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不一样的血脉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3958字
  • 2014-07-05 10:54:56

自从踏进考场的那一刻起,阿黛莉娅的面色一直如寒霜般冰冷,直到此刻她才微微露出笑容,点头回应着吉文的呼喊。她回应过吉文之后,快步走上那通往冠军云台的楼梯。

吉文没有立刻跟上阿黛莉娅的脚步,而是再次注视着昏倒在地上的仙莱儿。

这位长得酷似人类的精灵,有着惊人的实力,可是她却不幸遇到了自己和阿黛莉娅。如果今天不是因为刚刚历经过于恶魔的血战,如果不是为了避免在大庭广众之下暴露阿黛莉娅的实力,仙莱儿的失败原本会来得更加迅速,更加彻底。

在失去了冠军,失去皇家召唤学院的入学资格之后,她的人生之路会不会改变呢?

可那已经不是吉文能够左右的事情了。

这时,几名询讯赶来的考官,来到了吉文身旁,看着他们紧张的神情,吉文好心的提醒他们。

“她没事,只是暂时昏过去了。”

考官看着吉文那因破碎而显得狰狞的盔甲样子,狐疑地蹲下身,开始给仙莱儿做检查与治疗。

吉文看得出考官们视线中的不安与警惕,也懒得继续理会了。他走到已经逐渐冰冷的“命运”旁边,抓住剑柄,一举将长剑拔了起来,然后在那些考官们惊讶的目光中,走上冠军云台。

迈过一节节台阶,吉文终于来到云台顶端。在走上平台的那一刻,吉文终于明白精灵们为什么要设立这座冠军云台了。

无论是谁踏上这云台,都会发现在自己的头顶以上,只有那片几乎纯净如白色的天空,这座雄伟的城市,那些需要仰视的建筑,在这一刻统统变得渺小,藏在自己的脚边。

这种俯视一切的感觉,加上获得胜利的喜悦,让那强大自信涌上每个人的心头。

吉文欣赏着四周的美景,直到他看到了阿黛莉娅。她一直默不作声的站立在云台边的,任凭风吹起她的长发,拂动她法袍的衣角。

“阿黛莉娅,我们做到了。”吉文感慨道。

“嗯。”阿黛莉娅回过头来看着吉文。吉文惊奇的发现她的眼角再度有泪光闪烁的痕迹。

“又想到了寇松长老吗?”吉文询问道了

阿黛莉娅点点头。刚才她看到远处倒塌的城市监狱,以及还在四散的黑烟。那是老师倒下的地方。

一百多年前,寇松长老把自己带到了这里,渡过了一段平静而安宁的日子。但这里不是她人生的终点,那位逝去的老人期望她顺着自己意志在人生之路上继续走下去。

阿黛莉娅的视线落向城市外的那片绿海和绿海尽头的远山。

地平线尽头的另一座城市将是她的旅途下一站。

“吉文,其实我不属于这里。”阿黛莉娅突然感慨道。

“那就去找个更适合你的地方吧。”

阿黛莉娅再度回首看着吉文,心中不禁想到,当初自己来到这座城市时,她不是孤单一人,现在离开这个城市也不会是孤单一人。

在那场充满了无数阴谋与意外的召唤里,吉文走进了自己的生活。

这只与这世界格格不入的奇怪召唤兽,把当初那似乎难以企及的目标,变成了现实。

阿黛莉娅此刻突然发现,之前自己对吉文的提防和猜忌是那么的可笑。

寇松老师临走时的嘱托,还回响在她的耳边。也许有些人会欺骗自己,去刻意隐瞒真相,可他们其实并无恶意,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只是为了帮助自己。

虽然阿黛莉娅很想询问吉文关于那把怪异长剑的来历,很想知道他怎么能像那些晶石战士一样发出寒冰箭来。

但她忍住了,她知道现在提问只能让吉文临时编造一个蹩脚的故事。也许到了某一天,他会把这一切的答案都告诉自己,就像寇松老师一样。

阿黛莉娅想通了之后,转而问起另一个问题来。

“吉文,你那古怪的故乡叫什么名字?”

