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命运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2876字
  • 2014-06-13 22:14:00

吉文回头一扫了眼,背后那只刚爬起的陆行龙,伤口还没完全恢复,他的脖子那块依旧有条深深的伤口,它痛苦的嚎叫着,抖动着身体,狂暴着跺脚,然后把那些刺入身体的金属残片统统甩落在地上。

吉文差点被那巨大的震动给震倒,好不容易才稳住身体。

看着这只怪兽的脾气如此之暴躁,吉文赶紧逃向哈维的飞毯。随着距离的逐渐接近,哈维点了点他的法杖,在最大施法距离上将吉文传送到了自己身边。

吉文的屁股刚坐上飞毯,哈维便操作飞毯以最快的速度逃开这头危险的陆行龙。告诉飞行产生的气流,扑面而来,让吉文几乎睁不开眼睛。

而就在吉文背后,那只陆行龙稍稍恢复了平静,它的伤口正在飞速的愈合中,伤痛正逐渐减少。不过此刻它来回摆着头,警觉地打量着周围,因为它嗅到附近有其它生物的异味,这让它很不愉快。它顺着气味的方向看去,就在不远处的前方,一个长方形的飞毯正飞速的逃离自己。

那个飞毯上坐着一个绿皮的小怪物,还有有一个同样矮小的小人。看到那个有着修长四肢的小人,这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起刚才召唤前的悲惨遭遇。

在被召唤的战场上,就是像这样的一群小人让他遭受了无边的痛苦。虽然那些小人比飞毯上的这个更白,有着更长的耳朵,但陆行龙并不想弄清楚其中的区别,既然长地差不多,那就是同样的敌人。那股仇恨和尚未完全褪去的伤痛,让他立刻产生了报复的欲望。

于是陆行龙朝着飞毯的方向,张开大嘴,猛地发出一声嘶吼。

狂风从龙头出喷涌而出,裹挟起无数刀剑碎片和砂石,形成一条尘土激流,直冲向飞毯。哈维拼命的拉起飞毯们,逃离那场风暴,可即便如此,飞毯还是被那沙尘暴给波及。狂风要整个飞毯上下抖动,差点倾翻。

就在这危急时刻,一声尖利的鸣叫,响彻天际,紧接着一阵密集的雷鸣声响起。

这风暴霎时就减弱了。

吉文回头看去,一个黑影扑闪着翅膀飞速掠过那陆行龙的上方,而那陆行龙已经笼罩在一片雷暴之中,自顾不暇。

是昆图斯!

昆图斯高速掠过巨龙,不断的用雷电系法术攻击陆行龙的头部和尚未愈合的伤口,试图分散它的注意力。终于,陆行龙丢开了飞毯,直朝着昆图斯扑过来。而昆图斯凭藉着飞行与雷电法术,勉力与陆行龙周旋。

“我们快走,别浪费了昆图斯给我们争取的时间!”

哈维回头看了一眼,再度集中精力操作飞毯。随着飞毯的加速,让吉文差点从飞毯上巅下来,他只得赶紧抓紧飞毯。

可也就在这一瞬间,空中传来一阵沉闷的巨响。

吉文回头看去,一个黑影如炮弹一般,在空中翻滚,然后逐渐从空中飞落,撞击到地面上连打了十几个滚。

吉文痛苦的发现是昆图斯,现在他的翅膀不自然的折断在一起,鲜血斑驳,胸口被染红了大片的红色,整个人艰难的在地面上挪动,奄奄一息。

而在不远处,那只陆行龙正摇着闪着绿色魔法之光的尾巴,兴奋的嘶吼着,刚才就是靠着尾巴的偷袭,它成功的击中了那个挑衅自己的对手,现在就是收割的时候了。只见陆行龙迈着巨大的步伐,直冲向昆图斯落地的地方。

糟糕,昆图斯有危险!吉文惊出一身冷汗。

虽然这空间里召唤兽不会真正死亡,可要是昆图斯被这怪物抓住肆意折磨,那样绝非是件好受的事情。

吉文赶紧放下了树懒豚,拍了拍哈维的肩膀,提醒道:“快去救昆图斯!”

