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道路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4144字
  • 2014-04-18 09:03:26

那群四脚蛇喧嚣的叫声彻底远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吹过耳边的呼呼风声。

吉文艰难的从垃圾堆里爬出来,小心的躲着飞毯的边缘,一点一点地向飞毯前部挪动。

毕竟在这起码几千米的高空,站在一张七八平米大小的飞毯上,还需要点定力。

终于他克服了恐高和腿软,慢慢挪到了那老地精的旁边,一屁股坐了下来。

毕竟坐着总归是安稳点,心也不那么慌了。

回过神来的吉文,对着自己救命恩人,诚挚地说了声谢谢。自从上大学来,他还从没有如此客气的说过话。

可老地精根本没抬眼看吉文,只是随口回了句:“嗯,知道了,新来的,你叫什么名字?”

吉文瞅了老地精一眼,心里有点不快

可这家伙毕竟是帮自己脱离险境的恩人,吉文只得老实答道:“吉文。”

听到回答,老地精依旧面无表情,只是他嘟囔了半天也没发出那正确的音来。

“吉……基瘟?真是个古怪名字,看来也是个不知名地方来的,那你是几阶的召唤兽啊?”

“几阶?”

听到这问题,吉文有点摸不着头脑。

老地精终于回过头来,黄色的眼珠打量着吉文,仿佛看着一个怪物。

“你不是召唤兽么?”

召唤,召唤兽!

吉文过了半天才适应自己的新头衔。是的,在这个奇幻世界里,自己的身份是召唤兽。

他只得悻悻地点头答道:“我是被召唤来的……不过,我不知道自己是几阶,”

“那他们第一次召唤你的时候,没帮你测试阶位吗?你的召唤师竟然马虎成这样,真不成体统。”老地精大声抱怨起来。

吉文突然苦笑起来,因为他终于回想起了这个古怪的分阶。

在之前探索精灵阿黛莉娅的记忆时,他曾经了解到,被召唤术召唤出的召唤兽,从低到高,共分成十个阶级,每个阶级又分为上中下三等。

按照惯例,一个新种类的召唤兽第一次被召唤出时,召唤师应该对召唤兽进行能力评测。可吉文的召唤仪式最后变成了一场混乱的战斗,测试也就无从谈起了。

看着吉文沉默不语,那老地精有点同情地说道:“看来你是啥也不懂。要想在这里安稳的呆下去,这个样子可不行。”

听到这里,吉文一愣。

的确,如果是那个精灵世界自己还能靠读取阿黛莉娅的记忆了解个一星半点。眼前这白色世界,自己真是一窍不通。刚才招惹那群蜥蜴差点让自己完蛋,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不知还要面对多少险境。

或许,可以找这个老地精问问?

吉文突然想到,这老地精脾气似乎不好,但有个人指引,总好自己闷头吃亏啊。

于是吉文试探性地问了句:“要不,您跟我讲讲?”

老地精脸上闪过一丝狡黠的笑容,摇起头来。

“那得浪费我多少的时间!时间就是金钱,你懂不懂?”

吉文一愣,他能听得出这老地精话语里的言外之意。

那些指点可不是免费的。可现在自己几乎身无长物,应该是拿不出任何能让老地精看得上的东西。

吉文的反应在老地精的预料之中,他看了看几乎赤身裸体的吉文,故意沉默不语。

地精回忆起自己见过的无数新人,他们都是同样的无知,都是那么的缺乏帮助,都愿意为了那一点点指引,付出任何代价。这个新来的应该也不例外。

吉文最讨厌求人,可现在这境地却要逼着他开始低三下四的问着话。

“大叔,您好人做到底,多少指点下吧,算我欠你个人情。”

老地精听到这里,哀叹道:“算了,那我就先免费教你好了。哎,谁叫我这么心软呢。不过,之后你要替我做工,把这钱给补上。”

说完他脸上便浮现出一副吃了大亏,痛心疾首的神情。

看着老地精的表演,吉文心里暗自嘀咕:“做工?你这老家伙就等着说最后一句么。自己先当了召唤兽,现在又得当包身工,这他妈什么事啊!”

