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洗白弱三分

古人云:黑化强十倍,洗白弱三分。牧云说,古人诚不欺我!

东京,半岛酒店。

没错,牧风现在正在和卡蜜拉开房,没办法,谁让他们两个现在没有住处。

从露露耶回到东京以后,他们不光没有住处,就连钱都没有。

不过好在牧风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所以在街头黑帮械斗的时候,牧风顺手牵羊拿走了一箱子日元,大概有2000万吧,足够他和卡蜜拉生活一阵子了。

他现在的情况很复杂,他既是牧风,也是继承了3000万年前迪迦的一部分意志,所以说他就是迪迦也没错,并不存在绿了迪迦那么一说。

而在卡蜜拉看来,人间体只不过是拟化出来的一个形象,只要本体是迪迦,那就是迪迦,所以对牧风依旧如同对迪迦一般爱的深沉。

其实如果不是为了和大古交流方便的话,卡蜜拉完全没有变成人形的必要,所以在她的眼里牧风就是她爱的那个人。

既然自己的爱人喜欢用人类的方式生活,那么自己陪他就好了。

因为都是亚洲人的面孔,所以牧风也不用在重新改变外貌,至于语言就更不用担心了。

因为牧风发现其实自己说出来的话并不是某个民族的语言,而是一种直接意义,所以不管是哪个种族,都可以听懂,包括小动物。

当然这种能力和奥特兄弟的心灵感应并不相同,因为牧风需要开口说。

由于卡蜜拉的力量除了当年和迪迦一起获取的黑暗力量,其他的主要来源于对迪迦深深地恨意,所以当她原谅迪迦以后,实力倒退了一多半,现在的卡蜜拉牧风估计大古变成的那个半成品迪迦都可以轻松的将她击败。

或许正式因为这个原因,卡蜜拉的人间体才由御姐变萝莉了,现在成了一个不爱说话的小美女。

现在的卡蜜拉,长相虽然不如以前妖艳,但却多了几分清纯,雪白的皮肤,精致的五官,虽然还是一副未成年少女的模样,但是身材却一点不比之前差劲,前凸后翘看的牧风都直吞口水。

东京是个多雨的城市,在雨季几乎每隔几天都会来上那么一场暴雨。

离开露露耶后,卡蜜拉就被牧风带到了这个酒店,失去了力量来源的卡蜜拉,看起来比之前虚弱了不少。

此时的卡蜜拉正趴在巨大的落地窗前静静的出神,她心中失去了恨意,漏出一大片空白,而那原本应该是迪迦的爱,但是现在牧风还没有把它填满,所以她现在有些茫然。

坦白说,其实她现在之所以虚弱,牧风要负主要的责任,因为他暗中对卡蜜拉动了手脚。

在卡蜜拉拥向他的一瞬间,牧风将身上从大古那里剥夺来的能量度入卡蜜拉的身体,在卡蜜拉心门大开的那一瞬间。

那一瞬间其实卡蜜拉是很恐惧的,她以为自己的爱人还会像三千万年以前那样,再一次背叛自己,可是刚刚做出原谅决定的她再也没有力气去反抗这对她如此残酷的命运了,所以她放弃了抵抗,也放弃了活下去。

人生不怕一直失落,怕就怕看见希望然后绝望,当时卡蜜拉以为自己就是这样。

但是当她抱紧迪迦准备死在爱人怀里时,死亡并没有降临,虽然她的力量被分解了不少。

不可否认,黑暗和光明都是一种属性,并没有正邪之分,但是黑暗和光明滋生的东西却有,在卡蜜拉体内的黑暗能量中,嫉妒,憎恶,嗜血,毁灭等负面的能力也在肆虐着。

牧风接受卡蜜拉可不代表他要和一个女邪神在一起,所以他用迪迦的光去中和了卡蜜拉心中的阴暗。

好像也正因为如此,也破坏了卡蜜拉的一些记忆和灵魂,让卡蜜拉的心理年龄年轻了不少。

“风,我想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察觉到牧风正在观察她的卡蜜拉突然转过身来,向着牧风伸手要抱抱。

牧风慢慢走了过去,将卡蜜拉动的有些发凉的娇躯拥入了怀里。

现在的卡蜜拉从某种意义上说,她获得了一种新生,这里面有牧风的影响,也有她自己的选择,过去的几千万年对她来说,实在太痛苦,所以她主动的选择放下过去,如同凤凰涅槃一般,开始新的生活。

“我在,我在。”牧风将卡蜜拉的小脑袋按进自己的怀里,试图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她,放下过去和力量的卡蜜拉,如同一个刚刚降临世界的孩子,除了记得她是卡蜜拉和她爱牧风,其他的都没放在心上。

牧风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卡蜜拉身上的味道,那是一种类似于森林和风的味道,这种味道在卡蜜拉那头乌黑的秀发上更浓,所以现在牧风在贪婪的吮吸着卡蜜拉秀发的味道。

