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召唤兽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2692字
  • 2014-06-05 22:04:09

执政官的车队在夜色中悄然返回了索迪玛城,马车穿过了幽静的大街,然后抵达执政官的官邸,停了在树屋别墅前。弥陀尔雅牵着女儿蒂妮从马车上下来,一起走上树屋前的台阶。

前来迎接的佣人们都惊奇的发现,阿约尔家族的族长今天满面红光,一改这些天来脸上阴霾密布的样子。一向严厉的她此刻笑着拍了拍女儿的肩膀,安慰了女儿的心情,告诫她要好好准备皇家召唤学院的选拔考试。

送女儿返回房间之后,她步伐轻快的来到了自己的书房。几位下属早已在那儿等着她,听候如何处置今天刚抓回来的阿黛莉娅。

弥陀尔雅语气慎重吩咐道:“封锁消息,不得让任何人知道她在这儿。先给她上带禁魔镣铐,然后仔细审问。另外,你们要准备好她谋杀恩雅的卷宗和证据,也许审判时用得着。”

属下们聆听完弥陀尔雅的命令,立刻离开书房,前去执行。

等待书房里恢复平静之后,弥陀尔雅靠在自己最喜欢的那张椅子上,一直紧张的脑海此刻也放松下来。

今天在乡间的奇遇,让自己意外地胜券在握。唯一漏过的就只有那只屡次与自己作对的召唤兽,暂时还没办法来教训它。可他也不过只是一只召唤兽而已,现在阿黛莉娅已经被自己牢牢抓在手中,那只召唤兽是不可能再掀起什么波澜的。

一直到皇家召唤学院选拔考试举行之前,这局面应该会按照自己的计划维持下去吧。

一想到这里,弥陀尔雅得意的微笑起来,然后闭上眼睛,享受这难得的空闲。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世界,吉文正心急如焚,就在返回禁神空间的前一秒,他看到了昏过去的阿黛莉娅被执政官的侍卫们带走的那一幕。

吉文想阻止,可却无能为力。

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赶紧通知寇松长老或者是那些治安官们,让他们知道阿黛莉娅被执政官抓走的消息。希望来自外界的压力能让阿黛莉娅不至于受到执政官的虐待。

不过,现在自己身处禁神空间,怎么把这消息传出去呢?

吉文绞尽脑汁地思考着,而他的老板和朋友们正在坐在对面,饶有兴趣的盯着吉文。

“昆图斯,你有没有办法吗?你能不能在被召唤的时候,偷偷帮我送信?”

吉文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向鸟人求助。

“这得有人先召唤我才行。不然我也没有办法。”昆图斯摇摇头。

“吉文,放弃吧,你已经尽力了。你在这个世界是没法干涉召唤师们的命运。”哈维忍不住劝道。

“不!”吉文固执的坚持道,他不相信,自己连一个办法也想不到。

“算了,哈维别劝了,他还没清醒过来。”昆图斯看着吉文焦急的表情,用胳膊推了推老哈维。

“只不过是你的召唤师而已,你宁可牺牲自己的生活,也要去别人的管闲事,真是弄不懂。”哈维叹了口气,然后朝鸟人昆图斯努努嘴。

“昆图斯,让他冷静会,我们去喝两口。”

很快,昆图斯和哈维一前一后离开了吉文的房间。

虽然他们一直在泼冷水,但吉文并不怪他们。因为就连他自己也没想清楚,为什么会不由自主地选择与阿黛莉娅同命运。吉文的理智告诉自己,自己为了回家,必须需要阿黛莉娅的帮助,必须要帮助她成为禁咒召唤师;可吉文也知道,那不是全部理由。或许是这个孤单的精灵激发了他的恻隐之心,让他揽起了护卫她责任。抑或他只是忍不住想管管闲事,替那个可怜的精灵小姑娘出出头。

现在能帮到阿黛莉娅的,只有自己了。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吉文揉了揉太阳穴,试图找到一个办法。

就在吉文殚精竭虑,几乎已经绝望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在脑海里响起。

吉文,你对那个世界的生活几乎一窍不通,这种状况下,你怎么可能仅仅只凭着坐在这里,就能想出可靠的办法。

这个念头惊醒了吉文自己。

对,要想找到方法,必须先熟悉阿黛莉娅所在的那个世界!

