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法术洪流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3840字
  • 2014-06-13 22:13:23

可这最后一步却是分外艰难,吉文没有系统学过晶盘的制作,所以调整晶盘完全靠着感觉,最多加上笔记里的一两句提示来操作,所以始终不得要领。

几次调整之后,虽然吉文感觉法术洪流更加粗壮有序,但怎么也没有刚才那种法术洪流将要从晶盘顶部喷涌而出的感觉,所以施法仍旧没能成功。

加热,修改,测试,再加热,再修改,再测试。吉文已经试过无数遍了,可依然是失败。

吉文不甘心,自己不能使用魔法,难道连晶盘也没法使用?吉文又看了看时间,阿瑞斯估计也快赶回来了。如果再不抓紧时间,这次就彻底白来了一次。

吉文思考着刚才的工作步骤,他现在发觉,以自己的水平,修改以后再测试的方法像是盲人摸象,如果想要想快速调整成功,非得在改变晶盘的同时就要能知道这一修改的影响。那唯一的办法就只能在加热修改的同时,感应晶盘上法术洪流的涌动了。

吉文脱下了魔钢手套,然后左手抓着晶盘靠近了熔炉。熔炉的高温很快让金属基座开始发红,看着火候差不多了,吉文用右手开始挤压晶盘的表面,在吉文蛮力的作用下,晶盘表面逐渐开始变化。

在双手保持操作的同时,吉文闭上了眼睛,一边体察着从指尖传来的触感,一边用精神感应,法术洪流流经晶盘的波动。

同时关注两种不同的感觉,让吉文非常吃力,经常感应不到法术洪流的流动,而熔炉的热度开始顺着晶盘基座开始传来,即使吉文是灵体体质,仍然能感受到因高温炙烤而产生的疼痛。

吉文咬紧牙关,强压着疼感,努力捕捉周围法术洪流的涌动,然后试着用意识去控制它,体会它的变化。

终于那副幻境再度在吉文的面前出现,吉文引导着一股法术洪流,进入那不断晃动着的机械迷宫。吉文现在能感觉到法术洪流在这机械迷宫内触碰和变化,他不断用手不断改变着晶盘,测试着让法术洪流流经机械迷宫的最佳效果。

由于吉文已经沉浸在对法术能量的控制中,他没法控制这调整是否能保持晶盘上宝石的位置不变了,他就这样凭着法术洪流的变化,肆意的更改着晶盘的外观。

在吉文手指的微调下,代表着晶盘的机械迷宫不断变化,终于在那一刻,法术洪流像是找到捷径一般,聚齐在一起,冲进了晶盘深处,然后顺着晶盘纹路蜿蜒流淌,最终从顶部升腾而出。

“扑哧!”

吉文的耳朵里突然传出来一个奇怪的声音,紧接着一股汹涌的寒气笼罩了吉文的双手,刚才的那股炙热痛感暂时被压制了,冰冷的爽感,笼罩了吉文的皮肤。

吉文赶紧睁开眼,当他看到眼前的那一景象时,终于心花怒放。

成功了!终于成功施法了!

那个熔炉已经被吉文手中发出的一发寒冰箭彻底熄灭,厚厚的冰层笼罩了炉子的外壳,然后向下延伸,彻底冻住了周围的地面,就连吉文的双手也布满了厚厚的冰霜。

奇迹,这是只有吉文自己才能重复的奇迹。

只有像他这样有着巨力的怪物才能直接用手来加工金属,即使闭着眼睛,也能凭着手感精细地调整晶盘的曲线与形状。

只有像他这样对真实热度不敏感的灵体才能忍受着熔炉的高温,在剧痛中调整着炽热的晶盘。

只有像他这样兼具使用晶盘和加工晶盘能力的角色,才能一边感应法术洪流,一边完成晶盘的调整,这样才能能根据法术洪流最细微的颤动,完成最佳修正。

命运,终于用奇迹赐给了吉文使用魔法的机会!

