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岩石法师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2908字
  • 2014-06-13 21:17:24

吉文的施法在最后一刻失败了,碎裂的冰晶散落了一地。

涅尔斯师傅看着吉文失望的表情,笑着劝解他。“别在意,第一使用晶盘,总是有意外。”

吉文点点头,开始了第二次尝试。可出乎他和涅尔斯师傅预料的是,吉文的尝试,接连失败。每一次都在寒冰箭即将成型的时候,功亏一篑。即使同样作为晶石战士的涅尔斯师傅仔细教授吉文使用晶盘的要领后,失败依旧如故。

“怎么会这样?”吉文不解的问道。

“我也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涅尔斯师傅的脸色很不好看,毕竟这晶盘是他根据吉文的测量结果修改的,即使说手艺不精,要么无法施法,要么施法效果微弱。也不应该会出现中途失败的情况来。

“要不,我再修改下一下晶盘,大概要用三四天的时间。”看着吉文越来越失望的样子

可吉文一听时间,便摇了摇头。三四天时间?那时恶魔说不定早已逍遥法外,阿黛莉娅也彻底丧失皇家召唤学院的入学资格了。可如果不修改的话,现在这个样子该怎么办?

吉文仔细的分析着,既然法术即将成型,那么说明这晶盘的基本设计没有问题,可最后一步失败说明,自己和这设计有不相符合的地方。

那自己有什么不一样的呢?难道因为我不是精灵!

吉文突然想到,晶盘需要与使用者的身体产生精神共鸣,而涅尔斯师傅的加工习惯,肯定是参照了精灵们的身体特点。自己是这个世界中的唯一人类,延用精灵的晶盘自然会出现意外了。

如果是这个原因,涅尔斯师傅无论如何修改,都没办法解决这个根本问题。吉文不可能在涅尔斯师傅面前露出真实身份,更不可能告诉他自己是个人类。面对这个难题,吉文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涅尔斯师傅,会不会是由于我体质特殊的缘故?”

“体质特殊?”涅尔斯打量了下吉文,这位铜须先生的确拥有虚无的身体和古怪的怪力。可他并非是个第一次做晶盘的学徒。涅尔斯师傅肯定地回复吉文:“我在修改晶盘时,已经考虑过这一点了。我当时仔细记录的图形,就是你引导魔法能量的特性。只要你是个精灵,即使体质有点古怪,也应该能和晶盘契合。”

吉文听到这里,心突然沉下去了。他很想告诉涅尔斯师傅,自己恰恰不是一个精灵。

看来这晶盘如果继续交给涅尔斯师傅修改的话,永远也无法在自己身上施法成功了。要想成功,得走其他的路径才行,终于吉文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他询问起涅尔斯。

“涅尔斯师傅,我想自己来调整一下晶盘,您能指点下我么?”

虽然吉文努力放低了姿态,但涅尔斯师傅的脸上,依旧闪过一丝不快的表情。吉文的话语里的意思似乎是不信任他的技术。但这位铜须先生又曾经帮助过自己,又碍于情面,自己不能直接拒绝吉文的请求。

可答应铜须先生的要求,也是不可能的。在索尔兰王国,涅尔斯根本不可能向一个行会外的陌生人传授晶盘的制作与修理方法,当时给吉文那本只记载片言碎语的笔记,已经是涅尔斯的极限。最后涅尔斯师傅只得说出一句含糊的谚语,算是当做回答。

“有一位传奇师傅说过,晶盘就是岩石与金属构成的法师,它所反应的是法术本源,铜须先生似乎通晓法术的奥秘,您从这方面去理解应该有所收获。”

“哦,谢谢。”吉文有点失望,涅尔斯师傅似乎还是对刚才的话心有芥蒂。

看来指望他直接教自己是不大可能了。不过这样也好,自己也不用担心涅尔斯察觉自己身份,不至于弄得满城风雨。想通了之后,吉文转而问道:“我能借一间闲置的工作间吗?”

