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地狱火柱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3995字
  • 2014-05-02 10:59:42

恶魔杜拓尔突然一改刚才躲闪的动作,反而转过身来,展开双翼,俯冲而下。他凭着恶魔惊人的法术天赋,飞速的念着元素魔法咒文。

顷刻间,十几根巨大的火柱,七八道火墙,从林间冲天而起。将树林里的那些敌人分割开来。

而恶魔在林间滑过一个巨大的弧形,飞向那些火焰柱所包围的中心。

在那儿,精灵小姑娘正孤身一人。

阿黛莉娅被五阶元素魔法:地狱炎柱的威力惊呆了。她放眼望去,同伴们都已消失不见,周围一片火海,而那个恶魔正毫发无损的穿越火墙,直向自己飞来。

在那火光的照耀下,那邪恶的身形越来越大,就连双翼舞动的声音都已经清晰可闻了。

阿黛莉娅的身体再度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不行,我不能在这里就被吓倒。

如果连这样一只恶魔喽啰都不能打败,自己将永远没法向那个家伙报仇。

察觉了身体异样阿黛莉娅,强咬了下自己的嘴唇,努力平复了呼吸,然后举起法杖,飞快的念出咒语。

就在那短暂的几息之间,阿黛莉娅已经给自己加上防御元素魔法伤害与棘皮术,然后乘着最后的余裕,向着恶魔丢出最后一个法术,荆棘之网。

阿黛莉娅不指望只凭自己就能打败这只恶魔,但她要坚持撑到同伴赶来为止。

看着扑面而来的荆棘之网,恶魔杜拓尔没有躲闪,反而得意的弯起嘴角

不错,以一个三阶的召唤师来说,那小丫头的施法冷静而准确,堪称完美。

可是这些东西都无法弥补实力上的差距。

恶魔只是伸出的自己的右爪,触发了手腕上那宝石手环上所储存的法术,炎魔之手。

杜拓尔的右爪立刻化成一个炙热的火焰手掌,那张魔法荆棘之网立刻被火焰烧出一个大洞。

突破荆棘之网后,杜拓尔飞身来到阿黛莉娅的身旁,将尚未熄灭的炎魔之手搭在她的手臂上。

恶魔的速度太快,阿黛莉娅来不及躲闪。

兹兹!

防御元素魔法伤害的效果立刻被炎魔之手的火焰能量中和殆尽,只剩下棘皮术正做着最后的抵抗。

杜拓尔看着阿黛莉娅的注意力被吸引到受着火焰炙烤左手之后,突然伸出自己的左爪,搭上阿黛莉娅的右肩。

恶魔口中一阵古邪语声音念起,麻痹术。

只要这小姑娘失去意识,那只最难缠的召唤兽将被解除召唤,剩下的事情就是带着这精灵摆脱剩下的三个四阶晶石战士,那对自己来说易如反掌。

可就在那时,恶魔杜拓尔发现那精灵小姑娘咬破了自己的嘴唇,一丝鲜血顺着她的嘴角流淌下来。紧接着她周身立刻闪出一股异常耀眼的红色光芒,一股奇特的法术能量形成一股洪流从那小姑娘的身体周围喷涌而出。

炎魔之手立刻熄灭了,而麻痹术似乎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法术抗性,是如此之强的法术抗性!

杜拓尔心里暗自惊叹道。

不过这意外也没超出恶魔的预料,如果这小丫头真的恶魔们苦苦寻找的那个人,那她应该能有抵御麻痹术的能力。

杜拓尔顺势向上挪动了下左手,一把扣住了阿黛莉娅的咽喉。

除了麻痹术,窒息也能让人昏厥。

现在那小姑娘已经发不出任何咒语,没有任何还手之力了。

恶魔得意的笑了起来,露出了嘴里的尖牙。

可杜拓尔没料到的是,那股得意的喜悦立刻化为无边的痛苦从自己的腹部传来。

他往下一看,那小姑娘单手将法杖捅进了恶魔的腹部,那股巨大的力道直接将法杖穿透恶魔的身体,包裹着蓝色血液的法杖尖端从恶魔的背上伸出。

怎么她有这么大的力气。

杜拓尔猛然想到,如果这精灵丫头与自己召唤兽缔结了鲜血契约之后,召唤兽的能力也能转移召唤师身上。

就连这小姑娘都有这么恐怖的力气,那个古怪的召唤兽力量有那么可怕吗?

