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持久的友谊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2958字
  • 2014-07-15 11:55:36

阿瑞斯的房间不大,古老的石质墙壁颜色斑驳,满是潮湿变色的痕迹,这竞技场的历史似乎比召唤学院还要古老,所以这房间显得更加破旧。

屋内摆放着几件旧家具,桌子上胡乱堆放着一些衣物和食物,阿瑞斯正躺在床上静养,而在他的床头边整齐地挂着几块代表着他职业生涯的荣誉徽章。看见阿黛莉娅和吉文进了门,他正想披衣服起床,而阿黛莉娅却赶紧示意阿瑞斯躺下,然后用治疗术对他体内的伤痛进行恢复性治疗。

就在阿黛莉娅忙于施法的时候,保持平躺的阿瑞斯无聊地望着破旧的天花板,与吉文闲聊起来。

“你们今天来,是为了昨天的那件事情吗?”

吉文不知该怎么回答阿瑞斯,只得安静地摇摇头。看着吉文的反应,阿瑞斯叹了一口气。可这时阿黛莉娅却抢着答道:“可我们带来了个好消息。”

“现在这破烂时候还会有什么好消息?”

正在治疗的阿黛莉娅回头看了一眼吉文,然后眨了眨眼睛,故意卖着关子:“你难道不想重新拥有晶盘吗?”

“别逗我开心,你们可不是工匠。”阿瑞斯似乎把这个消息当做了笑话

“过几天,你就知道了我们是不是在开玩笑了。是吧,吉文?”

听到阿黛莉娅的回答,阿瑞斯转过头来狐疑的盯着吉文,这时吉文只好开口答话了。

“如果运气好的话,我们能帮你偷偷弄到一块可以使用的晶盘。”

常年和各色人等打交道的阿瑞斯当然能听出这句话背后的含义,也能猜到这块晶盘后面的瓜葛。他自嘲的笑了笑。

“阿黛莉娅,你越来越能干了,这可是连我都没法办到的事情。”

听到阿瑞斯的夸奖,阿黛莉娅的脸上稍稍泛起了的得意的神情,她很庆幸,无论遇到了多么糟糕的状况,依靠着吉文,总可以找到一条解决困难的办法。

听到晶盘的消息之后,阿瑞斯没在提角斗的事情了,而他的心情也变得很好,不停的开着吉文与阿黛莉娅的玩笑。

就在屋子里的人说说笑笑的时候,另一个人推门走了进来。

阿黛莉娅曾经的队长,阿瑞斯的好友,治安官奎恩也挤进了这个不算大的房间。他看着斑驳的墙壁和古老的家具,立刻皱起了眉头。

“阿瑞斯,你怎么找了个这么差的地方。”

“没办法,我可不像你,能找到一个大家族的嫡女当伴侣。”阿瑞斯有些恶意的笑了起来。“再说了同时被城里第一第二大家族嫉恨的人,找个地方收留可真不容易。”

生性豪爽的阿瑞斯,虽然在城市里有着形形色色的朋友,但私生活上一直是孤身一人,也从没有什么积蓄。当他是治安官的时候,这并不算太大的问题,他可以住市政厅提供的住所,可现在阿瑞斯已经被治安官开除,自然没有了住处。

奎恩没有理会阿瑞斯的玩笑,只是随口抱怨了句。“我一直劝告你要存点钱,安个家,可你从不当回事。现在好了,你总算尝到落魄的滋味了。”

“哼,安家?太麻烦了。”阿瑞斯对老友的指责嗤之以鼻,“那样还不如你把我给杀了。”

奎恩摇了摇头,这些话他不知劝过多少次了,但每次的结果却是一样的。于是奎恩走到桌子前,从盔甲里掏出一个沉甸甸的小钱袋来,然后扔在了桌上。

“在竞技场旁边租个好点的住处,这对你养伤好。”

如果不是因为伴侣和孩子的缘故,奎恩原本是打算让阿瑞斯暂住在自己家的,所以他打算暂时帮阿瑞斯租间房。

可阿瑞斯却回答:“奎恩,你知不知道,你是第三十七个在这里留下钱袋劝我换个住处的人。”

“那你怎么还没搬走?”

“之前的钱,全被我用来当赌注角斗了。”阿瑞斯耸耸肩膀。

赌角斗,是下层精灵们热衷的活动,每当竞技场的角斗开始前,总有专门的负责人来登记看客们压中心中必胜一方并收取押注金额。当听说阿瑞斯把大笔的金钱全浪费在这种活动中之后,奎恩立刻满脸怒容,眼睛都快喷出火来。

阿瑞斯赶紧劝说自己的老朋友:“别那么激动,老伙计,这事情可比你想象的要复杂。”紧接着阿瑞斯又向着阿黛莉娅与吉文解释想法:“之前我找你们,也是为了这同一件事情。”

奎恩,阿黛莉娅和吉文都暂时沉默下来,仔细聆听着阿瑞斯的解释。

“其实,这座竞技场被人挑战了,我现在是这座竞技场的合伙人,我得为这座竞技场而战!”

