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灰土起源

“看样子这个世界的食系和地球人差不多。”

牧风从一个风干了的不知什么动物的大腿上切了几片肉,又用水晶杯给自己倒了一杯并蓝色的酒精饮料,直接端上了二层。

或许还是有心里障碍吧,牧风对着床使了一个净化的技能,让床上原主人的气息全都飘散不见。

他将银质的餐盘和水晶杯放到了木桌上,自己依靠着单人的沙发读起来刚才顺手从书柜拿出来的那本厚厚的书。

这个世界虽然也有纸,但是并不普及,至少在这间屋子里牧风见到的书都是兽皮制成的。

兽皮上的文字是和汉字差不多的方块字,属于表意文字,不过对于牧风来说并不难理解。

早在和卖家交流的时候,牧风就从他的精神波动里得到了很多信息,包括这个世界的通用文字。

这本书应该是一本和世界志差不多的科普全书,记载了从人类诞生到现在的所经历的大事件。

牧风现在拿它来消磨时光,顺便多一些对这个世界的了解。

书这种东西在这个世界不亚于地球上的古玩字画奢侈品,普通人宁愿要一些食物燃料也不愿意要这种不能吃不能烧的东西。

由于这个世界的语言逻辑和地球上的还是有差距的,所有牧风也只能看懂意思,不能完整的表述。

这个世界的文明诞生的时间其实并不长,大概也就五六万年。

在一场从天而降的爆炸中,这个世界的人类始祖诞生了。

他们从灰土里爬出,然后走向了四方。

和地球上创造文字不同的是,他们的文字是先民天生就会的,只不过现在的人类因为天赋太低,所以才没有继承这种能力,只得后天学习。

和其他文明蒸蒸日上不一样的是,几万面前的确有过一段十分辉煌的文化发达时期,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世界的文明却一直停滞不前,甚至有些退后。

根据书中的记载,最早的时候,国家的权利还是掌握在元老会当中的,那时候的元老是根据贡献晋升,而不像现在直接都是独裁并且世袭。

从这些信息当中,牧风有了一些猜测。

窗外寒风呼啸,树上的积雪被风吹的四处纷飞,让外面变成了一个迷离的世界。

杯中的蓝酒已经被牧风就着肉片喝完,顿时头脑有些飘飘然,牧风刻意封印了自己的力量,让自己可以感受酒精的力量。

窗外的雪越来越大,壁炉里的火依旧在不停的摇曳,牧风抱着书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风,我想你了。”清脆有些稚嫩的少女声传来,牧风被猛的惊醒。

四周漆黑一片,除了满天的星光,什么都没有。

“卡蜜拉!”

牧风焦急的呼唤,拼了命的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奔跑,想要找到卡蜜拉。

“我在,风。”

“你在哪啊,卡蜜拉,我好想你!”牧风焦急的喊到,前世的他亲人离世的早,根本没有什么在乎的人,好不容易有了一个亲密无间的自己喜欢的人,牧风根本不能接受失去她的结果。

“我也不知道我在哪?我受了伤,所以现在不能变身,甚至连人类形态也没法保持,我一直在一个人的体内沉睡。”

卡蜜拉的声音再次传来,但是语速加快了不少,声音也变得着急了起来。

“我很快就会再沉睡过去,需要积累足够的能量才能再次醒来,外界的事情我知道的不多,只知道天上有一个蓝色的月亮,风,别丢下我。”

“我会找到你的,我会找到你的,不会丢下你了。”牧风发了疯的喊到。

只可惜卡密拉再也没有了回应。

“卡蜜拉!”牧风大喊着站了了起来。

“这是一场梦?”牧风摸着自己的一头汗水自言自语到,觉得自己是因为太过思念卡蜜拉而产生了幻觉。

“奥特心愿连接术!”牧风猛地惊醒,这不是梦,这的确是卡蜜拉给她传递来的信息。

奥特心愿连接术是一种古老的法术,来自远古的猎户座,是一种可以跨越需求空间的信息传递技能。

这种技能的使用条件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两个人的心愿必须得是相通的,也就是说,只有在卡蜜拉思念牧风时,牧风也在无比的思念卡蜜拉,这个法术才可以使用成功。

“蓝月亮,蓝月亮!”牧风嘴里念叨着,顿时没有了继续休息的心情了。

刚想去寻找科斯塔一族人去询问,可是想了一会牧风又自顾做了下来。

附近的恒星系他可以达到的基本上都已经被他寻找过了,这颗星球是唯一有生命存在的行星。

所以卡蜜拉的位置肯定离自己不近,即便有人听说过蓝月亮,不借助空间穿梭器他也没有办法短时间到达。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还是应该先储备能量。

除了应对即将到来的空间穿越,也得为可能遇到的战斗做准备。

这个宇宙的能量很诡异,牧风能吸收的只占一小部分,所以以防万一他还是觉得先提前准备好最好。

牧风走到楼下将书放了回去,突然一本通体漆黑的笔记吸引了他的注意,牧风情不自禁多看了一眼。

不过此时的牧风由于得到了卡蜜拉的消息,心绪有些纷乱所以并没有理会。

……

梦祸城,奴隶市场。

这个世界虽然有些统一的语言和文字,甚至还有着至高无上的独裁者,但是各个势力直接的战斗是不禁止的。

虽然拥有着广袤的土地,但是人口不足成了掣肘这个世界发展的最大障碍,在这个寒冷的世界,出生率低不说,想长大成人也是一个不容易的事情。

所以有地热的土地成了各个势力争夺的抢手货,战争也由此而起。

为了增加自己的实力,适合增加自己势力的劳动力,在暖季去掠夺附近势力的人口或许抢夺有地热的领土成了最划算的选择。

由于每年的暖季也就一两个月,所以并不会对整体的人口造成太大的影响,当权者也就默许了这种事情。

被掠夺来的人口会先被扣押,向对方的势力索要赎金,如果对方势力中没有人愿意的话,那就会直接投放到奴隶市场。

牧风现在就是这样的市场当中,不同年龄的人被关在不同的笼子当中。

绝大多数都是衣衫褴褛的贫苦人,因为但凡有一些资产的,基本都被亲人输回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