吉文忍不住又测试了一次晶盘,他伸手对着墙壁再度发出一发寒冰箭。随着那一团闪着雾气的洁白冰锥飞过,墙壁上立刻出现了一块由洁白霜雪形成的冰斑。

吉文已经压抑不住兴奋之情,他搓了搓手,将双手上的冰霜擦落在地,然后把那块调整后的晶盘拿到眼前。

可就目光接触到晶盘的那一刻,吉文呆住了。

现在的晶盘形状已经和刚才有了巨大的差别,装饰用的花纹大都被吉文所扭曲,有些纹路甚至被吉文的指印给抹去了,但是晶盘上的还有一些某些花纹变得深刻而粗壮,连接着各个晶石。这晶盘已经越来越像吉文曾经熟知的电路板了。

可这还不是让吉文最惊讶的地方,让吉文震撼的地方在晶盘的底座,这里的金属和镶嵌晶石,已经被扭曲不像样子,可就是在这看似混乱的画面里,那些晶石和纹路组成了一个绝对不可能是巧合的图案。

这古怪的空间图案不就是是鱼骨架天线么?

吉文知道这天线的学名叫做八木天线,像是由金属构成的鱼骨,在有线电视普及前,曾经布满了每栋住宅楼的顶楼。从那些晶石和纹路的形状中,吉文甚至还能勉强辨认出类似馈源,反射面和引向单元的结构。

难道这个世界里所说的从法术洪流中汲取能量,其实就是用类似魔法天线的东西从法术洪流中接受法术能量,而各种不同法术其实类似不同电路加工法术能量的结果?

吉文第一次觉得那些让点让自己挂科的知识,是那么的可爱!

知识就是力量!英国人培根没有欺骗我!

这一无比震撼的结论,让吉文变得无比激动,他飞速的思索着,如果他猜测的是真的,那么八木天线的特性,也会体现在这个晶盘里。由于八木天线具有方向性,接受电视广播时,在不同的位置,不同方向,接收效果是不同的。

那这晶盘会不会也有这个特性呢?

吉文再度闭起眼睛,感应着法术洪流在晶盘上的波动,同时他双手举着晶盘在自己周围,不断移动变化着位置与角度,企图找到一个使用晶盘的最佳位置。

折腾过几遍之后,吉文发现,他的猜测只对了一半,晶盘位置改变的确会改变施法效果,晶盘离自己越远,那么效果越差,越贴近身体表面,效果越好。可旋转晶盘角度,却似乎没有明显的改变。最后吉文偶然的发现,晶盘感应最强烈的地方,竟然是自己的额头上方

吉文现在终于知道那些晶盘战士们在盔甲上镶嵌晶盘的位置为什么会五花八门了。每个人的体质不同,晶盘特性不同,最佳位置也不尽一致。

既然晶盘已经制作成功,那赶紧要把晶盘镶嵌上去。

吉文立刻脱下了头盔,准备镶嵌,可他很快就发现要镶嵌晶盘的地方与头盔上的那骷髅兽首有些重叠。没没办法,只能拿掉了。

吉文把那历经过多次血战骷髅兽首从头盔拆了下来,可历次的高温和碰撞早已让骷髅兽首上满是熏黑的烧痕与巨大的裂纹。失去了头盔的支撑以后,骷髅兽首很快化为一片片零碎的骨片,跌落在了地上。

处理完骷髅头骨之后,吉文费力地将晶盘镶嵌在头盔的金属层上。折断了无数工具之后,新头盔终于成形了。由于之前贴合骷髅兽首的缘故,头盔的那两个眼眶与周围的金属纹路仍然露出一副狰狞的样子,而镶嵌那个扭曲的晶盘之后,头盔更显露着一股邪恶气息。

