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神秘马车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3164字
  • 2014-05-07 18:40:00

佩尔松教授自从摆脱了那巨蝎的追杀之后,他就立刻奔向阿黛莉娅所在的方位。

毕竟这个小姑娘是执政官交代要重点关注的人物,如果出了意外,他实在无法回去交差。

可他赶到的时候,正好撞见了阿黛莉娅与恶魔的苦斗。

佩尔松教授原本准备出手相救。

可恶魔展现出的实力,让他有点踌躇,他犯不着为了任务去搭上自己的性命。

他转而悄悄掩盖了自己,施法融身入石,远远的观看了这场搏斗。

执政官曾交代过,要探查那小姑娘和召唤兽的秘密,而这场生死之战,正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现在佩尔松教授非常庆幸刚才选择了旁观,因为他已经发现了阿黛莉娅与召唤兽之间的秘密!

就在刚刚那一刻,他被眼前的实事所震惊,差点喊出声来。

混血精灵阿黛莉娅是个龙裔!是一个精灵与上古龙族的混血儿!

所以她在面对恶魔时迸发出惊人的魔法抗性。而且她与那只召唤兽还缔结了鲜血契约。那古怪家伙的魔法抗性也是借由阿黛莉娅的鲜血才得到的。

虽然不知道那精灵丫头平时使用什么方法隐瞒了这个秘密。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落入了自己的眼底。

佩尔松教授扶住了胸口,他正因自己命运的大起大落而剧烈地喘着气。

这次追捕变成了一场噩梦,原来准备的测试变成了泡影,所有一切都被这些恶魔们搞砸。他原本以为自己将会面对严厉的惩罚,可没料到,最终他还是找到了那暗藏的线索。

执政官阁下一定会用丰厚的馈赠来奖励自己这一惊人的发现。

佩尔松兴奋地构想自己金色的未来,然后迅速施法逃离这片森林。

可当他在森林飞奔,途经一片靠近森林边缘的山谷时,却被突然闯入眼帘的恐怖景象所震慑了。即使身为五阶大召唤师,他也不得不停住了脚步。

山谷边散布着一片尸体,从打扮来看,大都是些堕落精灵,其中间还杂着几只恶魔。

地面并没有激战过的痕迹,显然这里所发生的仅仅是单方面的屠杀。这些埋伏在山谷里的恶魔仆从原本是要赶赴森林深处袭击自己与那些治安官们。可有人抢先一步,把他们全留在了这里。

是谁,是谁做的这一切。

佩尔松恐惧的向四周打量着,直到他听见一阵熟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是马车声!

佩尔松循声望去,一匹洁白的独角兽正拉着一辆用上等雪木与魔银装饰起的马车从幽暗的林间驶来。

马车车夫的位置,空空如也,马车的主人只是任凭独角兽前行。而马车显然也已施过魔法,即使在这坎坷不平的林间土地上,车厢依旧平稳,没有任何颠簸。

难道刚才的那屠杀是这马车里乘客的杰作?

独角兽越来越近了,它正直直的朝着佩尔松走来。

佩尔松原本准备转身逃走,可身体却似乎不受使唤。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独角兽牵引着这辆马车停在了自己的面前。

车厢的侧面挂着一个金色橡树徽章,镶嵌着无数闪亮地魔晶,在这昏暗的树林里时那么的耀眼。

这是精灵王国索尔兰王室的纹章!

就在那一刻,车厢门无声地被从里面推开了。

一阵幽淡的香木味,扑面而来。

紧接着,一个穿着绿色镶金法袍的女精灵,探出半个身子。

以精灵们的眼光来看,她年纪不大,金色的卷发如瀑布般披在肩上、她举止华贵,动作优雅。那华丽的法袍的左胸上,用金线绣着一块召唤师徽章,徽章的边缘盘踞着八道银色的藤蔓花边。

佩尔松震惊了,现在自己所面对的,是一位来自索尔兰王室的八阶银纹召唤魔使。

在索尔兰,同时拥有这两样惊人头衔的人,只有一位。

佩尔松慌张地想屈身行礼,可还没等他弯下腰,那召唤魔使已经伸出手,笑着邀请他进入车厢。

召唤魔使的嘴角,微微翘起,那股摄魂的力量让佩尔松不自觉地跟着她走了车厢。

车厢里虽然狭窄却不失精致,荧光绒面装饰的紫色座椅旁放着一只小茶桌,一个一尺高的魔法小妖精正站在桌上,她穿着宫廷侍者的衣服,拱手侍立者。

召唤魔使率先坐了下来,而佩尔松也如傀儡一样,坐到她的对面。

“看得出,您是德高望重召唤师,您需要一杯果茶吗?”