在每座精灵城市的平民区里,总会有一两间竞技场供那些普通精灵平民们享乐。可在索尔兰王国里却有着另外一批人存在。他们专门带着召唤兽来到各地竞技场挑战,举行多达五场的挑战角斗。当竞技场落败的时候,要向这些挑战成功的家伙,支付巨额的赌注金。而且每当有这种挑战角斗的时候,竞技场还必须举行关于挑战角斗赌局。有的时候,竞技场会因为角斗失败,在赌局上赔本,背上大量的债务,甚至不得不卖掉竞技场的所有权。

阿瑞斯现在落脚的竞技场,在几天前受到一位来自南方竞技场的召唤师发出的挑战,而在这次挑战角斗的过程中,这位神秘召唤师甚至还参与场外的赌局,投入了不菲的押注金。

无数索迪玛城市内精灵为了那押注金而疯狂,如果阿瑞斯的竞技场胜利的话,每位精灵都能大赚一笔。可谁也没有料到,那只来自南方的角斗团会连赢三场,如果再赢两场挑战者就会获得完全的胜利,赢走那数额巨大的赌资,索取昂贵的胜利报酬。

阿瑞斯的话刚落音,吉文就好阿黛莉娅交换了一下眼神,这挑战角斗出现的时间也太巧了一点,让人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又是佛雷迪家的老妇人在布置阴谋。

正在这时候,竞技场场内似乎是又出现一阵震天喧嚣。阿瑞斯听到那声音,脸色又阴沉了几分,于是他提议道:“仅靠我说,你们没法理解这个复杂的状况,干脆我带你们上去看看吧。”

阿瑞斯坐了起来,下了床,穿好衣服,带着吉文一行,走向竞技场的观赏区。

吉文一行人随着阿瑞斯穿过一条曲折的走廊,经过了多个闸门之后,终于来到了角斗竞技场观赏区的最顶端。

踏出大门的那一刹那,一座人声鼎沸的竞技场,出现在吉文眼前。这是一座非常类似于记忆里的体育场的石头建筑,建筑物中心是圆形的角斗场地,而四周便是梯次排列的石质台阶。虽然角斗场上满是岁月流逝留下的痕迹,但此刻仍热闹非凡。石头台阶上坐满了各色衣着的精灵们,他们有的兴奋不已,有的哀声叹气,但无论是谁,都将目光注视着竞技场的中央。

在那片圆形的场地上,一只灰色的巨猿与他的召唤师正站在圆形场地的圆心,而他的对手——一位年迈的召唤师已经输掉了比赛,正惭容满面的转身离去。

看着这副可怕画面,阿瑞斯低喃道:“糟糕,那个叫罗格斯已经赢了第四场了。”

获胜的那名召唤师个子不高,衣服上也只绣着四道赭黄色的纹路,但他那消瘦的脸上但是一双眼睛里却闪着极其阴狠的目光。

那位叫罗格斯的召唤师没有注意到看台顶上这些奇怪看客,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在竞技场一端,一座刻满浮雕的平台上,那儿矗立着一座巨大的天平,天平的两端盛放着大量装满贵金属与钱币的藤筐。

只要再赢一场,这位来自南方的挑战者将获得天平中的这笔巨大的赌金,还能从竞技场获得挑战奖金。

可罗格斯并不满足这一点,就他看来,下注在自己敌人身上的投注者还不够多,那些金币堆成的小山还要再高一点点,才能符合他所付出的一切努力。更何况,那个来自神秘老妇人的委托可不是让他仅仅赢钱就能完成的。

于是罗格斯开始行动了,他要刺激这些索迪玛城精灵们的情绪,让他们为了荣誉或是面子,再度开始向着自己的敌人投注与打赏。那样这座竞技场场的主人就会承担着所有人的希望与压力,不得不再度派出召唤兽站在竞技场上。

如果他们再一次失败,所有人损失金钱的怒火都会迁怒到这座竞技场之中。那时候,经营这座竞技场的主人们将如何面对这些疯狂的赌客们?那一定是一副非常有趣的画面。

终于,罗格斯的所有想法,汇集成一句话。他指着周围看台上的那些精灵们,肆意的叫着:“你们这些索迪玛人听着。我为你们的懦弱而羞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