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无节操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2486字
  • 2014-05-17 23:12:58

吉文从来没有发觉死亡来临时的恐惧是那么的强烈,从未经历过死亡的他,混身战栗着,任凭恐惧在身体流走。

现在强大的魔法牢笼锁住了他的行动,让他只能直面昆图斯死亡一击。

可求生的欲望依旧控制着吉文的理智,不愿放弃任何机会的吉文,仍然在坚持着,他攒足了力气,直盯着头顶的那几条不断扭动的闪电,只等着一个时刻的来临。

昆图斯在刺中自己之前,一定会先撤除这魔法,因为只有才能让那把雷霆短剑刺中自己。

那一秒钟,是唯一能抓住昆图斯的机会。

吉文绷紧全身正等待着这一个机会。

即将俯冲落地的鸟人昆图斯发出了胜利的啸叫,在剑尖即将接触闪电牢笼的那一刻,他撤除了闪电牢笼,将雷霆短剑重重的刺了下去。

可出乎他预料的是,吉文的身形在那一刹那突然向下猛沉了一截,半个身子借着灵体的特质一下子落进了地面之下。

昆图斯的挥剑落了空,却收不住下坠的势头。

而埋进土里的吉文突然怒吼着猛地向上一窜,他的身体从地面向上猛的腾起,吉文那巨大蹬力,从地板下激起了无数泥土碎石,将地面上的石板打破,然后冲天而起。

一时间,吉文周围尘土弥漫,碎石横飞,吉文和鸟人昆图斯的身影,立刻在闪电闪光的陪伴下,暂时没入由尘土形成的黑色迷雾里。

这出乎预料的变化,让所有的观战者不约而同的睁大了眼睛,紧紧盯着混乱的中央。

嘣!

只听见一声巨响,鸟人昆图斯的躯体如同被巨兽冲撞到一般,从尘雾中飞射出来,一连撞断了几根装饰性的石柱,然后撞塌了一面大厅挡墙,最后栽落到挡墙倒塌形成的碎石堆中。

昆图斯趴在地面上,巨大的羽翼低伏在身体上,一动不动。几秒钟后,他的身体逐渐消失在这个世界里。

这结果让场上彻底安静下来。

执政官弥陀尔雅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勉强维持着执政官应有的平静神情。

可一个声音在她的心中大声的质问着。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胜券在握的致命一击却最终变成了这样!

终于执政官眼前的那些尘雾逐渐散开,一个带着骷髅兽首的身影,走了出来。吉文的左臂似乎受了重伤,无力低垂着,可他的脸上却是一副骄傲的神情。

他昂起头,看着那位将自己裹在华贵紫袍中的精灵执政官,用尽所有力气喊道:“我赢了!”

吉文的声音横扫空旷的演练场,穿过在场的每一个人。

看到结果已定,帕萨尼长老的脸色终于放松下来,不过他看着吉文的眼光越发好奇了,拥有可以穿透物质的灵体,拥有非凡的巨力,没有使用任何魔法,仅仅依靠蛮力一击,就解决了一只魔面鹰,真是个神秘的物种。

治安官奎恩和阿瑞斯不停的在吉文与阿黛莉娅之间扫视着,吉文在刚才反击一瞬所展现的实力超乎了他们想象。

最激动地是阿黛莉娅,她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她赢了,吉文只用了一击就打倒了魔面鹰!现在她有机会更改吉文的评级,继而拿到召唤学院考试的准考证了。

阿黛莉娅快步走了吉文的面前,然后和他一起面对着执政官弥陀尔雅。阿黛莉娅微微弯腰,大声的提醒道:“尊敬执政官,该您履行您神圣的诺言了。”

执政官弥陀尔雅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压制着自己的不断涌动地情绪。她的脑海里早已一片翻腾,无数个念头一起涌进执政官的脑海里。