哈维一回头,也看到了那危急一幕,他立刻调转了飞毯飞行方向,朝着昆图斯飞去。

可是庞大的陆行龙动作更快,它伸长了脖子,张开了大口,眼看着它就要抢先咬住昆图斯了。

突然一道强烈的极光划破空气,直射向陆行龙的眼睛。可在最后一秒,陆行龙敏感地偏过头,那极光只是烧蚀透了陆行龙的脸颊,没伤着要害。这是哈维用着魔法戒指企图偷袭,可惜功亏一篑,这一举动只是更加激怒了陆行龙而已。

陆行龙愤怒的狂吼起来,那声浪激起的狂风强大到可以和风暴术媲美,陆行龙周围大量盔甲被风吹起,就连鸟人昆图斯也被卷起空中,就连离着较远的飞毯也几乎被掀翻。

不行,必须有人牵制住这怪物才行。

吉文有些自责,毕竟这次是因为自己的缘故,才让昆图斯和哈维涉险来到这里。那么自己绝不能把昆图斯和哈维抛弃在危险之中!

吉文的知道自己肩膀上的责任,所以他站了起来,顶着风沙,对着哈维的耳朵大喊道:“我去吸引这家伙注意,你去救昆图斯!”

说完,吉文就从飞毯上纵身跳了下去。

吉文已经不是第一次从飞毯上往下跳了,之前历经昆图斯魔鬼般的训练,他与新身体的契合度已经达到完美,他对平衡领悟和对肢体力量的控制已经远远超过了刚降临这身体的时候、

吉文张开四肢,迎着气流,逐渐调整着落地的角度与姿势。

陆行龙的狂吼还在继续,它激起的风沙比刚才更加猛烈,不过这狂风也正好帮助吉文减速,他迎着狂风,闪过了几把在旋风中飞舞的刀片,终于接近了地面。

吉文微微蜷缩起身体,护住要害,然后微微放松肌肉,保持好平衡,在大地撞上自己的那一刹那,成功地滚落到地面上。

虽然浑身疼痛,吉文坚持爬了起来。幸好他伤得不重,稍稍休息后,碰撞引起的伤口就恢复如初了。他抬起头,观察着那巨兽,仔细思考着引开他的办法。

那只陆行龙没注意到在风沙中落地的吉文,还在狂暴地肆意践踏破坏这地面。在风沙中,吉文看不清昆图斯已经被吹飞到哪里了,可就在他忍着沙尘吹拂,睁大眼睛搜寻着周围地面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个异像。

刚才遍布地面的残盔断剑都被那狂风卷起,除了狂风无法吹动的巨岩,地面上全都光秃秃的分外干净。可只有一个地方是例外,就在吉文眼前不远处,地面上残留着一截银色的剑柄。

那是一把长剑,剑身大部分都深深埋入了地面之下,残留的那一截剑身上闪动着的黑色的能量弧。周围的风沙在撞击到这柄长剑之前,便会主动向两侧分开,仿佛是被剑刃劈开一般。

这奇怪的景色,让吉文看的目不转睛。

这是一把神奇之剑!

吉文赶紧拖着逐渐恢复的身体,顶着风沙到了这柄剑的旁边。

还没他靠近,吉文便感受到了剑身上传来的那股怪异的魔法之力,一种空虚的寂静笼罩在剑身四周,似乎任何东西似乎都会被这黑色的剑刃毁灭于无形。

在那股诡异的气氛里,吉文压抑住躲开这柄长剑恐惧,伸出手去,一把抓住了剑柄。

吉文试着往上提了提,长剑纹丝不动

好重!这柄剑有着与它尺寸丝毫不符的重量,以吉文的蛮力竟然单手提不起来。

吉文屏住呼吸,双手抓住剑柄,攒足劲,全力往上一提。可那长剑似乎有股要坠往地底的魔力一般,虽然往上提起了一分,但立刻又落了回去,而且剑身似乎往地面又沉了一些。

吉文只好试着把剑身摇了摇,这次长剑周围的泥土开始微微松动了,剑刃接触到的地方,泥土与石块纷纷崩碎。剑身周围的空隙越来越大。看着剑身几乎已经完全被大地释放出来,吉文弓起步,弯下腰,然后双手紧紧握住剑柄,整个人侧着用力,然后拼尽全力大吼了一声。

在那一瞬间,吉文感觉到长剑与自己手腕融为一体,挥动剑身没有刚才那么吃力。

沉重的剑身终于脱离了地面,开始顺着力道,在空中划过一个完美的弧线,然后砸在吉文面前的地面上。

轰隆!

吉文眼前的地面被那把闪着黑色能量弧光的长剑砸出了一条长长的裂缝。无数被粉碎的泥土和石块被巨大的撞击力抛向空中。

这股强大的力量,让吉文激动不已,一股自信涌入的他胸口。吉文猛地抬头看了看那只巨大的陆行龙。那只狂妄的巨兽正低着头,驱赶着哈维的飞毯,阻止他救走鸟人昆图斯。

哈维与昆图斯都已经尽力了全力,现在该看我的了。

吉文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抬起长剑,朝着那巨兽冲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