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灵魂窃贼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2638字
  • 2014-06-14 22:15:53

一听到发现了恶魔隐匿地,吉文立刻跟着阿瑞斯消失在索其玛城的街头。不过,当吉文跟着阿瑞斯的来到他所指的那栋房子时,他不禁有些吃惊。

这根本不是什么圆顶的建筑,而是一栋长圆形的石质堡垒;这建筑的屋顶也不是绿色,而全部是老旧的白色大理石。而且这栋建筑临近召唤学院,是城市里不多的石质建筑之一。

“阿瑞斯,是不是弄错了。”吉文问道。

“哈哈!”阿瑞斯得意地笑了起来,“我在这座城市里转悠一百四十多年,我怎么可能弄错地方。倒是提供给你信息的家伙,和我们玩了一场猜谜游戏!”

“怎么说?”吉文还是弄不明白。

“你自己找找看。”阿瑞斯环抱着手臂,努努嘴,一副捉弄人的神情。

吉文转过头,专注的看着这栋看似平淡无奇的建筑,然后不由自主的走到了堡垒的另一侧。这里正临着街道,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椭圆形的堡垒顶端逐渐化为了一个圆形。

吉文感觉到自己的呼吸不由自主地逐渐急促起来,禁神空间里的那些兽人并没有说错,他们被召唤时看到一定是这栋建筑!

可他们所说的绿色在哪里?吉文顺着街道向左右望去,不远处的街头几栋明亮的魔法街灯正驱散着街头的黑暗,那明亮的魔法辉光透露路边浓密的植物枝叶,洒在临街的建筑上,让那些建筑无一例外的带上浅绿色的色彩。

吉文猛地转过头来,目光停留在在眼前的一座断了半截的灯台上。

“前几天这里应该亮着灯吧。”吉文终于猜透了这个谜题。

这时,阿瑞斯走了过来,用赞赏的目光打量着吉文。

“这么快就找到了答案,你比我想象得要敏感得多。好了,既然猜中了,现在就干正事吧。”

阿瑞斯指了指街对面的一片低矮树屋,这里树木繁多,树屋稀疏,平时应该人迹稀少,是个恶魔藏身的好地方。

吉文点点头,拿出了以前常用的特制甩棍,而阿瑞斯也用腰间解下战锤,拿在手上。两人无声的穿过街道,向着那些有窗户对着街面的树屋悄然走去。

阿瑞斯是位经验丰富的治安官,他一栋栋地仔细排查着那些可疑建筑。黑暗中的树屋,在吉文看起来都差不多,可阿瑞斯只要伏在墙根听辨几秒,就能断定是栋普通建筑,还是恶魔们可能的巢穴。

终于,在排查到临街的第六栋建筑时,阿瑞斯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悄悄示意吉文靠过来。

“找到了吗?”吉文压低着声音问道。

“这房子不对劲,门口有暗藏的魔法标记。再过去,里面的人就会发现我们了。”阿瑞斯也刻意地控制着嗓门。在这种普通精灵们居住的地方里,没有用常见的看家植物,而是用这种少见魔法设置预警标记,这绝对不正常。

吉文打量下周围,这树屋很大,他和阿瑞斯现在正躲在树屋的一个墙角,离树屋的大门还有十来米的距离,在估算了树屋墙壁可能的厚度之后,吉文回应着阿瑞斯:“让我先进去把门打开。”

阿瑞斯知道吉文的灵体体质,于是点点头。

吉文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让自己的身体挤入树屋的墙壁,他很快与树屋融为一体,然后消失不见,经过一阵轻微的窒息之后,他已经进入了那树屋的内部。

周围很黑,以吉文的视力只能勉强能分辨出这是一条走廊,而那走廊的尽头似乎有着微弱地灯光。

吉文顺着墙壁悄悄的走了过去。亮灯的地方正靠近大门,一名晶石战士正在测试着他的长剑,在这安全的树屋内,他根本没有留意身后逐渐靠近的气息,直到风声突然从他的耳后响起。

