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酒徒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3102字
  • 2014-05-18 20:14:41

吉文又回到了禁神空间,他看着不远处的灰色大海螺然后启动了地精传送器。

片刻之后,他已经人在地精二手商店的广场上了。

吉文探探头,四处打量着周围,刚才那场决斗里,昆图斯配合自己演了一场假决斗,以他的性格,应该急着讨要酬劳才对。

不过吉文没有发现鸟人的白色身影,反倒发觉今天二手店的生意似乎特别好。不少陌生的召唤兽面孔在这里来往走动,老地精哈维正忙碌的穿梭于顾客之间,忙的不可开交。他看到吉文,只是远远点了个头,然后又领着几个兽人打扮的家伙直奔仓库去了。

就在吉文以为今天躲过了昆图斯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吉文,过来。”

吉文扭头看去,鸟人昆图斯从吉文宿舍的窗户探出头,远远的举着一个酒瓶,热情的打着招呼。昆图斯今天很兴奋,满面红光,看来他一定又会委托自己打造些武器。

“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吉文苦笑着摇摇头,返回了自己的寝室。

由于哈维忙于生意,现在寝室里只有他和昆图斯两个人一起面对着十来个慢慢的酒瓶。

吉文与昆图斯席地而坐,背靠着墙,边喝边聊。

“今天刺激吗?”昆图斯问道。

“刺激。”可话刚出口,吉文就觉得有点不妥,刚才自己似乎是一拳就结果了昆图斯,不知他不会不记这仇。“不过你挨了那一拳以后没事吧。”

“你说呢?我可是直接就被送回这里了。”昆图斯咧嘴反问道,吉文看不出那鸟脸上的表情是喜还是怒

“我怎么知道你没有被你的召唤师控制,你一点提示都没给我,我只能全力反击了。”吉文只得解释。

“这是你第一次决斗放水,我怕你表演得不自然,会被拆穿,所以就先瞒着你了。”

听到这里吉文有点哭笑不得,作为召唤兽,欺骗主人似乎是门必修课。

“不过话说回来,这样欺骗你的召唤师没问题吗?“吉文和昆图斯又碰了下瓶子,灌了一口。

“她算哪根葱。“昆图斯毫不在乎,他借着酒劲大声数落道:“我换过几十个召唤师,有倒霉的短命鬼,也有豪爽的神佑之子,什么人没见过。他们之中有的人很难对付,会尽办法控制住你。不过,我现任的这家伙显然不行,一点都没发觉我的花招。”

话说了一半,昆图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稍微认真了几分,问起吉文:“不过吉文你似乎很在乎那个小精灵,今天的这场决斗真的很重要吗?你竟然说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是的。”吉文点点头,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可昆图斯越听越激动,最后一口酒忍不住喷了出来。

“你希望那小精灵成为禁咒召唤师然后送你回家?”昆图斯大笑着问道。

“很好笑吗?”吉文看着鸟人的夸张表情有些不悦。

“你知道成为禁咒召唤师有多难吗?一个召唤师离禁咒召唤师有着宛若鸿沟的距离。”昆图斯放下了酒瓶,开始认真的数落吉文,“在这条艰难道路上,召唤师会放弃,会堕落,会失误,或者仅仅是因为天赋不够而止步不前,那时候,满怀希望的你能淡然接受吗?

吉文没有做声,因为他拿不出什么来反驳昆图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看到吉文的沉默,昆图斯再度说道:“对于召唤兽来说,召唤师们会一波波的换过去。他们会因各种原因死掉,而新的召唤师又会填补他们的位置,这就是召唤兽的命运。你牵扯越深,到时候就会伤得越重。听我一句劝吧,吉文,早点放手。”

“不。”吉文剪短的回答让昆图斯有点愠怒,鸟人感觉到他刚才的肺腑之言,吉文竟然一点都没听进去。可吉文接下来的话,却让昆图斯彻底惊呆了。

“昆图斯,你说的都是对的。我也知道,我所期盼的是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吉文顿了顿,“但那是我唯一的希望,如果有希望的时候不去试试,那我将永远后悔。我想回家,所以我就会全力帮助阿黛莉娅一直走下去,直到这条路走不通为止。”

吉文不想放弃,因为放弃不是他的性格,因为找到回家之路是支撑自己在这个世界熬下来的唯一支柱。从踏入这世界得第一刻起,他就没有放弃,他挣扎着熬过了混乱的召唤仪式,在禁神空间历经磨难,安顿了下来,最后帮助阿黛莉娅走到今天这一步。

