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巨响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2486字
  • 2014-05-25 22:39:43

吉文和阿黛莉娅被请进了“火焰熔炉”的贵宾室,侍者领班端上了两杯名贵的拉莫耶果茶后立刻退出去了。阿黛莉娅这时才询问吉文:“你到这里来,就是是为了做晶盘?我还以为你是来追查线索的!”刚才吉文仓促的举动弄得阿黛莉娅也措手不及。

“不,其实我是想学习怎么做晶盘。”

阿黛莉娅的果茶喝了一半,停在了那里。

“吉文,你不是在开玩笑?”

在精灵世界,制作晶盘的手艺是及其隐秘的技术,几乎没有研究晶盘的著作公开发行,找到一个简单晶盘的制作手册甚至比弄到记载六阶召唤法术的卷轴还要困难。

吉文回过头,看着自己的召唤师。

“你看我像开玩笑么?我是零阶的魔法体质,完全无法使用魔法,甚至没法使用某些魔法物品。我唯一的希望就是能使用晶盘,不然怎么在选拔比赛中和那些能够熟练施法的召唤兽对抗。”

阿黛莉娅愣住了,她没料到吉文竟然是为了下一阶段的比赛在做准备。可这个方法也太难以实现了,阿黛莉娅看不到任何成功的希望。

正在这时,贵宾室的大门推开了,一个壮实的精灵走了进来,他穿着粗麻工装,系着围裙,围裙上挂着铁匠铺老工头常见的工具,

他就是工坊的主人涅尔斯师傅。他似乎已经听过领班的汇报了,所以径直走向吉文。

“我是这里的主人涅尔斯,就是你想看晶盘?”涅尔斯师傅的话语不像商人那样圆滑,反而是工匠们特有的那种直白。

“是的。”吉文点点头。

“我不收你的钱,但我也只能让你看看。我话说在前头,我是不可能为陌生人订做晶盘的。如果你们有什么特殊的能耐,不要在这里为难我,找城里贵族区的老爷们去要个担保来。明白吗?”

涅尔斯看着吉文和阿黛莉娅都点了点头,然后招了招手:“快过来吧,我还忙着呢。”

就这样吉文和阿黛莉娅跟着涅尔斯来到了一工坊里的一个房间。

这里摆放着好几个晶盘成品,还有两个晶盘半成品正在做最后的外观修饰。

精盘是形状大小各异的金属盘片,不同材质和形状的金属盘片上不同种类的晶石按着不同高低位置,组合成各种有序的图案。虽然没有统一的规律,但是那些闪烁着各种颜色魔光的晶石所组合的图案,不无透露出一种韵律之美。

为了让晶盘更加的美观,精灵工艺师还根据晶石的位置不同,将晶盘盘片上的金属部分雕塑成各种生物,风景或是符号。

在吉文看来,晶盘所用晶石比制作魔法物品所选用的晶石范围要广泛得多,不仅可以使用有各种属性的魔晶石,一些没有什么明显属性的宝石也都在使用范围内。

那些带有魔法属性的晶石做成的晶盘,吉文大抵还能猜测下用途。比如一个雕塑着老虎的盘片上,虎头处镶嵌着一颗火红色的火焰晶石,其他的晶石围绕火焰晶石形成一个扇型。那这大抵应该是施放火焰魔法的晶盘。

可就在吉文眼前,另一个雕刻成大树的晶盘上,连一颗带魔法属性的魔晶石也没有,只有些颜色各异的普通宝石,组合成类似雨伞的轮廓。这显然是一个具备某种魔法能力的晶盘,但吉文一点也猜不出这晶盘的施法能力。

“这个晶盘能施展什么魔法?”吉文忍不住好奇问道。

涅尔斯看了吉文一眼,回答道:“三级自然法术:风墙术。”

