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新世界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3042字
  • 2014-04-17 18:01:19

我在哪儿?

吉文从一片黑暗里慢慢恢复了视力。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古怪的白的荒漠。

白色天幕,没有太阳,泛着白光。

白色的大地上只有白色的石头,白色的山丘,一切都是那么刺眼。

而自己就身处在这片白色中央。

吉文很失望,召唤术解除后,自己回到的不是熟悉的寝室,而是一个未知新世界。一股深深的沮丧笼罩了他全身。

那种轻轻松松,每天睡懒觉,看动漫,下电影,读小说的日子似乎已经永远离自己而去了。

他现在已经被召唤到这未知的奇幻世界来了。

不仅如此,他还和精灵进行了一个神秘仪式。

吉文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不知道自己是否将永远回不去了。

在那个缤纷多彩的现代世界里,自己的人生还没真正开始,就已经被这意外中断了。

远在家乡的父母,各奔东西的同班兄弟,还有故乡的山水,熟悉的校园。自己人生所有的一切一下子都涌现到眼前。

一向自认坚强的吉文,终于也撑不住了,他突然觉得混身没有了力气,一下子瘫坐下来,一动不动。

吉文就那样坐着,不知道过了多久。

终于,他的手臂动了一下。

刚才那股情绪奔腾发泄完毕之后,他的心终于安静,开始思考起当前的处境来。

这个白色世界很古怪。

吉文与那大蜥蜴搏斗时留下的伤口,现在都已经奇迹般复原,甚至没有留下一点疤痕。唯一剩下的战斗痕迹,只是那些被烧得残缺不齐的衣物与头发而已。

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

吉文用手用力擦擦了脸,再度仔细回忆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自己被召唤到奇怪的异界之后,卷入了一场与巨型蜥蜴的冲突,最后被弄到这古怪的空间里来。

他甚至还和精灵阿黛莉娅进行了一次奇特的意识交流,深入到精灵的记忆里。

虽然只有短暂的一瞬,但他似乎在那记忆中度过了几百年。

现在他能慢慢回忆起那个奇幻世界,回忆起发生在精灵阿黛莉娅身上的点点滴滴,似乎精灵的记忆也映射到他的脑子里。

他现在能记起他被召唤的地方是精灵之城索迪玛,召唤他的精灵是阿黛莉娅,是城内召唤学院里一名即将毕业的学生。

阿黛莉娅命运坎坷,作为一名孤儿,她被一个卑微的家庭收养。只是凭着勤奋与惊人天赋,再加上点运气,才得以在召唤学院中求学,成为了一名召唤师。

而那两个可恶的紫袍家伙,是城内最大家族阿约尔家族的女继承人,也是阿黛莉娅的同学,当然更是争夺皇家召唤学院入学名额的竞争者。

阿黛莉娅的故事还有很多,可阅读那些复杂的记忆,飞速耗费着吉文的精神力。

每当他沉寂在精灵记忆里太久,将精神力耗尽时,脑袋就会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将他强行拉回现实。

这一次,吉文的意识刚想继续深入下去,寻找这白色世界的线索,结果又意识被疼痛重新召回了身体,再也没法进入精灵记忆了。

吉文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

他举目四顾,四周一片荒寂,无论从哪个方向望去,都只有那单调枯燥的白色。

既然这里不辨方向,那就随便找个方向走下去吧,总强过在这里等死。

只要前进,说不定就能找到村庄,找到商队,找到河流,从而活下去。

于是吉文迈开步伐,走向远方。

走了几个小时之后,吉文终于发觉这世界有点不对劲。

借着那股神秘的蛮力,吉文的步速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想象,一座座戈壁滩被他甩在了身后。可这一路上,他没看到任何的活物。没有植物,没有昆虫,没有鸟兽,甚至没有任何水源的痕迹。

