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一触即发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4038字
  • 2014-05-13 23:37:21

吉文从黑暗中睁开眼,却纳闷发现眼前是个陌生的华贵房间,墙壁铺满了风格各异的丝绒缎面,房内精致的厚木家具上,摆满了各种用宝石和珍稀材料装饰成的工艺品。

吉文的正对面,摆放着一张似乎是用大树根精心雕琢的木桌,一位梳着整齐白发的中年精灵正端正的坐在桌子背后。那白发精灵穿着绿色法袍,领口绣着五道金纹,脸上愁眉紧锁,眼里那怨毒的视线直勾勾的看着吉文。

这是怎么回事?

吉文正纳闷时,身旁突然迸发出一个雄厚粗壮的声音。

“费歇尔先生,你仔细看看。这就是那只召唤兽,冬月竞技场的新明星,昨天接连打倒了“茶树魔”和“杀人象”因卓,你一定不知道,昨晚竞技场上,观众的呼声可是响彻了云霄!”

吉文循声看去,原来是治安官阿瑞斯,他正口若悬河地吹嘘吉文的赫赫战绩。在吉文听来,自己似乎经历了不少自己都不记得的经典之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吉文越来越糊涂了。

恰好这时,阿黛莉娅的声音通过心灵感应传来。

“吉文,这里是召唤师学术委员会,我们正向费歇尔理事申请更改你的等级。”

吉文扭头看了看,原来阿黛莉娅也在自己身后,而她的身旁还站着治安官奎恩,今天阿黛莉娅的神色很激动,而奎恩则是如同一个长辈一般,微笑着站在阿黛莉娅的身后。

“可那竞技场是什么回事?”吉文通过心灵传音问道。

“阿瑞斯先生昨天打扮成你的样子,在竞技场连打了两场召唤兽挑战,给你弄到了足够多的证人和证据。”

阿黛莉娅强忍住笑,告诉了吉文原委,吉文这才恍然大悟。

正在这时,阿瑞斯继续向着费歇尔理事兜售着他的吹嘘,直到费歇尔忍不住打断了他:“治安官,我提醒你,这是严肃的阶位测试,不是儿戏。”

阿瑞斯立刻提高了嗓门反击回去:“费歇尔先生,这怎么是儿戏呢?我今天带了申请人阿黛莉娅,这是申请书,附议人是五阶金纹召唤师奈特。而我们是证人,证据都在这儿呢,这是竞技场发给这只召唤兽的奖牌,“茶树魔”和“杀人象”因卓都是公认的四阶召唤兽,如果您不信的话,还有几千人可以来作证。“

阿瑞斯一边说,一边把申请书和一大堆证据摊放在费歇尔的桌前,

看到这些东西,费歇尔的头更疼了,他知道这些治安官是有备而来,甚至他们还弄到了治安官队伍中的五阶召唤师奈特作为申请的附议人,要想否决这个申请更加困难了。

可今天,他是不可能批准这个申请的。执政官弥陀尔雅早已听到了风声,已经提前给自己打过招呼,绝对不能在皇家召唤学院的选拔赛开赛前,批准这个更改申请。

没有办法的费歇尔只得绕开难缠的阿瑞斯,求助于看起来似乎好打交到一点的奎恩,于是他向着奎恩问道:“奎恩先生,我知道你刚刚升任了副指挥官,你能不能管管你的部下,别在学术委员会胡闹。”

听到费歇尔的话,奎恩清了清嗓子:“是的,我也认为阿瑞斯的申请有些不实。”

听到这里,费歇尔眼睛一亮,可奎恩又接着说道:“如果是我,我肯定会让阿黛莉娅去把召唤兽申请更改成五阶。在静夜森林里,这召唤兽击杀过一只强壮的恶魔,还挡住了巨蝎,这可不是四阶召唤兽所能办到的事情。”

看到奎恩的态度,费歇尔咬了咬牙,不得已之下,拉出了最后的挡箭牌。

“这种不是来自召唤学院内部或者学术委员会委员的更改申请,必须要经过学术委员会商议讨论才行。现在委员会没法召开,你们先回去等等。”

“规程上可没这条!”阿瑞斯抱怨道。

“这是惯例,先生们!”

