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遭遇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3323字
  • 2014-05-27 21:47:08

那场爆炸的烟尘还未散去,一个披着法袍的身影就从烟尘里冲了出来,正逃向吉文与阿黛莉娅所在的方向。而在他的身后一位壮实的晶石战士正紧跟着从烟雾中追出。

那晶石战士挥舞着大锤,用那独特的大嗓门愤怒的喊道:“罗特,你给我站住!你这混球竟敢用陷阱伏击我,我要捶扁你的腿!”

听到这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吉文和阿黛莉娅不约而同的一愣神,这声音他们都非常熟悉,这不是治安官阿瑞斯的声音吗?

那位叫做罗特的召唤师没有理会阿瑞斯的叫骂,边跑边跟自己施加了猫之迅捷,然后召唤出自己的召唤兽来。只见一只巨大的软体动物凭空出现,一下子将阿瑞斯彻底压在了身下。

借着这空挡,那召唤师飞速奔逃,拉开了与阿瑞斯的距离,离吉文他们已经不远了。

“吉文,快拦住他!”

阿黛莉娅看见治安官阿瑞斯被召唤兽压住了,心里立刻着急起来。毕竟在这些天来,她已经把这些热忱的治安官们当做知心朋友了。现在阿瑞斯似乎有危险,阿黛莉娅更觉得自己应该责无旁贷的施以援手。

虽然从被召唤出的召唤兽来看,这召唤师似乎是位四阶的高阶召唤师,实力应该在阿黛莉娅之上。可历经了多次血战的阿黛莉娅毫无惧色,她熟练的在前方的街道上布满了的四处舞动的藤蔓,拦住了那法师的去路。

带刺的藤蔓卷住了法师的双腿,法师一个踉跄滚倒在地,然后立刻被藤蔓们牢牢的遮蔽起来,形成一个蠕动的荆棘堆。

法术似乎奏效了!

这如此轻易的成功让阿黛莉娅疑惑丛生,就连手上准备连续施放的法术也停了下来。

怎么一个四阶的召唤师会被荆棘术轻易的绊倒?

就在阿黛莉娅还在犹豫是否使用木刺术结束战斗的时候,那堆荆棘突然爆裂开来,从中跳出一个黑影,像风一般闪向街道的另一边。

糟糕,刚才那跌倒只是对手的伪装。

发现上当以后,阿黛莉娅赶紧改换施法,可现在她已经慢上一拍,必须有人来拦住他才行。

“吉文!”

阿黛莉娅在心灵感应中竭力喊道,而在阿黛莉娅下命令以前,吉文就早已追了上去,经过禁神空间中那残酷的训练之后,吉文肢体的协调与力量爆发都有了大幅提升,移动速度也远比之前要快得多。

仅仅只用了几秒钟,吉文就已经追上了那黑影,就在黑影即将跃上街边的墙壁时,吉文也飞跃而起,一把抓了那黑影的的脚踝,将他硬拽到在地上。

“噗通!”

黑影重重地砸在地面上,打了几个滚。吉文伸出手,想抓住黑影的脖子,然后把他给拎起来。可当他触碰到那黑影的身体后,突然发觉上当了。

这是一团扭动的荆棘,在法术的作用下勉强维持着人的样子。

吉文猛地回过头,在心底大叫:“小心,这是骗局!那家伙还在那儿!”

而就在吉文抓住那黑影的同时,从荆棘堆残片里,浮现出一个召唤师师的身影,他已经给自己施加过静音术,现在他悄然地跃出,扑向毫无防备的阿黛莉娅。

召唤师的口中飞速的念出毒击术的咒文,而他伸向阿黛莉娅的右手立刻被一团绿色的烟雾所笼罩,召唤师的指甲也随之泛出深绿色的幽光。

糟糕,来不及了。

没有远程攻击手段的吉文赶紧掏出一个小链球朝着召唤师扔了出去,这颗小链球没有镶嵌魔法晶石,昏暗地球体隐藏在黑暗中,划破空气,朝着那召唤师飞去。

当阿黛莉娅听见吉文的警告而回过头时,那召唤师的手已经即将抓住阿黛莉娅的肩膀了。

情急之中,阿黛莉娅咬破了自己的嘴唇。随着那一缕鲜血渗出,阿黛莉娅的魔法抗性开始随着混身血液在她的体内聚积。

可就在这时,一只拖着铁链的链球撞上了召唤师的手臂,巨大冲击力下,召唤师的臂骨断裂了,手臂弯折成不可思议的角度,那墨绿色的指甲也从阿黛莉娅脸颊边划过。

这剧痛让召唤师的表情极度扭曲,他张嘴嚎叫,可静音术的法术效果让周围依旧安静如常。

也正在那一刻,阿黛莉娅聚积了全身的力气挥出一拳。那看起来柔弱的拳头,正砸在召唤师的鼻梁上。

经过与吉文的血契联接,阿黛莉娅现在的力量丝毫不弱于一名三阶的晶石战士,这一拳让那倒霉的召唤师腾空而起,重重栽倒在地上,彻底地昏过去了。

而此刻,吉文也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到了阿黛莉娅身旁。

“没事吧?”吉文问道。

“嗯。”阿黛莉娅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然后别过脸去,独自用魔法魔法藤蔓将那昏迷的召唤师捆得严严实实。

