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梦想与现实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2582字
  • 2014-06-21 00:30:15

那个叫做仙莱儿的精灵,是精灵中极其少有的天生法师!在索尔兰的历史上不少著名人物都是这一神秘的突变体质,他们能像精灵们一样熟练的使用召唤术与生命法术,也能像恶魔们一样精通各系元素魔法。

即使是天赋优异的普通精灵召唤师也难以战胜同级的天生法师。

蒂妮捂着伤口,挣扎着想爬起来。可对面那位天生法师却不打算收手,她冷漠地注视着正在挣扎中的蒂妮,脸上没有任何怜悯表情。她迈开步子继续向着蒂妮靠近,而她的右手上一个噼啪作响的球形闪电正在急速膨胀。

她要干什么?难道她要杀了我。

蒂妮想向后退,可失去力气身体却不听使唤。

就在仙莱儿即将攻击到蒂妮的那一瞬。一旁观战的考官们出手了。一名考官拉住了仙莱儿的肩膀,而另一名考官挡在了蒂妮的前面。

“你已经赢这一场决斗了。别做多余的事情。”考官以不容争辩的语气提醒着仙莱儿。

仙莱儿没有争辩,没有反抗,也没有任何违逆考官的举动。她只是不带任何感情的问了一句。

“这样就赢了吗?”

考官看了看几乎因疼痛而昏厥的蒂妮,再度点点头。

“我知道了。”仙莱儿回答考官之后,终于停止了施法,然后甩手挣脱了考官的控制。

她沉默地转过身,带着自己的相位兽走上了冠军云台的阶梯。片刻之后,冠军云台的顶端出现了仙莱儿身影。

考场中的战斗平静了一刻,所有人都抬头看着这位在比赛一开始就踏上了冠军云台的考生。

一直被誉为本届最强的蒂妮?阿约尔,与她在短暂的交手之后,就已经重伤倒地。现在所有人都放弃了挑战冠军云台的念头,默认了仙莱儿独占冠军云台的现实。

战斗片刻后再度开始了,可所有的争斗都围绕着另外一座云台进行,冠军云台前一片宁静。

站立在冠军云台顶端的仙莱儿,伸手理了理被风吹乱的短发。她看着云台前空荡荡的空地,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比赛好像有些无聊。”

身受重伤蒂妮经过考官们的救治之后,被抬到了休息区。她现在已经不可能继续参加比赛,彻底无缘皇家召唤学院了。

弥陀尔雅的脸色发白,身体不由自主的有些发抖,她赶紧走下了观礼台,匆匆走向考试场地。在这一路上,弥陀尔雅不得不经过观礼台上那些来自周边城市的礼宾们,其中也包括瓦力城的执政官菲特?斯盖尔卓。

“菲特,我绝不会放过你和那个白发的怪胎。”经过菲特?斯盖尔卓的座位时,弥陀尔雅恶毒的诅咒道。

“随便,伟大的阿约尔家族长。当您想办法让自己家族的恩雅离奇死亡,然后让那位叫做阿黛莉娅的天才身陷牢中的时候,一定没想过这次考试是这样的结局。”菲特没有生气,反而不在乎的挖苦道。

“你……!”弥陀尔雅激动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我得善意的提醒您,这次比赛中已经没有来自索其玛城的考生,自索其玛召唤学院成立以来,这可是头一次!”菲特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弥陀尔雅扭头离开了,因为继续留在那儿的只能继续受到羞辱。她勉力支撑着执政官威严的仪态,步伐散乱的走进休息区。

索其玛城召唤学院建院九千四百二十一年来,参加了三百多届皇家召唤学院的巡考,涌现出无数拥有优秀天赋的考生。而今天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索其玛召唤学院的考生们将第一次无缘这两座优胜云台。

这一预料之外的结果,让来自索其玛城的精灵贵族们纷纷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虽然此时天空清朗,万里无云,但观礼台上却已是阴云密布。