“你用的啥牌的洗发液?”牧风下意识的问到。

“什么是洗发液?”感受到牧风身体温度的卡蜜拉心情好了不少,抬起精致的小脑袋好奇的对牧风问到,一双眼眸明媚的好像里面有星星存在。

其实她只要用一下超能力,就可以很快的从网络是上得知,不过受牧风的影响,她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个人类。

“就是用来洗头发的东西,香香的。”牧风苦笑着说到,他忘了自己怀里的并不是一个娇小可爱的小美女,而是一个曾经可以统治地球的黑暗邪神。

邪神这种东西,哪怕变成人形,也是不需要洗发液这种东西的,因为他们只要动动意念,就可以让自己身体周围的所有物质全部离开。

“我也想用。”卡蜜拉睁大了眼睛对牧风说到,两扇修长的睫毛如同扇子一般在那里不停地扑闪,看的牧风眼睛都直了。

“我特么当年怎么就这么混蛋呢?”牧风下意识的想到,他现在给迪迦的定位就是自己的前世。

有人说,你如果想要自己的猫听话,那就抛弃它一次吧,当你再把给带回家时,它会因为害怕从此无比的听话,前提是你还可以找到它。

卡蜜拉现在就是那只被抛弃过的猫,她如果从未原谅就好了,可是她选择了原谅,这无异于又被迪迦给带回了家,所以她现在无比的害怕再次被抛弃,因为她已经没有可以去恨的力量了。

迎合,牧风也看得出,她现在成了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小女生,在去竭尽全力的满足牧风。

“好啊,等我一会。”牧风用温暖的手掌揉了了一些卡蜜拉的小脑袋,离开前顺势在她挺翘的小屁股上拍了一下,就去浴室准备热水了,只留下卡蜜拉在那里手足无措,脸上一抹绯红。

虽然知道洗头对于卡蜜拉来说没什么意义,不过牧风觉得这样或许可以让卡蜜拉放松一些,她现在如同一张白纸,以后变成什么样全靠牧风怎么挥毫,所以牧风希望她像人类多一些。

这个世界对卡蜜拉来说并不友好,即便卡蜜拉已经选择了光明,可是牧风并不敢保证偏见这座大山会不会再次把卡蜜拉压倒。

所以牧风在等待着,等待未戴拿的到来,戴拿最后的敌人索菲亚制造的黑洞可以穿梭次元,牧风要带着卡蜜拉离开这个次元。

所以牧风一直等待着。

或许等到了新的次元,那里的人类也会把卡蜜拉当成英雄吧,就像其他的奥特曼那样。

牧风虽然保留一点光明,力量,敏捷等能量,但是他并有和他们融合成红紫相间的常规形态,而是继续保持暗黑状态,因为他觉得黑暗并没有错,同时一个理想也在心中慢慢的生成。

做为东京最豪华的酒店,浴室自然也不一般。

巨大的罗马式浴缸几乎占据了半个浴室,浴缸的旁边就是一面单向玻璃组成的落地窗,可以看到远处的东京天空树。

不过由于现在外面下着暴雨,所以天空树上的灯并没有被点亮。

不过夜景依旧很美。

调好了水温,放好沐浴液,浴缸上起了一层泡泡。

“沾上水衣服好难受啊,我可以脱了吗?”卡蜜拉扑闪着眼睛问到。

“本来就不用穿。”牧风捂着脸说到,她刚把卡蜜拉叫过来,卡蜜拉就自己跳进了水里。

“哦!”卡蜜拉缩了缩脑袋,小声的说到,下一秒她被温水浸湿的连衣裙如同升华一般变成了黑色的烟雾消失了。

牧风赶紧侧过脸按住她雪白又光滑的肩膀把她推进了水中,将两只刚刚跳脱出的小白兔隐藏才泡泡下面。

倒不是牧风正人君子要做那柳下惠,更何况这是他自己的妞,他只是不想趁人之危。

卡蜜拉虽然也知道情爱,但是那是做为远古的巨人,所以一些亲密的事情和人类还有差别的,现在她开始新的生活,以人类的角度多一些,所以牧风必然要等她真正了解什么是人类后再去和她有进一步的发展。

牧风用精致的白瓷将水淋到卡蜜拉的头上,其实卡蜜拉完全不需要任何洗发液,因为她的每根头发都乌黑光滑又圆润,不过牧风还是给她使用了,因为她想。

卡蜜拉就这样乖乖的躺在浴缸里享受着牧风的服务,而牧风则是轻声的给她述说着他这些年的经历。

不知道过了多久,牧风听不到卡蜜拉的回应了,这才发现卡蜜拉已经睡着了。

“其实睡眠也是一种幸福啊。”或许这是卡蜜拉第一次入睡,牧风没有打扰她。

放干了水后,牧风直接使用超能力将卡蜜拉转移到了床上。

给卡蜜拉掖完被角后,牧风突然感受到了什么,然后走到落地窗前看向宇宙。

虽然天上乌云密布,但是这对牧风来说一点都不影响。

那是一束光,正在朝地球赶来,他来自遥远的猎户座,那也是他和卡蜜拉的故乡。

光芒中隐隐浮现一个驾驶着航天飞机的飞行员。

牧风知道,戴拿应该快要诞生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