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明天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2671字
  • 2014-06-18 00:13:28

狂怒,占据了恶魔拉卡比的全部意识。

他还记得多年以前,他和兄弟跟随着导师,跨过了大海,踏上了精灵王国索尔兰的土地。他们一路躲过那些奸诈精灵们的盘查,逃脱了国王之剑数次围捕,终于在这西南一隅潜伏下来。

为了让恶魔族复兴,为了收复故土,他们跟随者导师们,谋划着无数计划。就在一个月前,为了完成一次特殊的诱导,他的兄弟安卡丹甚至不顾风险,进行那个危险的仪式,准备将自己的灵魂注入到一只特殊的召唤兽的身体里。

可那个仪式失败了,召唤兽的种类出现了错误,而安卡丹也陷入了昏迷当中,一直没能醒过来。拉卡比一直抱着最后一线希望,也许靠着时间的治疗或是导师的药剂能让兄弟再度睁开眼睛。

可是现在,所有的努力变成了徒劳。

拉卡比看着从树屋里走出的三个人影,他认得其中两个人的面孔,其中之一是自己导师的眼中钉,召唤学院的院长寇松。而另一个则是附近颇为难缠的治安官阿瑞斯。恶魔拉卡比没有理会他们身旁那个貌不其扬的中年人,因为他看到周围那些忙碌的治安官与召唤师们。拉卡比固执的认为,一定是狡猾的寇松查到了什么线索,然后带着他的手下和治安官们突袭了那个最为隐秘的据点,而他们竟然将不能动弹的安卡丹杀死了!

恶魔拉卡比现在唯一所想的事情就是报复,用这些精灵们的血去洗刷自己的仇恨。

即使违法导师的命令使用宝贵的潜伏力量,即使去乞求那些并不友好的恶魔族同党。

他也要让寇松,让那个治安官付出代价。

片刻之后,拉卡比的身影悄然消失在黑暗里。在场的精灵们包括吉文都没有察觉那片阴影之中的异动,只有寇松长老突然回头看了看那片空荡荡树屋废墟,那里让他有些不安,却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

阿瑞斯将现场移交给同僚们处理之后,便与寇松长老道别,然后带着吉文返回了城市监狱。而这时窗外的长夜即将过去,天色已经微微发白。

吉文和阿瑞斯穿过静悄悄的走廊,来到了阿黛莉娅的牢房前。

奎恩的家人早已回家了,但是奎恩仍然端正地坐在牢房门口,等着友人们回来。阿黛莉娅此刻正倚靠着铁栅栏,虽然满脸困倦,但她的眼睛一直看着走廊的方向。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天亮前奎恩不得不重新给她带上重型禁魔镣铐,现在她无法再与奎恩交谈,只能静静等待着那个消息的来临。

当突然而来的脚步传入耳中之后,阿黛莉娅猛地睁大了眼睛,看向走廊尽头。

她看到了阿瑞斯兴奋的表情,看到了阿瑞斯身后吉文的微笑。

一股莫名的兴奋与喜悦涌上了阿黛莉娅的心头,她不顾身上与脖子上沉重的镣铐,立刻站了起来,镣铐与栅栏磕碰着,发出了清脆的碰撞声。

奎恩也看到了老朋友阿瑞斯脸上那轻松的表情,他能猜到事情一切顺利。不过奎恩没说什么,只是伸手右手,默契的与老朋友击掌庆祝。

阿瑞斯来到了阿黛莉娅跟前,压低了声音,把夜里的那场冒险说给她和奎恩听。说完了那离奇经历后,他还特意安慰着阿黛莉娅。

“等会儿我和奎恩一起去向法务官申请提前释放,这次弄到了不少证据,应该能让你出狱,赶上皇家召唤学院的选拔考试。”

看着事情终于有了转机,奎恩也放下心来,他看着阿黛莉娅疲惫的样子,心疼地说道:“阿黛莉娅怕因为睡着而解除召唤,硬是坚持了整整一个晚上。”

阿瑞斯回头看了看吉文,开起了玩笑。

“幸好阿黛莉娅你没打瞌睡,要是没有他的帮忙,我可回不来了。”

