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召唤师与召唤兽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2544字
  • 2014-06-01 14:36:35

听到寇松长老问起这个问题,卓恩米站了起来,走到寇松长老的面前,俯下身,悄声说道:“前段时间里,王都的大图书馆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接着阿黛莉娅将那个奇怪的召唤记载和神使们的怀疑告诉了寇松长老,并且在最后,卓恩米还特意提到了执政官弥陀尔雅所报告的那个消息。

“我听说那孩子的召唤兽,也是在同一晚被召唤出来的。”

寇松长老听到这猜测,也直起身来。

“你怀疑那个邪兽就是那孩子的召唤兽?”

“我没接触过那召唤兽,可如果这个怀疑是真的,那就非常可怕了。”卓恩米不安的说道。

寇松仔细地思量着,卓恩米的怀疑不无可能。但是就从自己接触的情况来看,禁咒生物的距离太远了,而且那怪物也不像是在伪装自己实力的样子。

“是我给那怪物做的阶级测试,虽然它是我见过的最诡异的家伙,他实在不可能是个禁咒生物。”

“如果只是个巧合就好,那我也放心了。”卓恩米听见寇松的回答稍微松了一口气。“我就担心这两件事情,所以才冒险拜访您。”

“嗯,你的担心是应该的。这孩子太重要了。我们不得不小心。”

“不过,结果似乎是我多心了,那孩子都没事真好。”卓恩米再度放松下来。

“让我看看卓恩米懂事的样子也不错吗。虽然我教出的学生个性差了点,但是能力是绝对没问题。”寇松长老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了和善的微笑,用手抚向昔日最调皮的学生的头顶,然后说道:“卓恩米,老师以你为荣。”

看到老师做出最熟悉的动作,听到老师的称赞,卓恩米开心的笑了起来,仿佛收到了一件最喜欢的礼物一般。

不过,这种喜悦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卓恩米知道,既然已经了解完那些情况。自己也到了必须该离去的时候了,

“时候不早,我该回去了。”

寇松能理解卓恩米的小心,回应道

“你去吧,万一国王之剑有人发现有守护者居然在我这个偏僻学院院长家里,那可就成了大事了。”

卓恩米点点头,然后和寇松长老道过别。

就在卓恩米重新披上斗篷之后,寇松长老向着自己昔日最出色的学生,默默的施以奇特的礼节。寇松长老把手掌弯成半月形,放在自己心口,口中轻轻念出。

“为了银月之子。”

卓恩米也把手掌弯成半月形,放在胸口,然后轻声应答道着。

“为了银月之子。”

银月之子是索尔兰一个古老的隐秘组织,自从王国建立初始就已经存在了。这个组织的目的只有一个,保护某些特殊的人群。而正是为了这个目标,银月之子们与恶魔们甚至是国王之剑们一直战斗到了今天。自愿参加银月之子的人们没有荣誉,没有报酬,甚至还要牺牲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可至少到今天,这些前赴后继的人们,仍没有失败。

卓恩米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那扇门外,而寇松也重新坐回躺椅里,随着安静重新降临在房间里,一个念头划过的老人的脑海。

今天真是奇特的一天,自己最特殊,最有天分也是自己最看重的两位学生都在夜里拜访了自己,这是不是预示着什么呢?

窗外,索迪玛的夜色更加深沉了。

就在同一片浓黑的夜色里,吉文和阿黛莉娅回到了那破旧的寝室里。

阿黛莉娅用月光术把室内照得通亮,然后走到桌子边,将那一册册的各种魔法书与冶金手册放进了两个精心准备好的大篮子里,然后一册册整齐的码好。

吉文看得出来,为了准备这些东西阿黛莉娅是花费了不少心力的。可现在阿黛莉娅的表情与早上大不相同,她只是默默地清点着,并没说话。

吉文站到了她旁边,帮助阿黛莉娅将桌上的那些书本递到了他的手上,这意外让阿黛莉娅抬起头看了吉文一眼,然后接过书,继续埋首忙于整理书籍。

就这样过了许久之后,。阿黛莉娅突然自言自语的说到,不过那语调似乎是在了结某个心愿,而不是试图交谈。

“能买到的书,我都买来了。这几天我跑遍了城里的所有书店和愿意出售书本的收藏家。还有些书太过于珍贵,只能在学院的大图书馆看到。而你想要的有关打铁的书籍,非常非常少,学者们大都不研究这个。”

吉文看着那一册册新旧不一的书本,有股莫名的感动,他甚至能想象出,阿黛莉娅拿着它们在城市的街道上穿梭的场景。

可照现在的样子,不知道下次提要求时,阿黛莉娅会不会像以前那样答应了。

吉文胡乱的猜测着。

他拒绝了告诉阿黛莉娅实情,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吉文是一只召唤兽,无论是为了能以后能继续帮助阿黛莉娅,还是为了保护昆图斯和哈维那样的召唤兽,吉文也只能坚持原则了。

或许当自己彻底离开这世界返回地球的那天,我会把这秘密完全的告诉她吧,吉文自欺欺人的想着。

正在这时,阿黛莉娅已经清理好了书籍,看着篮子里还有些空隙,她又抓了几个水果塞了进去。忙完这一切之后,她才转过身来。

“把东西都带着上吧。”

吉文走过去,拎起两篮子,小心的问道:“下次召唤大概是什么时候。”

“我不知道。”

阿黛莉娅想都没想,立刻答道。吉文知趣的没再问了,只是提醒了一句。

“恶魔们在暗处,你平时要小心。”

阿黛莉娅点点头,然后念起来解除召唤的咒语。

当吉文消失之后,阿黛莉娅脱掉了外套,爬上了那张单薄的床,然后靠着墙,将身体蜷缩在一起,双臂抱着膝盖,然后熄灭了漂浮在房间里的月光球。

房间里一下子陷入黑暗。

阿黛莉娅也跟着陷入了深思。

今天所发生的一连串事情,让阿黛莉娅的心境难以平复。

就在一大早,她准备召唤吉文的时候,还是那么轻松高兴。她急切地分享她的那点快乐。她辛苦地召唤兽吉文准备渴求的美食和书籍,然后渡过一个轻松的上午,吉文也会满意的离开。

可后面发生的一切出乎了她的预料,当这一天结束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同窗同学用最恶毒的方法破坏了她的毕业召唤;自己最敬爱的老师,从一开始就欺骗自己,让自己做着徒劳的努力;最后就连刚取得信任的召唤伙伴,也选择将一切瞒着自己,直到最后一刻才吐露真相。

阿黛莉娅迷茫了。

在吉文来的这段短暂日子里,她曾好不容易体会到了融入朋友们的快乐。她有了只可以信赖的搭档,有了那些热情的治安官朋友,还认识了奎恩家的夫人和孩子。一切似乎都变得不一样了。

可今天现在那种孤独的感觉,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她和寇松老师的交谈,还有那些血统的秘密,阿黛莉娅也选择了沉默,一个字也没有对吉文提起。如果是在昨天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全告诉吉文,可今天起,她也不会那么做了。

一股挫折感上阿黛莉娅的心头:这样的生活,太累了。

阿黛莉娅疲惫的闭上眼,将头埋进手臂之中。

在她即将沉浸于睡梦的前一秒种,一个念头悄然闪过:吉文现在在干什么呢?他会像自己一样苦恼吗?

正当阿黛莉娅在梦里念叨吉文的时刻,吉文正在禁神空间里,看着自己从阿黛莉娅寝室里提走的那两篮子发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