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意外之伤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2577字
  • 2014-06-25 23:54:22

吉文没有给桑尼阿留下思考的时间,他按照自己的习惯,挥舞着“命运”,直接冲了过去。

桑尼阿见状立刻皱起了眉头,这家伙又想逼迫自己近战吗?

这简单粗暴的做法虽然毫无新意,但是对于不精于近战的召唤师来说是却是极为难缠的打法。

在以前,桑尼阿并不怕直接冲过来的疯子,他的巨蝎会帮助自己收拾掉那样的敌人,可现在巨蝎几乎拿面对那手持长剑的怪物毫无办法,在那个灵体召唤兽面前,巨蝎缺乏远程魔法攻击能力的弱点暴露无遗。而有了那把诡异的长剑之后,对手的战斗力远远超过了当初在静夜森林的时候。

现在只能靠施法了,桑尼阿懊丧的想到。

很快,桑尼阿的巨蝎开始向后退去,而他自己也开始念起咒语来。桑尼阿准备释放落星术,他要凭借着魔法流星的撞击一口气解决眼前的所有敌人。

不过就在吟诵咒文的时候,桑尼阿也在一直留意着吉文的动作。特别是当吉文再度侧过身,将右手藏在身体遮掩下后,他更是冷笑起来。

还是这一招吗?又想突然用寒冰箭偷袭?同样的伎俩连续使用两次可就没用了。

自认识破吉文意图的桑尼阿微微弓起身准备随时躲避寒冰箭,而巨蝎的运动也开始变成了不规律的折线。

看着那个嗜血疯子的动作,吉文反而放下心来,因为桑尼阿的动作已经他的预料之中。

也就在那一刻,阿黛莉娅也念完了猫之迅捷的咒文,刹那间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引着吉文的脚步,他的移动变得更加的迅速,再度缩短了与桑尼阿之间的距离。

桑尼阿紧张地看着吉文的动作,然后尽力维持着咒语的吟诵,现在咒文已经念完了大半,只要这个法术能成功施展出。那股伟大的自然星辰之力将为他所借用,将眼前的敌人彻底抹去。

随着一个个独特的尾音念出,咒文还有最后一个短句了!

桑尼阿声音已经变得极为紧张,他的目光死死盯着了吉文的右手,追踪着寒冰箭的影子。

突然,吉文的右手伸出,手掌一张,一个小黑影直直的朝着自己飞来。

居然不是寒冰箭,那一定是那古怪的链球!

桑尼阿从见识过这家伙的道具,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小球一旦张开,旋转的铁链足以干扰召自己的施法。于是心中估算了链球的轨迹之后,桑尼阿赶紧伏下身来,想躲过这次偷袭。

随着小球逐渐靠近,桑尼阿甚至能看见那个古怪的金属球体那刻有凹槽的古怪表面。这小球和他见过的链球有点不一样。那小球根本没有散开,而是直直的飞来。

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就在桑尼阿的疑惑中,那金属球体的表面在高热和强压下崩裂开来,无数金属与矿石粉末被高热点燃,而球体蕴藏少量的电晶体也在那爆炸中碰撞断裂。

这颗爆炸的小球发出了类似炫目术和强光术的效果!

比火焰还要明亮一百倍的光线,怦然四射。

一直为了躲避而紧盯小球的桑尼阿痛苦的捂住了双眼,口中的吟诵也不自觉的停止了。就连巨蝎也被波及,后退的速度一下子慢了下来。

现在,就是机会!

