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奴隶市场

笼子里的奴隶大都两眼无神的瘫坐在地上,虽然现在已经沦为了奴隶,可是和他们之前的生活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差别,依旧是食不果腹。

这个世界的人类给牧风最直观的感觉就是格格不入,像是凭空出现一般,空守着宝山自己却利用不了。

这个世界的资源如果合理利用的话,养活现在百倍的人口也是轻而易举,可是他们却劳动力严重不足。

牧风淡漠的走过了成年奴隶的兜售的区域,直接来到了奴隶小孩这边。

这里的小孩倒和大人不一样,他们的眼里还有一些光芒,所以虽然被关在笼子里却还向外张望着,不知道在期待着什么。

他们倒不敢在这里闹事,因为在这个世界想杀死一个人太容易了,只要将他们丢到城外,不出几个小时,严寒就足以将他们冻死。

所以整个奴隶市场除了笼子门开关的声音,和奴隶身上的铁链声,并没有太过悲惨的声音。

不过牧风还是感觉到有些压抑,这么多天来,他仿佛拥有了两个人格,一个是冷酷无比的暴军,觉得除了自己在乎的人都是蝼蚁,另一个是他原本的自己,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

“大人,买了我吧,我没有亲人了,只要别让我冻死,我永远不会背叛您。”一个沙哑中带着些许稚嫩的声音传到正在失神的牧风的耳中。

牧风寻声望去,漆黑的木笼中,一个十一二岁的短发男孩正在扒着栏杆望着他,眼神中充满期待。

小孩在这个世界并不抢手,因为成活率太低了,所有大多数的人宁愿买年龄大些的老人,都不愿意买那些小孩。

牧风缓缓走了过去,看着这个虎头虎脑的央求自己买下他的小孩子,牧风突然有一股莫名的愤怒感。

这样的小孩原本应该在父母怀里撒娇,享受幸福童年,现在却为了活下去不得不去出卖自己。

牧风知道这里的小奴隶卖不出去的结果,要么扔到城外自生自灭,要么就送到最累的矿场,直到累死。

“你会做什么?”牧风盯着那小孩问到,其实从看到他眼里的光芒的时候,牧风就打算买下他了,但是现在他有了其他的想法。

“我什么都不会。”那小孩顿了一下,艰难的说到,眼神中顿时失去了不少的色彩。

但是看到牧风并没有离开,又赶紧说到:“但是我可以学,只要您需要。”

牧风打了一个响指,站立在通道口的侍者立即拿了一串铜牌过来。

“带他去洗个澡,然后给他换身干净衣服。”牧风对侍者说完后就去看其他的奴隶了。

那小孩见牧风把自己买下了,幸福的表情顿时不受控制的出现在了脸上,望向牧风背影的眼神顿时也充满了狂热。

其实牧风并不需要自己亲自来逛,因为他需要的人太多,差不多可以批发了,实在没有挑选的必要。

不过她还是想逛逛,看看有没有什么意外的收货,就像刚才那个眼里有光的小孩。

女孩区域要比男孩区域热闹的多,因为不管哪个世界,总有一些变态的存在,就像工具一样,他们不在乎女孩的存活率,好用就行。

如果说成年奴隶区域是麻木,男孩区域是恐惧,那女孩这里就是心如死灰了。

这些女孩被关在一个个的格子间里,只有一米多高的栅栏,她们被打扮的很精致,一个个呆呆的坐在格子间里的椅子上,对着镜子发呆。

这些女孩比成年男**隶还要贵,她们是一些贵族的偏爱,这个世界由于劳动力不足,是不允许在城内杀人的,所以这些寿命不长的女孩更受那些变态的青睐,毕竟他们一般玩腻了就不想要了。

来来往往的人当中一般都是中层的贵族或者大贵族的管家一类,他们在那里挑选姿色上乘的女孩做为礼品献给那些所谓的大人物。

被选中的女孩一般也没什么反应,早就绝望了的她们早就什么都不在乎了。

那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小女孩,虽然年龄很小,但是却已经出落的十分美丽了,乌黑的眸子,挺翘的小鼻子,让人看到就有些移不开眼睛。

四五个人正在那里竞价,他们在那里吵的热火朝天,就当着那个小女孩的面,为了买下她发泄不为人的兽欲。

“咯咯咯~”

笑声来自那个小女孩,那是一种嘲讽的笑,没有特定的目标,她在笑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

突然间牧风心痛了,不是怜香惜玉,而是一种怜悯,是对那种被命运玩弄却又无可奈何的人的怜悯,就像那个小女孩。

牧风一伸手,凭空将这个奴隶市场的老板从办公室里抓了过来。

老板是个中年人,倒也有几分见识,虽然十分恐惧,但也没有失去了尊严。

“阁下有什么需要我效劳?”老板对着牧风微微的鞠躬。

“这里的奴隶我全都要了,所有的。”牧风扔给了老板一个钱袋,里面有二十多枚黑金币。

“啊,这太多了,足够买十几次了。”老板震惊了,向他们这样的小城,有十枚差不多就是首富了。

“当然不止这些,还要把他们送到我要的地方的。”牧风对老板说到。

“好,包您满意。”这二十枚黑金币差不多顶他干上个十几年了,他当然很乐意,更何况这个人能够凭空把自己抓过来,那说明这个人一定和那个地方有关联,自己肯定得罪不起。

其他人一听牧风包场,又见二十枚黑金币自然知道自己惹不起,也就放弃了,之所以还没离去,只是在这里看热闹而已。

“阁下虽然有钱,但是凡事得讲个先来后到吧。”一个阴鸷的中年男人对牧风说到。

从他华丽的服装可以看出,他来自一个很大的势力,但是他身上却没有那种贵族特有的高贵气质,所以他应该是一个大人物身边的人,在给他的主人办见不得光的事。

“滚!”

如果平常牧风还会说到说到,可是对于这样的变态,牧风并不不会给他好态度。

这家伙给主人挑选的精致,自己却不挑,在之前已经给自己预定了五六个了。

“阁下虽然强大,但是不知道天命者之上还有圣殿吗?”阴鸷男人显然背后势力无比强大,知道的也比一般人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