现在吉文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不管结果如何,他也必须来试试了。

涅尔斯点点头,领着吉文来到工作间,一路上他不时打量着这位铜须先生。看来这位神秘的铜须先生是真的准备自己挑战晶盘修理了。涅尔斯现在已经十分的好奇,他倒是想看看,这个对晶盘制造术一窍不通的门外汉,究竟会改出什么结果来。

谢过涅尔斯之后,吉文进入了这个空无一人的小工作间,这地方虽然不大,但是熔炉工具一并齐全。吉文在工作台前坐了下来,拿着那块晶盘,仔细的观摩着。同上次破损的时候不同,这次修复一新的晶盘让吉文耳目一新,那些各色宝石构成了精巧的空间结构,而在金属基盘上,无数细小的纹路在宝石间来往穿梭。

吉文突然发觉这晶盘似乎就像自己在施法幻境中看到的机械迷宫,而且这些纹路和宝石还有点类似于地球上的电路板。不过从外观上也吉文只能分析到这个程度了,想要再深入一步,只能依靠书本了。于是吉文小心翼翼地从储物戒指中把笔记和那几本书拿了出来,自从吉文想办法把那把魔法剑塞入了储物戒指之后,那储物戒内的空间就变得异常紧张,除了几本书和几件小型物品外再也塞不进别的东西了。

拿过书本,吉文扫过相关的几页,可依然没有头绪。无奈之中,他转而又思考了一下刚才涅尔斯师傅所说的话。

“晶盘就是岩石与金属构成的法师,它所反应的是法术本源。”

法术本源,吉文猛地拿起那本伊文斯所著的《法术起源》,虽然精灵语里两个词语有着差异,但是两个词语间也有不少的渊源。或许这本法术书里,有着什么能给自己启发的东西。

吉文开始仔细地翻书,这一次重读法术起源,他认真搜寻着前略读过的那些句子,试图找到施法与晶盘之间的关系。终于伊文斯的一段说明跃入他的眼帘。

“在这个世界,法术非源于精神力或是冥想,也并非是神祗的恩赐,传说中的魔网根本毫无踪迹。这里只有一股拥有无穷无尽的法术洪流。这股强大的法术洪流充满了魔法能量,遍及整个世界,循环穿流,永不停歇。而它就是所有法术得意存在的根源!”

吉文看到这里,连忙又往后翻了几页,直到看到另一段文字。

“施法者只是凭借着身体特质从法术洪流中撷取那么微小一滴,转而变为自身施法的能源,最后借由施法吟诵,以各种不同的法术外观出现在这世界上。”

吉文突然想到,如果说晶盘也是施法者,那么它就与普通召唤师或是魔法生物一样,也是从这法术洪流中汲取能量,然后按照晶石排列转化成特定法术输出。

如果这样解释,吉文感觉这神秘的晶盘并没有之前那么难以理解了。

可这个系统里面,晶盘的使用者扮演者什么角色呢?

吉文记得自己在使用晶盘时看到的幻像里,自己的精神牵引着那些类似洪流的法术能量,并且控制的那晶盘地运行。

难道那些晶石战士是作为晶盘的控制者跟引导者,让这施法有序的进行。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自己每次都是在施法的最后一步,突然失败呢。

寒气能够出现,那么说明晶石的位置没问题,自己与灵盘共鸣也是顺利的,控制法术能量也没有失败。所有的问题集中在寒冰箭即将出现的那一刹那,能量没能转变为寒气与冰霜喷涌而出,而是破坏了幻境中的机器迷宫,从而消散了。

吉文记得在施法幻想中,那机器迷宫是承载不住法术洪流的力量。那这说明那晶盘是不是有着什么结构上的弱点。

比如……被自己引导进晶盘的那一股法术洪流太过于强大,超出晶盘的极限?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需要调整晶盘承载的能力了。

吉文关上法术书,重新查阅了笔记。笔记中只是零星提到,如果在维持宝石的空间构型不变的条件下,改变晶盘基座的厚度与纹路,即使不更换晶石,也能微微调整法术的威力。

看到这条记录之后,吉文决定把基座挤压一下试试。

好在这是个金工活。吉文有点庆幸于自己的运气,他赶紧开始拿起工具,然后用熔炉软化基座,然后改变晶盘的金属基座形状和厚度。

在修补的过程当中,吉文不时停下来,用施法来检查一下晶盘修改的后果。吉文慢慢发现察觉,随着调整不断继续,进入晶盘的法术洪流越来越稳定了,不再泄露而出。

很快,吉文就只剩下最后一步工序了:微调晶盘,让晶盘施放出法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