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血债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2727字
  • 2014-06-17 01:06:42

吉文听到恶魔的诅咒,愣住了。

他从未想过自己的身体里残存着恶魔的灵魂将会怎样。虽然那灵魂似乎并不完整,也从未影响过自己的生活,但恶魔的话仍旧不停敲打着吉文的心灵。

自己会不会在一梦之中,失去意识,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从而让那恶魔占据着自己的身体,以自己的面目活下去。

或者说,恶魔诅咒是真的吗?会不会是恶魔在死去前,故意给自己设下的心理陷阱。

无数的问题,纠缠在一起,似乎毫无头绪,让吉文有点手足无措。甚至连他握着剑的手,都开始有些颤抖。

可突然间,吉文的双手突然感觉到了剑柄上的那股能量涌动,他不由自主握紧了剑柄,将剑身重重砸向地面,似乎要把那些心头的阴云统统驱散。

“命运”的魔法剑刃立刻破碎了地面,引发剧烈的震动。

等这震动彻底消失时,吉文的内心早已恢复了平静。他看着恶魔那扭曲的身体,自嘲地笑了笑。

“既然自己能击败活着的恶魔,那一个死去恶魔的残魂,还有什么可怕。”

这是吉文说给自己听的。

就在这时,房间里出现了些异动。刚才的那股剧烈震动,惊醒了某人。治安官阿瑞斯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从地下室的角落里站了起来。

他看了看吉文,又看了看地上恶魔的尸体,大抵猜测出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干得不错!”阿瑞斯嘟囔了一句。不过他更不愿意承认的是,阿黛莉娅的这只召唤兽实力上已经远超过自己了。

这位老练的治安官,走到恶魔尸体前,踢了恶魔一脚,然后自言自语道:“现在可以结案了,我们逮到了犯下这几次血案的凶手。”

“真正凶手并不是这只恶魔。”吉文连忙解释道,他不想让那只紫色眼睛的恶魔逍遥法外。

阿瑞斯看了看吉文,然后补充了一句。

“当然,凶手可能有帮手。不过凭着这家伙已经能够结案了。”

就在吉文不解的目光中,阿瑞斯弯下腰,从自己身上的储物袋里掏出一个与吉文头盔几乎一样的面具,扣在了恶魔的脸上。然后掏出一件黑色斗篷,撕成几片,然后铺在了恶魔尸体旁边。

“你怎么有这些东西?”吉文越来越惊讶了。

“别忘了,我曾经冒充你在城市竞技场打过两次比赛,这可是必备的行头。”阿瑞斯很得意。

等阿瑞斯布置完现场,吉文已经知道他要干什么了。

现在任何人看到这个现场,都将暂时会误认为,这只死去的恶魔是引发城内混乱的罪魁祸首。那么阿黛莉娅的冤屈就能暂时洗清,从而获得释放,而她也将能参加明天的选拔考试。

至于真正的凶手,完全可以慢慢再搜捕,这次抓获了不少恶魔仆从,总可以审问出点线索,不至于像之前那么被动。即使凶手再度犯案,也可以推脱凶手不止一个。

可身为资深治安官,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让吉文还是有点意外。

阿瑞斯却毫不在乎,一起历经了这次冒险之后,他已经没把吉文当召唤兽看待了,他毫不在乎的表明自己的态度。

“奇怪吗?可我这样做既没有冤枉一个好人,也没有放过一个罪犯。我只想让阿黛莉娅早点从那个鬼地方出来。你还有意见吗?”

吉文摇摇头。

看着吉文不再反对,阿瑞斯便再度扫视了下地下室,然后准备去把那些治安官们都叫来,认领这个现场。

就当吉文和阿瑞斯准备离开这个地下室的时候。地下室的门开了,一个他们料想不到的人走了进来。

“寇松长老!”

“怎么是这个老家伙。”

寇松长老安静的走了进来,看了看周围的一片狼藉,然后说到:“你们在召唤学院附近闹出这么大动静,还指望我什么都听不见吗?”

说完寇松长老指了指地上的恶魔尸体。

“阿瑞斯,是你的干的?”

