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旅途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3447字
  • 2014-06-29 11:27:53

阿黛莉娅听到老师的话点点头,没有回答,而她眼角开始有泪水不断地滑落。随着银龙血脉的觉醒,阿黛莉娅已经能清晰的感觉到怀中老师的状态,他的生命力正在飞速衰竭,那微弱的生命之光随时都会熄灭。

寇松长老也非常清楚自己的状态,恶魔的那股邪火一直在他的伤口里燃烧,侵蚀着他的身体,吞噬完自己的生命只是时间问题。在与那恶魔拼死对决后,自己还能坚持这么久,已经出乎了他自己的预料。在人生的最后一刻里,他很想和阿黛莉娅说藏几句心里的话,也想像亲人一样在临走时告诫这个孩子。

可是,他做不到,他肩上的责任告诫他,一定要把最重要的东西告诉这个孩子。

“阿黛莉娅,让我坐起来。”

阿黛莉娅含着泪扶着寇松长老直起身,寇松长老坐起来之后,艰难的深吸了一口气。这时吉文也走到了他们的面前。寇松看了吉文一眼,眼神里已经没有往日的那种敌视了,他随口吩咐道:“既然你也来了,就一起听吧。”

说完寇松将目光转往阿黛莉娅,无比慎重的说道:“银月的孩子,答应我三件事,无论你身处什么境地,遇到什么困难,也必须要做到。”

阿黛莉娅梗塞的直点头,聆听着老师最后的教诲。

“第一,虽然你很想复仇,但我还是希望你能隐藏好自己特殊身份,努力的活下去。记得躲开国王之剑,他们对你来说和恶魔一样危险。”

“第二,别让自己活着落入恶魔的手中,因为这关系着这整个世界的安危。如果有一天,你真的无法摆脱魔爪,那就勇敢直面自己的命运。”

寇松长老的第二个要求让阿黛莉娅停止了哭泣,她抬头看着寇松长老,发现了老人眼里那严厉的目光。阿黛莉娅知道寇松长老这个看似无情的要求背后一定隐藏着巨大的责任和秘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她还是点点头,坚决的答道:“我一定能做到。”

寇松长老欣慰的看着阿黛莉娅,然后突然将视线转往吉文。

“召唤兽,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也不知道你来自哪里,在这个世界想做什么。可如果你真的像阿黛莉娅所说的那样值得信任的话,请答应我临死前的一个请求。如果有一天你的主人落入恶魔的手中时,请让她享受宁静的死亡,别让她陷入恶魔无尽的折磨当中!”

吉文看着这位老人,然后又看了看阿黛莉娅,他仔细思考着他话中的含义。最终,吉文终于点了点头。

“我答应你,老头。”

听到这个回答,寇松长老的终于表情放松下来,他开始说出他的最后一个要求。

“第三,银月侍卫们也许会向你隐瞒很多事情,但是请相信他们,听取他们的警告和意见,虽然他们不能说明缘由,但那一定是为你好。”

突然,寇松长老停了下来,他的目光突然投向阿黛莉娅的身后,他眼里原本沉寂的生命之光突然再度燃起。

吉文和阿黛莉娅不约而同的转过头,就在吉文身后不远处,一个混身裹在斗篷里的身影正静静矗立在那里。那身影个子并不高大,身材消瘦,似乎像是一位女性的精灵,可她的兜帽似乎被魔法遮掩过,丝毫看不见那兜帽下的面容。

看着吉文和阿黛莉娅紧张的神情,寇松长老轻声说道。

“别担心,是自己人。”

说完寇松艰难的抬起手,在心口做出了银月侍卫的手势。

对面的黑影一怔,然后也颤抖着的将右手抬到胸口,做出弯月的样子。

看到这里,寇松长老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他一生最得意的两位学生此刻都来到了自己的面前,陪自己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他现在没有什么遗憾了。

他放下了手臂,身体也松懈下来,人斜靠在了阿黛莉娅身上。

那披着斗篷的陌生人,赶紧飞奔到寇松长老面前,双膝跪下,扶着他的手,低声的啜泣起来。

寇松长老心疼的看着那陌生人,小声的问道:“你抓到了“导师”吗?”

“导师”是一只恶魔的外号,他极度狡猾与危险,寇松长老和他打了几百年的交道了。如果寇松长老没有猜错的话,刚才被吉文杀死的那只恶魔应该只是“导师”的一个学生。

那陌生人摇摇头,斗篷下传出一位年轻女孩的声音,她的语调里带着哭腔:“我来晚了,这都是我的错,要是我抓住了导师,那今天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别太自责了,今天的暴动不像是导师一贯的作风,应该只是个意外。”

“可是您……”

“别说了,既然种子能破土发芽,那终会也有枯萎死亡的一天,没什么可在意的。孩子,阿黛莉娅我就托付给你了,你们都是我的骄傲,一定不会让我失望。”

“老师,您放心吧,我一定会保护好她。”

