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希望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4682字
  • 2014-06-10 23:14:43

索迪玛城内的贵族区位于城市的东南角,为浓密的树丛所环抱,幽静而神秘。而夜色中贵族区,凭借着无数魔法点燃的街灯,宛若仙境。

就在这静谧的夜色里,一座豪华树屋的顶楼,一位穿着昂贵纱衣的精灵少女刚由侍女们服侍上了床。可她在床上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白天里的那场舞会让她过于兴奋。正当少女还在回忆白天里那些的难忘舞伴时,她突然发现一阵冰冷的夜风从脸上拂过。

房间的窗户似乎被吹开了。

她翻过身,伸手想去拉床铃,好让侍女们关上窗户。

可就在那一瞬间,她的动作僵住了。

因为阳台上正站着一个恐怖的身影,他的头是一个长角野兽的骷髅,深深的眼眶里燃烧着紫色的火焰。而他的身体隐藏在宽大黑色斗篷里,正无声的向自己靠近。

宁静的夜空里,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然后一个黑影张开双翅从阳台下滑翔而下,消失在空中。

恶魔拉卡比,在夜风中振翅飞翔着,他的手上还残留着那精灵的鲜血,温润而弥漫着腥味。

他冷漠的看着眼前的贵族区的那一片树屋。嘴里恶毒的诅咒着。

“只有死亡才能祭奠死亡,只有鲜血才能偿还鲜血,精灵们,你们流的血还不够多。”

接连几天,贵族区不少家族的长女或是极有前途的少年精英都在夜里被人残忍的杀死。

所有的目击者,无一例外的描述了那个凶手的外貌——他穿着黑色的斗篷,带着骷髅兽首面具。

这突如其来的血腥恐怖,立刻让贵族区陷入恐慌之中,而这场混乱里很快就有人将那凶手的外貌与召唤学院的一名学生联系起来。

那名叫做阿黛莉娅的学生,似乎拥有一只非常类似的召唤兽,而她正因谋杀同学而被关押。

愤怒的精灵贵族们很快将怒火与不满向着那唯一的目标宣泄而去,掀起悍然大波。

阿黛莉娅并不知道监狱外的风暴有多么剧烈,她仍旧不停的在牢房里来回走着。它已经被关押了六天了,起初是在执政官的暗牢里,而后她又被治安官们转移到了城市监狱。幸好有治安官奎恩与阿瑞斯的关照,她在城市监狱里收到的待遇,比一般犯人强很多。寇松长老和帕萨尼长老都来看望过她,他们都保证一定让阿黛莉娅尽快离开这个狭小而黑暗的牢房。

可直到今天,阿黛莉娅仍旧被锁在铁栅栏之后。

从来探视的奎恩口中,阿黛莉娅已经知道,皇家召唤学院的巡考团明天就要抵达索其玛城,最快在一天以后,就会举行皇家召唤学院的入学选拔考试,可自己却还在这监牢里。

阿黛莉娅知道为什么两位长老的努力会失败,她从狱卒的闲谈中听到,因为那个打扮成吉文样子的紫眼恶魔正在城市的夜色里肆虐。无数因失去孩子而陷入悲痛的精灵,都丧失了理性,宁愿相信阿黛莉娅是幕后凶手。

恶魔正在挑拨仇恨,让她和吉文成为其他精灵们憎恶的目标。

难道自己在他们的眼中,我就真的那么可怕么。

一向因为血统而受到他人白眼的阿黛莉娅,双手扶着铁栅栏,自言自语的说道。

可正在这时,监狱里突然传来的一阵骚动,不一会儿一群衣着华贵的精灵们冲破了狱卒的阻拦,径直走向阿黛莉娅所在的牢房。

这些精灵们穿着颜色艳丽的魔缎衣服,不少人袖口领口还纹着四道以上的各色花纹。为首的一名老妇人走在最前面,她的身旁有两位年轻男性四阶召唤师,负责将阻拦的狱卒统统推到两旁。很快她就来到了阿黛莉娅的牢房前。

老妇人高昂着头,在她那高傲的神情下,眼里却是冰冷仇恨的目光。她扫了阿黛莉娅一眼,立刻对着不远处的狱卒责问道:“她为什么没有戴禁魔镣铐,像这样的危险罪犯,应该戴上重型禁魔镣铐!”

在场的人都是索其玛城各大精灵家族的族长或是头面人物,而老妇人的地位更是不同凡响。所以被问到的那名精灵狱卒只得低声解释:“我们没有接到监狱长的命令。”

“这是失职!我要控告你们的监狱长!”老妇人厉声喊道。而周围的精灵们也纷纷点头附和。正当这些精灵贵族们公然商量怎么整治监狱长和处理这座单间里的犯人时,阿黛莉娅终于忍不住了,她隔着铁栅栏大声问道:“你们凭什么说我是凶手。真正的凶手是恶魔!”

