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谜面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2424字
  • 2014-05-30 02:25:51

吉文跟着阿黛莉娅来到了寇松家的门口。可就在准备敲门前,阿黛莉娅突然停了下来,她猛然意识到吉文还跟在自己后面。

“你走吧,吉文。”阿黛莉娅声音低沉的说道。

“不,我也想听听你的老师解释。”吉文的回答出乎了阿黛莉娅的预料。

“这些事情和你无关。”

阿黛莉娅不耐烦的反驳道,因为她觉得这是自己和老师之间的事情,而吉文是个不该出现在其中的角色。

吉文一听到这句话,一股愤懑立刻从胸中腾起。

“你错了,这和我有关。如果有一天,你被迫离开了所有亲人和朋友,失去了熟悉的生活,只能一人去面对不幸的遭遇,你会不会去问这是为什么?如果是你的老师寇松用了伪装卷轴把我召唤过来,那么我也一定要弄清楚原因。”

吉文的话,让阿黛莉娅怔住了,那些看似平淡无奇的语句却震撼了她的心底。

阿黛莉娅从未考虑过召唤兽的感受,她总是下意识的认为召唤只不过是暂时借用了召唤兽的力量而已,并没有打扰召唤兽的生活。召唤师无需为召唤兽的命运负责,所有的召唤书籍上都会有意无意的暗示这一点。

可阿黛莉娅突然发觉,她错了。吉文的话分明告诉他,召唤术会毁了一个生灵的生活,会给带来他一个孤独而悲惨的命运。而这不幸的遭遇让她不由得想起了自己所经历的事情。

就在那一刻,一个念头突然闪过阿黛莉娅的脑海。

其实他和我也是一样的。

自己一直苦苦的坚持要迈入皇家召唤学院的大门,不就是想能够成为禁咒师,然后对着那个改变了自己的命运的恶魔报仇么。

或许在杀死那个恶魔之前,自己也会忍不住去问,那究竟是为什么!

阿黛莉娅慢慢从刚才的那股悲伤中清醒过来,她看了看吉文,现在的吉文依旧保持着精灵大叔的模样,可从他的脸上却能看到那种深沉的感情。

终于阿黛莉娅放弃了施法的念头,她转过身,走上台阶,去叩响了大门。

不一会儿,一名老迈的侍者打开了门,探出头来。

他似乎认得阿黛莉娅,所以和蔼地问道:“阿黛莉娅,你是找寇松长老吗?他在书房。这位是你的朋友吧!请都跟我来。”

经过长长的昏暗走廊,吉文和阿黛莉娅来到了寇松的书房。

寇松长老坐在那书房的躺椅上,满脸的疲惫,花白的头发杂乱无章,似乎是很多天都没有好好休息了。他看到阿黛莉娅时并没有流露出意外,可当他看到吉文时,却异常惊讶。

“阿黛莉娅,这是谁?”

寇松觉得阿黛莉娅身后的这位陌生的精灵异常熟悉,却不记得在哪里见过。

“他是我的召唤兽,他用了伪装术。”

一听到这里,寇松的眉头厌恶的皱了起来,他立刻开始数落起来。

“阿黛莉娅,别和这个恶魔别得太近,这些家伙都太过于狡猾。”

可这劝说显然对阿黛莉娅无效,她冷漠地回应道:“老师,我和召唤兽的事情让我自己来解决,我这次来拜访您,是为了另一件事情。”

说完阿黛莉娅便将那误导卷轴拿了出来,平摊在寇松面前的石桌上。

寇松的视线一接触到那卷轴上的花纹,心里立刻一紧,他立刻抬头看着阿黛莉娅的表情。

阿黛莉娅紧抿住嘴,一言不发,双眼正死死盯着直盯着寇松长老,只等着他的回答。

终于,寇松长老叹了一口气,用着极其低沉的语调解释起来。

“阿黛莉娅,我想你大概知道我所做的事情,可我想告诉你,我是为你好。”

“所以不得不欺骗我吗?”阿黛莉娅苦笑着反问道。

寇松长老听到阿黛莉娅的话语,深吸了一口气,再度说道:“是的,你不应该去皇家召唤学院。”

“那请告诉我为什么?”

终于听到了这答案,阿黛莉娅的语气冷静地出奇。她想明白一向视自己如亲人的寇松长老为什么会突然如同变了一个人一般,用尽一切办法阻止自己参加召唤学院的选拔考试。”

寇松看了看吉文,答道:“我可以告诉你部分内情,但我不想让一只来历不明的恶魔旁听。阿黛莉娅,解除这家伙。”

听到这不客气的话语,吉文立刻的反驳道:“老头子,是你害我来到这里的,别一副看不起人的嘴脸。”

“这里没有你说谎的资格,肮脏的东西。你是怎么来到的,你和你的那些远亲们最清楚。”说完,寇松立刻举起了手,再度将那只可以放出召唤驱逐的戒指对准了吉文。

“住手!”

阿黛莉娅的呼喊,让寇松停了下来。不过这并非是他听从阿黛莉娅的劝止,而是他对于阿黛莉娅的反应太过于惊讶。

这不长的一段时间,这只恶魔似乎已经取得阿黛莉娅的信任了。

寇松看着阿黛莉娅,毫不客气地说道:“阿黛莉娅,要么你一个人留下听答案,要么你带着这个恶魔走,自己拿主意吧。”

阿黛莉娅知道老师的脾气与性格,她看了看吉文,吩咐说:“吉文你在门外等着。”

“不。”吉文拒绝了,“不弄清楚这老头为什么召唤我,我是绝对不走的。”

吉文态度让阿黛莉娅为难的沉默下来,可此刻,寇松长老却大声数落着吉文。

“真可笑,你怎么来这里,你自己最清楚。如果当初阿黛莉娅是按照我的卷轴施法,那她本来应该获得一只夜光翼马,而不是你这样的邪恶家伙。”

夜光翼马是三阶上级的召唤兽,善良温顺,作为无论是战斗召唤兽还是骑乘兽,都是难得的佳品。

听到这个结果,吉文和阿黛莉娅都惊呆了,阿黛莉娅立刻追问道:“召唤卷轴上暗藏的咒文是夜光翼马?”

面对自己曾经最疼爱的学生,寇松面露愧色,有点艰难的承认道:“是的,虽然卷轴上写的咒文是召唤烟雾恶魔菲尔扎埃,但这误导卷轴实际上是召唤夜色翼马。当时我想,如果你只能召唤出一只三阶的召唤兽,我想你大概就会死心了吧。”

吉文一直看着阿黛莉娅和寇松之间的交流,从寇松此刻脸上的表情来看,他似乎没有说谎。

可如果真相真的如他所说一样,那么自己如何来到这里成了一个更不可思议的谜团了。

真相就是是什么,吉文越来越猜不透了。

寇松说完了自己最难说出的那个秘密之后,转而面向吉文,讽刺道。

“恶魔,你想知道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如果你没说谎的话。”

阿黛莉娅也转过头来,对着吉文说:“吉文,我想寇松老师单独谈谈。”

看着阿黛莉娅恳求的目光,吉文暂时放弃与寇松针锋相对的打算,他退出了房门,来到了走廊上。这时那位老精灵侍者看着吉文暂时无处可去,便把他引到了走廊尽头的茶室里,让他暂时休息。

吉文坐了下来,可眼睛仍旧盯着寇松书房的那扇大门,猜测着这位神秘的精灵长老,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而此刻,在房间当中,阿黛莉娅重新回过头来,向着寇松长老质问道:“好了,现在您总可以说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