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复仇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2659字
  • 2014-06-22 00:30:15

“哐当!”

随着一声巨响,阿黛莉娅所在那层监牢的大门被打开了,一个黑影闯了进来。

牢房内的几个精灵守卫们始料不及,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就迅速的被那黑影打晕在地。

阿黛莉娅看到了眼前的一幕,警觉地退到了墙边,而这意外的动静,也让阿瑞斯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了。

可那蒙着脸面的黑影只是看了阿黛莉娅和阿瑞斯一眼,并不急着过来,反而在守卫身上仔细寻找着什么。

阿黛莉娅紧张的扫视着自己这狭小的监牢,似乎想找到一个能和这不速之客对抗的办法。

可阿瑞斯却懒洋洋走到了栅栏边,不慌不忙地对着那黑影问道:“喂,米尔托,你小子怎么来了。”

那黑影一愣,然后扯下了蒙在脸面的上黑缎。阿黛莉娅惊奇的发现,自己眼前的黑衣人赫然就是当日在静夜森林与自己一起行动的治安官米尔托。上次医好米尔托的腿之后,他就返回家乡修养,一直没能再见面。可现在米尔托竟然闯入监牢,打晕了守卫,甚至还从守卫身上翻出了钥匙,企图把自己给放出来。

正在这时,米尔托从守卫身上找到了钥匙,他走过来打开了牢门,将阿黛莉娅和阿瑞斯都放了出来。

“米尔托,看来你和我一样都没法再穿上治安官的盔甲了。”好不容易被放出来的阿瑞斯揉了揉手腕,插嘴说道。身为治安官知法犯法,私放罪犯这可是重罪,阿瑞斯就是被这条罪名给送进了牢里。

米尔托似乎毫不在意这件事的后果,他看了看阿黛莉娅,平静的答道:“她救了我一条命,而我做的这点事情,不算什么。大不了,我回家乡当护卫去。”

“学谁也别学我这样的老东西,你还年轻,还有着远大的前程呢。”

可听到阿瑞斯的劝说,米尔托只是一笑,解释道:“如果我不来冒险的话,奎恩就要自己来了,我好不容易才劝住他。他和我们不同,还有家人和孩子。”

阿瑞斯很快明白了米尔托的意思,他耸了耸肩膀,叹了口气。就在刚才,他发现猛然老朋友奎恩挑选部下的眼光不错,

阿黛莉娅在一旁静静的听着,米尔托和阿瑞斯简单的对话,却让她几乎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这些朋友们,竟然为了帮助自己,付出了那么多的代价。

和阿瑞斯寒暄完,米尔托走到了阿黛莉娅面前,尊敬地打着招呼。

“好久不见了,阿黛莉娅。你再坚持下,等我帮你卸下镣铐。”说完他就掏出一把复杂的真银钥匙,插进了禁魔镣铐的锁眼里

片刻之后,沉重的禁魔镣铐终于松开,跌落在阿黛莉娅的脚边。

在历经了快两天的囚禁之后,阿黛莉娅总算摆脱了这沉重的禁魔枷锁,她张大嘴自由地呼吸着新鲜空气。虽然脖子还在隐约作痛,一时难以发声,但

米托尔清理完枷锁,赶紧提醒阿黛莉娅说:“我们赶快去选拔考试现场。你现在还没有被审判。按照惯例你其实仍有参加考试的资格。记住,只要你能在考试中拿到入学的资质,那索其玛的法庭是暂时无法奈何你了。”

“嗯。谢谢你,米尔托。”

阿黛莉娅点点头。可就当他们准备离开这监牢的时候,阿瑞斯突然捡起旁边的一张凳子,护在胸口,然后伸手将阿黛莉娅护在了身后。

他警觉地盯着大门,然后低声提醒道:“看来我们暂时走不了,快做好战斗准备,周围味道不对。”

作为一名老练治安官,阿瑞斯已经察觉到空气里传来的那一丝浓郁的血腥味。一般只有在凶杀现场或是血腥战斗后才能闻到这样的气息。

在城市监狱里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气味,阿瑞斯感觉这非常诡异,这一定预示着一些可怕的事情。

