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错认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5231字
  • 2014-06-11 20:38:45

恶魔被吉文一拽,一下子从空中栽倒在地上。还没等他站起来,吉文便掏出一个小铁匣,用手指挑开铁匣的扣子,然后死命的拍向恶魔的后背。

小铁匣的盖子飞开了,一大串各色各异,闪着不同魔法闪光的魔法晶石顺着惯性,高速飞出,像子弹一样射入恶魔的后背。

刚才吉文被召唤时,正在练习魔法武器的制造,顺手将老地精哈维压箱底的宝石盒一起拿了过来。盒子里的二十几颗晶石,每一颗都蕴含着强大的魔法能量。平常只需要镶嵌一颗就能制成一件优秀的魔法武器或防具,而此刻吉文却一口气将它们全都抛了出来。

虽然晶石不似刀刃锋利,但那不同属性的强大魔能穿透了恶魔的皮肤,直刺恶魔的身体深处。一时间电流的闪光,冰晶的寒气,毒素腐烂的臭味,极光烧蚀的焦味一起从恶魔的后背和翅膀上迸发出来。

这些魔法晶石的合击让强大如恶魔的躯体也支撑不住,他竭力的长吼了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吉文扔出去的晶石价值连城,但也威力巨大。一股兴奋感涌上吉文心头:乾坤一掷的感觉真好!

看着恶魔在法术能量的攻击下不断颤动,根本无法移动。吉文立刻冲了过去。他要趁着恶魔尚未完全清醒时,一举结果他!

可恶魔这时也察觉到危险临近了,他突然挥动了手上的一枚戒指,恶魔的身体立刻消失不见。

去哪儿了!

吉文收住脚步,四下打量,发现恶魔躲在不远处的石堆后,正晃晃悠悠的站立起来。看来他刚才用了一个类似传送术的法术。

吉文刚想追过去,却发现眼前的地面上出现了无数条飞速移动的紫色藤蔓,那些带着毒刺的藤蔓正涌向恶魔站立的地方。就在刚才吉文拖住恶魔的时候,阿黛莉娅已经施法完毕,正用毒藤蔓展开反击。

恶魔出人意料的没有躲闪,只是伸出右手,默念着咒语。一道低矮的黑色屏障,立刻在恶魔面前产生。

阿黛莉娅的毒藤蔓一接触这黑色屏障便如同被吞噬了一般,迅速枯萎分解。

而这时,恶魔强忍着背上的剧痛,对着阿黛莉娅和吉文大声的吼道:“游戏到此为止了。你们比我预料的要强,看来杜拓尔果然是输在了你们手上。”

“别说大话了,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吉文毫不客气的回应道。

在吉文看来,现在恶魔已经受伤,自己和阿黛莉娅取胜的机会还很大。恶魔刚才的话语不过只是虚张声势。

“哼,不知名的怪物,我一直小瞧你了。其实你是个不错的躯体,只可惜我们错过了机会。”恶魔看着吉文冷冷答道。

恶魔的话让吉文和阿黛莉娅吃了一惊。不错的躯体?这是什么意思?

而且从恶魔那自信满满的口气看来,刚才他真的没用用尽全力?

“不过,我没时间和陪你们玩了,现在,我要带走我要的东西。”

恶魔突然话锋一转,然后开始默念着起一种独特的咒语,随着恶魔的吟诵,一股股黑色的能量脉络从恶魔四周涌出,形成黑色的漩涡围绕在恶魔周围。原本刺入恶魔身上的那一颗颗晶石,被那黑色能量包裹着猛地从恶魔身体里抽出,跌落了一地。

在恶魔周围,原本到处都是烈焰风暴所引发的燃烧火焰,此刻却在那股黑色的气流的威压之下,纷纷熄灭,只剩下无数黑烟,飘散于空中。

周遭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异常诡异,四周笼罩在异常的宁静之中,只有气流席卷而过的呼呼声,四处涌动。

吉文感觉越来越不对劲了,恶魔的力量正在急剧恢复,而如果等他施法完毕,谁也不知道将发生什么事情。

而他口中所说的那件东西,难道是指阿黛莉娅?

