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意外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2527字
  • 2014-05-28 09:34:52

吉文听到这奇怪的喊声,赶紧走了过去,只见阿黛莉娅正拿着一张奇怪卷轴询问着阿瑞斯。

阿瑞斯回头看过阿黛莉娅手中的卷轴之后,不以为意地答道:“这叫误导召唤卷轴,是罗特最拿手的东西,召唤师拿着这卷轴去召唤时会被不由自主地念出不同咒语。比如召唤兔子的时候,不幸释放出雷暴。这是可是伪装事故的好东西,我听说有个家伙就是用这种卷轴干掉了他的弟弟。”

听到阿瑞斯的解释,吉文仔细打量起了那卷轴,那召唤卷轴的四周画着独特的花纹和符咒,背面也镶嵌着不少晶石。看着看着,吉文越来越觉得这卷轴在哪里见过,直到他猛然回忆起,自己在审视阿黛莉娅记忆时,曾经见过几乎一模一样卷轴。

阿黛莉娅在召唤自己时,手中拿着的是同样的东西!

吉文立刻注视着阿黛莉娅,阿黛莉娅现在一言不发,脸色苍白,似乎她也发现了那卷轴的秘密。

看来当时误导阿黛莉娅的,就是这卷轴了。说不定这也是昆雅掉的包,这样一来,借助卷轴的力量,加上她事先准备好的魔能晶石,就能让阿黛莉娅按照她的意愿去实施召唤了。

吉文终于觉得自己已经接近那次召唤事故背后的真相了。

可就在这时,阿黛莉娅突然问起阿瑞斯:“阿瑞斯,我能拿走一张这样的召唤卷轴吗?”

“你要这东西干嘛?”阿瑞斯不解的问道。

“我想拿给我老师寇松院长看看,这似乎和学院里的一次事故有点关系。”阿黛莉娅说了个谎。

“事故?”阿瑞斯努力地回忆着最近在召唤学院是否发生过什么案件,可怎么也回忆不起来听过相关风声。

不过最后他还是妥协了,毕竟阿黛莉娅是他的忘年之交,而且按这孩子的个性是不可能拿这卷轴去害人的。于是他点点头:“没问题,你拿一张走好了,这证据多一个少一个没啥区别。”

“谢谢你,阿瑞斯,要是没其他事情,我们现在就要走了。”阿黛莉娅接过卷轴,立刻就急着要走。

正在这时,阿瑞斯的同事们也从街道另一头赶了过来。

阿瑞斯见状也只得和阿黛莉娅道别,然后他把空空的储物戒指扔给了吉文,最后他对着即将离去的阿瑞斯和吉文大声说道:“阿黛莉娅,以后有时间我们再到奎恩家聚聚,只有你到场,他才肯让我们尝尝他夫人的手艺呢!”

“好的,我一定会的。”

阿黛莉娅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和阿瑞斯道别,然后急匆匆的向着召唤学院走去。吉文见状远远的和阿瑞斯告别,然后匆忙追了上去。

在剩下的路上,阿黛莉娅沉默无语,急匆匆地前行。察觉不对劲的吉文,冲上前去把她拦了下来。

“你干什么?”阿黛莉娅试图推开吉文。

“这卷轴是不是有问题?我记得在召唤的仪式上,我见过地上有张很像的卷轴。”吉文试探道。

“这不关你的事。”阿黛莉娅继续看着路,连眼睛都没有抬一下。

吉文心里暗自感叹道:看来还是要把事情说清楚才行。

于是吉文终于开口说道:“你刚才不是问有什么事情瞒着你吗?那我告诉你吧,我没告诉你的是有关那场意外的全貌。”

阿黛莉娅终于转过头来,看着吉文。

吉文将事情的全貌详细的告诉了阿黛莉娅,包括蒂妮的逆转水晶粉末,昆雅的卷轴与魔能晶石,以及背后可能涉及恶魔的传言,甚至加上他自己的推理与猜测。

可出乎吉文预料的是,听完这一切,阿黛莉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种激动,她的表情反而变得更加地冷漠。

“吉文,你是想说蒂妮换走了我原本的晶石,而昆雅就乘机换上了新的能量魔晶,还把召唤卷轴掉了包?而昆雅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遵循背后某个恶魔的旨意?”