在上次面对恶魔时,吉文便发现了恶魔们易受强光刺激,而且雷电晶石在碎裂时,会如同闪电一般让空气电离发光。所以在准备选拔考试的这段时间里,吉文抢着用雷电晶石碎片试制出这种简易闪光弹。虽然闪光效果很不稳定,但此刻却给吉文创造出一个决定胜负的机会。

在那几秒钟的混乱里,吉文已经追上了巨蝎,然后几步就跨上了巨蝎的后背。现在那个嗜血的疯子就在吉文眼前了。

桑尼阿此刻正揉着眼睛,那股意外的强光让他暂时丧失了视力。虽然现在他还看不清眼前场景,但他的直觉告诉他危险临近了。

桑尼阿举起左手,对准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个影子,释放出戒指上唯一的小法术。

刚才的战斗中他已经使用了手镯上的”防御法术能量伤害”,现在储存着”热砂喷射”的戒指是他唯一救命手段了。

周围空间浮沙在法术的作用下聚积到桑尼阿手中,然后在魔法之力下变成携带着魔法火焰的炙热沙流直着朝着那黑影喷射出去。

那些炙热的沙粒正扑面而来,吉文不得不闭起眼。可就在这些沙粒在撞上吉文之前,突然停住了。一股法术能量的魔法效果迅速覆盖了吉文的整个身体,形成了一个微弱的法术防御力场。就在这片刻的时间里,阿黛莉娅又吟诵完一个法术,将防御法术能量加在了吉文身上。

无数沙粒上的魔法火焰熄灭了,然后撞上了吉文的魔钢盔甲,最终掉落在地上。

就在同一瞬,躲过热砂袭击的吉文闭着眼,用尽全力完成了挥剑动作。

他感觉手中的“命运”劈入了对面那个邪恶精灵的身体,然后折断了那嗜血恶魔的骨头和血肉、最终将他那邪恶的灵魂一分为二。随着一股腥热液体洒在脸上,吉文的耳边跟着传来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

面前的热砂终于消失了,吉文擦了擦脸,再度睁开眼睛。

在他的身旁,桑尼阿已经死了,他的残躯重重摔落在巨蝎的背上。而随着召唤师的死亡,那只伤痕累累的巨蝎也慢慢消散在了空气中。

吉文转过身来,看着远处的阿黛莉娅,高高的举起手中的“命运”,无声地庆祝着这难能可贵的胜利。

混身是伤的阿黛莉娅,看着逐渐消失的巨蝎,看着吉文那象征着胜利的动作,她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可那笑容刚刚绽放之后,她感觉到一股剧烈疼痛突然从腰腹部传来,整个人立刻瘫倒在了地上。

吉文赶紧跑回阿黛莉娅身旁,可映入他眼帘的却是可怕的一幕。

阿黛莉娅正痛苦的扶着腰,躺在地上颤抖着。就在她的腰腹间一股红色正浸染着白色的法袍。

“怎么回事?”吉文问道。

“刚……才被夹住了。”阿黛莉娅脸色苍白,声音越发无力了。

就在巨蝎夹住阿黛莉娅的时候,夹紧的巨钳伤到了阿黛莉娅的腹部和腰背。只是因为阿黛莉娅靠着血契带来的力量拼命地苦撑,才免于被拦腰钳断。刚才紧张的战斗中,她还能勉励撑着,等一旦放松下来,她的身体就再也支持不下去了。

阿黛莉娅需要治疗,可现在没有治疗师。

吉文扫视着四周,远处阿瑞斯依然昏迷,米尔托靠在一块大石边,也是自顾不暇,现在只能赶紧去求援了。

可当吉文站起身来的时候,一个身影跌跌撞撞的走进了已经遍地残桓的城市监狱。

吉文看到那人的面孔时,一脸的愕然。这不是寇松长老么!

寇松长老似乎刚经历了一场艰难的苦斗,他的脸上到处都是小伤口,花白的胡须和头发上到处都是被火焰炙烤的痕迹。他的法袍已经破碎不堪,每一处破损下都是正浸着鲜血的伤口,他迈着蹒跚的步伐,一脚深一脚浅的跨过砾石碎木堆,走到了吉文和阿黛莉娅身边。

“寇松老师,你怎么……”看着寇松长老受伤的样子,阿黛莉娅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没事,你别大声说话。”寇松不容置疑的打断了阿黛莉娅,他没有理会自己的伤,反而开始替阿黛莉娅治疗起来。

浅绿色的魔法光线立刻布满寇松的手掌,他按住阿黛莉娅的背,将生命法术能量源源不断的注入到阿黛莉娅的受伤处。

阿黛莉娅的伤痛,终于减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