吉文赶紧悄悄提醒着阿黛莉娅:“你快走,离得越远越好。”

“那你呢?”阿黛莉娅问道。

“我要在他彻底恢复前,打断他的施法。”

吉文说完,立刻冲向那黑色漩涡的中心。

恶魔也发现了那只古怪的召唤兽突然冲上前来,他只是微微移动了手指,那面黑色屏障飞快地移动到了吉文的面前。不论吉文闪向哪个方向,那面屏障如影随形。

不行,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吉文不再躲闪了,他直接冲向那面黑色能量屏障,挥起右拳,死命砸下去。而这一次,吉文的拳头上竟然不停闪烁着雷霆闪光。

吉文咬着牙,在内心里大吼着:虽然我不能用魔法,但不代表我不能用魔法之力。

吉文的右手捏着一块仅剩的大块电晶石,雷霆之力正从指缝间不断涌出,将周围的空气电离,形成耀眼的电弧。吉文的拳头一接触那黑色屏障时,电晶石所释放的能量全都被屏障一口吞噬。可随着雷霆之力从电晶石源源不断的释出,那黑色能量也被消耗得越来越剧烈,整个屏障也越来越薄弱了。

终于,吉文感到拳头面前屏障的有了一丝冲动,他再度用力,猛推了过去。黑色屏障终于无声的碎裂了,黑色能量的残片在雷霆电光的驱逐下,消散于无形。

吉文终于再度接近了恶魔。

黑色屏障的碎裂出乎了恶魔的预料,而吉文的身影也越来越近了,他不得不将施法停了下来。黑色的漩涡刹那间消失不见,只剩下恶魔的身边还残留点点黑色的能量魔光。

吉文破坏了施法,这极大地触怒了恶魔。只见他恼怒地举起右手,对着吉文施展出法术风刃。恶魔周围的空气立刻被压缩,被聚积,卷起一切可卷起的东西,形成一个巨大的半月形风刃,直劈向吉文。而吉文见状,只得抬手将电晶石挡在了风刃之前。

咔嚓!

吉文手中的电晶石与风刃撞击在一起,产生了剧烈的摩擦,最后彼此都粉碎碎骨,在爆炸中化成一道魔法闪光。

吉文被晶石毁灭时的魔法爆炸掀翻在地。而恶魔也被那闪光所灼伤,正痛苦地捂住眼睛。

也就在这时,一声巨大的鸟类长鸣,响彻周围的天空。

吉文抬头看去,一只红黑相间的巨型恐鸟,从天而降,而鸟背上所站着的,便是那位执掌索迪玛城大权的执政官,弥陀尔雅。

而在她的背后,执政官卫队所属的五六名五阶召唤兽师与晶石战士,二十多名四阶的施法者正涌入这个庭院,他们都全副武装,做好了作战的准备。

弥陀尔雅打量着眼前的这一片狼藉。

阿黛莉娅正躲在庭院的一角,而他的召唤兽正从乱石堆上艰难的爬起来,在那个古怪家伙的对面,同样还站着一位……戴着骷髅兽首的家伙。

怎么回事?弥陀尔雅一愣。可仔细分辨之下,她认出了其中一位是长着翅膀的恶魔、

弥陀尔雅没想到她原本准备镇压恩雅家系反抗的武力,此刻却要用在了捕捉恶魔上。不过要是能抓住这家伙,到能平息一下城市里因静夜森林骚乱引发的不安情绪。

于是她指着那只恶魔,厉声命令道:“抓住这家伙。”

执政官卫队的战士和召唤师的宠物们很快开始扑向受伤的恶魔。

与此同时,恐鸟身上的弥陀尔雅正在飞速施法,只见庭院周边的几颗古树,立刻变成了巨大的树人,开始移动起来,堵住了恶魔的退路。而恶魔站立的地面附近生长出几只巨大的泥土手掌,试图捏住恶魔的四肢。

面对六阶召唤师的自然法术,恶魔猛地腾开双翼,飞跃至空中,然后对着逼近自己的那几只泥土手掌,施展出范围惊人的炎爆。源源不断的火焰炙烤着泥土手掌的表面,让它们干枯,最后化为沙土,轰然粉碎。

