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交易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2600字
  • 2014-07-09 00:09:41

人生就是这么奇妙,没有人预料到下一秒将发生什么。

正在禁神空间忙于整理新铁匠铺的吉文,突然听到了那代表着召唤的激昂歌声。

怎么回事?难道阿黛莉娅又遇到危险了!这次是狡诈的恶魔还是不甘失败贵族们?

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吉文了心头,他立刻丢下手中的工具,冲回自己的房间,穿起修补一新的盔甲,带好武器和装备,然后迎接着召唤的来临。

可等吉文从那黑暗中来到阿黛莉娅身旁时,他却惊讶的发现,这里不是千钧一发的战场,而只是一条宁静的背街小巷,四周一片安宁祥和的气氛。

命运似乎和他开了一场玩笑,眼前的一切让他刚才的担心和激动都变成了可笑的闹剧。

“怎么回事?”吉文有点纳闷的问道。

阿黛莉娅指了指巷口,吉文转头看去。小巷口正对着一座吉文非常熟悉的建筑——铁匠铺“火焰熔炉”。

阿黛莉娅答道:“我还想问你呢,你之前对涅尔斯师傅说了啥?他现在坚持一定要见铜须先生。”在她看来吉文之前一定是撒下了弥天大谎才导致这结果。

“你说涅尔斯师傅要见我?”

吉文一下子又兴奋起来,命运似乎没抛弃他。他正被晶石制作折磨得痛不欲生,正想向涅尔斯师傅求教呢。

吉文掏出变身项链,变成了铜须先生的样子,然后赶紧穿过马路,快步走进“火焰熔炉”的大门。”

吉文,不,不如说是铜须先生的身份让他和阿黛莉娅在火焰熔炉里受到最尊贵的优待。经过片刻的等待之后,涅尔斯跑进了休息室。

“铜须先生,阿黛莉娅,让你们久等了。”

他匆匆的和阿黛莉娅打过招呼后,立刻将吉文拉到了他的办公室里。

涅尔斯拉上窗帘,关好房门,然后在桌子上摆放了一个似乎有魔法力量的灯台。做完了这一切之后,他才坐下来稍稍歇息了下。

一直被晾在一边的吉文,终于忍不住问道:“请问涅尔斯师傅,您找我来究竟是要商量什么事呢?”

涅尔斯师傅听到这问题,并没有回答,而是小心翼翼地从自己书桌里拿出一包用白亚麻布包裹的神秘物品,然后打开,摊放在桌上。

“铜须先生,这应该是您使用过的那块晶盘吧。”

吉文也愣住了,他从没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重新遇到那块晶盘。

白亚麻布中确是自己的头盔碎片,其中几块上还保留着晶盘的残片。

看着“铜须先生”的表情,涅尔斯发现自己猜对了,这些的确就是“铜须先生”的晶盘!于是他赶紧解释着。

“这是城市治安官委托我鉴别的证据,虽然别人认不出这些面目全非的碎片,但我一眼就发现这是您委托我改造的那块晶盘。”

虽然涅尔斯师傅没有明说,但是这件证据显然表明“铜须”先生和治安官们关注的某些案件有关。

“涅尔斯师傅,我希望您能为我保密。”吉文赶紧解释道,“这些碎片其实出现在监狱,您应该也知道阿黛莉娅的老师在那儿发生的事情。我是阿黛莉娅的朋友,没法袖手旁观。”

“别担心,我相信你,我会替你保密的。”涅尔斯宽和的笑了笑。

涅尔斯师傅的话让吉文的悬着的心,暂时放了下来。他转而看着这几片碎片,不抱希望的问了问。

“那这晶盘能修复吗?”