“是的。“吉文肯定的点点头,他觉得这事件的谜底已经即将展现在眼前了。可不料阿黛莉娅却否定了他的猜测。

“你错了,吉文。“

“错了?“

“你大错特错了,给我误导卷轴的不是昆雅,而是寇松院长!“阿黛莉娅的脸上闪过一丝苦涩的笑容,声音也跟着在夜风中颤抖。

“你记错了吧?怎么可能是寇松院长!”

吉文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老精灵虽然讨厌,但吉文从未把他算在怀疑名单内。

“不,一定是他。他把召唤卷轴交给我的时候,我曾非常认真的看过。那卷轴的奇特的咒文花纹和这些误导卷轴上的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我是绝对不可能记错的!”

随着阿黛莉娅的嗓音逐渐变高,她一直压抑的感情终于脱离了理智的控制,泪水突然从她的眼睛里迸发出来,顺着脸颊肆意流淌。

空气中很快只剩下阿黛莉娅独自呜咽的声音。她捂住了脸,站在那里不停抽泣着,似乎是要把所有委屈彻底发泄出来。

看着她那伤心的样子,就连吉文也感到几分心酸。

他阅读过阿黛莉娅的记忆,他知道是寇松院长把孤单无助的阿黛莉娅从遥远的乌尔斯山谷带到了这繁华的索迪玛城。

寇松院长一点一滴的从头教阿黛莉娅召唤术和生命法术,也像爷爷一样在这冷漠而势利的精灵城市里,挡住人们对阿黛莉娅的混血歧视,给她无私的关爱,让她得以顺利的完成求学之路。这是一段长达数十年的感情交融,这也是难以割舍的默默亲情。

虽然之前寇松固执的斩断了阿黛莉娅参加皇家召唤学院的求学之路,但阿黛莉娅并没有真正怨恨这位老人,可今天从阿瑞斯口中听到那卷轴真正功能的那一刻,一直支撑阿黛莉娅内心的那些东西,统统崩碎了,变成了无数利刃,将她的心底刻得伤痕累累。

她没法接受寇松长老竟然从一开始就用这种方法欺骗了她。

直到这一刻,吉文才突然明白,阿黛莉娅之前为什么会突然对自己那么生气。

在与寇松长老决裂之后,自己是唯一默默支持着她的人,她同样对自己寄予了无限信任,可历经了那么多磨难之后,她却发现自己同样也欺骗她,也同样隐瞒了无数事情。

现在所有事情撞在了一起,也许,她以后再也不会相信任何人了。

吉文突然感到有点后悔,他试着往前走了两步,想劝劝阿黛莉娅,安抚下她的情绪,顺便说说自己的苦衷。

可吉文面前的哭声中突然传出一个沙哑的声音。

“吉文,我命令你别过来!”

阿黛莉娅的声音像一堵无形的墙拦住了吉文。

我命令你!这字眼如此刺耳,让吉文猛然意识到某些似乎已经被自己遗忘了的东西。

是的,对精灵们而言,自己只不过是一只召唤兽而已。不应该,而且也没人希望自己去介入他人的生活。

突然想明白这一点的吉文,退了回去,他远远站着,等着阿黛莉娅自己慢慢平静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阿黛莉娅终于止住了哭泣,她慢慢用手帕将脸上的泪痕擦干,然后拿着卷轴朝着街道的另一端走去。

“阿黛莉娅,你是不是走错路了。”

吉文用心灵传音小声地提醒着阿黛莉娅。虽然吉文是第一次在城内转,但是他仍然能分得清召唤学院似乎是在另一个方向。

可阿黛莉娅头也不回的回答道:“我没错,我要去寇松老师家。”

阿黛莉娅的声音冰冷如铁,让吉文不寒而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