看到阿黛莉娅的反应,吉文知道她还在因为刚才事情生气。不过,吉文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过错,也懒得再去解释,便站在了一旁。

正在这时,阿瑞斯晃悠悠地跑了过来,混身沾满了黏糊糊的粘液。刚才召唤师昏迷后,那巨大的软体动物也返回了召唤空间,阿瑞斯终于恢复自由,不过那残留的粘液一时半会儿是清除不掉了。

阿瑞斯一边忙着擦粘液,一边勉强辨认着来人,可看清楚帮忙拦住召唤师的人之后,阿瑞斯惊讶的大叫起来:“原来是你,阿黛莉娅!活该这家伙倒霉,居然跑向你这边,额,这位是你朋友?”阿瑞斯看到了伪装后的吉文,并没有认出他来。

阿黛莉娅看了吉文一样,然后冷漠的解释说:“这是铜须先生。”

“你好,我是阿瑞斯,城里的治安官。阿黛莉娅的朋友也是我阿瑞斯的朋友,今天多亏了你们两个帮忙,不然就让罗特这小子跑掉了!”阿瑞斯同样热情地与吉文打招呼。

“他是罪犯吗?”阿黛莉娅指着昏迷不醒的召唤师问道。

“这家伙是罗特,老练的骗子,就连死人身上也能骗出几个金币来的家伙。他也是城里各种欺诈道具的提供商。今天我只是找他问问话,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心虚得要袭击我!”

一想到这里,阿瑞斯把身上的粘液甩了甩,然后又把昏倒在地的罗特踢了几脚,最后抱怨道:“不知道执政官发了什么疯,突然要调查全城经营召唤材料与卷轴商人。不然也不会遇到这破事。”

“原来是这样。”阿黛莉娅听完了阿瑞斯的解释,小声感概道。可在一旁旁听的吉文,却猛然意识到不同的事情,执政官弥陀尔雅也拿到了召唤时残留的红色晶石粉末,以执政官的狡猾,不难猜到事情的真相,莫非她也在调查那场召唤的事情?

吉文当然猜不到执政官的命令只是为了执行卓恩米亲王的旨意而已,不过这条命令所产生的的无数后果却让吉文接下来始料不及。

和阿黛莉娅闲聊了两句之后,阿瑞斯继而仔细查看了下昏迷的犯人,犯人手臂上的那精致小链球让治安官非常感兴趣,他把链球取了下来,问道:“这是谁的玩意?挺精巧的。”

“是铜须先生的。”阿黛莉娅答道。

阿瑞斯看着吉文,饶有兴趣的问道:“送给我如何?”

吉文怕发出声音露馅,只是点点了头,这玩意不珍贵,送给治安官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谢了!”阿瑞斯把链球收进腰包里,然后又大方的说道:“不过,你们等会儿,我阿瑞斯不会让你们白帮忙的。”

说完阿瑞斯就在那犯人身上翻来倒去,过了半天才从犯人手上捋下一个戒指来。昏暗中阿瑞斯看了半天才辨认出是这是一个小型储物戒指。

“罗特这家伙把宝贝都藏哪儿了,怎么就剩下个戒指。要不你们委屈下,就收下这储物戒吧。”阿瑞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他原以为从罗特身上再怎么也搜刮出几件值钱魔法装备的。

“这样好吗?阿瑞斯。”阿黛莉娅吃惊的看着阿瑞斯的动作,私自洗劫犯人的财物,这让一直在学院里上课的阿黛莉娅有点没法接受。

夜色里,阿瑞斯哈哈一笑,毫不在意地答道:“这从没干过好事的家伙自己倒霉,跌倒的时候把戒指摔掉了,天这么黑,我又法没看见这戒指滚到哪里去了。你说是不是,铜须先生。”

面对阿瑞斯的询问,吉文满脸赞同的点点头。打怪搂装备么,这当然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不过吉文这无视道德法律的举动似乎让阿黛莉娅再度反感起来,她横了吉文一样,然后说道:“既然怎么赞同,那你就把戒指收着吧,我没兴趣。”

阿瑞斯没理会阿黛莉娅所发的脾气,他自顾自的说:“不过给你们之前,我得把里面的东西先拿出来,这骗子随身携带肯定有不少犯罪证据。”

说完,阿瑞斯触动魔法机关,然后把里面的东西都倒了出来。

可这储物戒指的存储空间似乎不小,只见一堆卷轴,几本书籍还有不少奇怪工具,滚落了一地。

由于周围太过于昏暗,阿黛莉娅赶紧释放了一个法术:月之球,明亮的微型月亮把周围通亮,散落在地上的东西也纷纷显现出来。阿黛莉娅和阿瑞斯立刻开始收拾东西,而吉文也蹲下来帮着收拾散落在地上的卷轴和书籍。

就在吉文捡起几张卷轴之后,吉文突然发现,一张卷轴下方压个陈旧的小笔记本,散开的页面上,似乎记录满了各种设计图还有说明文字。看着这东西似乎非常有价值的样子,吉文动起了偷偷留下的念头。他悄悄回过头一看,阿黛莉娅和阿瑞斯还背对着自己,忙着收拾地上的道具。于是他立刻将小笔记本塞进了自己兜里。

他刚把东XZ好,便听见了背后阿黛莉娅的惊叫:“阿瑞斯,这是什么卷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