陌生人对寇松的称呼,让阿黛莉娅和吉文都吃了一惊。这陌生人的身份和阿黛莉娅一样,曾是寇松长老的学生。

寇松长老听到那陌生人的回答之后,伸出手轻轻抚摸了下那顶兜帽,像是完成一次郑重的托付,就在那一刻,寇松长老有点内疚的想到:对不起了,卓恩米,我以前离开王都时曾经答应过你的事情,现在没法办到了。临走时还把这么重要的任务压在你的肩膀上,希望你能原谅怪我。

寇松再度叹了一口气,继而强打起精神,用尽自己最后一丝力气说道:“阿黛莉娅,答应我,回去参加你一直期望的那场考试吧,拿到去皇家召唤学院的考试资格。然后到王都去,去向王国最优秀的召唤师们学习在这个世界生存的方法。然后走出自己的人生之路来。”

寇松的话刚说完,他的身体就瘫软了下去,彻底的倒在了地上,深吸也微弱下去。

阿黛莉娅将双手按在寇松长老的胸口拼命的试图用治疗术将老师唤醒。可是寇松长老的呼吸已经永远的停止了。

寇松长老的倒下,同样让那位陌生人陷入失态,历经了漫长的沉默之后,她才站了起来,拉住了阿黛莉娅的手臂。

“没有用的,老师不可能再醒来了。”

“放开我。”阿黛莉娅还没从悲痛中会过神来,她仍旧试图去挽救寇松长老,直到吉文也抓住她的手臂,用一句话将她彻底惊醒。

“记得你老师的最后一个要求吗?那场考试还等着你呢,阿黛莉娅。”

阿黛莉娅终于停下了来,然后艰难的站了起来。她不舍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寇松长老,做着最后的道别。

藏在斗篷里的陌生人,此刻也已经恢复了冷静,她提醒道:“比赛早已经开始了,你们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

吉文跟着劝说道:“赶紧走吧,阿黛莉娅。“

陌生人看着吉文他们,摇了摇头。他们既没有可以飞行的召唤兽或魔法道具,也没有能实施空间传送的魔法。如果要及时赶到赛场,只剩下一个办法。

“你们这样赶过去也来不及了,还是我让朋友送你一程吧。”

说完,那陌生人对着空中念起古怪的语言,像是诉说着什么,而空气中不时也有轻微声音的回应。终于她转过头来面对吉文和阿黛莉娅,说道:“你们赶紧走吧,我的风妖精会带你们去考场。”

她的话刚落音,一阵奇怪的风凭空卷起,吉文和阿黛莉娅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失去了重量,人一下子就飘在了空中,然后在一股无形的力量托举下,高高飞起,跨过无数树屋的屋顶,朝着考场的方向飞去。

吉文他们离去之后米尔托也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他艰难的靠着墙壁站起来,然后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而就在同一时间,闻讯赶来增援的城市治安官与卫兵们涌到了监狱门口。他们看到了与米尔托一样的画面。

整个监狱的一角彻底崩塌,地面上满是战斗过的痕迹,甚至还残留有一个巨大的岩浆池塘,残留的火焰仍在四处熊熊燃烧。

桑尼阿的残缺的尸体以极为扭曲的尸体落在一堆乱石之上,而召唤学院的寇松长老平躺在一片碎石地上,而他的身旁,站着一位将自己全身隐藏在斗篷下的神秘的人物。

治安官们敌意的看着那神秘人,不少人开始催动晶盘或是开始召唤,而卫兵们高举着长戟,向着那神秘人围拢过来。

那神秘人物转过身来,环视了这些紧张的治安官与卫兵们。虽然她一句话没说,但那一举一动中显露着无形的威严,最终她从怀中掏出了一块镶嵌着晶石的精致铭牌。

铭牌的上面雕刻着橡树与宝剑,涌动着魔法的闪光。随着铭牌的启动,一个由橡树与宝剑组成的幻象图案逐渐浮现在空中,耀眼无比。

所有治安官与卫兵们都认得这个记号的意义,是国王之剑!整个王国里最神秘也最强大的机构。从那徽章的绚丽效果来看,这位神秘人物一定是一位在国王之剑中地位特别高的人物。

察觉到对方的身份之后,治安官与卫兵们纷纷收起武器,躬身向她行礼。

直到这时,她才开口说话,她的声音似乎有着极强的穿透力,横扫过在场所有人心头。

“刚才恶魔和仆从袭击了监狱,而寇松长老为了保护城市的安宁,击杀了恶魔与恶魔仆从桑尼阿,可敌人太过于强大,寇松长老英勇地选择与恶魔同归于尽。好了,这就是事情的始末,你们可以清理现场了。”

她的语调平静,但不容置疑。

在任何案件上,国王之剑都有绝对的控制权,所以在场的治安官们纷纷点头,接受了这陌生人的论断,然后安静地绕开那位持剑人,走进了监狱,开始清查战斗现场。

持剑人看着治安官们已经控制了局势,便悄然离开了。卫兵们自觉地给这位威严的持剑人远远让开了一条路,然后默默注视着她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没有人看到她来到了一条背街的小巷里,踏上了一辆由独角兽牵引的华丽马车。当她关上车厢门的那一刻,浸满了悲伤的哭泣声从车厢门背后传来,久久没有平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