阿瑞斯耸了耸肩,目光瞟向吉文。

“不,这得问你的学生的仆人。”

寇松长老狐疑的看着那个曾经见过的中年精灵,他知道这幅假象的背后藏着他最不信任的一只召唤兽。即使他杀死了这只恶魔,为阿黛莉娅洗去了冤屈,寇松长老也不会去相信吉文。

某种意义上说,寇松不仅仅是不相信吉文,他其实不信任那次召唤里面的一切。

当寇松发现由于自己疏忽,导致恶魔悄无声息的将触角伸到阿黛莉娅身旁,甚至还成功的干预了那次的召唤之后,寇松长老变得极度警惕。

毕竟就连学生恩雅也成了恶魔的牺牲品,那么这只可疑的召唤兽更是不值得彻底信任。即使是执政官家的千金,寇松也没排除掉她没恶魔暗中诱惑的可能。

因为寇松知道自己是在和谁打交道,那个隐藏的对手,远比自己精通阴谋和骗术。

“这个面具是你们装上的?”

仅仅只看了一眼,寇松便猜出了事情的全貌,不过他并不打算彻底拆穿阿瑞斯的把戏。就在阿瑞斯急着找借口的时候,他又似乎不经意的说出了下一句。

“你们应该把面具套紧点,不然面对像执政官弥陀尔雅那样的行家很容易露出马脚。”

一听到这里,阿瑞斯脸上立刻闪过放松的神情,他再度走到恶魔跟前蹲下,把骷髅兽首面具和破碎的斗篷整理了会,直到再没什么破绽,这才满意的站了起来,

“我们走吧,这儿就留给我的同事们好了。”

看着忙完了这一切,寇松长老也点点头,带头离开地下室,而阿瑞斯很快也跟着走了出去。

吉文刻意地寇松长老被冷落了,可是他不在乎,他自己其实也并不想和这老头有任何交流。只见吉文故意倨傲地跟在寇松身后一步远的地方,然后陪着阿瑞斯前行。

等走出树屋门外以后,吉文这才发现,门外已经有不少来自召唤学院的召唤师和闻讯赶来的城市治安官们正守在门外。

当他们看着寇松长老和阿瑞斯平安的出来之后,不等命令,立刻涌进了树屋。

不过他们都对那个神秘的第三者表示深深的好奇,那位跟在寇松长老身后走出来的中年精灵貌不其扬,可与阿瑞斯相谈甚欢,他的神态似乎丝毫没有把城市里著名的寇松长老放在眼里。

这个陌生人究竟是谁?

不少治安官和召唤师们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个名字——国王之剑。

作为精灵王国索尔兰的隐秘暴力机构,国王之剑在王国各地暗藏了无数的持剑人。只需要守护者的一个命令,这些隐藏的战士或者召唤师就能丢下伪装,去处理那些王国的威胁。

或许这家伙,就是被派到这里帮助处理恶魔们的持剑人。

而一个持剑人,要么是令人羡慕,要么就是令人恐惧,而吉文的气质现在显然属于后者。

虽然吉文收起了长剑“命运”,可沾染在身上的恶魔血气味,和刚经历血战的肃杀之气,让那些熟悉战斗的人们感觉到无形的压力。

吉文没注意到这些畏惧的目光,他的注意力现在全被阿瑞斯所吸引,老治安官正悄悄地与吉文商量着下一步计划,怎么从城市法务官手里弄到释放阿黛莉娅的旨意。

冲入树屋内的治安官们效率很高。很快,那些被打晕打伤的恶魔仆从们被治安官们给押送出来,接着恶魔的尸体也被从一片狼藉的地下室里搬到门外。

就在现场所有人忙碌的时候。远离树屋的某处黑暗里,隐藏着一个精灵的身影,他的双眼是离奇的紫色,他的目光正炽烈的燃烧着,牢牢盯住放置在树屋旁的那一具恶魔尸体。

他的孪生兄弟,正冰冷地躺在那里,精灵们已经将他生命之火熄灭。

伪装成精灵的恶魔拉卡比,此刻已经出离愤怒了。弟弟的死亡让他丧失了控制情绪的能力。

看着人群中的寇松长老和阿瑞斯,以及站在他们身边的那位陌生的精灵,恶魔咬着牙,用着颤抖的声音反复念叨着:“只有死亡才能祭奠死亡,只有鲜血才能偿还鲜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