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恶魔之影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3077字
  • 2014-07-19 21:51:05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老治安官,阿瑞斯看得出,刚才吉文将那灰发巨猿砸向看台绝非是失手,或是心血来潮,而是一次异常精准的袭击。巨型猿猴的落点恰好在罗格斯的身旁,正好将他压伤而又不会伤及他的生命。

在一次公开的角斗中冒险这样做,阿瑞斯相信这绝不是阿黛莉娅的命令,而是吉文自作主张的行为。所以无论作为阿黛莉娅的朋友和竞技场的半个老板,他必须要问一个原因。

吉文听到问题,抬头看了看阿瑞斯那锐利的眼神,坦然答道:“这不是一场公平的角斗,而是有预谋的谋杀!”

“谋杀!”阿瑞斯有些吃惊。

“那只灰发巨猿最擅长的是精神控制对手,你们之前的失败都是这个原因。”

阿瑞斯瞪大了眼睛,恍然大悟,难怪之前的四场总是输的异常诡异,可那些召唤兽都是各种野兽,不能说话,没法把它们的遭遇说出来。

“可这跟谋杀有什么关系?”

“罗格斯是佛雷迪夫人请来的,他要弄垮你们的竞技场,而且他刚才想控制我去刺杀阿黛莉娅。”

“你怎么知道的?”阿瑞斯的表情一下子严肃起来。

“刚才我逼着他亲口承认的。”

阿瑞斯的脸上立刻闪过一丝怒容。这位在这座城市与城市灰暗面搏杀了数百年的老治安官,不是那种面临威胁会畏缩的人,他能活下来,是因为他有着独特地执行正义的方式。

既然佛雷迪家族已经将黑手伸向他自己,他也绝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

“可你就这样放过罗格斯?”阿瑞斯追问道。在阿瑞斯看来,有着恐怖传言的吉文应该会直接将罗格斯拧死在这竞技场上。

“在众目睽睽下,让自己召唤兽杀人,这对阿黛莉娅不好。所以我只能这样做。”

吉文说出了自己的理由,一名皇家召唤学院的准学生带着召唤兽参加竞技场角斗已经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如果再贸然在角斗中杀死对手,这又会被别有用心的人揪住不放了。吉文可不希望阿黛莉娅的求学之路上再出现什么波折。

“对,你考虑的很周全。”

阿瑞斯用赞赏的目光打量着吉文,他终于发现阿黛莉娅的召唤兽并不是那种凭着搏杀本能战斗的单纯战士,在关键时刻,他能捏拿得住分寸。

“罗格斯现在受了伤,等出了竞技场之后,再想收拾他也不会太麻烦。至少我刚才是这么想的。”

听到这里,阿瑞斯笑了起来。

是的,现在罗格斯损失了一大笔金钱,而且显然这些钱不会全都是他自己的,今天应该会有很多债主找他的麻烦。不仅如此,无论是他还是他的竞技场合伙人都没有习惯于忍耐的个性。既然罗格斯挑衅在先,那么他们也绝对会报复回去。对抗佛雷迪家族可能需要长期间的暗中谋划,但收拾罗格斯则显然没那么困难。

“没错,是不会太麻烦。”

阿瑞斯再度笑了起来,然后就离开了竞技场的中心场地。他要赶紧去把这次挑战的始末告诉合伙人和自己的朋友们。

阿瑞斯离开之后,吉文也慢慢走向看台,此刻,他发现场内的观众们大都已经离开竞技场看台去领取自己的赌金去了,整个场地内空荡荡的没有多少人。而在看台的一边,有个熟悉的身影正静静的在那里等着自己。

那是阿黛莉娅,可当吉文走近了之后,却发现她的神情有些奇怪,阿黛莉娅今天的目光似乎异常谨慎。

难道她不满意自己最后对待罗格斯的方式。不过也难怪,阿黛莉娅不知道罗格斯的邪恶目的,对她来说,这是场公平的决斗,不应该以流血来结束。

就当吉文正在暗自猜测的时候,阿黛莉娅却开头了。

“吉文,刚才你怎么了?你的动作太奇怪了。”

奇怪?吉文猛然意识到,阿黛莉娅所说的是恶魔控制住自己身体时所发生的事情。

“是那只灰毛巨猿,它能控制住我的精神,所以那时我没法控制住身体。”

吉文这次试图蒙混过关,他不打算让第二个人知道自己的身体里暗藏着一个恶魔的灵魂。

“哦,是这样啊。”

听到吉文的解释,阿黛莉娅轻轻应了一声。、就当吉文以为这问题已经应付过去的时候,阿黛莉娅突然又问道:“可为什么我刚才试图心灵传话的时候,你回答我的是恶魔语?”

