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对话

他们都是这些孩子中最聪明的,要么有着极高的天赋,要么潜意识中还保留着某些先祖的记忆。

所以他们可以快速的接受新的知识,并且不断的创新。

教师这个职业其实叫政委更合适,主要负责团队的思想建设,一方面可以增加团队的凝聚力,还可以担任心理医生的职业,为这些进入青春期的孩子们疏导心理。

当然他们也担任着翻译的职业,除了侍雪和摄魂,也就教师这个职业还需要学习这个世界的土著文字,因为他们需要将这个世界的文字翻译成汉语,并且编辑成书。

医生的职业就不用解释了,负责所有人的健康,不过由于现在医疗知识比较少,他们还在延续这个世界的土著医术,好在这个空间中危险比较少,所以他们很少派上用场。

至于参谋其实就是为培养未来指挥官做准备的,他们一般都有比较强大的领导能力,并且全局观比较好,所以被摄魂集中起来,成了了临时指挥小组,负责整个地下空间的调度。

中心大殿的一个办公室中,里面灯火通明。

“摄魂,主人已经两年没回来了,你说会不会发生了什么意外?”一身暗红的侍雪坐在桌子上对摄魂说到,两年过去了,小姑娘也到了青春期,出落的更美丽了,不过她身上那种妖娆气质在这么小的孩子身上,让人看着很别扭。

“不会的,主人只是比较忙而已。”摄魂头也不抬的处理着一堆文件的回答道。

这是他从牧风给他的那些知识中发觉出来的东西,通过植物的纤维制作出来了纸,使得书在这个地下空间中不再是奢侈品。

不过以他们的水平还没法制作钢笔或者圆珠笔,所有平时的书写还是使用铅笔比较多,只有需要留存的文件,才会使用毛笔书写,或者直接胶泥印刷。

活字印刷也被这个家伙给搞了出来,不过最近他在研究打字机,如果成功了的话,那么以后除了事物的效率会更高的。

“你说如果主人以后不回来了,我们该怎么办啊,这里的资源总有用光的一天,我们要不要离开这里。”侍雪皱眉说到,她好久没有见到牧风了,忍不住的胡思乱想。

“如果主人不回来,那我们就一直在这里等着,谁敢背叛主人,我会第一个杀了他。”少年摄魂眼中闪过了一丝寒芒,直勾勾的盯着侍雪对她说到,其中威胁的意思十分明显。

“放心好啦,我不会背叛主人的啦。”侍雪白了摄魂一眼,幽幽的说到:“就你对主人忠心。”

“你错了,所有人都对主人很忠心,如果没有他,我们这些人现在活下来的人可能都不到十分之一。”摄魂说到,他又想起来当初在地牢里的时光,又饿又冷,看着身边的伙伴一个个死去,他又恐惧又难过。

那时候的他就想,只要有人可以让他活下来,哪怕做牛做马,他都心甘情愿,他觉得他是幸运的,因为在他最渴望的时候,牧风出现了。

“可是我们还不是看不到太阳吗?”

“够了,没有主人你就算每天看到太阳又如何?且不说随时都有可能丧命,就单说每天被那些禽兽蹂躏,你觉得那样比现在好?”摄魂有些怒了,这是他这两年来第一次和侍雪翻脸,在他的潜意识,最好的都是主人的,包括最漂亮的女孩,所以他刻意和侍雪保持着聚离。

但是今天他实在无法忍受了,别人如果对主人有怨言倒也罢了,但是他和侍雪是绝对不能有这种想法的。

是牧风给了他们第二次生命,并且赐予了他们智慧,让他们可以管理整个地下空间,在这些人当中成为了当之无愧的领袖。

“你说的没错,我永远不会背叛主人。”听到被禽兽蹂躏侍雪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曾经做为旁观者看到的一切又都浮现在了她的眼前,她很幸运,因为老板要卖个好价钱,所以她一直都被调教,但是没有被怎么样,可是那样普通的小姐妹甚至长得不好看的小姐妹可就比她惨多了。

有的被直接当成了工具来教育她们,那些痛苦和屈辱的泪水表情叫喊声到现在还刻在她的脑海,是啊,如果没有牧风的话,她也是那样的下场。

其实她何尝不感激牧风,只是她有时候也会怀疑牧风的动机,毕竟除了变态绝大多数人,哪怕是色狼,也都喜欢成熟一点的,所以她也在等待着。

虽然牧风如果真的对她有非分之想,她不会太反感,甚至会主动的迎合,但是那只是因为如果她被牧风收了对她来说是一个比较好的结果了,但这并不妨碍她鄙视牧风。

这两年了虽然她为基地出的力一点不比摄魂少,可是给别人的感觉就是,摄魂是那种板板正正一心为公的领导,但是她却是那种有点轻浮啥都不在意的混世主一样,一般摄魂处理事情她要是揶揄几句那就算比较尊重了。

“主人说过,要让奴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并且承诺保护所有的幼女。”摄魂试着用比较委婉的话把牧风的意思转达,他也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话有些严重了。

有些话就是这样,自己整天说没事,可是如果这样的话如果从别人的嘴里说出,那么可能就是毁灭性的打击了。

“主人真的说过?”侍雪突然浑身一颤然后紧张的问到。

“嗯。”

侍雪突然无声的笑了起来。

这时候摄魂悄悄的起身离开,他知道这时候的侍雪需要一个人待会。

一直以来,侍雪和其他人不一样,她对牧风的感情很复杂,有那种对强者的倾慕,又有一些排斥,因为觉得他和那些买家们并没有什么不同。

基于这样复杂的感情经常会使她陷入一些思想上的死结,也就导致了她行为的返场。

毕竟其他的女孩是脱离了地狱,可是对她来说,好像并没有太大的区别,都是在忐忑中等待着最后成为那个被扒光的羔羊。

虽然有时候她也有些期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