可刚应付完泥土手掌,几只飞行召唤兽就扑了上来,而周围的召唤师们与晶石战士们纷纷用寒冰箭或是闪电链射向空中的恶魔。

恶魔只得凭借过人的飞行能力与排斥术,四处躲避着召唤兽和魔法的追击。

现在恶魔的视力还未完全恢复,可即便这样,他也能感受到现在的局势有多么危急。他刚才试图医治受伤的身体,可却因为吉文的打断,半途而废。更何况对面还有一位能力与自己相仿的六阶召唤师坐镇。现在打退这帮敌人,然后带走阿黛莉娅已经是不可能的任务了,

“那只该死的召唤兽!”正上下纷飞的恶魔恶狠狠诅咒道。

刚才如果不是因为好奇,而在最初保留实力的话,自己也不至于被偷袭受伤,从而耽误了抓走那小姑娘的机会。

时机转瞬即逝,要从精灵们手中抢走那小姑娘,只能等下一次机会来临了。反正自己的任务,其实已经完成,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在重围之下,安然脱身。

恶魔凭藉着隐藏在身上的魔法项链,瞬间在自己背后开启了一个法术无效结界,挡住了追袭的寒冰箭,然后挥动着残破的翅膀,拼尽全力高飞,逃向远处的森林。

而在他的背后,几只飞行魔宠和几个骑在宠物身上的召唤师立刻尾随着恶魔追了过去,而在地面上一小队晶石战士也跟着钻进树屋外的丛林。

弥陀尔雅没有让自己的巨型恐鸟参与追捕。虽然拥有飞行能力的巨型恐鸟精通风类法术与飞行,一双巨爪和钢喙让它同时拥有非凡的肉搏能力,是最适合空中追捕的猎手。但弥陀尔雅是索迪玛执政官,执政官的宠物是没有必要屈尊从事这么低等的追捕任务,这些事情交给那些仆人们就够了。

再说,此刻弥陀尔雅此刻最关心的并不是否能将恶魔抓捕归案,而是面前的这场混乱里,是否有机会好好报复一下阿黛莉娅与她那只讨厌的召唤兽。

弥陀尔雅跳下巨鸟,走到庭院中央。她看着眼前的残桓断壁,对着刚刚从乱石堆里站起来的阿黛莉娅数落道。

“阿黛莉娅,你怎么在这里,而且还打扮成这样?

“尊敬的执政官,我来拜访我的同学恩雅。”

一听到这里,弥陀尔雅便暗自盘算,难道这小丫头也察觉了那场召唤意外的中的异常?只见她动声色的试探道:“你找恩雅有事吗?”

“这与您无关。”

这顶撞的回答让弥陀尔雅异常不快,可就在执政官试图继续找借口刁难阿黛莉娅的时候。

一位精灵侍女从树屋中跑了出来。她似乎是吓坏了,慌不择路地跑到弥陀尔雅面前,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族长,族长,那怪物杀死了恩雅小姐!”说完那侍女便惊恐地用手指向了吉文。

“哦,”弥陀尔雅听到这消息立刻喜形于色:“是真的吗?”

“是,是我亲眼看见的,恩雅小姐混身都是血……”那侍女梗塞的说道,在刚才那一片混乱中,她只记住了凶手穿着黑色斗篷,戴着骷髅兽首头盔。而眼前的吉文似乎是最符合的目标。

什么,恩雅死了!

吉文和阿黛莉娅都被侍女的话惊呆了,难道那恶魔已经杀了恩雅灭口吗?

可他们还没从这冲击恢复过来,执政官弥陀尔雅已经弯起嘴角,大声命令道:“来人,逮捕谋杀恩雅?阿约尔的凶手阿黛莉娅。”

几名侍卫立刻上来扭住了阿黛莉娅。

“执政官,我没有伤害恩雅,那是刚才逃走恶魔所为。“阿黛莉娅大声辩解道。

“恶魔?我怎么没看见。我只见到了你的这头凶兽!”