阿黛莉娅看了看吉文,一时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严格意义上来说,她和吉文仍然处于上次争吵后的冷漠对峙中。直到现在吉文也没有将他隐藏的秘密说出口。寇松长老的提醒,一直萦绕在阿黛莉娅心头。对于这样一个未知的陌生物种,对于这只一直游离于她控制外的召唤兽,阿黛莉娅不得不报以警惕。

可吉文在恩雅家从恶魔手中挽救了自己的生命。今夜又是靠着吉文的消息与帮助,阿瑞斯才能找到让自己提前获释的方法。如果说这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个狡诈生物的伪装,那又叫人难以相信。

禁魔镣铐虽然会阻止阿黛莉娅说话,但并不能阻止她与召唤兽之间的心灵交流。

犹豫了许久之后,阿黛莉娅终于说了一句谢谢。

虽然这声道谢的语气依旧有些冰冷,但在吉文听起来,这好歹预示着事情正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所以他还是点点头,接受了自己召唤师的道谢。

看着吉文的态度,阿黛莉娅也稍稍放下心来,她转过身,坐回到牢房里的床上。

现在压在心头的那股紧张终于消散开来,而一直被压抑的那股疲惫,一下子涌进阿黛莉娅的身体,她感觉到眼皮不由自主的打起架来。

“好好睡吧,选拔考试还等着你呢。”吉文的声音进入了阿黛莉娅的脑海。

听到这个声音,阿黛莉娅放心的躺倒在床上,然后迅速睡着了。

看着吉文消失,阿黛莉娅也进入梦乡,奎恩拉了拉阿瑞斯的衣角。

“那我们也赶紧走吧,法务官现在应该起床了。”

阿瑞斯点点头,跟着奎恩一起消失在监狱长廊外。

就在索其玛城迎来新的朝日升起时,一只奇怪的队伍抵达了城内,这只队伍总人数不过五十多人,大都穿着深绿色斗篷,将身体遮掩着严严实实。整个队伍安静而有序,他们趁着清晨时的冷清,悄悄进入城内,一直来到了执政官官邸前。

正在吃早餐的执政官弥陀尔雅,听到侍者的通报所立刻离开了餐桌,换上了执政官紫袍,然后快步赶到了官邸门口。

在初升朝日的照耀下,那只队伍的首领正斜靠在一辆马车车厢上,等着弥陀尔雅的到来。

“您就是奎泽尔教授吧。我是索迪玛城的执政官弥陀尔雅。”

看到来人,弥陀尔雅装出一副激动的神情,热情地打着招呼。

这位被弥陀尔雅称为奎泽尔教授的那位精灵,身材高挑,年纪比弥陀尔雅稍小。他灰色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上,他的穿着对于召唤师来说全是离经叛道地打扮。

绿色紧身猎装取代了法袍,森林长靴取代了便鞋。他混身上下没有哪怕一丁点儿学究的气质,特别是他的右眼上戴着一副绣着金丝花纹的黑色眼罩,下巴和脸颊上还留着灰色的短须,更是为他平添了一丝放荡不羁的神彩。

他笑着点点头,算是回应了执政官热情的召唤。借着这个机会弥陀尔雅连忙微微低下头,恭敬地站到了教授的帮边。

如果不是因为教授的袖口绣着七道银色的蕨叶纹,一向高傲的弥陀尔雅绝对不会仅仅因为一个教授的头衔就低下自己高贵的额头。

“您之前的来信不是说巡考团会下午到达吗?怎么似乎提前了?”弥陀尔雅小心地问道,这问题其实也是为她自己开脱,毕竟本地的主要官僚和名门没有出城迎接巡考团,这算是非常失礼的行为。

“是的,因为之前耽误了一天,所以我们日夜兼程赶路,总算是赶回了点时间。”奎泽尔教授当着弥陀尔雅的面伸了伸懒腰,随意地回答着,他似乎根本没有在意索其玛城没有准备欢迎仪式的问题。

弥陀尔雅有些语塞,这位奎泽尔教授似乎毫无的官方礼节概念,不过她还是耐着性子问道:“那请问选拔考试准备什么时候进行呢?场地与人员我都已经安排好了。”

奎泽尔教授毫不犹豫地答道:“如果方便的话,现在就可以开始准备考场,明天清早就开始考试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