阿黛莉娅的声音让这些精灵们安静下来,他们开始盯着这位被囚禁的小姑娘,眼里无一例外的都是敌意,特别是那位老妇人。

这位老妇人名叫特雷西亚,作为城内第二大家族佛隆迪家族的族长,短短几天之内,她失去了长孙女和侄孙女,而她们都是家族的骄傲。她的身心正被怒火所占据,急切地需要一个目标,来发泄她心中的悲痛。只见她指着阿黛莉娅责斥道:“恶魔?像你这样流着恶魔血的杂种有什么资格说其他人是恶魔!”

“不,我不是恶魔,我没有留着恶魔的血!”阿黛莉娅痛苦的反驳着。

特雷西亚的话刺中了阿黛莉娅内心最深最薄弱的地方。她的混血血统,是她最敏感,最自卑的地方。阿黛莉娅记得就连寇松长老都隐晦的提到,她的血统里除了龙裔以外,还有其他难于说明的部分。

难道自己真的是恶魔之子吗?难道恶魔对自己这么感兴趣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阿黛莉娅不敢想下去了。她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两步,她想离那些精灵们远远的。

可那些精灵们根本不打算放过她,特雷西亚的声音越来越大了:“哼,看着你的眼睛,就知道你那邪恶的念头。”说完特雷西亚用他那银色瞳孔注视着阿黛莉娅,而阿黛莉娅根本不敢承接她的目光,阿黛莉娅知道自己的瞳孔是绿色的……那是注定会被人误解,歧视与取笑的颜色。

阿黛莉娅的神情,让特雷西亚有了胜利的兴奋。她转而对着身后的人宣布,“当初我们就应该让寇松长老知道,我们的城市不允许这样邪恶的杂种来玷污!如果当时我们做出那样的举措,那么今天的这些悲剧都不会发生!”

这蛊惑的声音,让后面那些同样失去了亲人们的精灵们纷纷点头附和。

而与此同时,愤怒让阿黛莉娅那单薄的身子瑟瑟发抖。

恶魔毁了她曾拥有的一切,让她在乌尔斯山谷一无所有,最终流落到索其玛城来。历经了这么长的时间,她才终于认同自己是这座城市里的一员。可现在她的这些同胞们却在损毁她作为一名精灵的资格,污蔑自己是自己最痛恨的恶魔之子。

阿黛莉娅突然觉得,既然这些精灵们不把混血的自己当做同类,那么自己没有必要把这些精灵当做同胞了。从今以后,我将是来自乌尔斯山谷的阿黛莉娅,我与这些生活在山谷之外的精灵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阿黛莉娅终于抬起头,开始不屈地盯着那位特雷西亚,她现在绝不退缩了。

而阿黛莉娅的目光再度激起了特雷西亚的怒火,她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苍白的脸上也变得潮红。她大声的吼道:“你以为你能逃脱惩罚吗?看你那不知悔罪的目光,我要上书执政官,上书保民官,甚至是国王陛下与议事院。我一定要吊死你这个恶魔之子,为我们家族的两个孩子报仇。”

正在说话间,一位衣着华贵精灵引着监狱长匆匆赶来,而监狱长的身后,几个狱卒正拿着重型禁魔镣铐。

特雷西亚看着监狱长冷冰冰的说道:“监狱长,如果不是我们特意来检查,真不知道你这监狱的纰漏还要持续多久。”

监狱长铁青着脸,一句话也不敢反驳,他虽然是治安官奎恩的朋友,可是面对这样的场合,他也没有其他的选择。

在监狱长的指挥下,狱卒们给阿黛莉娅带上最重型的禁魔镣铐,沉重枷锁与镣铐几乎让她难以动弹,而喉部传来的轻微刺痛感,让她根本不可能说话或是吟诵咒语。

看着阿黛莉娅被抬上床,一点也不能动弹的样子。特雷西亚点点头,她脸上的神情也稍微好看了一点。她没有理会监狱长,自顾自的带着那些精灵贵族们一起离去了,她现在要赶往执政官官邸,然后请求执政官用精灵王国最严重的刑罚来惩罚那个造成了血腥恐怖的罪魁祸首。

虽然特雷西亚一直与阿约尔家族的弥陀尔雅不和,但是她隐约觉得在处理阿黛莉娅的问题上,她们应该有着同样的意见。

特雷西亚离去之后,牢房里恢复了宁静,而阿黛莉娅却被禁魔镣铐牢牢固定在床上的阿黛莉娅,她不能动弹,很快就因为激动与不适突然昏了过去。

阿黛莉娅在昏昏沉沉不知过了多久,可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身上镣铐被打开了。等她打量四周,她更加惊奇发现,治安官阿瑞斯、治安官奎恩甚至是奎恩的家人都来到了这狭小的牢房里。

奎恩的小女儿一看都阿黛莉娅醒来,连忙捧起一只小碗,递到了阿黛莉娅面前。

“阿黛莉娅姐姐,赶快吃吧,这是妈妈特意为你做的。”

阿黛莉娅接过小碗,诱人的香气立刻扑鼻而来,这是奎恩夫人最拿手的果肉粥。闻着这果肉粥的味道,阿黛莉娅突然鼻子一酸,眼泪止不住得顺着脸颊掉了下来。

在这个世界上,自己并不是孤单一人。现在自己眼前的就是那些把自己当做亲人来对待的人们。在那一瞬间,她突然觉得自己昏迷之前的那些想法,是那么的可笑,是那么的可怕。

正在这时那个稚嫩的声音,突然又问道:“姐姐为什么哭了?”

