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银月侍卫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2665字
  • 2014-06-26 15:56:50

在吉文的注视下,寇松长老终于完成了对阿黛莉娅的治疗。他疲惫的坐在阿黛莉娅旁边的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眉头也因为身上的那些伤口而不停起伏。寇松长老的身体状况很糟,在勉强为阿黛莉娅实施治疗之后,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了。

阿黛莉娅仍然躺在地上,但刚才的治疗暂时止住了疼痛。她已经停止了呻吟,气色也在恢复。

“老师……”阿黛莉娅想挣扎着爬起来。可寇松立刻制止了她。

“别动,你还要在躺一会儿行。”

阿黛莉娅暂时安静下来,可她依然担忧的看着自己的老师。阿黛莉娅也是第一次看见老师伤成这个样子,他身上的伤口很不寻常。这是连老师自己都没法处理的特殊伤害。

可寇松长老却似乎丝毫不在意自己的伤口,他捂住胸口,抬头打量了下四周,发现远处的两位治安官们依然在昏迷中,四周除了堕落精灵桑尼阿的尸体,空无一人。

自己的学生竟然干掉了桑尼阿。

寇松长老有点吃惊,他记得桑尼阿,他曾是召唤学院的高阶研修生,在他被赶出召唤学院时,就已经获得了四阶召唤师的认定。而最近治安官们与他交手之后,更是认为这位投靠恶魔的精灵,现在至少具备了六阶召唤大魔导士的实力。

而阿黛莉娅仅仅才获得三阶银纹召唤师的认定,她是怎么做到的。

寇松将视线投向吉文,吉文身上的乌黑血渍和手中的那把染血长剑无声的说明刚才最后一击的惨状。

又是这家伙吗?难道自己一直低估了他的力量?寇松长老不禁有些怀疑起来。之前卓恩米跟自己提到过的那个怪异的召唤传闻,难道真的是和他有关。

寇松看待吉文的目光一直在变化着,在犹豫了许久之后,他终于小声的吩咐起自己的学生。

“阿黛莉娅,我有些话必须和你单独说说,不然恐怕就来不及了。”

阿黛莉娅听到寇松的话,脸色立刻就变了。老师的话语里分明暗示着死亡的来临。听到寇松的话,吉文皱了皱眉,但他自觉地站到了远处,将空间留给了寇松和阿黛莉娅。

看着吉文走远之后,寇松长老这才说道:“答应我,阿黛莉娅,以后不要召唤这家伙出来,他很神秘,可神秘往往就意味着危险。”

可阿黛莉娅在犹豫了一会之后,却拒绝了。

“不,吉文是值得信任的人。”

寇松长老没料到阿黛莉娅会有这样的反应,他继续提醒道:“他是恶魔的召唤物,你又没能完全控制住他,我们没法断定他的用心。”

可阿黛莉娅依然坚持着:“我相信吉文,他不是恶魔。”如果是在前几天,她可能会继续怀疑着吉文,可现在她却宁愿选择相信自己的召唤兽。阿黛莉娅甚至高声的将吉文叫过来。“过来,吉文,告诉长老你所知道的那场召唤仪式。”

吉文听到了召唤,然后走到寇松的面前。寇松敌意的目光让他很不舒服,为了帮助他和阿黛莉娅,吉文付出了无数的努力,可显然寇松并不领情。于是吉文开门见山的说道:“老头,别用那种目光看着我,我不是什么恶魔,我只是被你和恶魔共同误导到这世界的受害者。”

“共同误导?”这陌生提法似乎让寇松长老提起了一丝兴趣。

吉文很快把所有关于那场召唤仪式的阴谋细节,统统给说了出来。紫眼恶魔的阴谋以及寇松长老的误导卷轴,构成了那一切变故的导火索。可认真的听完吉文陈述后,寇松长老似乎仍不为所动。

“内容很精彩,但别以为这样我就会相信你。”

听到寇松长老的回答,吉文有点忍不住了。他看着这个屡次和自己作对,永远不信任自己的老召唤师,然后将那个自己一直隐藏的秘密给说出口。

“如果我真的是恶魔的帮凶。当阿黛莉娅被执政官抓走的时候,我怎么会去费尽心思用树懒豚向你报警?。”

“什么!”

