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夜已深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3731字
  • 2014-06-09 21:54:10

就当索迪玛城内风云突变的时候,吉文正在禁神空间里的那座铁匠铺子里,热火朝天的赶工,他全神灌注地敲击着一块放置在铁毡上的金属板,然后把它逐渐锻打成贴近人体曲线的形状。这块金属板里显然已经溶入了魔法晶石,每当锤头击中金属表面时,就会激起奇怪的闪光。正当吉文调整金属面弧度时,一个带着翅膀的身影,兴冲冲地冲进了铺子里。

吉文抬头看了看来人,连忙喊道:“昆图斯,你过来,帮我试试看这胸甲的弧度。”

可昆图斯毫不在意那副魔法胸甲,而是一把拉住吉文,兴奋地说道:“吉文,你的那怪办法成功了!”

吉文抬头问道:“真的?”

虽然他一直等待着这个消息,可当这消息真的来临时,他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昆图斯点点头,“当然是真的!你的召唤师被救走了,而我的那位召唤师到现在还以为是自己卫队里有人走漏了风声。所以今天她让我跟踪了一个她认为的泄密分子。”

吉文听到这里,心头终于释然了,之前所作出的无数努力,此刻终于有了结果。执政官弥陀尔雅终于吃到吉文给她种下的恶果了。

一想到这里,吉文转而问道:“那执政官的脾气恐怕不大好吧?”

昆图斯恶意的笑了起来:“不是不好,是很糟,她额头上的皱纹始终没松下来。”

吉文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是他今天听到的最有趣的消息。吉文接着又问了问有关阿黛莉娅的消息,可昆图斯只听到她被治安官送到了城市监狱的传闻。

一听是城市监狱,吉文反而放下心来。城市里的高级治安官并不多,而阿瑞斯和奎恩都是阿黛莉娅的朋友,而且上次那个自称保民官白胡子老精灵也一直对阿黛莉娅青睐有加。即使不算他们的帮忙,以寇松长老的身份,阿黛莉娅的生活应该差不到哪去。

唯一剩下的事情就是该如何洗刷阿黛莉娅的冤屈,让她脱离囫囵。

可这件事情,吉文却一时想不出什么好办法。除非能抓到那只恶魔,让他亲口承认罪行。可经过上次交手,吉文发现那只恶魔的实力远远强过自己,抓住他几乎是只是一个奢望。

除非,除非自己能够变强。

这个在吉文脑海里浮现出无数次的想法,再度冒了出来。

可自己只凭蛮力和灵体体质在与那恶魔的对抗中已经没法占得先机了,之前设计的几件小道具对手也是了如指掌,要战胜恶魔,必须依靠其他的东西才行。

吉文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看了看身旁的那把怪异长剑。为了避免剑刃损毁地面,吉文用雷斯林魔钢打造了一个厚厚的剑鞘,这才把那把剑给牢牢的束缚起来。

自己在索迪玛城还有一块正在修正的晶盘,如果能使用那晶盘的魔法,再加上这把长剑力量,也许就不会让那只恶魔轻易逃走了。

正当吉文看着那长剑走神的时候,昆图斯已经将那块半成品胸甲片,拿了起来,放在自己胸口比划。

“真不错,比我之前的那件合身多了。大概什么时候能完工。”昆图斯很满意这件作品,而且已经有点等不及了。

“差不多快好了,就剩下几个扣件没有安装了。”吉文接过盔甲,继续做着调整。

“你不休息吗,听哈维说,你已经连轴转了好几天了。”昆图斯惊讶于吉文的努力,自从那次巨龙平原回来,吉文就几乎把自己关在了铁匠铺子里。铁匠铺的熔炉和锻打声一直没有停下来过,吉文一口气把之前的积攒的订单全部完成,还抽空帮昆图斯打造了一副崭新的胸甲。

吉文笑了笑,把再次调整了弧面的胸甲递给昆图斯。

“上次你帮我去抓树懒豚,结果差点害得你没命,我可不能让你和哈维白白陪我去一次。”

昆图斯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接过胸甲。这胸甲的材料看起来又是吉文从哈维手里赊来的。看着那胸甲上耀眼的闪光,昆图斯甚至有点莫名的感动。

这个家伙是个挺重感情的人,不像哈维那样太过于斤斤计较。

在这孤寂的禁神空间,召唤生物大都封闭而麻木,除了少数几个朋友之间,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这种情谊了。

昆图斯偷偷打量了下吉文,这个刚来这儿不久的年轻人,他有着自己的目标,依旧充满着活力。不像自己,漫长的时间似乎早已洗刷掉了自己当年的雄心壮志。

是不是,该去帮他一把?昆图斯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

一直以来他都在劝说吉文应该像老召唤兽们一样,去适应这个世界的规则,可现在他似乎改主意了。

草草试过盔甲之后,昆图斯突然说道:“吉文,这盔甲很合身,我看不用再改了。不过你要不要歇会儿?我们去外面练练剑如何?”

吉文一听,立刻来了兴趣。昆图斯是擅长使用剑的战士,而自己除了一点散打外,对剑术基本一窍不通,如果能得到昆图斯的指点,这可是个学习的好机会。

正在这时哈维不知什么时候踱到这里来了,他接过话头,给吉文放了假。

“去好好歇歇吧,这儿暂时没什么要做了。”

吉文这两天的的效率让哈维大喜过望,现在订单已经全部完成,他也乐得放吉文一马。

听到这里,吉文终于放下了锤子,然后背起那个巨大的剑鞘,拍了拍昆图斯的肩膀。

“走,我们去练剑。”

吉文跟着昆图斯来到了广场上,然后按照鸟人昆图斯教授的方法,使用那把魔法长剑。可连着训练完了那些基本动作之后,昆图斯就没有再教授更难一点剑技了。昆图斯只是让吉文自己练习,自己反而蹲在一旁,似乎是在仔细着思考什么。

就这样过了许久之后,昆图斯突然说道:“吉文,你得学会适合你的用剑的方法!”

