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召唤术导论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3457字
  • 2014-05-13 19:52:16

解除召唤后的吉文回到了禁神空间里,这次那只灰色的海螺再度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吉文发觉似乎每次返回的地点都是在这只海螺的附近。

不过,现在吉文没心思研究这个,他立刻掏出了地精传送器把自己传送回了老地精的二手商店。他要赶紧去研究下是什么阴谋围绕在自己那场召唤仪式上。

一回到广场,他就立刻直奔自己的小屋,不过老地精哈维再度适时的出现在他前进的路上,把他拦下来。

“吉文,你这次召唤怎么去了这么久……”老地精说着说着,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吉文身上的那套盔甲已经破损得不像样子,斗篷也不见了踪影。

“这么凶险的战斗?”哈维好奇的问道。

“嗯,要不是拼尽全力,就差点被一只巨蝎给送回来。”吉文随口答道。

“新来的一开始都是这么傻乎乎的卖力。”哈维摇摇头,其实他一直对吉文如此醉心于召唤师的俗事而不是安心在禁神空间操办铁匠铺感到有点不满。

如果是老地精自己被召唤,肯定早早的找个机会被击杀,好赶紧回来看铺子。吉文没有理会哈维,反而记起之前的一件事情来。

“对了,哈维,上次从昆图斯那儿弄来的粉末你帮忙我看过没?到底是啥?”

这次被召唤前,吉文把上次昆图斯在寇松长老房间里弄到的晶石碎末让哈维去辨识,老哈维虽然对金属材料不大熟悉,但对于各种宝石和魔法物品还是非常内行。

“哦,那些粉末那是少见的逆转晶石,和血色魔晶石非常像,一般当做解除施法时的能量媒介。不过我不懂召唤术,不知道在召唤术里能起到啥作用。”

逆转晶石?

吉文突然有了不详的预感。他匆匆和哈维告别,又跑向了自己的宿舍。

“你稍微休息会,别忘了去铁匠铺上工,这几天订单紧着呢!”

看着吉文离去的背影,哈维大声的提醒着。因为这段时间里。吉文练习时打造的几件魔法物品,很受那些有智慧的召唤兽们欢迎,已经有召唤兽慕名来订购了。

吉文回到自己的宿舍,把头盔和残甲都脱了下来,然后把身上擦了擦。忙完这以后,就拿起地上的几本书,躺床上翻看起来。

这次上次从阿黛莉娅那儿搬来的魔法专业书,只不过前段时间忙于打造装备,一直没时间看。

吉文粗略翻了一阵之后,发现那几本专业书都充斥着似似而非,啰嗦重复的讲解,把人绕得云里雾里。

只有一本是例外,那是一名叫伊文斯教授的人所撰写的《召唤术导论》。这本书写得清晰明了,非常对吉文的胃口。本来吉文就有着十多年现代逻辑思维训练的基础,加上阿黛莉娅记忆的辅助,所以阅读这本写的极好的教材,毫无难度。

吉文捧起书来就没有放下,直到把这本书一口气翻完。

知道这时,吉文总算弄懂了,原来首次召唤某个生物时,必须进行精细的材料准备,召唤卷轴,魔晶石,施法材料缺一不可。

召唤卷轴刻着召唤咒文,召唤师必须严格按照咒文吟诵,引导法术能量根据咒文的描述,在异位面锚定目标生物。

种类各异的施法材料维持了召唤阵的稳定,保持召唤通道的畅通。

而魔晶石是同冰晶石,雷晶石一样的特性晶石,虽然本身没有特殊魔法属性,但能在短时间提供超大量的法术能量。召唤生物降临位面的那一瞬,单靠召唤师所提供的法术能量远远不够,必须利用魔晶石瞬间施放法术能量,维持法术的运转。

可这里面没有提到逆转晶石啊,施法材料里一般也没有逆转晶石这一项?

可如果不是和召唤有关,为啥寇松会对着那些红色晶石粉末发呆?还会大叫这是个阴谋?

吉文合上了书,不解的看着房顶,怎么也理不清头绪。

突然一道闪光划过吉文脑海,刚才哈维说过逆转晶石和血色魔晶石非常像,会不会是弄错了?

吉文立刻坐了起来,他突然觉得应该去阿黛莉娅的记忆中去看看。

他应该还保留有阿黛莉娅施法当天的记忆,可以亲眼看看那颗逆转晶石到底放在了哪里、

吉文闭上眼睛,集中精神,将意识沉浸在脑海深处。

自己被召唤前的场景,逐渐浮现在吉文的面前。

在那个熟悉的大厅里,阿黛莉娅还有那两个紫袍精灵正准备施法材料,吉文一眼就看到了阿黛莉娅手中握着一块鲜红的血色魔晶石。而在所有的施法材料里,也只有这一块鲜红的魔法晶石。

阿黛莉娅小心翼翼的拿着事关施法成败的晶石,把它安放到了能量晶石的法阵位上,然后转而走到法阵位,准备开始施法。

在阿黛莉娅施法清单上,只有血色魔晶石,没有逆转晶石!

