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故人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3324字
  • 2014-06-01 12:39:46

面对阿黛莉娅的质问,无数个念头在吉文的脑海里来回冲撞着,让他根本拿不定主意。

是就此向阿黛莉娅坦白禁神空间的秘密,还是守口如瓶继续去背负阿黛莉娅的不信任。抑或这次逼问只是是寇松要求阿黛莉娅来做的试探?

如果只是单纯的阿黛莉娅,吉文说不定会告诉她禁神空间的存在。可如果是那个老寇松试图打探禁神空间的秘密,吉文可就不敢冒险了。如果这秘密公布于世,吉文难以想象那将发生什么事情。

所以,吉文最终退却了,因为鸟人昆图斯曾说过的话,再度涌上吉文的心头。

别把自己的一切告诉你的召唤师。别让他们知道你在想什么!

吉文艰难的选择着措辞,小心翼翼的回答着。

“我拿到了那块的逆转晶石的粉末,请人做了鉴定,而且我还通过奎恩追查了最近城里逆转晶石的交易情况,最终才确定是蒂妮。至于恩雅,我只是凑巧知道寇松长老怀疑那一切是恶魔的阴谋。”

阿黛莉娅吃惊的睁大了眼睛,吉文所承认的事情和寇松老师的猜测不谋而合,他的确有着与一个普通召唤兽完全不同的行为。这完全无法控制召唤兽的感觉,让阿黛莉娅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危险。

“我召唤你的时候我都在你的旁边,你怎么能拿到仪式现场的晶石粉末的呢?寇松长老说过,他曾收集仪式现场残留的晶石粉末,却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阿黛莉娅的问题更加直白了,直指着吉文最想隐瞒的东西。

“这个……我不能说。”吉文小声的拒绝了。

“为什么?”

“如果我说了,也许会引发无可预料的后果。那样的话,我也许再也没法帮到你了。”吉文想到如果这秘密扩散出去,昆图斯说不定再也获得不了被召唤的机会,从此以后,人们对召唤兽也将百般防范,守口如瓶。

“我发誓我会保密。”阿黛莉娅追问着。

一阵难捱的沉默之后,吉文依旧做出了拒绝的回答。

“真的……不行。”

阿黛莉娅看着吉文那伪装的脸上展现出坚决的表情以后,终于放弃了。她叹了一口气,然后哀怨的说道:“你们都是一样的。”

吉文被这句没头没尾的话,弄得莫名其妙,他不解的看着阿黛莉娅。可夜色中,阿黛莉娅的表情,她继续自言自语的说下去。

“一直以来,我以为寇松老师是值得信赖的。可他宁可欺骗我,在卷轴上手脚,也不愿意告诉我实情;这些天来,我以为这世界上只有你是值得信赖的,可你也一开始就选择欺骗我

,不肯说实话。”

“阿黛莉娅,相信我,这是为你好。”

“吉文,你不用解释,是我太容易相信人而已。你们把所有事情都瞒着我,让我蒙在鼓里,然后按照你们的意愿前进。可我已经一百四十多岁了,已经不是个孩子了!”

阿黛莉娅一口气把想说的话统统说了出来,对于有着七八百年寿命的精灵们来说,一百四十多岁的阿黛莉娅虽然还只是个孩子。但是经历了太多事情的阿黛莉娅已经不想再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即使面临再多危险和困难,她要把自己的未来牢牢抓到手里。

在那一刻,她悄悄的下定了决心:

自己的路,还是要靠自己的路来走。如果我连在召唤学院都不能幸存下来,那我也更不可能去报仇了。即使只靠我自己,我也一定要解开召唤仪式背后的谜团!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阿黛莉娅对着吉文说道。

“吉文,你先回去吧。这段路我一个人能走。”

阿黛莉娅语调的变化让吉文有点吃惊,不过他现在还不打算回到禁神空间去,他小声的提醒道。

“可我的书还没有拿,我想能不能……”

吉文上次托阿黛莉娅买的书都还在阿黛莉娅的寝室里,吉文还打算拿回去好好研究一下呢。如果等待阿黛莉娅下次召唤不知道又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可现在阿黛莉娅显然心情不好,而且对待自己的态度还是那么的冷漠,所以吉文尽量不刺激到她,没把自己的打算说出来。

阿黛莉娅抬头,她知道吉文一定又有着自己的打算和想法,背后又有着自己所不知道的某些事情。可是她现在一点询问的欲望都没有了,只是毫无感情的答道:“我忘了这件事了,那你暂时先跟着吧。”

阿黛莉娅转过身来,走向通往召唤学院的道路。

吉文在后面看着她的背影,心中感慨万分。

阿黛莉娅现在的状态非常奇怪,就在踏入寇松长老家前,阿黛莉娅还是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可现在那种无力的阴霾在她脸上已经一扫而空。