吉文想到这里,举起瓶子向昆图斯致意。

“再说了,被关在这无聊的世界里,总该要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吧。哈维是经营这个铺子,你是变着法子和你的召唤师作对,而我呢,我选择去帮我的召唤师,不然我会发疯的。”

吉文最后几句话似乎说到昆图斯心坎里去了,他举起瓶子和吉文碰了碰。

“我也诅咒这个无聊透顶的世界。”

吉文的话语似乎打开了昆图斯的心扉,他拍着吉文的肩膀开始述说自己的故事:“吉文,你知道吗,被我召唤前,我是所有部族的众王之王,战士中的战士,我征服了所有反对我的部落,在英雄崖壁上刻上了自己的雕像。那的我拥有数不清的土地、财富和后宫。可就是这里某个精灵召唤师,为着一个毫不起眼的狗屁理由,然后念了念咒语,就把我抓到这里来,毁掉了我一生的事业,所以我恨他们,恨他们之中的每一个。”

吉文静静的倾听者,直到昆图斯突然再度问起他:“说句实话吧,吉文,你难道不恨这些改变你生活的家伙们吗?“

我该恨他们吗?吉文也抿心自问道。

他们的确毁了他原有的生活,不过来到这里,自己似乎获得了从未有过的神秘力量,借着这股力量,自己做了无数之前从不敢想象的事情,甚至赢得不少人的尊敬。

可即便如此,吉文也知道这并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就如同昆图斯渴望回到他的王国一般,吉文也想回到那个文明的世界里……

最终,吉文喃喃地答道,“我恨,但我不恨现在的召唤师。因为我的召唤是个阴谋的结果。所以我现在正试着把这件事给弄清楚,我要找出究竟是谁把我弄过来。”

“然后呢?”昆图斯急不可耐的问道。

“捏住他的脖子,然后踢烂他的屁股。”吉文戏谑的说道。昆图斯听着吉文的玩笑,终于笑了起来。

“吉文,我越来越喜欢你了,看来我昆图斯没交错你这个朋友。”

“朋友?”吉文发觉已经是不止一个人对着自己说出相似的话、在这陌生的世界里,吉文原本孤立无助,只能自己一个人承受这前途难料的命运。可现在他似乎终于可以在这无边的孤寂世界里,点燃起几个温暖的火堆。

吉文拿起瓶子,对着昆图斯豪气地说道:“那我敬朋友!”

说完,吉文一口将瓶子里剩下的液体统统倒进喉咙里。

昆图斯瞪大了眼睛,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吉文的壮举,然后他的眼里燃起兴奋的光芒,嘴巴里也跟着大吼了一声:“敬朋友!”

接着昆图斯毫不犹豫地一口将手中瓶子喝干。可他的酒量明显不如吉文,中途呛了好几口,可他依然坚持把最后一滴酒倒进嘴里,然后把空瓶子扔到了地上。

“吉文,我会帮你揪出那个设置阴谋召唤你的家伙,这可比和召唤师作对有趣多了。”

吉文笑了笑,再度打开了两瓶酒,然后递了一瓶给昆图斯。

一人一鸟,就这样继续一边闲扯,一边高兴地继续喝下去。

就在吉文和昆图斯在禁神空间拼酒时,被他们联手坑掉的执政官弥陀尔雅正怒气冲冲地回到了自己的宅邸。

最近的一连串事情几乎让她烦躁到了极点,她派出佩尔松教授去调查阿黛莉娅和召唤兽,却不料撞上了静夜森林的恶魔暴乱,佩尔松教授不知所踪,调查也不了了之;静夜森林突发暴乱让自己不得不耗费大量额外精力去调集资源,以便镇压这些恶魔余孽;而就在今天,那个叫做阿黛莉娅的学生竟然成功挑战了自己,找到了参加皇家召唤学院选拔考试机会。所有的一切仿佛都是有人故意在于自己作对。

所以当弥陀尔雅来到自己家宅邸的大门前,发觉门口警卫的人手比莫名平常增加了一倍,还堵住了大门以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是谁这样自作主张?

弥陀尔雅下了车,一脸怒火地步行来到宅邸大门口,还没等她发火,家中几个管事的管家,都已经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主人,庭院里有贵客。”

“贵客?现在这个时间哪有什么贵客!”弥陀尔雅口无遮拦的大声说道,她记得这两天没有收到任何公文或是小道消息提示最近要有贵客途径本城。

可弥陀尔雅刚说完,就停了下来,因为她发现自己家的前院里,挺着一辆独特的马车,那马车有着装饰华贵白色车身,拉着马车的竟然是一匹奇异的独角兽,而车厢的大门上还挂着一个醒目的金色橡树标志、

这是精灵王国索尔兰王室的徽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