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那是什么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3610字
  • 2014-04-20 20:41:17

在那生死一瞬,吉文爆喝了一声,用左手拦住了那魔法剑锋。

“兹,兹”能量摩擦的声音突然划破了空气。

具备魔法能量的剑锋,穿透了灵体,砍进了吉文的手腕,可那剑刃侵入吉文的身体之后,一股红色的光芒开始在吉文伤口处浮现,将那柄魔光长剑死死抵住。

对死亡的恐惧,似乎激发了吉文体内一股神秘的力量,这力量源源不断的涌现到伤口处,那神秘的红色光线也越来越强了。

那鸟人拼尽挥动着翅膀,倾注全力力气向下砍下去,可吉文凭借着那股红光,以血肉之躯硬是顶住了携带着着魔法的钢铁。

随着吉文注意力越来越集中,这红光突然暴强,发出耀眼的光芒。

“魔法抗性!”

一向保持着冷静表情的弥陀尔雅看到那股耀眼红光也不禁低声惊叫起来。

那个召唤生物已经有了灵体体质,如果再能免疫魔法,那几乎没有什么攻击能对他造成伤害。好在现在这股魔法抗性非常微弱,仅仅只能抵抗那把贫弱的魔法长剑。可如果这股魔法抗性继续成长下去,那结果可就无法预料了。

主人意外的叫喊,让那鸟人也暂时顿住了。乘着这机会,吉文一脚踢在了那鸟人的胸口。

在吉文巨力的撞击下,白色鸟人腾空飞起,飞速撞到了大厅边的石壁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凹坑。那震动让这个大厅都开始抖动起来。

这是五阶以上生物才可能具有的巨力。

接连出现的离奇景观让围观精灵们开始骚动起来,有些性急的召唤师已经开始念出咒文,准备召唤自己的召唤兽防止这场评测失控。

猛烈的撞击让鸟人吐出了一口鲜血,染红了他胸口那片白色羽毛,然后直直的滑落在地上。

不过那鸟人还没丧失意识,昏迷两秒之后,他还能艰难的爬起来,转瞬消失在空气里。

几乎就在同时,吉文的第二击已经飞至,他飞起一脚踹在了鸟人刚刚消失的地方。

那面石壁再度遭受重击,飞溅出无数岩石碎屑,整个地面也跟着抖动起来,让人站立不稳。而穹顶上的一些装饰性浮雕,随着震动纷纷掉落,整座大厅似乎都处在飘零之中。

没打中!

吉文脚上的触感告诉他,那鸟人躲开了这一击。

此刻这敌人正不知躲在那个角落里,伺机偷袭。

可吉文实在没法分辨出鸟人的身影,他只能摆出防守的架势,不断改换方向,试图抓住对手的踪影。

大厅暂时安静了下来,可仅仅数秒以后,一阵轻微的咒文吟诵在半空中响起。

一道闪电突然击中的吉文的后背,虽然有那股魔法抗性的阻挡,但吉文仍然被击倒在地。

可还没等第二道闪电落下,吉文便跳起来,左手猛地向刚才吟诵声响起的方向扔出一把岩石碎屑。

在巨力的推动下,碎屑如同飞刃一般,散布到空中。

吉文的视线,仔细捕捉那些满天飞舞的碎屑,突然有几粒碎屑,在空中突然停止,开始向下坠落。

找到了!

早已有所准备的吉文,立刻将右手中的暗藏的石块,射向碎屑坠落的地方。

只听见空中传来一声低沉的惨叫,石块带着血迹,伴随几根折断的羽毛,落到了地上。

可就在吉文准备再度攻击时,大厅里突然传来一声低吼。

“够了!到此为止吧。”

寇松如洪钟般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他的话语里似乎包含着一股巨大的力道,横扫过大厅里的每一个人。

大厅里的战斗,顿时停了下来。

寇松长老爆发的气势,让吉文停住了动作,而那鸟人见势也暂时退到执政官弥陀尔雅的身旁,重新现身。

看到战斗告一段落,寇松长老走到执政官弥陀尔雅的面前。

他微微弯下腰,恳求道:“战斗的结果对于评测阶位来说已经足够了。身为学院的院长,我请求执政官阁下结束测试,如果继续血腥战斗下去,只是无意义的杀戳,这大厅也将受到无端的破坏。”

寇松替执政官弥陀尔雅找了个台阶下,而弥陀尔雅也顺势答应了下来。

“寇松院长您说的是。如果你也认为测试足够的话,那我也没必要浪费评测的时间。“

弥陀尔雅伸出左手,嘴唇微动,解除了召唤,那白色的鸟人立刻消失在空气中。虽然她的脸上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可心里已经宛若翻江倒海一般。

这个小丫头的召唤兽绝对有古怪!

胡克尔是值得信赖的卫士,平常对付四五阶的召唤兽应该没有问题,可今天就轻易就被这召唤兽所伤。自己的召唤兽魔面鹰人是公认的五阶召唤兽,可与那个古怪的家伙交手并没有占到太多的便宜。

虽然他不懂法术,欠缺准确的感知,没有过人的敏捷,可那召唤兽有着不输于五阶召唤兽的巨大力道,还有拥有八阶以上召唤兽才能有的灵体,甚至还有微弱的魔法抗性。最可怕的是,那召唤兽是一个狡猾的智慧生命,这可不是那些蜥蜴或者爬虫可比拟的。

幸好寇松及时中止了测试,如果那召唤兽和魔面鹰打成了明显的平局,或是自己的召唤兽落败。那在众目睽睽之中,给这召唤兽定阶就不可能限制在四阶以下,那样可就是个大问题了。

看着弥陀尔雅表现出配合的意愿,寇松点点头,转向了阿黛莉娅。

“阿黛莉娅,按照刚才测试的结果,你的召唤兽除了具备零阶魔法能力,一阶魔法体质外,还具备至少四阶的力量,以及八阶的特殊灵体。这是他的优点,可他的其他方面,无论是敏捷还是感知都还太差了。按照规则,综合评价为……”

寇松稍稍顿了顿。而在那一瞬几乎所有人都盯着他的双唇,猜测着那一向睿智的寇松长老,会给出何种评价。

“三阶高级!”