弥陀尔雅的声音扫过周围,在场的除了那位惶恐的侍女外,都是弥陀尔雅的侍卫们。很快所有人都附和起了执政官的说法。

阿黛莉娅无助的看了看四周,周围的所有人都用敌意的目光看着自己,附和着执政官的谎言。此刻唯一承认自己清白的,只有站在自己旁边的吉文了。

阿黛莉娅愤怒的看着执政官,可这目光却让执政官更加的兴奋起来,她继而更加严厉的指控道:“你乔装打扮,鬼鬼祟祟的来到这里,一定是有所图谋,恩雅一定是被你指使的召唤兽所杀害!”

“你这是陷害!”吉文不满的大叫起来,他冲上前去,想要拉开抓住阿黛莉娅的那几个治安官。

“放肆!竟然这样对我说话。“弥陀尔雅指着吉文命令道,“抓住这个同谋。”

几个侍卫立刻将吉文也围了起来。正当吉文试图动手的时候,阿黛莉娅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别冲动,吉文,不能和他们发生冲突,不然执政官的借口就更多了。”

吉文只得暂时停住了手。

可就在这时,执政官弥陀尔雅扶起那位侍女,语带威严的告诫她。“我是阿约尔家的族长,我会为恩雅小姐主持公道,但这里的事情,你不许向任何人提起。”

那侍女点点头。

看着那侍女顺从的样子,弥陀尔雅满意的微笑起来,然后饶有意味的看着阿黛莉娅与吉文。

一个声音在执政官的脑海里,得意的低吟起来。

现在,所有人都不知道你们来过这里。

阿黛莉娅,你终于落入我的手掌心了。

吉文和阿黛莉娅也听到了弥陀尔雅对侍女,立刻明白了执政官的念头。

“吉文,赶快去通知寇松长老!”阿黛莉娅大叫起来。

可还没等吉文冲出侍卫们的阻挡。执政官弥陀尔雅便命令道:“把那丫头弄昏!”

看到主人的态度,执政官的卫士熟练地用手掌敲中阿黛莉娅柔弱的脖子。阿黛莉娅立刻昏了过去,随着她的意识消失,吉文也跟着离开了这个世界。

庭院里立刻恢复了平静,而弥陀尔雅则自信的站立于庭院中央。现在阿黛莉娅神不知鬼不觉的落到了自己手中。她感觉现在终于胜券在握了。

从这庭院离开后,执政官又回到别墅处理了恩雅家中那几个阴谋家,给家族中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们一个分量足够的警告。料理完这乡间别墅的事务之后,弥陀尔雅回到了马车里,准备返程。

可这时她的女儿蒂妮小声的问道:“母亲,刚才飞走的那个东西是……恶魔吗?”刚才蒂妮也在队伍之中,她是第一次看见传说中的恶魔,还有点心神不宁。

“是的,这些带翅膀的家伙,又要闹出大风雨来了。”

弥陀尔雅不是傻瓜,刚才那出戏,只是故意要将这次杀人事件栽赃在将阿黛莉亚身上而已,因为这样正好可以阻止她参加选拔考试。现在恩雅死了,阿黛莉亚身陷牢狱之中,无论是召唤学院里还是周围其他城镇根本再有没有值得一提的新秀。

她的女儿蒂妮将绝对能拿到召唤学院选拔考试的第一名,从而踏上去王都的求学之路。

不过了却这件事以后,另外一个疑问开始占据执政官的脑海。

自己刚追查到恩雅这里,恩雅就被恶魔杀死了,这时间也未免太巧了一点。

如果说恩雅之死是灭口的话,那么恶魔就和那场召唤意外有关了。在场只有三个人,而自己的女儿显然不会是目标,那么恶魔的目标看来一定是阿黛莉亚。

可这个小丫头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以至于恶魔和那寇松都陷在了这个孩子身上。弥陀尔雅觉得这个秘密越来越有趣了,她甚至突发奇想,如果能像这次一样,让寇松和恶魔扯上点什么关系,那么就能帮自己直接扫清晋阶位的障碍了。

------------

PS:感谢书友们的支持,感谢书友们的推荐票,希望大家能陪我一起把这个故事走完,找到吉文在这场异界神秘之旅的终点。评论区新开了龙套报名帖,有兴趣的书友们可以点一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