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挑战者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2135字
  • 2014-06-30 01:55:15

就在监狱发生那一系列战斗的时候,皇家召唤学院的考试仍在平静的继续着,考场边记时间的沙漏中的细沙已经所剩无几了,而争夺第二座优胜高台战斗也几乎到了尾声。

一位来自小城的幸运儿已经牢牢占据了那座高台,而其他的挑战者们都已经接受了落败的现实。

在最高的优胜高台上,仙莱儿正靠着她的那只相位兽坐着,远远的打量着逐渐平静下来的比赛场地。直到现在,都没有一个挑战者敢于挑战这座高台,她几乎作为一名看客度过了整场比赛。

她抚摸着相位兽的脖子,诉说道:“没想到这场考试这么轻松,之前的那么多痛苦训练,似乎都白费了。”

说完仙莱儿又将视线投向对面的观礼台,自己的族长应该坐在哪儿,那个刻板的中年人,此刻应该非常高兴吧。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隐秘地训练自己,刻意地对外界隐瞒自己的实力,就是为了今天这一刻。

就在仙莱儿看得出神的时候,她身边的相位兽突然警觉的抬起头,望着远处的空中。仙莱儿被自己召唤兽的举动惊到了,也转头看着那个方向。

不远处的天空中,两个黑点正高速靠近。

那是什么?

仙莱儿好奇地站了起来,极力远眺着。那两个黑影越来越近了,仙莱尔已经能看清楚那两个黑点似乎是两个人。

可他们怎么做到的飞行的?仙莱儿发现他们既没有像恶魔那样拥有翅膀,也没有乘坐任何可以飞行的驮兽,更没用将双臂幻化成翅膀的生命法术。他们就那样漂浮在空气中,自由的翱翔着。

很快仙莱儿不仅仅惊讶于他们的飞行方式了,她猛地发现那两人的飞行目标似乎是直朝着这座高台而来。

他们想干嘛?难道想飞入考场?

就在仙莱儿还在惊讶的时候,那两人已经飞得很近了,仙莱儿甚至能分辨出飞在左边的是一位穿着肮脏法袍的女精灵,而右边则一个是身着斑驳漆黑盔甲的精灵战士。

不,不对!那战士不是精灵。

虽然那战士的面孔与精灵们有几分相似,但他的耳朵并不像像普通精灵那么狭长,五官也比普通精灵要宽阔得多,而且他那独特地黑色的短发在空中飞舞着,一双黑色的瞳孔正远远盯着自己。

就在视线交错的一瞬间,

仙莱儿突然感到心头一颤,一种莫名的兴奋在胸中感油然而生,那目光里似乎有着她非常熟悉的东西。可她还来不及记住那战士的面孔,他和那精灵已经从冠军云台前高速掠过,转过一个大圈,逐步向场内下降。

带着一丝遗憾,仙莱儿赶紧捡起法杖,拍了拍相位兽的背,平静的吩咐道:“快起来,我们好像又要战斗了。”

在高台下的观礼台上,那些精灵贵族们还未察觉这空中的异样,他们仍旧小声地讨论着今天这场比赛的结果。所有人都对今天获得冠军的那匹黑马表现出足够的兴趣,她的出现将打破各个地区间保持已久的势力平衡。而且那黑马选手仙莱儿还打伤了今年夺冠的热门,执政官的女儿。在今后的一段时间里,索迪玛城和周围地区的关系似乎将变得更加有趣了。

执政官弥陀尔雅被刻意的冷落了,城内的贵族们对这场考试的结果非常的不满,有人甚至已经提前离场,甚至就连阿约尔家族内的那些贵族们也在背后偷偷议论着族长的种种不是。所有人都知道,阿黛莉娅谋杀恩雅那场离奇案件中,只有族长大人才是唯一收益方,而那案件直接导致了考试的结果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所有人当中只有奎泽尔教授偶尔和她交谈几句,可魂不守舍的弥陀尔雅只是心不在焉的应付着,她正盘算着如何应付比赛后城市政治上的混乱局面,而刚才有人通报监狱遭到恶魔的袭击的消息更是火上浇油。

就在她心烦意乱的时候,弥陀尔雅突然感觉到风声里有股异样,似乎有什么东西正飞进了考场。这时坐在他旁边的奎泽尔教授也突然站来起来抬头望着空中。

越来越多的人察觉了这一变化,站在考场上的考官,正在休息的考生,还有观战的贵族们纷纷停下手中的事情,中止了交谈,不约而同的抬头看着空中,有人甚至发出惊讶的呼声。

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在考场上空盘旋,逐渐降低着高度,最后安然降落在考场当中。

弥陀尔雅认出了那两个有些熟悉的身影,一股愤恨和恼怒一下子涌上了她的心头。她甚至不顾身为执政官的礼仪,也不顾身旁坐着从王都来的贵客,愤然脱口而出。

“该死,怎么是她!”

在无数人的注视中,吉文和阿黛莉娅正并肩走在考试场的草地上。

强风吹过草地,让阿黛莉娅的长发四散飞舞,那几缕银丝甚至高高扬起,拂过吉文的脸庞。

吉文微微侧过头,询问着阿黛莉娅:“你知道考试规则吗,我们该去哪儿考试?”

阿黛莉娅脸上的泪,早已擦干了,她现在的表情如同寒冰一般。她看着远处矗立的两座高台,然后指着最高的那一座云台,然后说道:“我们去那一座,那是冠军云台。”

“纪念寇松长老吗?”吉文好奇多问了一句,这也是他第一次没有用老头称呼那个已经逝去的老精灵。

“我要让人们永远铭记,在这一届的选拔考试中,寇松长老的学生获得了选拔考试的冠军。无数年后,即使所有记得他的人都死去了,人们也能从那些历史记录中知道,他是一位能让学生站在冠军云台上的好老师。”

阿黛莉娅的平静的诉述着,她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那座云台,她要亲手为寇松长老献上一个永远的纪念。

吉文点点头,他能认同阿黛莉娅的想法。在来到这个世界的日子里,吉文已经发现自己的命运已经牢牢地和阿黛莉娅绑在了一起。他们一起穿过了无数生死险境,解开一个个阴谋迷锁,一起分享过获得成功的喜悦,一起面对遭受屈辱的愤怒,甚至一起经历了那生离死别。

他能明白此刻阿黛莉娅心中感受。

吉文和阿黛莉娅继续并肩前行,踏过那空旷的草坪,直到几个考官挡在了阿黛莉娅与吉文的面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