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终点和起点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3650字
  • 2014-07-07 22:02:36

仙莱儿一听到主考官的鼓励,立刻兴奋地拿起法杖跑向场地中央,而片刻之后,场边的宣导员再度大声念起修改过的优胜名单。

来自乌尔斯山谷阿黛莉娅和来自根特城的索米亚通过了本次选拔考试,获得了皇家召唤学院的入学资格。而来自瓦力城的仙莱儿?斯盖尔卓幸运地获得了来自国王之剑的邀请,也获得了入学资格。

这声音迅速传遍整个整个场地,那些因故还逗留在考场附近的贵族们纷纷停下了交谈或者脚步,目瞪口呆地看着场地中央。

那位叫做仙莱儿的天生法师和刚才考试的两位优胜者走到了一起。

最近三千年来,索迪玛城第一次出现了被国王之剑邀请的考生。在精灵王国索尔兰的历史上,被国王之剑邀请的幸运儿并不多,可那些被邀请的考生们,却无不显现了他们的价值,给国王之剑的历史增添了无数传奇故事。特别是在国王之剑中,有资格发出邀请的,仅仅只有八位守护者而已。今天的比赛中,一定有一位守护者在暗暗关注着比赛。

那个不幸在最后一刻落败的天生法师,竟然幸运地获得守护者的垂青,成了本场考试第三位获得入学资格幸运儿。

这可能今天最劲爆的新闻,这远比有人在最后几秒夺得冠军更具有震撼力。

贵族们所吃惊的不仅仅是这件事本身,还包括这件事情将引发的变化。

因为如果一个家族拥有一位在国王之剑担任重要职务的家族成员,那么就足以扭转这个家族的命运。虽然那位进入国王之剑的家族成员没法担任族长,但他能为家族提供常人难以企及的帮助,这足以让他的家族傲视其他的竞争者了。

瓦力城的斯盖尔卓家族似乎将要改变命运了!

不仅仅是那些贵族们听到了这样惊人的消息,吉文和阿黛莉娅同样也被这消息所震惊。他们不约而同的转过头去,正好看到仙莱儿兴奋地跑到他们旁边。

虽然之前互为对手,但此刻阿黛莉娅和仙莱儿之暂时还是能保持最基本的礼节。

“恭喜你,仙莱儿。”阿黛莉娅主动地打着招呼,释放着善意。毕竟是她击败了仙莱儿才获得了冠军。

幸运的是仙莱儿似乎没有嫉恨刚才的战斗,她只是漫不经心地点点头,随口答道:“嗯,谢谢。”可她随即又突然问道:“对了,我能和你的召唤兽单独谈谈吗?”

虽然这要求十分古怪,但她还是同意了。

“没问题。”

仙莱儿没有理会阿黛莉娅诧异地注视,走到吉文跟前,直视着他的双眼,冷冷问道:“我们能找个安静的地方谈谈吗?”

听到这个要求,吉文有些吃惊,就在一刻以前,他们彼此挥舞着利剑与法杖,拼死相博,而现在她却要进行私密的谈话。

吉文带着满脑子的疑问,跟着仙莱儿来到了旁边一片空草地上。就在他正猜测这位短发精灵究竟想干什么的时候,仙莱儿开口了。她有些犹豫的问道:“你们种族天生就是长这个样子吗?”

仙莱儿没什么交际或者礼貌的概念,所以她的问题让人难以回答。

但吉文一听到这问题,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因为他也一直有着同样的疑惑。就在刚才飞越云台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这一点。为什么这位短发精灵的外貌与人类有些相似?这只是一个巧合,还是说另有隐情?

如果说这其中真有什么隐情的话?那会不会曾经也有人因为意外被召唤到这世界上,甚至还留下过血脉?这一系列的问题让吉文不由得想到了无数种可能。

最终,吉文用反问回答了仙莱儿的问题。

“你在为你的样子而苦恼吗?”

仙莱儿诚实的点点头,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在这陌生的召唤兽前,她有坦诚一切的冲动。而在平常日子里,能听到这些秘密的,只有那只和她日夜相对的那只相位兽。

“所有人都说我样子长得怪,也有人说我也是受诅咒的混血儿,我想弄清楚真相,我究竟是谁?”

仙莱儿抬头仔细打量着吉文的面孔,就在刚才吉文飞跃过云台的时候,她就被吉文的样子所震撼,而他们离得这么近,她可以看得更加仔细。仙莱儿甚至大胆地伸出手,试着用手指去触摸着吉文的脸,可她的指尖最终却停在一片虚无里。直到这时,仙莱儿才想起眼前的召唤兽似乎是难得一见的灵体。

吉文也同样打量着仙莱儿,虽然眼前的这位精灵有着和普通精灵一样的身材,一样的银发与银色瞳孔,但她的眉骨轮廓与五官的确和阿黛莉娅有些不同,她的长相更接近于地球上那些具有高加索血统的人类。或许他之前的猜测并不是臆想。

经过一阵难捱的沉默之后,吉文率先开口了。

“对不起,我没法确定什么,但你的确很像像我的同类。”

仙莱儿笑了起来,虽然这笑容有点苦涩,有点生疏,毕竟这是她平时里很少流露出的表情

“也许他们说的是实话,我不是一个真正的精灵,只是一个怪物。”

怪物?吉文觉得用这个字眼形容眼前的这位短发精灵有些苛刻,至少在他看来,她的容貌中透着一股普通精灵们缺少的那种生气与活力。

“别在乎那些,以我们种族的眼光来看,你很漂亮。”