这一考试结果是城内名门的耻辱,如果这一趋势维持下去的话,那么多年后统治这座城市的精英们都将是来自周围小城的野心家。这些曾坐在云端的索其玛城名门恐怕将会陷入悲惨的境地当中。无论是基于自尊还是恐惧,终于有人暗地里说了那个疯狂的念头。

“要不把那个叫做阿黛莉娅的恶魔放出来,即使浪费掉一个入学名额,也要把这些来自乡间小邑的小崽子从冠军云台上赶下去。”

就在选拔考试现场风雨突变的时候,索其玛城城市监狱内一片平静。虽然贵族区的选拔考试隆重无比,但对于城市内大多数普通精灵来说,皇家召唤学院的入学考试是件远离他们生活的事情。

阿黛莉娅坐在牢房里,无聊的数着铁栅栏的纹路。而在栅栏的另一端,治安官阿瑞斯坦然的睡在自己的单人牢房里,阿黛莉娅甚至能听见他响亮的呼噜声。

栅栏上的花纹一共有一百四十二条,九十七条左旋,四十五条右旋。

在第十三次数出这个结果之后,一个阿黛莉娅想要苦苦躲避念头再度出现她的脑海里。

“皇家召唤学院的选拔考试现在已经开始了吧?”

阿黛莉娅的情绪现在跌落到了谷底,她之前所有的追求,所耗费的无数努力终于在此刻化为泡影。她不禁悲伤的想到,自己的同学蒂妮大概能顺利的拿到入学考试的名额吧

带着禁魔镣铐的阿黛莉娅不知道考场正发生的事实与自己的预料有些偏差,她更不知道一位打扮寒酸的中年精灵此时走到监狱冷清的大门前。

“站住,这里是城市监狱。”两名守卫看着这落魄精灵犹犹豫豫的靠近,立刻用长戟拦住了他的去路。

“我有东西要交给监狱长。”说完那落魄精灵伸出从怀里掏出一张肮脏的织物卷轴来。那卷轴似乎用过了不少的年头,破旧的布面上似乎印着几行模糊的文字。

守卫们好奇的凑过头来,想看看织物卷轴上到底记载着啥。

可就在这时,精灵的袖口里突然伸出几根紫色的有毒藤蔓,牢牢的锁了两位精灵守卫的喉咙,守卫丢开了长戟,双手死死扣住锁住脖颈的植物,可那毒藤蔓飞速的环绕了一圈又一圈,怎么也撕扯不开。随着毒藤携带着毒液的针刺深深扎进精灵守卫们的皮肤,他们脸色立刻变得乌黑,身体也不再扭动了。

落魄精灵狞笑着松开了藤蔓,守卫们的尸体立刻瘫倒在监狱门口。然后他拖着看似佝偻的身体悄悄走进了城市监狱的大院内。

那位落魄精灵就是在索其玛地区消失已久的桑尼阿。

这位恶魔的仆人在静夜森林里建立了一个巢穴,可惜被治安官们突袭破坏。就连桑尼阿自己也被一个带着骷髅兽首的召唤兽给重伤。

自从带伤从静夜森林里逃脱后,堕落精灵桑尼阿一直躲在荒山里,一边养伤,一边躲避着精灵军团的追捕。直到最近治安官们因为追查召唤仪式的材料而放松了对他追捕之后,他才得以偷偷返回了索其玛城。

桑尼阿原本打算在城市里重新潜伏下去,可一个恶魔找到了他,和他做了一笔交易。虽然他不喜欢这个略有些神经质的恶魔,可他提出的条件太对自己的胃口了。

他还记得上次森林里重伤自己的那只可恶召唤兽,而恶魔告诉他,那只召唤兽的召唤师正被关在城市监狱里。

桑尼阿喜欢在这些同族们身上找到杀戳与折磨的乐趣,如果同时还能满足自己的报复心,那拧断精灵们脖子的感觉,将更加的甜美。

带着这样的可怕念头,桑尼阿一路穿过大门,长廊和内廷,向着关押着阿黛莉娅的牢房走去。而随着桑尼阿的脚步不断前行,鲜血与死亡也随之遍布整个监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