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信任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3007字
  • 2014-05-10 21:02:57

就在所有人都关注阿黛莉娅治疗进程的时候,奎恩悄悄的走到远离人群的地方,跪倒在地,然后将霍尔的躯体平放在地面。

被毒素刺激而死的霍尔脸上依旧残留着痛苦的表情,奎恩看了看部下的遗容,然后取下右臂的盔甲,然后猛地猛地撕下自己的袖口,将它展开薄布,按照精灵们的习俗遮住了霍尔的脸,接着奎恩默念了令亡者安息的祷言。

奎恩做完这一切,站了起来,这时阿瑞斯也走了过来,向霍尔的遗体做了个与亡者告别的手势。

“说真的,老伙计,我真羡慕你。你的队伍这次没落下任何一人。”

“还有最后一个呢。”

奎恩摇了摇头,转而看了看远处的治疗现场,叹了口气。

阿瑞斯知道奎恩所说的是米尔托,对于一个晶石战士,失去了站立的能力就如同扼杀了他的人生。

“奎恩,那小丫头能成功吗?”

阿瑞斯从没见过三阶召唤师完成如此复杂的施法治疗,如果有什么差错,不但不能医好米尔托的腿,说不定还会带来更严重的身体损伤。这么复杂的治疗,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别的选择,其实应该让来四阶以上的大召唤师来做。

奎恩踌躇了几秒,然后答道:“阿瑞斯,我相信她。她的运气比你我都好。”

“你当真么?”阿瑞斯吃惊的看着一向持重古板的老友,平日里他是一定不会进行这样的冒险的。

“她做到了太多不可能的事情,干掉了恶魔,拦住了巨蝎,我只能暂时选择相信她。”

听完奎恩的话,阿瑞斯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知道奎恩不像自己,不会贸然撒谎。如果这小丫头她真的做到那些事情,说不定她也真的能把米托尔的腿治好。

索迪玛城最豪放不羁的治安官阿瑞斯彻底安静下来,静静的等待治疗的结果。

阿黛莉娅的治疗还在继续着,随着治疗术效果的不断推进,米尔托的腿部断口处的血肉焕发了生长的活力,可阿黛莉娅也感觉自己快到治疗的瓶颈了。

她从未亲手做过断肢续植,在召唤学院里治疗术也是她不太擅长的学科之一,作为混血精灵,她的施法技艺也远不如同学们那么精巧。现在她尽力将典籍中的那个法术,用自己的双手重现出来。

可现在,米尔托脸色越来越差,开始痛苦的呻吟起来。治疗魔法涌入他体内给他的身体带来不小的负担,而重新打开伤口,促进断肢愈合也是会带来伤痛的双刃剑。米尔托的身体总是突然因剧痛而颤抖起来,让初步愈合伤口再度崩裂。

站在一边的吉文,发觉了阿黛莉娅的异样。他悄悄的用心灵感应问道:“怎么了?”

“我是第一次做这样的治疗,骨头和伤口没能进一步的愈合,我不知道下面该怎么办了。”阿黛莉娅的声音有点沮丧。

吉文皱起眉头,他不懂医学的,更不懂法术,没法替代阿黛莉娅治疗。但至少他见识过现代医疗高科技,了解这些医疗的基本知识。虽然不知道精灵的身体与人体有多大差异,但至少治疗原则应该是通用的吧?

现代医疗中手术至少要麻醉,输血,肢体固定甚至是高压供氧。精灵们虽然只使用法术治疗,但这些手段未必不能起到辅助作用。

吉文拿定了主意,立刻跪倒在米尔托侧边,用巨力牢牢抓住了米尔托和他的断肢,借助魔法藤蔓彻底固定了精灵的身体和残肢。

正在施法的阿黛莉娅刚想制止吉文的怪异举动,可她立刻感觉到米尔托的抖动大幅减弱了只剩下些微颤。

“还该怎么做?”察觉吉文是在帮忙之后,阿黛莉娅开始半信半疑的问道。

“你有让身体麻痹失去感觉意识的法术吗?给这家伙加上。”吉文想,这样的法术应该能有全身麻醉的效果。

“可这有用么?”

“试试看吧,别弄伤他就好。”

阿黛莉娅暂时停止了治疗,然后对着米尔托施加了一个麻痹术。米尔托的颤抖彻底停止下来,脸上的痛苦表情也暂时舒缓了。

看到吉文的指点有了作用,阿黛莉娅又赶紧用心灵感应问道:“还有呢?”

“有没有增强精力,暂时提升体质法术,都给他加上。”

“好!”

