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着道

漠拿着绿色的浆液对这头顶橘红色的吊灯不停的摇晃,好像是在醒酒一般。

“这里都有什么?”牧风自然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装,不懂就要问,不同物种的食系是不一样的,这个物种喜欢的食物可能对于另一个物种就是致命的毒药,就算不致命,如果里面添加了什么奇怪的东西,那也够牧风恶心的。

这让牧风响起了刚刚离开的那个岛国,他们有一个非常有名的食物叫做黄金宴,还是特别抢手的顶级食品,可是牧风想起来就想吐。

绿瞳小姐姐的眸子里绿色的漩涡出现,不知道为什么,牧风有一种被他看光的感觉。

“这里没有菜单哦,这里的酒都是根据客人的种族制作的,还有我是妖精哦。”绿眸小姐姐调皮的朝着牧风眨了一下右眼,微笑着说到。

她竟然可以看透牧风的内心!

“那你还问我?”牧风翻了一下白眼道,对于读心这种东西对于奥特一族也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刚才只是不小心着了她的道,所以牧风除了小小的惊讶了一番,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因为你来的目的和他不一样呀。”妖精小姐姐瞥了眼正着对着酒杯发呆的漠,眼神中有些幽怨又有着无奈。

“你知道他来干嘛?”牧风下意识的问到,他感觉这个妖精小姐姐应该和漠有一腿。

“你想多了,人家铭刀武士才看不上我这样弱小的人呢,我叫绿蒂。”绿蒂从后边的酒柜当中拿出几瓶不知名的液体,手中快速的操作,很快一杯金黄色的液体就推到了牧风的面前。

牧风端起酒杯轻轻摇晃,细小的气泡从杯底升到酒面,最后轻轻的炸裂,拿近轻嗅,竟然是他最喜欢的香槟。

此时的牧风才开始震惊起来,这个妖精小姐姐果然非同一般。

要知道牧风压根不是这个宇宙当中的生物,并且由于经过了超越空间,在时间上也和原本待着的时代跨越了不知道多少年,在这个时代地球的人类连火都不一定会用呢。

“这就是他们喜欢来我这里的原因了,因为我可以让他们尝到故乡的味道。”绿蒂嫣然一笑:“既然是漠的朋友,那么你的需求会得到满足,但是现在请先尽情品尝故乡的味道的吧。”

绿蒂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那是一个半封闭的包厢,四周用灰色的枯枝围成了屏风,可以遮挡视线。

牧风和漠对视了一眼,漠轻轻点了一下头,两个人便一起进入包厢里面了。

包厢里面只有一个用青石雕刻成的圆桌和两个石质的沙发,漠率先选了一个坐下,牧风紧随其后。

的确是香槟的味道,但是绿蒂弄错了一件事,就是牧风虽然是个外来者,但是他和外面那些无家可归的外星人或者有家不能回的流浪者不一样,他是主动离开的,所以对故乡并没有太深的执念。

不他还是慢慢的品着手中金黄色的液体,或许在这种心慌意乱的时刻,酒精可以让他镇定一些。

好像的确如此,金黄色的液体越来越少,牧风的心里也越来越安静,不光他心里安静,他发现外面原本嘈杂的大厅现在好像也没有了声音。

此时的牧风感觉自己好像在春日的微风当中一样,懒洋洋的好想睡去。

“不对,这酒有问题!”牧风这才警觉,发现自己欣下的酒有问题。

此时的他强忍着不让眼皮合上,他知道一闭上眼短时间内是不会睁开了。

他想说话,可是压根发不出声音来,嘴巴只是徒劳的张开合闭。

挣扎了大概半分钟,牧风还是趴在桌子上沉沉的睡去。

“每次都来这一套,真够无聊的。”漠淡淡的说到,将杯中的绿色液体一饮而尽。

……

牧风慢慢睁开了眼,四周都是银灰色的墙壁,而他躺在这个白色的床上,房间里除了这个床什么都没有。

由于是因为药物作用强行让牧风进入睡眠,所以牧风大脑还有一些阵痛。

牧风心念一动,从幽朵卡莫拉那里吸收来的紫色能量转化的暗黑能量围着牧风的身体运转了一周,所有的不适感顿时消失。

牧风轻轻的坐了起来,然后检查了一下身体,发现一切正常。

“这是被人囚禁了?”

牧风看着紧闭的银灰色的门,这种门和银行保险库的那种门很相似,开门的话需要转动门上的圆环型的把手。

牧风尝试去转动了一下,结果顿时机械声响起,发条和齿轮的声音连绵不断,十几秒后,门竟然开了。

推开门后一股温暖湿润的气息扑面而来,外面竟然是一片热带丛林,各种奇花异果在这里生机勃勃的长着,牧风再回头一看,自己出来的那个房间竟然是一块银灰色的大石头。

牧风走出来以后,金属门自动关闭,所有的缝隙自动融合,银灰色的大石头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了一体。

“欢迎来到科斯塔号,真正的流浪者俱乐部。”漠从一个树屋中走出,微笑着对牧风说到,这是牧风第一次见他笑。

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头发墨绿色的老人,形象和《指环王》中的甘道夫有些相像,穿着棕色的皮革制成的袍子。

“好别致的入门仪式,可是我同意加入了吗?”牧风没好气的说到,虽然知道他们没有恶意,但是不论是谁被人摆了这么一道,心里都不会舒服。

“加入不加入是你自己的选择,但是要想获得我们的帮助,你必须得来到这里,所以请原谅我们的无理。”墨绿发色的老者微笑着说到,同时微微躬身表示歉意。

“等等,这画风不对吧,明明是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啊,怎么你姿态那么低。”牧风赶紧撤开身子,把老人的躬身躲开,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别人对他不好他无所谓,铁拳还回去就得了,可是别人对他好他反而不知道如何应对了。

“我们不是慈善家,所有的帮助都是有偿的,所以和姿态无关,你赢的了我们的尊重是因为你打走了幽朵卡莫拉。”老者抚着左胸说到,表示他说的都是真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