可吉文现在根本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本钱。毕竟这老地精看起来法力强大,如果以打工为名,偷学下怎么在这世界里安身立命到也不是说不行。

于是吉文犹犹豫豫的问道:“包吃住么?工钱多少?”

“有单间宿舍,免费住宿,你不用担心吃饭问题,每个周期给你5个石币。”

老地精熟练回答道。他现在越来越觉得满意了。这新人似乎很熟悉雇佣劳动,也不是疯子或是偏执狂,这在智慧生物中很难得。

吉文有点纳闷,他实在拿不准这报酬是高还是低,于是他换了个问法:“我要干多久?”

“把帐还完就行,不出意外,只要四个周期就够了,没几天,到时你去留自由。”

吉文大概算是知道了自己劳动的价值,可他还要知道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那你能教我啥?”

老地精自信满满的说道:“我能让你认识这儿的一切,还能让你学门谋生的手艺。”

这交换条件听起来似乎不算太坏,所以吉文没再犹豫了,低声把自己卖了出去。

“行,成交。”

交易达成后,老地精立刻换了副脸色。只见他亲热的吉文打着招呼,仿佛是见到多年不见老友一般。

“你好,吉文。我是哈维,是这世界里资格最老的二手商人,最大地精二手商店的总裁。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员工了!”

说完,哈维还特意搂住吉文以示亲热。

吉文被老家伙态度的转变吓了一跳,可就在那一刻,吉文发现老地精可以轻易触碰到自己,这似乎和在精灵世界时不一样。

不过老地精哈维似乎没有注意到吉文神色的异变,立刻开始对新员工进行业务培训。

他拿着法杖指着大地问道“来来,我们开始第一课,你看看下面,知道你在什么地方吗?”

看着这片白色荒寂原野,吉文摇摇头。

“这就是禁神领域!”老地精表情复杂地解释道,“这是只属于召唤兽们专有的乐园,或者说……是召唤兽们永恒的监狱。”

“那你也是召唤兽?”吉文脱口而出。

地精的神色显然有些不快,他有些恼怒的说道:“听我说,别插嘴。”

吉文只得闭了嘴,继续听下去。

这片白色大地原本没有名字,现在这老地精管它叫禁神领域。

可不管这大地叫什么,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当初创造出召唤术的那位神祗或者生灵,顺手开发出这片土地来。

任何被召唤术从其他位面召唤而来的生灵,一旦被自己的召唤师解除召唤,就会被传送到这个无边无际的白色空间里。

在这个空间里,被召唤的生灵不会死亡,即使暂时受伤也会迅速恢复;生灵们也不会感觉饥渴或者受到疾病影响。

他们将在这个空间里永远呆下去,直到召唤师的召唤来临,他们才会重返召唤师所在的位面,为自己的主人而战。而当召唤结束或者召唤兽死亡时,召唤兽又会毫发无损地回到这个奇特的位面里,等待下一次召唤来临。

“真变态!”

吉文又忍不住嘟囔道。他现在总算明白为啥他打死的那只大蜥蜴又重新出现,而且带着一群同胞锲而不舍的追杀自己。

不过这空间的设定,让吉文完全不能接受,在他看来,召唤完毕之后,生物应该回自己原本的世界,幸福地过着没羞没臊的生活,而不是来这里坐牢。

“你懂什么?”老地精对新员工随便插嘴感到很不耐烦,“如果你费尽力气在生死之斗中召唤了一头魔法神兽来助阵,却发现神兽因拉肚子或是早餐没吃饱没法全力上阵,你会不会发疯?或者十年前你召唤了一种邪龙,结果十年后你重复法术的时候发现它已经被人杀绝种了,你甘心吗?”

吉文被说服了,从这个角度说,老地精的话的确有几分道理。在自己的那个世界,中国国足也是要先圈禁起来,才可能挤出点战斗力,但是宾馆围墙显然不如这魔法监狱给力,所以中国足球也就一天天烂下去了。可吉文很快又想到另外一个问题。

“那召唤兽岂不是要在这里永远待下去。如果一直没人召唤,连返回一下真实世界都做不到?”