察觉意外的精灵,刚试图回头,可一记重击已经砸在他的脖子上。

他顿时丧失了意识,瘫倒在地上,他的盔甲擦过墙壁与地面,发出刺耳的碰撞声。

大门对面的黑暗里,一名正靠着墙打盹的召唤师被噪音吵醒了。

他揉着眼睛,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可当他彻底睁开眼睛时,一个巨大的冰锥迎面而来,他立刻被吉文施放的寒冰箭砸到了墙上,寒气与霜雪笼罩了他的身体,把他和墙壁牢牢冻在了一起。

顺利地解决了门口的敌人之后,吉文走到门口,然后把门拉开一半。躲着远处的阿瑞斯一见门打开,便以最快的速度冲过来,闪进门内。

阿瑞斯看了看门口躺下的两个敌人,然后走到那昏过去的晶石战士身边,蹲下仔细检查了战士的面容和手腕。

“是恶魔仆从,我们来对地方了。”阿瑞斯肯定的说道。“走,我们进去看看。”

阿瑞斯和吉文悄然潜入了树屋深处。树屋里的敌人尚未察觉有人潜入,大都在休息。而且他们大都是些三级以下晶石战士或者召唤师,很快吉文和阿瑞斯就肃清了两层楼内的恶魔喽啰。

现在屋内只剩下一个地方尚未检查,那就是树屋的地下室。吉文和阿瑞斯来到了那地下室的门口,大门虚掩着,一股怪异的草药气息从那扇门的背后不断向外弥漫出来。

吉文和阿瑞斯交换了下视线,然后举起武器,直冲向那扇大门。

吉文凭借着灵体,最先穿过大门,可从黑暗的走道踏入地下室内之后,那刺眼的灯光,让他几乎睁不开眼睛。经过短暂失明之后,吉文终于看清了地下室内的一切。

这件地下室空间宽阔,地面上点燃着无数魔灯,魔灯环绕着一座巨大的法阵,而法阵的四周堆积着各种施法材料,刚才那股怪异的草原味道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不过,最让人惊讶的是,在法阵的中央,正躺着一个恶魔。那恶魔现在似乎是失去了意识,一动不动。而在他的身旁一名甘当恶魔仆从的精灵召唤师,正在清理那些施法材料,维持着法阵的运行。

大门传来的声响让那恶魔仆从转过头来,他看见了两名陌生的精灵闯进了这神圣的召唤大厅,而且其中一个还穿着治安官的盔甲。

“你们这些可恶的精灵,我要替主人杀死你们。”

那恶魔仆从连忙念起召唤咒语来,可他的咒文刚念了一半,他就感觉身旁有些异样声响。恶魔仆从转过头去,他惊恐的发现,一直昏迷的不醒的恶魔主人,此刻竟然挣扎着试图站起来。

这是奇迹!主人已经昏迷了快一个月了,现在终于恢复了意识!

恶魔仆从慌张的迎了上去,企图将主人扶起。可等他走到主人跟前时,才突然发现眼前的恶魔主人似乎与往日里不一样。

那只恶魔紫色的眼里突然闪过一丝疯狂的凶光,接着他用利爪穿透了那精灵的胸膛,鲜血喷溅出来,将恶魔的了脸染成红色。

恶魔仆从不相信地看着自己的胸口,然后慢慢瘫软下去。可恶魔并不满足杀死眼前的这精灵仆从,他甚至用力地将精灵的尸体撕扯成两截,扔在了一边。

恶魔似乎是失去了意识与理智,他只是疯狂地破坏着周围的一切。

吉文和阿瑞斯看着眼前的恐怖景象,暂时停了下来。而那恶魔破坏了法阵之后,又张开双翼,地下室内疯狂地冲撞着,将那些魔法火炬撞得四散粉碎。

虽然眼前的这只恶魔也有着一对紫色的瞳孔,不过吉文断定,他似乎还不是冒充自己的那一只。那只恶魔邪恶而狡猾,不像这只恶魔仅仅只是凭着本能疯狂。

就在那一刻,恶魔那无意识的目光,突然捕捉到了吉文。

他犹豫的看着吉文伪装过的面容,似乎是在疑惑着什么。可这迟疑只持续了一瞬,恶魔的表情立刻变得更加狂怒了,他伸出双爪,指向吉文,用着最凄厉的声音吼道:“你把我的灵魂还给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