吉文对这问题有些意外,不过他还是如实答道:“我来自地球,那是颗拥有大海的湛蓝色星球。”

“地球?”虽然阿黛莉娅对吉文后面所说的字眼毫无概念,但她记下了开头那个名字。

“吉文,如果有一天,我当上了禁咒召唤师,我一定帮你回到地球去。”

阿黛莉娅说完,向着吉文伸出了右手。

看着她那古怪的举动,吉文有些不知所措。阿黛莉娅看着吉文呆立不动的样子,不解的问道

“这不是你们种族起誓的仪式吗?”

吉文这才回想起,当初他曾欺骗阿黛莉娅握手是不能违约的诅咒仪式。

他赶紧脱下了魔钢手套,伸出了右手。

“成交!”

就在阿黛莉娅与吉文两手牢牢握住的那一刻,沙漏中的最后一粒沙子跌落到了沙漏的下方。一阵宏亮的钟声,响彻整个会场。

召唤学院的这场选拔考试结束了。

无数人仰望着空中的冠军云台,那儿正站立着两个小小的身影。

被无数人诅咒过的阿黛莉娅,虽然还穿着那件只绣着三阶铜纹的法袍,身上满是战斗后留下的血渍与污痕,可她现在是已经是这场选拔考试冠军,将拿到皇家召唤学院的入学资格。

而她的身后站着那个传说中的恶魔,他似乎正用那邪恶的目光冷冷地扫视着这片大地。

他们在考试即将结束的时候抵达赛场,在短暂的几次交手之后,就干净利落的击败了那个看似不可战胜的天生法师仙莱儿?斯盖尔卓。他们现在所展现出的实力,超乎了那些精灵贵族们的想象。

随着比赛的结束,考试的两位优胜者和他们的召唤兽走下了云台,在考官们的指引下来到考场的中央。与此同时宣导考官们在考场边大声向着念着这次考试优胜者的名字。

来自乌尔斯山谷阿黛莉娅和来自根特城的索米亚通过了本次选拔考试,获得了皇家召唤学院的入学资格。

那嘹亮的声音响彻全场,可观礼台上的欢呼声却寥寥无几。除了来自根特城的几个贵族家庭以外,大多数人都选择沉默。

在这诡异的气氛里,本次考试的主考奎泽尔教授来到两位优胜的召唤师面前,给她们颁发代表着入学资格的徽章。奎泽尔教授没有理会场边的气氛,他的脸上露出和善的笑容,鼓励着两位年轻的优胜者。

当奎泽尔教授将鲜红的熔岩石徽章别上阿黛莉娅胸口时。他轻轻拍了拍阿黛莉娅的肩膀,赞赏道:“孩子,你并非来自名门,而世人们对你又有着深深的偏见。而你能跨过这些困难,取得这样的成绩,真是难能可贵。我期望你能在皇家召唤学院里好好磨砺自己,取得远超过今天的成就。”

听到这位七阶银纹的召唤师如此肯定自己,阿黛莉娅的内心有些激动。除了寇松长老,再度有人无条件的肯定了自己的努力与成绩。她认真的点点头,回应着这位教授的善意。

奎泽尔赞赏完阿黛莉娅之后,又看了看她身后的吉文,他那不羁的目光与吉文的视线撞在了一起。这只召唤兽给他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无论是他表现出的战斗能力,还是在最后一刻对仙莱儿那刻意克制过的攻击,都让奎泽尔教授感到足够的好奇。他再度对着阿黛莉娅说道:“刚才那最后一击你很克制,不管你是怎么让召唤兽做到这一点的,都非常不错。能收放自如的力量,才是真正体现召唤师实力的地方。在考场上,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这样能默契配合的召唤搭档了。”

“谢谢您的夸奖,我还做得很不够。”听到这第二次赞叹,阿黛莉娅再度礼貌地回应到。

可就在这时,一阵嘈杂的争吵声来到了场地中央。吉文循声望去,一个陌生的老太太带着一群衣着华丽的精灵突破了考官们的阻止,来到了奎泽尔教授身旁。

吉文没见过这位精灵,但阿黛莉娅认出这是那位逼迫自己带上禁魔镣铐的老妇人,那是城内第二大家族佛雷迪家族的族长特蕾西娅。

特蕾西娅的神情现在如同一头被激怒的母狮子,她带领着一群同样被激怒的城内贵族们,前来与召唤学院的考官们来交涉。为了他们家族惨死的那些孩子,他们决不允许那个杀人魔王获得皇家召唤学院的入学资格。