阿黛莉娅赶紧抹去了眼泪,她抬头看了阿瑞斯和奎恩夫妇,他们正关心的注视着自己,用目光示意自己赶紧吃东西。

阿黛莉娅端起碗,微微张嘴,喝完了果肉粥,然后轻轻把碗放下。

“谢谢。”

阿黛莉娅发自肺腑的说道。她知道为了让自己安心的吃到这碗粥,奎恩和阿瑞斯冒了多大的风险与代价。

看着阿黛莉娅吃完饭,奎恩夫人把女儿拉到了一边。而阿瑞斯和奎恩悄悄的走到了阿黛莉娅身边,商量下一步的计划。

“阿瑞斯,下一步怎么办?”奎恩问道。

“只能尽快把那个狗娘养的恶魔给揪出来,这样才能洗刷阿黛莉娅的罪名。”阿瑞斯回答道。

虽然这问题答案很明确,可做起来却是非常的困难,根本无从下手。奎恩有些担忧的说道:“可我们没有线索,应该从哪里找起呢?贵族区的私人护卫们埋伏了多次,都没抓住那恶魔的尾巴。”

阿黛莉娅看着两位治安官愁容紧锁的样子,一样忧心如焚。她也努力的在记忆中寻找着,看是否能提供有用的线索。可在她仔细想过后,她只得到一个唯一的答案。

“我知道有个人现在能帮我们。”阿黛莉娅突然说道。

“谁?”奎恩和阿瑞斯异口同声的问道

“我的召唤兽吉文。”

阿黛莉娅记得,吉文和那只神秘恶魔交过手,见过恶魔的面,熟悉恶魔的风格。不见如此,吉文似乎还拥有许多神秘的消息渠道,他的身后还拥有许多根本不曾告诉过自己的秘密。

在这个危急时刻,也只有吉文能帮助治安官,在索迪玛城中把恶魔真凶给挖出来。

可这个提议非常的危险,在这个敏感的时刻,如果让吉文现身,不但引起恐慌,还可能给无数人带来麻烦。

奎恩仍在犹豫,阿瑞斯看了看沉默不语的朋友之后,带头同意了提议。

“让我们试一试吧,阿黛莉娅,把你的召唤兽弄来。”

片刻之后,吉文被召唤到了这坐牢房里。吉文脱离了那黑暗之后,然后看了看四周,立刻明白了这里是阿黛莉娅的囚室。

不过暂时他还不明白阿黛莉娅召唤自己的用意,他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奎恩和阿瑞斯,然后不解的问道。

“我们准备干吗?”

可还没等其他人回答,阿黛莉娅质问的声音便从吉文的脑海里冒了出来。

“吉文,你果然已经知道有人把我从执政官手中给救了出来,你刚才你一点都不惊慌。我猜你甚至知道这里哪里的监牢。”

吉文一时语塞,他的确没料到自己会在这个细节上被阿黛莉娅抓住把柄。

不过阿黛莉娅这次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

“我知道你又有事情瞒着我,但现在我不追究了。我希望你赶紧跟着阿瑞斯,去把那个伪装成你的恶魔给找出来。”

“伪装成我的恶魔?”吉文这次是真的惊讶得喊出声音来。难道又是那个紫眼睛的恶魔,打扮成自己,再嫁祸给阿黛莉娅。

听到吉文没头没尾的话语,奎恩以为是在询问问自己,便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给吉文讲清楚。

吉文越听眉头揪得越紧。这个恶魔居然冒充自己做出了这么多血腥残暴的事情。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为阿黛莉娅,他无论如何也要把那个罪魁祸首给抓出来。

一想到这里,吉文扫视了下囚室里的众人,催促道:“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出发吧。”

“可你这样上街可不行,太显眼了!”阿瑞斯看着吉文的头盔和斗篷摇了摇头。

“别担心,阿瑞斯。他有办法。”阿黛莉娅替吉文解释道。

就在阿黛莉娅说话时,吉文已经戴上了伪装项链,瞬间变成了那位猥琐的中年大叔的样子。

奎恩和阿瑞斯看着吉文的变化,惊讶得合不拢嘴。特别是阿瑞斯,他几乎不敢相信的自己的眼睛。

“原来那天的铜须先生……就是你!”

那位铜须先生拍了拍阿瑞斯的肩膀,答道:“是的,我们赶紧走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