涅尔斯师傅摇了摇头,残留的碎片太少,修复的难度太大。而且即使能够修复的话,这晶盘也必须作为证据交给治安官或者国王之剑。

“太可惜了。”

就在刚才,吉文的内心还燃起了一丝希望,认为自己有可能重新佩戴那块晶盘。可现在他也不得不放弃这个念头了。

“铜须先生”的表情变化,都被涅尔斯应收眼底,他邀请“铜须先生”来也就是为等着这一刻。因为在这一刻,他就可以说出准备了无数次的那句话。

“其实,我可以帮你做一块晶盘。”

吉文吃惊的抬起头,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句话竟然是涅尔斯师傅亲口说出的!要知道,就在不久以前他曾坚定的拒绝了为自己私自做一块晶盘。

可城市里最著名的这位晶盘制作大师没有开玩笑,他认真的重复道:“我可以冒险帮你做一块晶盘,只要您能告诉我那个秘密。”

“秘密?”吉文有些意外,这位老工匠竟然会对自己知道的那些秘密感兴趣。

涅尔斯看到了吉文惊讶神情,但他认为是这是“铜须先生”刻意的掩饰。于是他松开了衣服,露出了衣服下的肩甲。

涅尔斯师傅的肩甲上镶嵌着一块晶盘,而吉文发现这块晶盘和自己上次见过时有些不一样。晶盘上的某些结构,非常眼熟。

这不是上次自己修改晶盘时做出的那个类似天线的晶石结构吗?

在吉文的注视下,涅尔斯师傅催动了晶盘,再次施展出了喷火术。这次顺着他手指喷出的火舌比之前要凶猛澎湃得多,熊熊的火光喷射入空气,将房间照得通亮。

“按照您修改过的设计,我调整了自己的晶盘。我发现这是一个具有革命性的创举,能大幅提高法术的效果。可我完全无法理解这其中的道理。”

涅尔斯停止了施法,仔细地解释着自己的想法。他的语气里甚至流露出几分对铜须先生的崇拜。

涅尔斯从事了这么久的晶盘制作,一直还停留在重复那些前辈们的经典设计之中,而眼前的这位铜须先生虽然没有系统学习过晶盘制作,但他如神来一笔的修改,却让原本平淡无奇的普通晶盘设计迸发出了新的活力。

他现在非常希望了解铜须先生脑海里的那些神奇想法,哪怕付出任何代价!

只要弄懂其中的一部分,自己就能像无数著名的晶石大师一样,给后世留下一个经典的晶盘设计,从而铭记于史册。

“涅尔斯师傅,您是认真的吗?”面对这个可以重获晶盘的机会,吉文不免也慎重起来。

“铜须先生,您看我像开玩笑吗?”

涅尔斯的神情分外认真,因为对于他来说,制作晶盘绝对是一件不容开玩笑和玷污的事情。

看着涅尔斯坚定的表情,吉文明白了这位工匠的想法,但他并准备就这么轻易让出自己偶然发现的秘密,只见他深吸了一口气,坦诚的说道。

“我可以和您一起探讨修改晶盘的方法,但是我也有一个条件。”

“您请说。”

“我想请您教我制作晶盘的方法。”

听到吉文再度提出这个要求,涅尔斯师傅心中再度激起波澜。他没忘记“铜须先生”曾经说过的话,他想学习制作晶盘。但作为一名晶盘制作大师,将这门独特的额技艺,传授给一位并非是同业工会的外人,其中风险和机遇都摆在了他的面前。

涅尔斯陷入了沉默,做出这个决定也许困难,但更困难的是把它给说出来。看到涅尔斯师傅的表情,吉文特意又解释了自己的动机。

“涅尔斯师傅,我并不准备当一位铁匠或者晶盘制作大师,我也不打算让太多人知晓我在这方面的能力,我只是希望我能掌握晶盘制作的秘密,打造出专属于自己的晶盘!”

涅尔斯仔细打量看着这位“铜须先生”。这位相貌普通衣着邋遢的中年人,有着精湛而古怪的铁匠手艺,他原本可以在铁匠同业工会取得非凡的地位和惊人的收入,可他却从未在市场上现身。他做出的这个承诺,应该能值得信赖。

历经漫长的沉默之后,这位老工匠终于做出了一个比当年放弃铁匠专精转而学习晶盘制作更加困难的决定。

“我答应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