吉文立刻被真相给惊醒了。

有人替换了那颗血色魔晶,换上了对召唤毫无用处的逆转晶石,两种晶石相差无几,一般没人会注意到,这手法简直天衣无缝。

可是谁做了这一切,是阿黛莉娅施法前这晶石就被掉了包?还是蒂妮和昆雅这两个来自阿约尔家族的贵族精灵动的手?寇松所指的阴谋就是这个吗?

这似乎也太简单了一点?

毫无头绪的吉文再度看了看手中的那本《召唤术导论》,封皮上那行烫金书名是那么的显眼,恍惚间,召唤术的内容,一行行浮现在吉文的脑海里,突然间吉文身体突然怔住了。

如果说那颗原本提供能量的血色魔晶石被替换成了毫无用处的逆转晶石,那这场召唤术应该失败才对,那自己也根本不可能来到这个世界。

而且要锚定召唤生物,必须要有特定的咒文,按照阿黛莉娅的记忆她明明念的召唤恶魔菲儿扎埃的咒文,为什么那咒文偏偏会锚定到自己头上呢?

除非,在施法现场,还有一颗魔晶石存在,那颗被隐匿的晶石所提供的法术能量让自己来到了这世界。而那咒文也并非是召唤恶魔菲儿扎埃的!

吉文突然倒吸了一口冷气,难怪同样想清楚这些问题的寇松会惊呼,这是个阴谋!

这真是个精致的计划,可实施这个计划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难道就是为了召唤自己?

以一个人类来说,吉文自认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无论是挑个圣徒还是恶棍都不会轮到自己,这里面一定还有什么自己没解开的谜。

可吉文反复思量,也没能再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于是他放下了书本,准备换个思路。他拿起了寇松写过的那张纸条,这张纸条上,寇松长老特意在蒂妮和昆雅的名字旁注明了恶魔的字样。

作为一个资深的召唤师,他对召唤术的理解肯定远在自己之上。

那寇松是怎么断定和恶魔有关呢?

吉文仔细的搜索着自己的记忆,回忆着自己刚踏入这个世界的那一刻出现的奇怪景象。

那股脱离自己控制的莫名愤怒,几乎不受自己控制的狂暴举动,那个想占据自己的东西,似乎都说明了这次召唤远不是那么简单。

难道那就是恶魔留下的蛛丝马迹吗?

或者那两个紫袍精灵中的某一个是恶魔的仆人?可惜没有任何的证据或者线索,这条路暂时也走不通。

最后吉文的目光停留在了那个金属残片上,那个金属残片已经扭曲得不像样子,如果不是还有一点残留的花纹,根本看不出是个头饰的残片。如果说前两项证据吉文还能断定是和那次召唤有关,可这个吉文就拿不准了,这个头饰似乎没啥异常之处,说不定是鸟人昆图斯把寇松桌子上不相干的东西给偷了过来、

吉文只得失望的将这头饰放在了一边,再度倒回床上。

现在所有的证据都已经清理完毕,除了断定那血红魔晶石的异常外,其他两个线索都还在迷雾里,怎么也猜不透。

长时间的思考和加上深入阿黛莉娅记忆带来的精神力负担,让吉文的神经疲惫不堪,他终于闭上了眼,沉沉睡去。

不知睡了多久,吉文又在哈维的催促下睁开了眼睛。

老哈维急不可耐的拉着吉文回到了才停工不久的铁匠铺,地精指着一堆石板说:“这是有客户订造的盔甲,赶快开工吧,听说催得还很急。”

吉文揉了揉眼睛,仔细看了看,大概是个某个巨型四足生物的盔甲,而且还要添置不少魔法配件。

一想到又要在钢铁里锻打魔晶石,吉文感到混身都不自在。他不由得抱怨道:“哈维,按你的说法,召唤兽不都是闲散无比,懒得要命么,怎么还会催货。”

“没准是要在这空间里报仇。”哈维一边整理石板一边说道:“或者和你一样,被召唤师迷昏头了,满脑子只想着替主人解决困难。”

面对吉文的唠叨,吉文嗤之以鼻,转而拿起工具,开始干活。

不过这次吉文明显不如之前在状态,总是不时走神,他老是不自觉地去思考那场神秘的召唤仪式以及隐藏在这次召唤背后的阴谋,去推演其中的可能性。

这不专心的态度,影响了吉文的手艺,好几个连接的地方都出了纰漏,惹得地精哈维好几次不得不操起围裙,跟着一起上阵,最后是靠着强行修补才勉强将失误给弥补回来。吉文这昏昏沉沉状态持续了几天,直到最终磕磕碰碰地做完这个大订单,吉文这才疲惫地放下工具,回到了自己的寝室。

吉文躺在床上,再度拿起那本《召唤术导论》,刚翻开第一页,心里便开始嘀咕:要是能返回真实世界去寻找下线索就好了。

可就在那一秒钟,召唤的歌曲声在吉文的脑海里响起来了。

怎么这么巧!说来就来!

吉文连忙跳下床,然后在房间里找到头盔带上,脚边的那套残破战甲还没来得及修,不穿也罢。紧接着吉文冲到广场上的那些尚未分类的垃圾堆里企图找到一件斗篷之类的东西来披外面。

可出乎吉文预料的是,找到件合适的织物是在太难,最终吉文只找到一块灰色的棉布胡乱围在身上,这一耽误,让吉文跟本来不及找到件合适的武器,他只得空着手,迎接着召唤的来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