一想到这里,杜拓尔忍住疼痛再度扣紧了爪子,彻底扼住了对手的呼吸。

阿黛莉娅松开了法杖,用右手紧紧抓住了恶魔的手腕,可即使她用尽了全力,也没能把那只掐住自己脖子的手腕搬开。

喉咙的疼痛与窒息的麻木已经顺着神经深入脑海,压制住了阿黛莉娅的理智。

可阿黛莉娅仍旧死死的盯着那张泛着紫红色邪恶长脸,强撑着不让自己失去意识。

不行,我不能昏倒,我还要报仇!

就在意识逐渐离开自己的时刻,这唯一的信念支撑着阿黛莉娅,让他不至于昏厥,直到她一直期待的那个声音在心里响起。

“阿黛莉娅,坚持住,别昏过去!”

恶魔杜拓尔感觉到背后一阵异样,他猛地转过头去,惊讶的发现。那个戴着骷髅兽首的怪物,已经冲破了地狱炎柱形成的火墙。

他的头上,身上到处都是熊熊燃烧的魔法火焰,可他却似乎不惧着火焰的炙烤,依然朝着自己飞奔而来。

杜拓尔已经腾不开手来迎击这个家伙了,他立刻拍动双翼,拎着精灵,腾空而起,然后再念起咒语。

五级元素魔法:烈焰风暴!

空气凭空腾起燃烧的热浪,以恶魔为中心点,一股环形火焰海洋,顺着地面向四周奔腾而去。

那个怪物的身影,霎时被汹涌而来的火浪给吞没了。

即使你是灵体,也没办法躲过这次魔法攻击。

恶魔心里如此盘算着,再度扼紧了精灵的脖子,想彻底摆脱那个难缠的召唤兽。

可就在那一瞬间,火焰海洋之中再度浮现出那个骷髅兽首,一个黑影再度破浪而出。

吉文的斗篷被魔法火焰燃烧殆尽,身上的魔钢盔甲也已经因为吸纳了过量的火元素魔法能量而变得通红,甚至因为高温炙烤而渐渐融化。裸露在外的躯体变得焦黑,泛着红色红光,魔法抗性正和那些燃烧的魔法火焰纠缠在一起,彼此相互吞噬。

那颗原本结白的骷髅兽首已经被熏得黑白斑驳,但那骷髅空洞的眼眶里,一双黑色瞳孔的眼睛仍旧死死盯住恶魔。

吉文已经离阿黛莉娅很近了,他已经能清晰地看到恶魔那不断挥舞的翅膀和那只扼住阿黛莉娅脖颈的暗红色手臂。

可周身火焰的侵蚀,让疼痛深入骨髓,吉文甚至能感觉到,自己每迈出一步,力量会都在剧痛中流逝。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从未体会过死亡的吉文,不知道自己离崩溃倒下之间的距离。

他也不知道阿黛莉娅还能支撑多久,精灵的身体已经慢慢的垂了下来,丧失意识只是早晚的事情。

可他知道,现在能拯救阿黛莉娅的,只有自己了!

虽然自己和那恶魔有着实力上的差距,但自己还有恶魔从未见过的杀招。

吉文打开紧扣在腿铠上的那个铁盒,一把将暗藏在里面的那几个铁疙瘩掏了出来,全力向恶魔扔去。

杜拓尔眯起眼睛,恶魔锐利的视线立刻捕捉到那不过是几颗金属链球而已。每个链球都是两个金属半球组成,正拖着长长金属链,回旋着向自己飞来。

如此近的距离,如此高的速度,躲是躲不过了。

恶魔立刻挥动着强壮的翼翅,翅膀的钩爪重重的撞向那飞舞的链球。

叮当!一声

飞在最前面的链球,被磕得改变了方向,接连扫倒了几颗大树。

“想缠住我,可没那么容易。”

杜拓尔咧起嘴,嘲弄般看着吉文,然后再度挥动翅膀,准备精巧的拍飞剩下两个链球,

可当恶魔的勾爪刚刚接触到第二个链球之后,链球的表面那层脆弱材料便在巨力的作用下崩碎了,一个闪烁着雷霆光芒的半球体显露了出来。

那链球竟然蕴含着雷晶石!