召唤魔使的恭维让佩尔松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他眼睁睁的看着小妖精侍者端着水晶杯飞到他的面前。

“这是来自皇家茶园的新茶,我觉得您应该会喜欢这独特的味道。”

听到召唤魔使的提醒,佩尔松赶紧茗了一口,以免太过于失礼。

不错,这果茶有着别样的清香。可佩尔松也隐约品味出那股清香里似乎还有一丝别的苦味。正当他疑惑的时候,召唤魔使再度发问了。

“您为什么来这荒僻的森林呢?”

“我是索迪玛召唤学院的佩尔松教授,今天我带着几个学生,来这里协助治安官逮捕一位违法的精灵。”

召唤魔使听到这里,突然叉起十指,好奇的问道。

“然后呢?”

“我们遭到了恶魔和堕落精灵的伏击,伤亡惨重,我在混战中和学生们走散了。”

召唤魔使似乎不大满意这答案,一位学院的教授,一位五阶大召唤师,丢下学生和部下,在混战中鬼鬼祟祟地逃走,这有点不正常。于是她再度又问道:“还有别的什么原因吗?”

“其实我也在帮执政官调查一位来自召唤学院的精灵。”

佩尔松突然发现自己的舌头已经不听使唤,自顾自的将实话全盘托出。

糟糕,是真言诱导术!

刚才那杯果茶里一定有施法的药引。

对面召唤魔使的目光依旧柔和,笑容依旧夺目,可佩尔松教授的背上已经惊满了冷汗了。

“你所调查的是个什么样的精灵呢?”

不,不要说!

佩尔松在内心里狂喊,可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是召唤学院即将毕业的学生,她叫阿黛莉娅,是个混血儿,有着绿色瞳孔,还是一位上古龙裔的传人。”

召唤魔使听见最后两句时,明显挑起了眉毛,目光突然变得严厉起来。

“她是不是这里还有一道浅色的花纹?”召唤魔使指了指自己的额头。

“是的。”

“那请您说说她的事情吧,我很感兴趣。”召唤魔使已经亟不可待的发问了。

在魔法的作用下,佩尔松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统统讲述出来。

阿黛莉娅、神秘的召唤兽、失败的召唤、神秘的血契、与执政官家族的纠葛、召唤学院里的竞争,以及所有的一切,统统展现在召唤魔使的面前。听完了这一切之后,召唤魔使突然问道:“你有没有把那小姑娘是龙裔的消息告诉其他人呢?”

佩尔松的身体诚实的摇摇头,可他的内心此刻却已经恐惧到了极点,因为这问题里的潜台词让他不寒而栗。

美丽的召唤魔使再度优雅地笑了起来。

“幸好今天我遇见您,不然就没法埋葬这秘密了。”

佩尔松愣住了,虽然他已经料想过这结局。可当它真的来临时,却是那么的让人难以接受。

他很想请求这位高贵的召唤魔使饶过自己,他会发誓将永远不泄露这一秘密,可他现在却没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把这些求饶的话说出口。

召唤魔使看着佩尔松教授脸上不断变化的表情,目光里闪过一丝怜悯。

“或许对你来说,这非常不公平。作为补偿,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那小姑娘可不仅仅是龙裔,她还是另一个血脉的传人。”

说完召唤魔使走到佩尔松教授身旁,俯下身,在他耳边低语了两句。

佩尔松的表情霎时面若死灰。他知道,任何染指这个秘密的普通人,是不可能再走出这车厢了。

美丽的召唤魔使将手指搭在了佩尔松教授的脖颈上,口里轻念起咒文来。

那一瞬间,车厢里的时间似乎停止了。

教授无声倒在了座位上,他的躯体里已经没有任何生命的气息。

片刻之后,雪白的独角兽再度迈起脚步,拉动马车离开了山谷、而在马车的背后,一股黑色暗火,在地面四处涌动,将那些堕落精灵与恶魔的尸体彻底焚烧成灰烬,飘散于空中。

就在那辆神秘的马车消失在山谷的那一刻,吉文一行也逐渐接近了永夜森林的边缘。

现在植物开始稀疏起来,偶尔也能从树叶间看到明亮的天空。

所有人都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想赶紧脱离这个危险的森林。

吉文偷偷打量了下走在自己身前阿黛莉娅,她的脸上也满是成功的喜悦。只要回到素迪玛,将那恶魔的躯体公布于众,展现出真正实力,应该就能去申请将自己的等级更改为四阶召唤兽。

就在所有人以为脱困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地面突然迸发出巨大的震动,喧嚣的噪音混杂着树木折断和泥土翻腾的声响,从所有人身后爆发出来。

吉文循声望去,一只巨大的蝎子出现在小路的尽头,它用一双巨大的螫钳横扫了它面前的所有树木。无数苍天树木都被拦腰折断,扫到了一边、随着那巨蝎节肢飞速舞动,那怪兽正迅捷的靠近着小队。

一个面容枯槁的黑袍精灵,正站在蝎子的上方,眼睛正死死盯住了吉文一行,嘴里疯狂的喊着。

“杀光他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