吉文重新带上了头盔,然后伸出了左手。吉文的意识顺利地和晶盘契合在了一起,他催动了晶盘,然后魔法能量开始在吉文手边聚积。

一个比刚才更加巨大冰雪锥凭空出现,然后重重的轰在了墙上,发出沉闷地撞击声。

“怎么了,铜须先生!刚才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守候在门外不远处的涅尔斯师傅听到了工作间的闷响,推开门,冲了进来。他原本担忧铜须先生因为无知胡来而导致了魔法事故。可当他看到化身为中年猥琐男的吉文,左手指向墙壁,脸上带着幸福与自豪的微笑时,不解转过了视线。

可当涅尔斯顺着吉文左手所指的方向看过去之后,他愣住了。

那面墙壁已经完全被厚厚的魔法冰雪所覆盖,无数冰晶闪着耀眼的光芒,散发着刺骨的寒气,弥漫着整个房间。

涅尔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超出自己想象的画面只能意味着一件事情。

铜须先生成功了,他修改了晶盘,而且成功地释放出那股寒冰箭。而这魔法威力还超过了自己的初始设计。

从在工坊里当学徒算起,涅尔斯在这个行当已经干了快三百多年了,他从未遇到过今天这样离奇的事情。

而就在踏进这工作间前,铜须先生原本还是一个门外汉,还在请求自己的帮助与指导,可现在他竟然已经成功地调整晶盘。而他凭借地仅仅是自己的一本笔记。

涅尔斯不认为铜须先生只是碰巧走了狗屎运。毕竟即使是碰巧修改晶盘成功,那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涅尔斯已经确信,铜须先生有着非凡才华,他的天赋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如果他加入了制作晶盘同业公会,那他的能力恐怕要掀起悍然大波。不,不仅仅这样,说不定还能掀起一场彻底改变晶盘制作与设计的革命。

涅尔斯看着吉文的目光变得越来越敬重了,他甚至有点羞愧,刚才竟然还恶意的期望着铜须先生会可耻地失败。

终于,涅尔斯师傅用力拍起了巴掌,像吉文祝贺。

“太神奇了,你再一次让我尝到了始料未及的滋味,铜须先生。你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这是靠了涅尔斯师傅提供的笔记和忠告。”吉文还是很有礼貌的回答者,毕竟他对涅尔斯师傅没什么不满与恶意。毕竟刚才的那点不快起因也是自己的缘故。

看着铜须先生没有怪罪自己,涅尔斯心里松了一口气,他赶紧说道:“不,你太谦虚了,这还是倚靠铜须先生你自己的非凡的天赋所赐。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是否能和我交换一下调整晶盘的方法?”

吉文表现出来的技艺折服了涅尔斯,他已经准备冒险了。宁可冒着同业公会的惩罚的风险,他也要和这位铜须先生好好交流一番,说不定那收获也能让自己的技艺大幅提升一次。

吉文一听涅尔斯师傅转变了态度,心中激动起来。他现在非常想系统的学习制作调整晶盘的手艺。不过不巧的是,现在可不是交流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他必须先去处理那个冒充自己的恶魔。

“非常抱歉,涅尔斯师傅,今天我的确有急事要去处理,下次,我一定和您分享我的制作心得。”吉文匆匆与涅尔斯师傅告别,赶到铁匠铺门口与阿瑞斯汇合。

就当吉文刚刚跨出“火焰熔炉”的大门时,正巧阿瑞斯也匆匆赶到了门口。可当他看着吉文空手从“火焰熔炉”铁匠铺里走出来,惊讶的问道:“你不是来打造武器吗?武器在哪儿?”

吉文下意识的指了指自己的头顶上的晶盘。可由于变身魔法遮挡的缘故,阿瑞斯根本没看见头盔变化,而且黑暗中动作吉文的动作也有些模糊。

在阿瑞斯看来,吉文的动作似乎是在失望的说:自己记忆出了点问题,其实啥也没弄到。

于是他决定说个好消息给他打打气。于是阿瑞斯的大声的喊道:“你要找个那栋怪房子,有点眉目了,我想我已经猜到它位于哪儿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