费歇尔强撑着气势,现在他不能给对手任何反驳的余地。

阿黛莉娅听到这里,立刻紧张地看着阿瑞斯和奎恩,吉文也为难地看着那两位治安官,现在似乎没办法了。可不料阿瑞斯得意的眨了眨眼,然后转头面向自己的老搭档问道:“我就猜到他们会这样,奎恩,我们的客人快到了吧。”

奎恩肯定地点点头,两个治安官默契的表情,让费歇尔感到大事不妙。

不一会儿,一阵脚步声从门外传来,门打开了,一位白发苍苍的精灵老者走了进来。

一看到来人,费歇尔理事立刻站了起来,走到来人面前,恭敬的问候道

“帕萨尼长老,欢迎您来到学术委员会。”

帕萨尼长老是召唤学院的前任院长,也是一位六阶银纹召唤师,更是一位慈祥的老精灵。他一直兼任着索迪玛城的保民官,为城市里的平民和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终日奔走。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也是学术委员会中的最有威望的委员之一。今天他收到了两位朋友的请求,特意来过问一件小事。

帕萨尼长老简单和费歇尔理事寒暄了两句,然后就走到阿黛莉娅和吉文的面前。

帕萨尼长老伸出苍老的手抚摸着阿黛莉娅的脸颊,然后低语道:“孩子,我从阿瑞斯和奎恩那里听过你在静夜的传奇故事,不过我还是想听你亲口确认,治安官米尔托的伤是你医治的吗?”

阿黛莉娅紧张的点点头,回答道;“是的。”

听到这答案,帕萨尼满是皱纹的脸上,绽放出一股满意地笑容。

“干得不错,阿黛莉娅,我查看过米尔托的伤口,你实施治疗的手法很不错,你用你的智慧和能力,救了米尔托的命!”

听到著名的帕萨尼长老这样评价自己,阿黛莉娅抬起头,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尽量得体的答道:“那是我应该做的,当时我是唯一在场的召唤师。”

帕萨尼欣赏的看着这个来自山里小丫头,心里甚至有几分激动。

帕萨尼长老来这里之前用法术体察过米尔托的腿,从伤口的恢复情况,可以推知当时这个小姑娘的手法,她先用麻痹放松了肌肉,避免肌肉紧张时完成断肢接续,而且还增强了伤者的体质,减轻了伤口恢复难度,肢体各组织重合的顺序也是对的,几乎是用简单的方法,模拟重现了高级治疗术:断肢接续!这位年轻治安官应该能顺利的重新站起来,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像这样一个有天赋的孩子,如果因为人为的原因,止步于皇家召唤学院之外,那实在是太可惜了!

帕萨尼悄悄下定了决心,转身开始询问费歇尔理事。

“学术委员会收到了阿黛莉娅的申请吗?”

“收,收到了。”费歇尔理事开始支支吾吾,面对帕萨尼长老,他感觉到不可能完成执政官的托付了。

“申请有什么问题吗?”老人继续平静的问道。

“材料都没问题,不过这申请的附议人,不是来自召唤学院或是学术委员会,我觉得应该还是在会上讨论后再决定……”

“既然这样,那我来当这小丫头申请的附议人好了。”帕萨尼的声音很轻,却分外有力。

“那,那也行,如果您愿意的话。”费歇尔开始心慌意乱,不知如何收场。

“而且这次更改并不是跳阶,而只是从三阶上等升级为四阶下等,这种中级召唤兽的简单升阶按惯例只要两位委员签字同意就可以了,费歇尔理事,你愿意跟我一起签字吗?”