不行,绝不能让这个家伙进入召唤学院考试的比赛。

这只召唤兽的古怪实力,不是蒂妮和她的那只地狱魔蜥能应付的,她如果参加考试,绝对能轻松拿走本该属于自己女儿的那个名额。

蒂妮是阿约尔家族下一代的希望,是阿约尔家族未来掌控索迪玛城的重要保证。如果不能去召唤学院求学获得更高的成就,那么阿约尔家族,包括自己,又会从这权力峰顶飞速的滑落下去。

自己好不容易才带着阿约尔家族爬上索迪玛城的顶端,决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放弃。

弥陀尔雅已经下定了决心,即使用尽一切办法,也要把阿黛莉娅挡在选拔考试之外。

看着执政官半天沉默不语,阿黛莉娅有了一点不详的预感。可是帕萨尼长老走上前来,拍了拍阿黛莉娅的肩膀,示意她放心,然后对着弥陀尔雅问道:“执政官阁下,现在该你拿出点气度来了。”

面对帕萨尼长老的催促,弥陀尔雅惨淡地笑了笑。

对弥陀尔雅来说如果仅仅赖掉与阿黛莉娅的赌约,简单至极,可现在那个小姑娘背后站着的是帕萨尼长老,这个老头绝对有能力把这个消息传遍街头巷尾甚至是带到王都的王室宴会里。那时城内反对阿约尔家族大权独揽的家族和野心家,不知道会翻出多少风浪来。

即使是弥陀尔雅?阿约尔,也得衡量这个举动的代价。

再度犹豫了一瞬之后,弥陀尔雅转而吩咐一旁默默观战的费歇尔理事。

“你批准他们的申请把,我和帕萨尼长老都同意这次升阶。”

费歇尔理事立刻点点头,转而带着阿黛莉娅他们去处理升阶的事物了。

弥陀尔雅看着人离开大厅的背影,心头的邪火在不断燃烧。

暂时就让这个小丫头先高兴阵子,拥有四级的召唤兽并不一定意味着必然有资格参加选拔考试。即使有资格参加选拔考试,也不意味着能走到考场上。现在距离皇家召唤学院的入学选拔考试还有大半个月的时间,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在皇家召唤学院的选拔历史上,曾经存在过无数个取消考试资格的例子,也许就有一个会偶然重现在阿黛莉娅身上。

作为蒂妮的母亲和阿约尔家族的族长,这次弥陀尔雅只能选择与保民官还有那几个治安官奉陪到底了。

一想到这里,弥陀尔雅不禁开始在心底狠狠的诅咒起一个不在场的人来。

寇松,你到底是用什么方法弄出这样一个怪物来,给我惹出这么多的麻烦。

吉文并不知道,在自己的背后,执政官弥陀尔雅正满怀怨恨地筹划着新的计划。刚刚取得胜利的他还处在击败强敌的兴奋中,在奎恩,阿瑞斯与阿黛莉娅的簇拥下,来到了费歇尔的办公室。

这次费歇尔理事麻利的签署了文件,然后把需要等级报备的文件统统收到了柜子里,最后把一张盖着学术委员会魔法印记的公文,递给了阿黛莉娅。

阿黛莉娅亲手拿着这张绿色的魔法卡片,兴奋的翻看着,那连续的公文的某一段用精灵语郑重的写着召唤兽等级四级下等。

吉文站在一旁,也满意的注视着阿黛莉娅手中的那张公文,

这可是自己能力伟大见证,也是让阿黛莉娅获得参加选拔考试的必须品之一、回家的道路再度前进了一步。

看着事情尘埃落定之后,帕萨尼长老告诫了阿黛莉娅几句之后,便离开了委员会,继续忙自己的工作去了。而奎恩和阿瑞斯则拉着阿黛莉娅与吉文,好奇的询问刚才那场决斗的细节。

就在众人四处猜测刚才在那最后一秒钟的战斗究竟是什么样子之后。

吉文故作神秘地低声说道:“这可是个秘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