“是的。”被问道这个问题,老地精显然有些气短,“如果你的召唤师死亡,而召唤法术又没其他人可以重现的话,那你就永远只能呆在这里了,就像它一样。”

说完老地精指了指远处白色平原上一座显眼的灰色山丘。

吉文仔细看了看,那山丘似乎像一个灰色的……大海螺?

“那家伙原本是某个水世界的凶兽,十阶禁咒级别的召唤生物。”

老地精娓娓道来,听到这里吉文也忍不住回头多打量了两下那海螺怪物,他依稀记得禁咒级别的召唤生物仅次于神祗,应该也是威力无穷的家伙。

“可是它第一次被召唤的场所是在陆地。这家伙根本没法移动,拿手的法术和攻击也因为没有巨量的水做介质,完全无法施展。所以他的召唤师在那场战斗中被砍了头,而召唤术也从此失传了。”

“它呆了多久?”吉文开始有点同情这个倒霉的海螺来。

“这个太久,不记得了。”老地精喃喃低语,“大概有个三千万个周期?不,至少有五千万周期的样子。反正现在它已经进入休眠,谁也不理会了。”

听到这里,吉文心里凉了半截。

如果万一自己也遭到这种命运,那么岂不是也要永远在这个鬼地方呆下去。

“有办法突破召唤术返回自己的家园么?”

吉文几乎不报希望的问道。

“有!”老哈维肯定的答道。

“什么办法?”吉文立刻兴奋起来,现在的他只想回到那个肮脏的寝室里去。

“不过要等你的召唤师成为禁咒召唤师再说,那可是个几乎不可能达到的目标。”

一说完老地精哈维一脸恶意的笑了起来。

禁咒召唤师?

一听名字就是那些只有疯子和偏执狂才能达到的等级。

自己的召唤师好像是那个叫阿黛莉娅的精灵小姑娘,看起来怎么也不可能成为禁咒召唤师的。

“难道我就要像那海螺一样困一辈子么?”

或许是由于太过失望的缘故,吉文竟然自言自语的将心中想法说了出来。

可听到这抱怨,老哈维却哈哈一笑

“你不用担心这么遥不可及的问题,其实能像它这样永远安稳的睡下去实在是一种幸福。”

“幸福?”吉文吃惊的反问道。

对于吉文来说,这种悲惨的生活怎么可能能叫幸福。

老哈维对吉文的反应毫不意外,他用店老板教训土包子的口气批驳道:“这当然是幸福。被召唤到这里的邪恶家伙不知道有多少。要不你试试被某个邪恶怪兽抓住,然后折磨一辈子看看?除了杀戳,这可是他们仅剩的乐趣了。”

如果这老地精没骗人的话,在这个世界,召唤生物都死不了。

万一你被那些神话中才有的邪恶生物抓去折磨的话,死亡真是一种奢望。

一想到这里,吉文立刻感觉混身发冷。

看来这老地精说的没错,现在自己首先要担心的,是如何在这个大监狱里生存下来,再才有机会去思考类似回家之类的问题。

正当吉文胡思乱想时,他突然发现,健谈的老哈维似乎安静下来。他转头一看,老地精现在正奇怪的注视着远方,神情凝重。

吉文不敢打扰他,一直安静的等着,直到老地精突然发问:“对了,吉文,作为召唤兽,你擅长些啥?会魔法吗?”

吉文摇摇头,如实答道:“我不会法术,就只力气比较大。”

老哈维看了看吉文的身板,神情显然有些失望。

这瘦弱家伙口中说的力气大,估计也不过如此了。他随口吩咐说:“那你赶紧在垃圾堆里拿件能当武器的东西,把自己保护好,我们要战斗了。”

这时,就连吉文都能看清,远处的天空中有一只双足飞龙正挥舞着翅膀,飞速靠近。

“他要吃掉我们吗?”吉文有些不安的问道。

“它不饿,也吃不了我们”老地精拿起法杖站了起来,“它只是闲得无聊,所以想来抓个玩具玩玩。记住我刚才说的,被这些东西抓去了,可比那大海螺要悲惨得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