帕萨尼的声音低沉但不是威严。听到询问,费歇尔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额头的汗止不住的冒出来。

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复德高望重的帕萨尼长老,要得罪这位老人吗?可即使自己拒绝,帕萨尼也能很容易找到另外一位肯签字的委员;可如果今天自己签字的话,那么执政官肯定不会放过自己,这,这怎么办才好。

“费歇尔理事?”帕萨尼再度问道,语气里已经有几分不快了。

“知道了。”费歇尔含糊的答道,然后磨磨蹭蹭的走到桌子前,把申请书拿到面前,犹豫的提起笔,可就在他下定决心签下自己名字的那一刹那,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

所有人都循声望去,执政官弥陀尔雅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来。

今天当有人通报治安官们邀请帕萨尼长老去学术委员会的时,弥陀尔雅就立刻察觉其中的动向,她知道阿黛莉娅在想办法为自己争取参加选拔的机会。不过只凭那几个治安官,费歇尔理事一定有办法驳回他们的申请。可如果帕萨尼长老出马,那只有自己或者寇松出面才能阻止他了。

弥陀尔雅的出现,让费歇尔如释重负,他立刻放下笔,起身迎接执政官。

看到执政官出现,吉文一行人不禁紧张起来。

所有人都知道,执政官是不会让阿黛莉娅轻易拿到参加考试资格的。

“弥陀尔雅,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帕萨尼抢先打起招呼。

弥陀尔雅看了看帕萨尼,继续维持着笑容,平静的说道:“原来是尊敬的保民官,您也恰巧在这。我今天来是为了件公事。”

“哦?出了什么事情。”

帕萨尼皱起眉头,摸着自己的胡须。

“您知道,静夜森林刚发生了恶魔袭击治安官的惨剧。而我刚收到消息,恶魔很可能近期要在索迪玛掀起波浪来,所以我想让暂时停止学术委员会的运行,让费歇尔理事和委员会的几个召唤师都加入保护索迪玛的工作中来,现在人手紧张,为了整个城市的安全,我只能出此下策了。”

说完,弥陀尔雅扫视了其他人一样,嘴角开始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执政官的借口冠冕堂皇,毫无破绽,谁也没法拒绝城市安全这一神圣的理由。

奎恩和阿瑞斯脸上闪过一丝愤怒的神采,而阿黛莉娅的脸上立刻笼罩上一层阴郁神情,她的希望再一次在即将实现前,破灭了。

“那在委员会暂停工作前,请完成最后一项工作,批准我这个申请。”帕萨尼尽力争取着。

弥陀尔雅继续装出恭敬诚恳的样子,小声说道:“帕萨尼长老,您的申请至少要两位委员的同意才行。”

帕萨尼看了看弥陀尔雅,弥陀尔雅也是委员之一,但她现在是显然不会签字的,而刚才差点的签字的费歇尔理事,现在则站在了执政官的身后,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要不您先等等,等恶魔的袭击告一段落,我立刻批准这个申请。”弥陀尔雅假惺惺的问道,只要拖过这大半个月,等皇家召唤学院的选拔考试结束后,那么给阿黛莉娅再怎么折腾都没有意义了。

帕萨尼长老没有回答,他冷冷地看着这个年纪远小于自己的召唤师。执政官弥陀尔雅是个有着非凡召唤天赋的召唤师,也是位有手腕的精灵,只可惜太过于独断专行,权力欲似乎已经彻底蒙蔽了她的理智。

看着帕萨尼沉默不语,弥陀尔雅放心下来,现在帕萨尼和阿黛莉娅一方不可能找到第二个委员来,而她马上就可以宣布学术委员会暂停工作。

可就在这时,帕萨尼神情突然爆发,他大声说道:“弥陀尔雅,我是看着你长大的,我知道你的性格,不过你似乎还不清楚我这个老头子。即使你今天拒绝了我的申请,我也会把申请和其他委员的意见一起呈现给皇家召唤学院的主巡考官,我发誓,我会让阿黛莉娅参加选拔考试。”

“你是认真的吗,保民官!”弥陀尔雅毫不示弱,面对这个可以当自己爷爷的长辈,她也迸发出不输于对手的气势。

两位年龄悬殊的六阶召唤师一言不发,彼此直视,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就在这一触即发的时刻,一个声音突然插进这对峙中。

“执政官大人,你害怕我的主人吗?”

弥陀尔雅吃惊地循声望去,那声音来自阿黛莉娅的召唤兽,那双骷髅兽首的眼眶下,一双黑色瞳孔的眼睛,正盯着自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