如果昆图斯没法被召唤,找到一个其他的召唤兽也行啊!只要那召唤兽能在召唤学院出现,要找到能在寇松长老周围出现的召唤兽,然后把警报放出去就可以了!

可是找谁呢?吉文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寇松的那只火焰巨虎。

不行,平时没事的时候,寇松也不会把他召唤出来,得找一个会经常出现的召唤兽才行。

虽然现在没能找到召唤兽,但吉文心里已经有了努力的目标,而且吉文还有个最后的倚靠,他能查阅阿黛莉娅的记忆,说不定能在阿黛莉娅的记忆里找到有用的线索。

吉文躺回了床上,闭上眼睛,小心翼翼的让自己的意识沉浸到女主的记忆里。

他特意回朔了阿黛莉娅在召唤学院里的生活片段,找出那些召唤兽们的身影。虽然经过这么多天的契合,吉文在阿黛莉娅记忆搜索的时间已经延长了不少,但仍然随时都可能从记忆中退出来,所以吉文抓紧每一秒时间,不浪费任何一个画面。

他飞快的掠过那些记忆中出现召唤兽的场景,试图找到一个有用线索。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吉文发现了一个极其有趣的召唤片段:召唤学院里经常出现一种召唤兽的身影,那是有着半臂长的大号仓鼠,懒惰无比,一生大部分时候都在睡觉,在这个世界他们被叫做树懒豚。

这种召唤兽没什么特点,的唯一好处就是简单,不需耗费昂贵的材料,咒文念错几个音也问题不大,甚至召唤阵都能临时凑合,即使召唤师刚刚熬过夜或是正在生过病也能轻易演示。

没谁会召唤这种既不具备观赏性,也没有任何能力的召唤兽。而树懒豚懒惰无比,喜欢破坏家具与织物,就连当个宠物也不合格。

喜欢这种召唤兽的只有教授召唤术的启蒙老师,这种召唤术最适合给初学召唤术的孩子们演示,教学成本低廉,而且树懒豚没有什么攻击性,只会睡觉,不会满教室乱跑,更不会把严肃的教学课堂搅得一团糟。

一般召唤术的启蒙老师会在新生的第一课上,用召唤树懒豚为例子,给学生演示召唤术完整的使用方法们,然后让这些孩子大胆试验。通常会有几个天才的学生,能无师自通的重复这个法术。而其他的学生大部分能在第二节课老师仔细解释之后,重复出法术来。

而到了第三节课以后,他们就能利用老师的材料和咒文,去实验召唤其他召唤兽的的方法了。

不过没谁会保留树懒豚,召唤师们无论级别都有签订召唤兽契约数量的限制,特别是低级的召唤学徒们,召唤位非常宝贵。在熟练掌握之后,他们通常会将树懒豚给释放,好召唤更强的召唤兽。

一直有人提议,启蒙课上的第一次召唤应该让学生学习更有实际应用价值的灵犬或是妖精鸟,可启蒙教师们顽固的抵制了这一改革建议。既然这个方法使用了几千年,而且有着足够多的例子和材料,那么他们更没动力去折腾一套全新的实验了。

吉文仔细不漏的阅读了阿黛莉娅记忆里关于树懒豚的全部说明,一股兴奋压抑不住的涌上心头。

就是它了,这是只有在类似召唤学院的地方,才会出现的召唤兽!

吉文立刻从阿黛莉娅的记忆中退了出来,然后跳下床,赶紧找到一块石板,将树懒豚的大概模样,刻在画板上,然后急匆匆的去寻找哈维与昆图斯。

“你们见过这种召唤兽吗?”

吉文冲进哈维与昆图斯把酒正欢的酒场,大声问道。

“画的真丑,”昆图斯打着酒嗝,取笑着吉文,“不过我没见过。”

倒是哈维摸着自己的下巴,看着那石板,犹豫了半天之后才说道:“这家伙,我见过。不过那地方太危险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