寇松的声音振聋发聩。

“我也认为这是个合适的阶位。你们做好记录后,将这召唤兽的阶位评定送给皇家图书馆登记。”

听到寇松长老的评定,执政官弥陀尔雅连忙接过话来,毕竟三阶的评定结论,是她能接受的结果。现在,阿黛莉娅注定失去了参加选拔赛的资格,不会威胁到自己女儿取得入学皇家召唤学院的名额。

看着执政官与院长达成了一致,其他精灵们也只能认可这一决定,他们记录好卷轴,收拾好仪器,开始退场。

空荡荡的大厅里,很快只剩下阿黛莉娅、受伤的吉文,执政官和寇松院长等寥寥几人而已。

寇松院长远远看着脸上苍白的阿黛莉娅,却没有说出任何安慰的话,只是又悄然询问站在身旁的执政官弥陀尔雅。

“执政官大人,您还要追究阿黛莉娅实施召唤术而产生的意外吗?刚才您说要向学术委员会申请禁止这个召唤术……”

美丽的执政官优雅地看了看阿黛莉娅和吉文,摇了摇头。

“现在看来,那意外只是件小事,就委托院长大人代为处理了。至于学术委员会,我想我们不应该用小事去烦他们。”

寇松听到这里,神色放松了几分,他赶紧恭维道:“执政官的决定总是那么睿智。”

只见弥陀尔雅微微颔首,算是和寇松告别,然后带着受伤的卫士胡克尔,匆匆离开大厅。

离开召唤学院的时候,她的步伐匆忙,神情紧张。

弥陀尔雅已经毫不在乎那场召唤意外了,她现在唯一关心的就是寇松长老在隐瞒着什么秘密。

寇松刻意的将这只怪物的等级压制在四级以下,看来他也不希望这只召唤兽进入皇家学院的选拔赛,进入众人视野当中。

这怪物身上应该是有某些秘密的线索。这使得他宁可牺牲自己学生阿黛莉娅的前途,也要将那个秘密埋葬。

所以她一定要想弄清楚这秘密是什么。

寇松和弥陀尔雅都是六阶召唤大魔导士,只不过寇松长老是金纹,而她自己仅是银纹。他们都期望有朝一日,能冲上七阶召唤使这一荣耀阶位。

从现在看来,寇松似乎已经领先她一筹。

但说不定那个秘密,能帮助自己后来居上。

就在执政官的华丽车队离开学院大门的那一刻,空寂的大厅里,寇松长老正漠然的承受着阿黛莉娅的质问。

“为什么您要这么做!您明明知道,我的召唤兽有四阶能力!”

“孩子,别让情绪蒙蔽了你的双眼,我只是遵循长久以来的规则。”寇松在沉默半天之后,难得解释了一下。

可阿黛莉娅丝毫没有理会这解释,继续痛陈道:“您让我失去了参加皇家召唤学院选拔赛的资格。这短短的一个月内,我没办法再完成一场全新的四阶恶魔召唤术了,难道这就是您想要的结果吗!”

阿黛莉娅的双眼落下两行热泪,她觉得眼前寇松是那么的陌生,她曾经当这个慈祥的老人像自己的祖父一样,是那么的尊重他,爱戴他。可现在他却如铁石心肠一般,扼杀了自己最渴望的东西。

寇松长老没有说话,他的表情仿佛是一副坚硬而冷漠的盔甲。

以他的身份,他本不应容忍这个丫头如此无礼的举动,可他看待阿黛莉娅的目光还暗藏有几分怜爱,所以他选择继续沉默下去。

看着寇松老师沉默不语的样子,阿黛莉娅彻底死心了,她大声的喊出那个她一直暗藏在心底的秘密。

“不过,我不会死心的!我和召唤兽已经结成了血契。”

“是鲜血契约吗?”寇松低声重复着。

阿黛莉娅的陈述早在他的预料之中,当他发现那召唤兽具备难得的魔法抗性时,他就已经猜到答案了。

“是的!他会不断变强!我会在这一个月内,让你们不得不承认他有四阶的能力!””

阿黛莉娅的脸上露出惨淡的笑容,她已经不准备和寇松继续说下了,于是转身离开这大厅。

看着自己召唤师愤然离开,吉文也抬起没有受伤的左手,指着寇松威胁道:。“老头,你今天惹着我了。”

对于吉文来说,寇松断送了他的回家之路,从今天起,他们算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了

寇松长老听到吉文的话,眼里突然冒出一股寒光。

他能容忍自己最得意的弟子阿黛莉娅,不代表他也能容忍一个没来头的召唤兽对自己口出狂言。

寇松伸出右手,将手指上那个墨玉戒指对准了吉文。

“召唤驱逐!”

随着寇松微微念出那几个音节,吉文的身体立刻消散在空气中,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正在离去的阿黛莉娅,感应到自己的召唤兽突然消失了。

可是她没有回头,也没有放慢脚步,她只是继续前行,然后推开门,将那个老迈的身影彻底甩在身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