这次寇松长老终于被吉文的话所震撼了。他一直记得上次有人用树懒豚给自己传递消息,可这件事情十分的隐秘,这只召唤兽怎么可能知道细节。

“实际上,上次警告你去救人的人,就是我。”

“不可能,你不可能办到。”

寇松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他绝不相信是这只样貌邪恶的召唤兽给自己提供了关键的帮助。一只召唤兽怎么可能影响到这世界?

“在执政官的别墅里,阿黛莉娅抓走了恩雅。”

吉文大声的把那金属牌上的铭文给念了出来。

寇松怔住了,吉文的声音像重锤一样敲击着他的脑海,上次那块神秘的铭文牌,应该只有自己、无意中充当信使的培根先生、以及神秘报警人这三个人知道。

这只召唤兽怎么知道这个细节?难道他真的银月之子的朋友?

作为一名历经了无数风雨,见识过无数生死的老召唤师第一次怀疑着自己的判断。

就在寇松被事实所震惊的时候,阿黛莉娅艰难地坐了起来。她再度劝着自己的老师。

“老师,请相信我的判断,吉文不是恶魔,他能帮助我们。”说完,阿黛莉娅看着站在一边的吉文,眼里满是信任的目光。

寇松看着阿黛莉娅的表情,又瞅了瞅吉文,叹了口气。

“好吧,我暂时相信他一次。但愿他不会辜负你的信任。”

寇松缓了口气,他现在准备把最重要的遗言告诉的阿黛莉娅,可就在这时,寇松的心头再度一紧。他痛苦地捂住了心口,嘴角再度涌出血来。

看着寇松长老的异状,阿黛莉娅挣扎着站了起来,她伸出手想要搀扶着自己的老师。

“老师,我扶你,我们赶紧去找帕萨尼长老,让他帮你医治伤口。”

“没用的,别耽误时间了。”寇松伸手制止了她,“来,阿黛莉娅,你一定要记住现在我说的每一个字,一定要记到心里。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上课了。”

阿黛莉娅茫然的点点头,而寇松长老赶紧接着说道:“孩子,我想让你知道,你除了是龙裔以外,也是银月的孩子。也许你现在还不知道这个称呼的真正含义,但未来的某一天,你将明白这个神圣称呼的意义。你的祖先曾经是影响了整个精灵族历史的伟大人物,他的贡献无法衡量,但现在,不仅是恶魔,也包括王室,却想在这世界上抹除他的子嗣,断绝这条血脉。所以你必须对任何人隐瞒这身份,然后勇敢的活下去。”

寇松伸出手来,搭在阿黛莉娅的肩头,他手心里的那股热量穿过衣服的阻隔,直传到阿黛莉亚的心底。

“阿黛莉亚,虽然前面的路很艰难,但你别怕,有很多和我一样的人们正在守护你,孩子,记住这个手势。”

老人艰难的抬起手,将手指和手掌弯成弯月的样子,然后放在自己的心口。

“为了银月之子,我们银月侍卫愿意牺牲自己的一切。”

说完,寇松长老笑了起来,今天他终于把一直藏在心底的话语说了出来。他现在不用再戴着那个叫做学院院长的面具了。

可在寇松长老的面前,阿黛莉娅已经泣不成声,她记住了老人的话,但她也明白生命正在从这个一直陪伴着自己的老人身上逝去。

寇松长老带领自己走出了乌尔斯山谷,来到了索迪玛城,可现在他不能陪自己继续走下去了。吉文看到这场景,心中不免也有几分伤感。虽然这个老头对待自己非常敌视,但他对阿黛莉娅的关心与忠诚显然是发自内心的。

就在阿黛莉娅和寇松长老沉浸于生死离别前的悲痛中时,吉文突然察觉身后有点异样。

他转过头去,然后看到一个燃烧着黑色火焰的身影。

“这场景真感人啊。”

恶魔拉卡比漂浮在监狱的门口,嘲笑着眼前的三个身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