就在这时大门附近突然传来一阵拖曳重物的噪音,似乎有什么东西正沿着石质走道被拉到了门口,然后大门再度被撞开了,一具瘫软的精灵身体,被扔了进来。

虽然被扔进来的精灵脸色青黑,面目扭曲,嘴巴和鼻孔还在淌着血,但从那华丽而独特的衣着上,阿黛莉娅还是能认出那是学术委员会的理事,目前暂时负责这里安全的最高长官,五阶精灵召唤师费歇尔。他已经死了,面对敌人他甚至没有来得及放出一个反击法术,就这么在悄无声息中死去了。

就在阿黛莉娅猜测这恐怖的敌人是谁的时候,一个打扮落魄的佝偻精灵走进了大门。

所有人一看到他的面孔,不约而同的绷紧了呼吸。

在场的三个人都经历过静夜森林的血战,他们都记得站在巨蝎背上的那个疯狂身影。那是疯狂的恶魔仆从桑尼阿。

阿瑞斯向前迈了半步,然后阿黛莉娅就听到了他紧张到极点的声音。

“阿黛莉娅,我和米尔托尽量挡住他。你赶快把吉文召唤出来。”

阿瑞斯的声音,已经紧张到了极点。他知道自己和米尔托远非对面这个疯狂精灵的对手,而且现在所有人都被那个疯子堵在了牢房里。上次在静夜森林,面对这疯子的袭击,他损失了所有的部下。这一次,阿瑞斯不想再重蹈这覆辙。

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只有阿黛莉娅的那只召唤兽,他曾经击败过那么恐怖的恶魔,只有他才能挽救这里一切。

桑尼阿没有注意对面敌人的低语,他只看到了对手们的扭曲表情和惊恐的眼神,这让他几乎兴奋到了极点。他甚至在对面的三人中找到了那个绿眼睛的小姑娘。和自己交易的那位恶魔曾告诉他,那就是他仇人的召唤师。

桑尼阿摸了摸不时隐约作痛的胸口,终于打破了他一直刻意保持地沉默,他用嘶哑的嗓子叫喊起来。

“可怜虫们,好好欣赏你们临死前的惨状吧,哈哈哈”

就在这狂笑声中,阿黛莉娅正站在米尔托和阿瑞斯的身后。她压抑住自己情绪的波动,迅速而精准的念着召唤咒文。

她没有浪费哪怕一个音节的时间,因为她知道,她现在在和对面那个疯子赛跑,而赌注就是自己和朋友们宝贵的生命。

随着阿黛莉娅那微微颤抖的吟诵,召唤魔法慢慢打开了连接两个世界的通道。魔法能量的抖动让声音发生了质的改变,然后传递到了另一个人的耳边。

吉文正聆听着耳边的激昂吟唱。

那熟悉的歌声很美,曲调激昂,激烈的节奏,令吉文的热血沸腾。

他扶了扶镶嵌着晶盘的头盔,然后坦然的迎接着扑面而来的黑暗。

一瞬间之后,吉文已经身处混乱的牢房中。

混杂的木石碎屑的空气,扭曲得认不出形状的栅栏,破碎的砖石,环绕在吉文四周。

阿黛莉娅扶着受伤的阿瑞斯已经退到了墙角,而米尔托仍持剑死守在阿黛莉娅的身前。虽然他也已混身是伤,但凭借着盔甲,还能勉强站立。

当吉文的身影终于出现时,阿黛莉娅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是怎么回事?”吉文看着周围的环境不解的问道。他本以为自己应该出现在考场上。

“说来话长,不过现在我们有麻烦了,你看看那边是谁。”阿黛莉娅抹了抹额头的汗,指着大门的方向。

吉文抬头看去,一个矮小佝偻的丑恶精灵,正站在自己前方。

吉文记得这张扭曲的脸。他永远不会忘记,就是这个家伙在静夜森林和自己进行了一场死斗。这个丑恶的家伙甚至还口出狂言,要拧下了自己的脑袋。

桑尼阿看着又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吉文,脸上的肌肉攒动了起来,他咧开嘴,露出那已经变得尖利的牙齿,再度笑出声来。

他一直没有对这几只虫豸下死手,就是为了等待这个复仇的时刻,现在他终于得偿所愿了。

桑尼阿看着吉文,兴奋地打着招呼。

“怪物,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