杜拓尔猛然意识到这是个陷阱,刚才那个普通的链球只是个制造假象的诱饵,真正的攻击来自后面这些伪装的链球。

恶魔想躲开,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那链球中的雷晶石品质纯净,它发出强大雷电已经击穿空气顺着翅膀上的勾爪,窜进了恶魔的身体。

杜拓尔的翅膀僵直了一瞬,然后那链球的铁链迅速缠住了他的翅膀。铁链撕碎了皮膜,将两个不断闪着雷霆的小球死死绑在恶魔翅膀的骨骼上。

恶魔立刻丧失了飞行的能力,开始下坠。

可就在这时,第三个链球撞上了杜拓尔的左手臂,巨大的冲力让恶魔的手脱开了阿黛莉娅的咽喉,然后铁链不断缠绕在手臂上,最后两个半球砸中他的肩膀。

这两个链球表层碎裂之后,原本毫不起眼的铁球变成了两个吐纳着寒气的冰晶体,然后寒气顺着铁链将恶魔的整个左臂彻底封住。

转瞬之间,恶魔和阿黛莉娅都重重栽倒在了地上。

现在就是最后的机会!

吉文知道那两个蕴含魔法的链球不可能将那恶魔彻底制服,他取下腰带上的两根铁棍,抓在手里,扑向正挣扎而起的恶魔。

嗷~~~

恶魔杜拓尔咆哮着跳了起来,他右手仍然扯着不停咳嗽的阿黛莉娅,左臂却已经因冰冻伤害垂在肩头。现在他翅膀和腹部都受了伤,混身不停的遭受电击与寒冰侵蚀,已经没法带着阿黛莉娅飞走了。

这些该死的老鼠!

伟大恶魔,竟然被一只召唤兽的花招所欺骗。

狂怒冲散了恶魔的理智,他死死盯着冲过来的吉文,飞快的念着一个短咒语,随着古邪语最后一个尾音结束,恶魔的皮肤似乎开始燃烧起来,

那是恶魔族的专属法术——烈焰壁垒,任何接触恶魔的生物都要受到严重的火焰伤害。

被恶魔抓住胳膊的阿黛莉娅,凄惨的叫了起来,烈焰顺着恶魔的爪子吞噬着她的的身体,如果不是靠着抗性的魔法保护,她早已经被这烈焰所吞没了。

来吧,来迎接地狱烈焰的拥抱吧

杜拓尔盯着吉文,狂笑起来,然后将受伤严重的左臂砸向吉文。

吉文没有理会那汹涌的烈焰,向着恶魔头部猛地挥出一棍。

太慢了。

看穿吉文动作的杜拓尔向后稍稍扬起头,正好躲过这一击。可就在那一瞬间,他突然发现棍子的顶部有些异样。

在那巨大惯性的作用下,铁棍的顶端伸出一个长长的尖锥,然后顺势划过了恶魔的脸颊。

利刃割破了恶魔的左眼和半个脸颊,蓝色的鲜血喷涌而出,恶魔的口里传来一阵剧痛。

这是什么鬼东西!

杜拓尔强忍着剧痛,后退了半步。

趁着恶魔短暂失神的时候,吉文将另一根铁棒重重砸向恶魔右手的肘部,尖刺顺着惯性向下伸出,将恶魔的关节彻底刺穿。

恶魔爪子终于松开了,阿黛莉娅彻底摆脱了魔爪。

这是吉文特地打造的简易甩棍,只不过将头部部分换成了锋利的尖锥,从没见过这种东西恶魔,没料到这精巧器械的威力。

确认阿黛莉娅安全之后,吉文赶紧丢开铁棍,然后双手一起死死扼住了恶魔的咽喉。

恶魔杜拓尔疯狂的挥舞残肢和腿爪,想反击那只可恶的召唤兽,可吉文已经贴近了他的身体,两个身影彻底重叠在一起,恶魔的爪击毫无用处。

恶魔的烈焰壁垒法术,仍在起着作用,吉文的身体不停的承受着烈焰的灼烧。可现在恶魔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已经无法施法,而那狂暴的肢体挥动,除了灼烧以外没法对吉文造成任何伤害。

吉文已经抢得了先机!剩下的只是比拼谁先倒下。

吉文拼尽了全力支撑着,混身的魔法抗性也被激发到了最大,可烈焰仍旧逐渐侵入到体内。而生命力顽强的恶魔仍在顽抗,即使被扼住咽喉,依旧不断的挣扎着。

如果在恶魔断气以前自己就倒下,那就前功尽弃了。

吉文的余光扫过恶魔身旁,他激动的发现,阿黛莉娅揉着脖子终于站了起来。

吉文急着用心灵感应大喊。

阿黛莉娅,快,快杀了这家伙,我快撑不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