“尊敬的主考官,我是佛雷迪家族的族长特蕾西娅,今天我冒昧前来,只是为了告诉您一件真相。这个混血的家伙,是谋杀了无数年轻精灵的凶手,是黑夜里嗜血恶魔。”

“是吗?尊敬的佛雷迪夫人。”奎泽尔教授再次听到这说辞,不以为意的答道。

“是的,就是她背后的这恶魔,在黑夜里残杀了我们的孩子!”周围的贵族们群情激昂,纷纷附和着,特别是特蕾西娅她指着吉文,咬牙切齿的说道。

“怪物,你别以为扔掉了面具,我们就会放过你!”

听到这侮辱,吉文皱起了眉头,可在他有所动作之前,奎泽尔教授已经接过了话头。

“据我所知,这起案件正在探查当中,我们不能轻易断定真正的凶手就是这个孩子。根据学院的规定,在被定罪之前,她具有参加考试的权力。”

奎泽尔教授的话冠冕堂皇,特蕾西娅也不敢去直接质疑皇家召唤学院的规则。但她对这位来自王都的贵宾如此袒护这个叫做阿黛莉娅的小恶魔异常不满。

她不想触怒这位七阶的召唤师,于是她便将话题引向了阿黛莉娅的血统,她想让奎泽尔教授意识到他正让一个血统被玷污的精灵拿到本次考试的最高荣誉。这对于保守的精灵们是件难以接受的事情。

“您没看到她那肮脏的眼睛吗?谁也不知道她的父母是怎样的野兽,这样的怪物怎么能玷污皇家召唤学院大门前那神圣的台阶。”

特蕾西娅恶毒的话语,让阿黛莉娅的脸霎时发白,这位恶毒的老妇人竟然在侮辱自己的父母。可就当她准备反驳以前,吉文忍不住开口了。

“一个精灵的品质和成就和他的父母有什么关系?”

吉文的音调很独特,而他又身为众人眼中的恶魔,所以他一开口,那群贵族就立刻安静下来,他们谁也没想到这只嗜血恶魔竟然反驳他们的指责。

“杂种就是杂种!”贵族中有人嘟囔一声,这毫无风度的辱骂,却让这些精灵们得意的笑了起来。

吉文冷冷哼了一声,毫不客气的顶了回去。

“我见过无数甘愿为恶魔做仆从的精灵,他们都是和各位一样银色瞳孔。难道说你们这些银眼睛的家伙都在骨子里藏着甘于被恶魔诱惑的天性吗?”

吉文的讽刺,惹恼了几位贵族,有人甚至准备开始施法,而吉文也毫不示弱的将“命运”横在胸前。

“都住手!”奎泽尔喝止住了那些蠢蠢欲动的贵族们。他在瞬间爆发出的气势震慑了全场,就连吉文也不由得暂时把剑放低。

等待周围彻底安静静下来之后,奎泽尔教授刻意走到特蕾西娅面前,询问道:“佛雷迪夫人,您是不是弄错了什么事情。我觉得刚才那只召唤兽说的很对,这孩子的血统和她能取得的成就毫无关系。”

贵族当中爆发出一阵低语,所有人都为奎泽尔的举动所震惊。

身为无比尊贵的皇家召唤学院的教师,去肯定一只无足轻重的召唤兽,这教授是疯了吗?

特蕾西娅冷笑起来,反问道:“是吗?没有纯洁血脉的精灵怎么可能获得命运眷顾!”

奎泽尔教授嗤嗤笑了起来,那笑声让特蕾西娅感到一股茫然,可教授接下来的动作,让特蕾西娅呆立在那里,宛若石雕。

奎泽尔教授挪开了自己的眼罩,露出了左眼。

那眼眶中,闪耀着一颗有着黄金光芒的金色瞳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