这让吉文不禁好奇的猜测,那个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在吉文和阿黛莉娅离开寇松长老家,返回召唤学院的同时。寇松长老在自己的房间里换好了外套,将常用的几件魔法物品都戴在了身上。可就在他准备好一切,即将出门的时候。

书房的门突然打开了,一个躲在黑色斗篷里的身影无声地走了进来。

寇松立刻悄悄的捏紧了手上的戒指,向后退了一步。可他很快认出了藏在黑色斗篷下的身影,于是他松开手,微笑着说道:“卓恩米,你来得真不凑巧,我现在有事要出门。”

来人掀开了斗篷,露出一头金色如瀑的长发,以及那端庄秀丽的脸庞。这位神秘访客果然是索尔兰王国女亲王卓恩米。

在旁人面前展现出无上威严的卓恩米,此刻却像个顽皮的孩子一样,笑了起来。

“寇松老师,您是要去保护那个孩子吗?没事,我已经让我的小妖精跟着他们了。”

听到卓恩米的话,寇松的表情放松下来,因为他知道卓恩米身旁的小妖精,有着和她身材丝毫不符的恐怖实力。

“你已经来索迪玛了?可我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听到。”

寇松走到自己躺椅边,躺下来。在卓恩米面前,他似乎也忘记了面对王室时应该具有的所有礼仪。

“是国王之剑的一点小事。”卓恩米解释道,然后也找了张椅子坐下来。

寇松点点头,国王之剑的任务通常都是见不得光的隐秘事件。

“那你是为了国王之剑的任务来找我这个老头子的?”寇松摇起了躺椅,不经意的问道。

“不,我是为了那个孩子。”

“是国王之剑已经发现了她吗?”寇松不动声色的问道。他知道对于阿黛莉娅来说,无论国王之剑还是恶魔们都是极其危险的敌人。

“怎么可能,寇松老师你可别忘了,我现在是国王之剑的守护者之一,索迪玛也是我分管的辖区,不会有任何信息从我手指中漏走的。”卓恩米有些得意的说道,那神情分明是炫耀。

看着卓恩米的表情,寇松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像哄孩子一样恭维道:“原来只会捣蛋的卓恩米已经这么能干了。”

卓恩米扬起眉毛,也跟着笑了起来,这对话让她想起了几十年前在王宫宫廷的那段时光。不过短暂的回忆之后,无情的现实立刻将卓恩米从回忆中拉回来,她赶紧问道:“寇松老师,我听说恶魔似乎已经发现这孩子的踪迹了。”

这问题让寇松脸上的笑容刹那间消失不见,他有些忧心的说道:“是的,他们甚至还插手了那孩子的召唤仪式,虽然我还没弄清楚他们想干什,可那一定不是一件好事。”

“看来您当时布下的迷局,恶魔已经猜透了。”

“已经骗了那些家伙八十年,我也知足了。只是后面又要迎来他们的反扑了。”寇松叹了一口气,

“那今后怎么办?”卓恩米不安的问道。现在恶魔们已经知晓了目标,只凭借寇松长老一个人微薄的力量,是难以保护那个孩子的。

“她今年毕业,我打算带之后她到北边去躲一躲。”

“您又要改换身份了吗?当初您为了放弃宫廷的职务来到这里,惹出的事情我可都还记得。”

听到这里,寇松自豪的笑了起来。

“小卓恩米,你应该知道我最擅长啥,我打算再骗这帮长翅膀的家伙们一次。”

卓恩米这次没有笑,因为她觉得,压在这位老人身子上的担子太重了。

“不过我听说她准备报名召唤学院的选拔考试。”

“我已经劝说她放弃了,王都实在是个危险的地方。”

“我希望她能坚持考试,然后以皇家召唤学院新生的身份去王都。”

“为什么?”寇松吃惊的睁大眼睛。

“王都虽然危险,可那也是恶魔们最难插手的地方,我们起码不用同时对付两个敌人。”卓恩米解释道。

“可我在那个地方的名声可太糟糕了,到时候我可施展不开腿脚。”寇松一想到自己当年离开王都的情况,不免有些忧虑。

卓恩米挺起胸,大声的说道:“寇松老师,你别担心。到时候就由我来守护这孩子。”

寇松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卓恩米。此刻卓恩米收起刚才那副顽皮表情,重新内敛起表情,恢复成往日臣民们熟悉的女亲王的姿态。那股气场突然感动了寇松,他喃喃的说道:“卓恩米,你长大了。”

“是的,请把这个任务交给我吧。”卓恩米请求道。

“让我再考虑下吧,这个问题必须慎重。”寇松的立场第一次松动了。他本已经决定带阿黛莉娅避避风头。可卓恩米的出现和坚持,让他开始考虑另外一种可能。

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在卓恩米的羽翼庇护下,阿黛莉娅说不定会更加安全、

“那行,我等您的消息。”

卓恩米点点头,这么大的事情,也要给老师和组织以商讨的时间。

“对了,你来这儿只是为了这件事吗?”寇松感觉到卓恩米亲自前来拜访,应该不止这一件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