恶魔语就是精灵们口中的古邪语,而吉文是不可能会说恶魔语的。

吉文一下子愣住了,这个新问题似乎没法再蒙混过去了。

阿黛莉娅的神情非常认真,因为她刚才也被她所听到的那些狂乱恶魔语所震惊。她从没想过,会从心灵传语中听到恶魔的声音。

她可以容忍吉文对她隐藏许多秘密,但如果是与恶魔有关的事情,她绝对要彻底弄明白,因为恶魔是她心中一切仇恨的根源。于是阿黛莉娅盯着吉文的面具,等待着他给出一个解释。

吉文沉默了,他不得不权衡不同回答的后果。

他知道恶魔对于阿黛莉娅来说意味着什么,如果这个问题没说清楚,或者阿黛莉娅认为他在说谎,那他和召唤师之间好不容易建立的信任将轰然倒塌。可如果说出真相呢?阿黛莉娅能接受自己身体里隐藏恶魔灵魂的事实么?如果不能,事情将变成什么样子呢?

在衡量了诸多回答的可能结果之后,他最终还是决定说出事情的真相。

“对不起,刚才我漏掉了一个细节。就在我的精神被那只灰毛怪物束缚的时候,一个恶魔残魂短暂占据了我的身体。不过现在它已经被我重新压制住了。“

吉文缓慢的说着,他希望阿黛莉娅能听清每个措辞的含义。他仍然希望能够完成与阿黛莉娅的那个约定,至少如果有一天阿黛莉娅真的能成为禁咒召唤师的话,他也许还能回到自己曾经生活的里。

可听到这里,阿黛莉娅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她只是继续追问着。

“那只恶魔是谁,难道是在我的召唤仪式上失败的那只?“

吉文点点头,答道:“恶魔们精心策划的那场召唤仪式的确失败了,但试图占据我身体的那只恶魔还是将一点点灵魂藏了进来。虽然那只恶魔已经死了,但他的残魂还在。“

“所以我刚才听到了一些毫无意义的恶魔语?“

“是的,恶魔残魂应该很弱很破碎,不然当时他就能趁机占据我的身体了。“

解释到这里,吉文觉得该说的已经全都说完了。他停了下来,打量着阿黛莉娅的反应。

吉文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阿黛莉娅接受不了这一点,无非也就是不再试图召唤自己或者是解除与自己的召唤契约。大不了他再等待下一个召唤师的来临,或者那时候他已经放弃回家的打算,和昆图斯与哈维一样,在禁神空间里自由却又无意义的活着。

经过几秒钟的等待之后,阿黛莉娅的冰冷的表情终于有了融化的痕迹。

“之前为什么不把这件事情告诉我?”

阿黛莉娅的问题让吉文有点吃惊,因为这问题似乎意味着一件事情。

“你相信我说的了?”吉文问道。

“我相信。”

阿黛莉娅认真的回答道。

就在刚才听完吉文的解释之后,阿黛莉娅感觉自己也松了一口气,一直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她原本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或许吉文与恶魔的确有什么渊源,仍旧试图欺骗自己。可看着吉文述说时的神态和他所解释的内容,阿黛莉娅觉得他没有说谎。

她从未对任何人说起在那场召唤仪式上所看到的东西,当吉文降临这个世界的时候,的确有一团怪异的紫色迷雾布满了他的身体,从现在来看,那团迷雾应该就是恶魔的灵魂。

她甚至有点庆幸,如果不是当时她施展出心灵之火意外击碎了恶魔灵魂,那么吉文说不定将被恶魔所控制。那今天自己将变成什么样子她根本不敢想象。

虽然吉文的身体里还残留着恶魔的残魂,但是只要他能压制住那残魂,那他仍旧是吉文,是值得自己信任的搭档与朋友。

因为自己身体里也流淌着精灵与银龙两种不同的血脉,或者还混有被人叫做银月之子的血统,那并不意味着自己是什么怪物或者怪人。只要坚持本心,自己永远就是阿黛莉娅,不是么?

既然已经确认了结果,那么继续这个话题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只见阿黛莉娅说道:“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就只我们两个人知道,怎么样?”

听到这句话,吉文也松了一口气,他发现这位精灵小姑娘比他想象得要沉稳大度得多。看来他和阿黛莉娅之间,应该能继续好好合作下去。

看着两人都放下了心结之后,阿黛莉娅这才问起真正想问的问题。

“那现在你应该可以告诉我,刚才为什么攻击罗格斯了吧?”

--------------

今天生日,而且本文终于过了三十万,感谢一直陪伴这个故事至今的书友们,祝你们也快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