“真的?你也认为我们真的可能是同类吗?”、

仙莱儿抬头看着吉文,目光里却满是期待。对于她来说,如果没法在精灵中得到身份认同的话,那就只能在虚构的另一半血脉中去寻找了。

“也许吧。”吉文含糊的答道。出于同情,他没有打消这家伙认亲念头。可在内心深处,他却认为即使他和这位短发精灵间真的有那么一丁点血脉联系的话,那也没有任何的意义。既不能改善她遭人歧视的命运,也不能帮助自己回家。

可仙莱儿听到这回答却很高兴,她甚至一改往日待人冷漠的习惯,主动询问道:“那好,以后我们就算认识了,我叫仙莱儿,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吉文。”吉文突然发现,最近问自己名字的人越来越多了。

仙莱儿原本想继续聊下去,可她突然看到自己的族长菲特来到了场地边,按照往日的规矩,她必须跟着族长走了,所以她赶紧同吉文告别。

“吉文,我现在得走了,有些事情,下次再聊吧。”

仙莱儿匆匆说完,便赶紧跑到了菲特族长的身后,仙莱儿此刻很紧张,因为她不但和陌生人说话,而且还私自答应了别人的请求带上了皇家召唤学院的徽章。

不过这次菲特族长没有因为她和陌生人交谈而生气,也没有怪罪她私自答应国王之剑的邀请,他看到了她胸口的那枚徽章,只是伸手摸了摸,然后嘴里自言自语道:“看来,你接受了国王之剑的邀请了,很好,这很不错。”

看到族长那放松地表情,仙莱儿终于松了一口气,她回头看了眼吉文,然后低头跟着族长一起走向考场的出口。

目送仙莱儿离去之后,吉文走回了阿黛莉娅身边。这次阿黛莉娅没有打听刚才他们谈了些什么,只是随口问问了吉文对于仙莱儿的印象。

“我觉得她比你的那些同学们要单纯得多,也许你们可以做个好朋友。”

在吉文看来,仙莱儿和阿黛莉娅一样孤独,一样承受着无数偏见带来的压力。虽然个性不同,但是她们应该不缺共同语言,只希望云台下的那场决斗不至于成为两人间的鸿沟。

听到吉文的回答,阿黛莉娅轻轻应了一声,对这个提议不置可否。

可就在她那平静的表情下,其实刚刚涌过一场波澜。就在刚才仙莱儿抚摸吉文面颊时,阿黛莉娅立刻察觉到一种失落感,就像属于自己的某样东西马上就要被夺走似得。

可她立刻就把那样荒谬的想法从脑袋里撵走了,毕竟吉文是自己的召唤兽,至少这份用鲜血契约联接的关系不可能被斩断的。

“好像我们也该走了吧。”

吉文没有注意到阿黛莉娅神色的细微变化,因为他更在乎正在周围所发生的事情。

现在,观战的贵族们已经全都离开了这片考场场地,而那些考官们也已经着手拆掉这片场地了。

阿黛莉娅点点头和吉文一起走向了考场出口。

就在即将离开考场的那一刹那,吉文和阿黛莉娅不约而同的回头看了一眼。

皇家召唤学院的选拔考试终于结束了。

在一个月前,阿黛莉娅全力准备这场考试的时候,从没料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这场考试;她也没料到在这短短的时间里,自己的命运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当然,她更没料到的是,自己在在这段时间里所付出的代价。

“都结束了。”

阿黛莉娅的语调有点悲凉,失去恩师的悲痛再度萦绕在她心头。

可站在她身旁的吉文却没有那么悲观,一个月前自己刚刚踏进这个世界的时候,他从未想过,自己竟然真的能帮助阿黛莉娅通过这场考试。他看着那座高高冠军云台,终于发现帮助阿黛莉娅成为禁咒召唤师,并非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这才刚开始呢。”

吉文纠正了阿黛莉娅的说法,那自信的声音,将阿黛莉娅心头的阴郁彻底驱散。

就在那一天,两个事件震撼了整个索其玛城,那些事件的余波甚至影响到千里之外的王都。第一件事情就是在举行皇家召唤学院选拔考试的当天,恶魔及其仆从们在城市监狱引发了暴动,受人尊敬的寇松长老赶往镇压,而这位老人英勇的选择了与恶魔同归于尽,挽救了城市城市里的无数生灵。

而第二件事请和皇家召唤学院选拔考试有关。在那场考试里,出现了难得一见的奇遇。一位不幸落败的考生收到了国王之剑守护者的邀请,幸运地获得入学资格。那名考生的名字在一夜之间传遍了几乎半个国土,

没有多少人知道,阿黛莉娅在考试结束前的短短一刻之间取得冠军资格壮举。无论是在场的贵族们还是巡考团都有意无意忘却了这件事情。而她在监狱中的奋战,也只留在寥寥几个人的记忆里。

控告阿黛莉娅谋杀的那几件案子,被国王之剑强行接手。国王之剑在调查之后,做出了恶魔是幕后真凶的论断。这一结论为这几件疑点重重的控诉画上了终止符。虽然仍有贵族声称魔女阿黛莉娅和她的恶魔召唤兽是真正的罪魁,但很快就被人们淡忘了。

一场曾经笼罩着索迪玛城的阴谋浓云至此烟消云散,这场阴谋的意外结果之一,就是召唤兽吉文来到了这里,并且深深地嵌入到整个世界的命运当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