那天的事情。

小森纯也很无奈,一方面是星海大学高层对于这件事的态度十分暧昧,给了小森纯不可谓不丰厚的条件,甚至这条件足以让有个大师做导师的让·罗彻都收益匪浅,但是也让她做出了她很不理解的事情,那就是签署保密协议,从此再也不提那天的事情。

其实那天的事情她自己也不愿意想起,朝夕相处的战友全部离去那是一种多么痛苦的事情啊,痛苦到她的大脑为了自我保护竟然快要将他们的记忆都给删除了。

学校虽然表面上是让小森纯暂时休学,可是实际上毕业证和学位证都已经给她准备好了,只要她去装模作样的去测试一下,就可以顺利的毕业了,当然现在距离毕业还差不多一年。

本来这个时候,她是最需要男朋友的陪伴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对男朋友排斥起来,也不是不爱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自己遗忘了些什么。

每当和让·罗彻见面时,她总觉得自己做了什么错事,以前那么喜欢黏着他,可是现在却很害怕见到他。

从地下回来到现在,他们连手都没有牵过,以前的他们疯狂起来几乎一整晚都不休息,第二天还可以正常的上课。

这一度让让·罗彻误以为她移情别恋了,可是扪心自问她又是真的深爱他的,所以这让她很矛盾,不敢再和罗彻见面。

“他现在在干嘛?”小森纯托着自己的小脑袋望着月亮问到,不知道问自己还是问别人。

脑海中出现了罗彻那英俊潇洒的面庞,突然之间那面庞变化了,变成了一个俊俏的少年,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