但沿途的白色石滩上有不少生物活动留下的痕迹,有巨大的脚印,搏斗后的泥滩,甚至还有刀剑碎片,残缺的织物。

当然最古怪的一点却在吉文身上,他已经连续行走了七八个小时,可除了肌肉微微有些疲劳外,没有任何的生理不适。

没有饥饿,没有干渴,没有大汗淋漓,没有困倦甚至连尿意都消失不见。

所有的一切形成无数的问号,停留在吉文的脑海里。

可吉文没有答案,只能继续走着。

终于在又走了大概七八个小时之后,他看见了自进入这个世界以来的第一个生物。

远处的山丘上,趴着一只大蜥蜴、而那只蜥蜴似乎和之前打死的那只地狱蜥蜴一模一样。

那蜥蜴似乎也发现了这个闯入者,它飞快的从山丘上爬下来,奔向吉文,似乎准备袭击这个渺小的猎物。

可蜥蜴跑了一半,突然停了下来。那猩红的眼珠,盯着吉文,嘴里的舌头伸了出来,拼命的嗅探着,似乎想确定什么。

吉文此刻心里也七上八下,没想到这么快又要和这种怪物进行一场决斗。这里空间广阔,似乎更适合这蜥蜴远远躲着放火球,看来得想法接近才行。

一人一蜥蜴就这样暂时远远对峙着。

不过随着时间流逝,吉文越来越觉得对面这家伙似乎就是刚才自己打死的那一只,额头上的斑纹,额角上的缺口,几乎一模一样。

难道召唤兽可以复生?不管了,先扔个石头试试看。

吉文心想,要是真是刚才那只手下败将死而复生,它应该能记得自己的勇猛,或许能把它吓跑。

于是他抓起身旁的一块大石,用尽全力向远处的蜥蜴掷去。

石块在吉文蛮力的加速下,向炮弹一样飞射出去,然后撞击到地面,在地上砸出一个深坑,激起满天尘土。

这石块轰击虽然威力巨大,但准头太差,离着落点老远的蜥蜴根本没伤到分毫。

可吉文表现出的怪力,似乎让蜥蜴回忆起了某段痛苦的经历。

它定睛看了吉文几秒,然后突然像被蛰了一般,慌张的逃到山丘背后去了。

看着那地狱蜥蜴惊慌失措的样子,吉文得意了笑了笑,可十几秒钟之后,他的笑容就凝固在嘴边。

“老天,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

伴随着巨大震动,从山脊线背后翻出十几只地狱蜥蜴,它们都一齐朝着吉文飞奔。

特别是领头的那只,它死死的盯着远处的吉文,血盆大嘴里爆发出低沉的吼叫,仿佛是在追着它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

不会这么巧吧!

自己对付一只或许还有点把握,可单挑这么一群,似乎太勉强自己了。

吉文立刻转身,撒腿逃命。

可跑了一阵子,吉文才发现,即使他拼尽全力,却也没法甩开后面那些蹬着红眼睛的蜥蜴们。

不仅如此,吉文身后还不时飞来一个个火球,好在这些火球尺寸小的可怜,准头也差,这才让吉文得以逃过一劫。

跑了快一个小时之后,吉文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那些蜥蜴奔跑形成的震动几乎都要将吉文的心都要震出来了。

不是说蜥蜴都是冷血动物,不能支持长时间运动的吗。

怎么这群蜥蜴这么能长跑。

吉文痛苦的回忆起自己那点可怜的生物知识,感觉自己今天是没法逃脱这群蜥蜴的追捕了。

可就在此时,从天上突然传来一阵雷鸣。

一片闪电出现在吉文的身后,那些蜥蜴们猝不及防,纷纷被强大的闪电击中。强大的电流穿过这些蜥蜴的身体,让它们们停下脚步,纷纷麻痹摔倒,最后四散奔逃。

是谁救了自己?吉文抬头看了看天。

一面飞毯正从高空飞速降下,飘到离自己几尺远的地方贴地飞行,飞毯的上面堆着一堆各色垃圾。而这垃圾堆的旁边正坐着一只拿着法杖的老地精。

老地精那绿色皮肤上满是皱纹和老年斑,须发也已经全白,他的身上套着一件破旧的麻布衣服,法杖也似乎只是根朽木,就连那飞毯也都铺满了灰尘。

这地精和吉文记忆里尤达大师差不多,唯一例外就是个子似乎更高一些。

“你是谁?”

吉文一边跑着,一边好奇问道。虽然不明白原理,但是吉文显然能和这生物自由沟通。

“你还有空关心这个?新来的,你想上来吗?”

老地精指了指自己的飞毯。

吉文回头看了看追兵,虽然刚才的落雷驱散了蜥蜴们,可现在它们仍远远的跟着,随时都可能再度扑过来。

现在已经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了。

吉文点点头,大声问道:“能带我离开这群四脚蛇么?”

老地精没有回答,只是轻点了下自己的法杖。

“叮咚!”

随着一声怪异的响声。吉文发现自己瞬间被移动到那堆垃圾里,被那些破铜烂铁压得简直喘不过气来。

他推开眼前的一个破盾牌,挣扎着探出头,却正看见不远处的地面上,那群地狱蜥蜴愠怒的对着自己嚎叫,满是对失去猎物的不满。

这时,他听见那老地精喊了声:“抓稳点,我们要上天了!”

飞毯猛地向上窜起来,吉文立刻死死抓住飞毯的毯面,眼睁睁的看着那群巨大蜥蜴变成一片白色原野中的一个个小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