阿黛莉娅麻利地根据着吉文的指引施法,米尔托的情况终于稳定了,身体不再颤抖,肢体的情况也好了许多。

“先愈合骨骼,然后先把血管、神经、肌腱先联接生长好,再连接肌肉。”吉文照着自己在书本和影视作品中关于手术的记忆,一口气说完。

“骨骼,血管我大概能懂,可神经、肌腱是什么?”阿黛莉娅不解的问道。

吉文又耐烦地和阿黛莉娅简要解释了下,精灵的悟性很高,三言两语就弄懂了要点,然后借助法术能量,完成不同身体组织的愈合。

治疗很快顺利起来,米尔托的断肢和大腿已经初步愈合在一起。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步,用大量生命能量顺着骨肉与血液洗刷断肢,让它重新和米尔托的身体融为一体。

“吉文,只剩最后一步了,你把他固定住!”

“你只管全力治疗,其他的我来。”

听到吉文的回答,阿黛莉娅再度增大了治疗术的生命能量,法术能量如同强大不断冲刷伤口,骨头、肌肉终于彻底愈合在一起,然后治疗能量冲入残肢的每一束肌肉,每一根血管,把这次曾死去的肌体唤醒。

终于,随着最后一丝皮肤缝隙的愈合,阿黛莉娅手中的光芒慢慢熄灭了,当她的手移开之后,米尔托的腿看上去已经恢复如初。

不知道神经系统恢复的怎样?吉文心里纳闷道。不过他不确定在这异世界里,精灵有没有与人类似的神经系统,也不知道阿黛莉娅用法术连接神经手艺如何。

于是吉文极为轻柔地敲了敲米尔托的脚面和膝盖,米尔托残腿脚掌的大拇指稍稍挪动了一下。

“成功了!”

看到这一幕的阿黛莉娅兴奋的喊了出来。这意味着米尔托的腿没有大碍了。她用力抹去了额头上因紧张的汗水,一股从来没有过的灿烂笑容涌上了她的脸庞。

吉文看了看对面的阿黛莉娅,伸出大拇指做了一个夸奖的手势。而旁边一直观看的几位治安官们看到眼前的奇迹,也兴高采烈地庆祝起来。

之前,当他们第一眼看到受伤的米尔托时,心情都分外地沉重,虽然米尔托捡回一条命,但永远也无法再以战士之姿站立于大地上,他剩下的人生也将变得极为坎坷。

但现在,那个小召唤师终于那把这悲惨的命运强扭了回来,她的召唤兽带回了米尔托的残肢,而她将断肢给接好了。

这一发生在眼前的奇迹,重新振奋了在场所有人的士气。就在之前,这些治安官们无一例外都是愁容满面,可现在他们脸上的阴郁已经一扫而空。

“这是我今天唯一听到的好消息!”

老治安官阿瑞斯也激动起来,他冲进了人堆,一把将阿黛莉娅高高举起,像哄自己女儿一样转了几个圈。被一个陌生人这样举着,阿黛莉娅羞红了脸,甚至有几分不好意思,而旁边的治安官们却更加大声的喝彩起来。

奎恩站在远处,远远的看着这一切,默不作声,可他的眼角,泪滴却似乎在眼底打转。他是这次灾难中,唯一把整只队伍都带出森林的人,他的小队逃脱了伏击,带回了阵亡部下的遗体,而他受伤的部下,逃脱了截肢的命运!

谢谢你,阿黛莉娅。

奎恩在心底衷心的感慨道。

此时此刻,吉文无声地退到了一旁,远离那欢乐的核心。

作为一只召唤兽,治安官们都自动忽略了他,转而去向他的主人——精灵阿黛莉娅庆祝。在精灵们的世界里,召唤兽的功绩自然出自于主人的旨意。

这长久以来形成的观念,让身为召唤兽的吉文在高兴之余,也不禁感到有点失望。毕竟这些家伙们似乎忽略了自己战绩,干掉恶魔,重伤堕落精灵,提醒断肢治疗的,其实可是我啊!

可就在这时,奎恩走到了他的旁边。

以奎恩的阅历,他隐约觉得阿黛莉娅与她的仆人之间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这和他见过的大部分召唤师不一样。

大多数召唤兽要么被召唤师彻底控制,宛若奴仆;要么就是与召唤师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但无论是哪一种,这些召唤兽除了命令以外,绝不会额外替召唤师多做任何一件事情。

那个带着骷髅兽首的家伙,似乎有着独立人格,并没有完全被召唤师所控制。

奎恩还记得,这召唤兽把被复仇冲昏头脑的自己从巨蝎拉回来的那一刻。他甚至会主动的帮助自己的召唤师,甚至在没有命令的条件下,去主动做牺牲。

老治安官觉得,自己也有必要向这只召唤兽说一声谢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