“什么?”吉文停止了挥剑,不解的问道。

“如果让你像普通战士一样使用长剑,那是浪费。你可是灵体,你得发挥你的优势。”

“那该怎么做?”

昆图斯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你之前是怎么搏斗的?”

吉文仔细地回想了一下,之前的战斗中,自己是倚靠灵体的特质贴近敌人的身体,然后从那些常人不可能企及角度,去攻击自己的对手。“

“你是说近身?”吉文问道

“对,你不需要和对手交锋,你只需要和他的身体纠缠在一起,然后在他不可能格挡和躲避的时候,挥出你的剑!”昆图斯狡猾的笑了起来,作为一名老练的战士,他更能看出问题的关键。

“另外,之前我们练习过对身体的控制,现在你要把身体的力量和速度与这把剑融合在一起。”

经过昆图斯的提醒,吉文开始练习在移动时保持将长剑贴近身体,然后再出其不意的挥出,短短半天的时间,吉文那独特的挥剑就已经有模有样了。就这样,吉文开始按照昆图斯所说的方法,训练使用那把长剑。

由于这些天一直没有来自阿黛莉娅的召唤。吉文也就得以利用这段宝贵的空闲,锤炼自己的剑技。而在练剑的闲暇之余,吉文就在自己的寝室中翻看那几本关于晶盘,与魔法本源的小册子,试图弄清晶盘与那把神秘长剑之间的关系。

与禁神空间的平静不同,索迪玛城此刻却已经是暗流涌动。

夜色下的城市,寂静无比,而在这座精灵城市的地下深处,一个身后长着翅膀的黑影正沿着一条隐秘的地道前行。他在城外历经了无数精灵召唤师与晶石战士的追捕,好容易才甩掉尾巴,逃回城市里的这个隐匿之所。当他走到地道的尽头之后,悄悄的打开了暗门,然后走进了那座潮湿而黑暗的地下室。

地下室的深处似乎有人,黑暗里传来隐约的呼吸声。

黑影也察觉了那呼吸声,他立刻向着那个呼吸声传来的方向,跪了下来。

“导师,我回来了。”那个黑影用着恶魔语恭敬的说道。

黑影对面的黑暗里传来一声细微的肢体挪动声,然后一个干涸的声音用恶魔语问道:“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是不是遇到了执政官卫队的追捕?”

“导师,难道您知道了。”黑影惊讶的抬起头,不解的问道。毕竟他刚刚从乡间的那栋别墅返回,路上所发生的事情,应该没有任何人知晓才对。

“哼!别以为可以瞒过我!”那干涸的声音立刻变得恼怒,它质问道:“你为什么要违背我的命令。杀了那个叫做恩雅的精灵之后,为什么不赶快逃走?”

黑影的声音因为导师的质问而紧张,他小声的解释道:“因为我看到了银月之子,我想把她给您带过来。”

“愚蠢!”那声音的语调陡然升高,“如果只是为了抓住银月之子,那我当初就会直接就袭击召唤学院,而不是准备那么复杂的召唤仪式!”

“我明白了,导师。”听见导师的语气的怒意,黑影放弃了争辩,摆出一副恭敬的样子。

“只拥有银月的血脉,毫无意义。我们需要的是一个穷究了法术奥秘,却又心甘情愿为我们恶魔所驱使的孩子,这样才能实现我们伟大的目的。你记住了吗,拉卡比。”

干涸的声音再度冷冷提醒着恶魔拉卡比。

“我记住了,导师。”

“下次不许再犯这种错误,你只需要完成命令,绝对不能再节外生枝!把这个拿去吧。”

随着这干涸的声音落音,一个诡异的卷轴就从地下室的黑暗中抛了出来。

恶魔具备黑暗视觉,所以拉卡比伸手抓住了那张卷轴,他刚把那皮质的卷轴打开,卷轴的四周就开始燃起火苗,一边照亮卷轴,一边吞噬着卷轴本身。拉卡比迅速的记住了这皮质卷轴上的文字,然后任凭冰冷的火焰将这张卷轴烧成灰烬。

“去执行新的命令吧。”黑暗中那干涸声音似乎准备结束这段谈话了。

“可这样做有意义么?导师。银月之子现在可是在他们自己人的牢房里。”街道新命令的恶魔拉卡比忍不住问道。

“当然有意义,我要让银月之子饱尝来自族人们的仇恨与诅咒,让她心怀不满,去憎恨世上的一切,几十年前的那个夜晚,我们的主人已经在她心里种下第一颗堕落的种子,现在我所要做的只是浇灌与滋养。然后我们就只用等着那种子开花结果就好了。”

黑暗里的声音越说越激昂,言语中显露着兴奋与痴狂。

看着导师的态度,恶魔拉卡比没在多问了,他恭敬地导师告别,然后离开了地下室。

走出地下室之后,恶魔拉科比不停的在脑海里读着着刚才看到的命令。

虽然在内心深处他并不认可导师的疯狂计划,但是今天接到的新命令血腥而残暴,这让拉卡比不由自主的兴奋起来。

无论这个计划有多么让人不满,无论这个命令的目的多么荒谬,但至少这个新命令的内容让恶魔拉卡比感觉甘之若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