“可这是什么原理呢?”吉文脱口而出。

看听见问题,涅尔斯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他刚才一直留意着吉文,吉文如痴如醉的盯着晶盘的样子让他颇为意外。大多数外行来到这个房间只会开口问价,或者关注于晶盘的花纹和晶石的材质。而这个打扮落魄的奇特家伙却一直审视着晶石位置与组合,似乎也是个做过手艺活的人。

吉文的举动让涅尔斯对他有了点好感,但这好感还不足以让涅尔斯将晶盘制作师傅们的秘密告诉他人。

听见涅尔斯一直没有回答,吉文抬起头看着这位精灵师傅。面对吉文的目光询问,涅尔斯咧嘴一笑,反问道:“你认为我会把这秘密告诉你吗?”

吉文失望的直起腰,看了看周围。这里只是做最后的雕塑美化工序的场所,前面怎么镶嵌,怎么设计都完全无从知晓。从这晶盘师傅的口气来看,他是不可能把这吃饭的机密施予他人。那现在该怎么办?就这么算了吗?

正在吉文头疼的时候,工坊里突然传来一声重物坠地的巨响,房间里的两个精灵技师不约而同,望向了门口方向。而涅尔斯的脸色听到声音后立刻变得阴沉无比。

“两位先这里看看,我稍后就来,”说完涅尔斯立刻就冲出门去。

“好像出意外了。”阿黛莉娅猜测道。

“好像是大块魔钢坠地的声音。”吉文肯定地答道。吉文在哈维的铁匠铺里经常处理雷斯林魔钢,这独特的声音是他怎么也不会认错的。

“我们要继续等下去吗?”阿黛莉娅觉得这种时候,应该不要继续给主人添麻烦为好。

“你等会儿,我跟过去看看。”

吉文下意识觉得这场意外说不定也是个机会,也立刻冲出门外。

“等等!”

阿黛莉娅想喊住吉文,可已经太晚了,吉文已经闪出门外了。旁边的两名精灵技师也会过神来,一个人跟着吉文追了出去,另一个精灵技师拦在了门口,紧紧盯着阿黛莉娅。

“小姑娘,请你不要乱跑。”

见这阵势,阿黛莉娅只得放下追出去的念头,找个位子坐下,然后在脑海默默祈祷吉文不要惹出大乱子来。

吉文尾随着涅尔斯跑到了一个巨大的工作间里,这里烟雾缭绕,热流涌动,空气中到处都是燃烧所产生的特殊味道。工作间的一角有着一个巨大的熔炉,旁边还有十几个用于加工的各种小炉子,而在房间另一边的工作台位上,摆满了各种金属制品的半成品。

这里平常应该热闹无比,可现在所有的铁匠师傅都离开了岗位,围在了熔炉的一旁。

在熔炉旁,一座巨大的金属吊梁折断了,原本在吊梁上吊挂转移的一件巨大弧形金属件砸在一座秘银平台边,然后滚到了地上。那宝贵的平台被砸塌,而那似乎是雷斯林魔钢的金属件外形也已经发生了严重扭曲。

“怎么回事!”涅尔斯怒吼的声音回荡在工作间里,这件弧形的厚金属壳是涅尔斯用尽整个工坊的人力物力加工了几个月才成功的产品,这几天在做最后的工艺调整,马上就要交付给客户了。可现在这大半年的心血和自己的声望全都毁在这吊梁上。

这厚重雷斯林魔钢的钢壳已经形变,要重新慢慢调整,那至少要花掉一个多月的工夫。

涅尔斯已经能想象到客户暴跳如雷的场景以及同业者公会里那些嫉妒者们的闲言碎语。

怎么办!怎么办!

涅尔斯的眼里爆出血丝,现在,涅尔斯连责骂那些员工的念头都没有了,他现在只想赶紧找个什么法子能尽快将这件作品给救回来。

可正在这时,一个陌生的声音在涅尔斯背后响了起来。

“真惨啊,连结构都扭曲了,现在只能重新加热锻打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