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秘密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3144字
  • 2014-05-13 19:48:21

鸟人昆图斯或者说魔面鹰族最伟大的战士昆图斯闯进了铁匠铺,他的注意力立刻就被地精哈维手上的短剑所吸引。

作为地精二手商店的老主顾,昆图斯在这里随便惯了,他伸手就要去握住剑柄。

“哈维,把这把剑给我看看。”

可地精哈维却没有往日的好脸色了,他顺势将剑一挥,将昆图斯的手给逼退了。

“小心点,哈维,你可没学过用剑,小心弄伤了自己。”

“可我学过怎么对付狡猾的骗子!”哈维的声调里带着怒气,有点笨拙的挥舞着手中的短剑

“骗子?你是不是弄错了。”昆图斯的表情似乎很无辜。

“住嘴,你别以为我不认得什么叫雷斯林魔钢!还我的盾牌来。”地精哈维大叫道。

昆图斯的表情僵硬在那里,他没料到这么久以前的把戏也会被拆穿。他突然扫了眼哈维身后的吉文,然后什么都明白了。一定是这个新来的小子,教会了地精辨认珍贵金属。

昆图斯退了一步,赶紧解释道。

“那只是个玩笑,老伙计,两者的差价,我下次赔给你。”

虽然昆图斯偶尔会占点小便宜,但是被揭穿后愿du服输,不至于厚脸皮赖账。

地精眯起眼睛,试图判断昆图斯是否在说谎,片刻之后,老哈维伸出两根手指。

“双倍赔偿!”

“双倍就双倍,你先给我记上。”昆图斯满口答应下来,然后迫不及待的从地精手中把短剑取过来,仔细的观看。

“只有云中的雷霆,才能配的上这把漂亮的武器,哈维,这剑怎么卖?”

昆图斯对这把宝剑赞不绝口。和这把带着雷霆气质的短剑相比,他自己的那把魔法长剑只是个毫无特色的玩具。

“一万石币。”地精张开就是个天文数字,然后摆出不容还价的神情。

昆图斯显然没有一万石币,不过只要有人愿意帮他承担这笔费用就行。

他踌躇了会,然后突然走到吉文面前,小声嘀咕道:“吉文,你想知道有关你召唤的秘密吗?”

说完昆图斯便从腰上掏出一个小布袋,在吉文面前摇了摇。

可还没等吉文答话,哈维便接过话头:“别想糊弄新人,如果是召唤卷轴还有点价值,其他的施法材料对召唤兽来说没啥意义。”

看见意图被识破,昆图斯瞪了哈维一眼。

“这可是执政官千方百计要弄到的东西,我在寇松的房间守候了一天,才有机会潜入偷偷拿到了这个。”

哈维不为所动,摆摆手,再次抢着替吉文作答:“这句话最多只值刚才的赔偿,召唤师关心的无聊事情多了去,和我们又没啥关系。”

“那可未必!最近两天,我的召唤师可是放弃了所有政务,一直在关注这个事情,她正在调查吉文的召唤师阿黛莉娅和寇松长老。而且我发现,吉文的召唤可能是一个阴谋。”

“阴谋?”吉文和哈维异口同声的叫了起来。

看着自己成功的勾起了两人的兴趣,昆图斯适时的闭嘴了。

秘密只有提高价码才有说的价值。

察觉出老友把戏的哈维闭了嘴,反倒是吉文按捺不住了。

他实在是想知道事情的原委。

记得在那次突然的召唤中,的确似乎有些异样。

当时被困于结界中的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暴怒打破了那墙壁?

自己怎么突然具备古怪的力量和奇特的灵体体质,自己突然获得的魔法抗性?

所有的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吉文想知道答案。

“你怎么知道的?”吉文终于开口问道。

“我的召唤师以为我是哑巴,也不懂他们的语言,所以我可以安静的旁听许多有趣的东西。”昆图斯得意地答道。

“那你说的阴谋是什么?”吉文追问着。

昆图斯没有回答,只是微笑起来,双手开始掂量着宝剑的重量。

吉文皱起眉头,在心底迅速地盘算了下。

昆图斯今天似乎是不把这宝剑带走就不罢休了。

可即使要付出这把宝剑,那么也要趁机从昆图斯这里多挖出点情报来。

吉文还记得那天喝酒的时候,昆图斯是个很要面子的家伙。于是吉文重重挖苦了他一句:“昆图斯,别像个扭捏的商人一样,拿出点英雄的气概来。像个战士一样把事情给我说清楚,这把剑就归你了,花费算我账上。”

昆图斯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作为一名骄傲的战士,被人讥笑为像商人一样扭捏作态几乎是最大的侮辱,他不在讨价还价了,而是把剑放回工作台上,转身召唤吉文。

“来,我给你说清楚。”

原来执政官弥陀尔雅为了弄清楚召唤时的真相,急切地想弄到召唤咒文,于是冒险让有隐形能力的昆图斯潜入了寇松的工作室。

昆图斯没能找到弥陀尔雅想要的卷轴,却在寇松的研究台上找到了一些魔法晶体的粉末。而且他还无意中观察到,寇松把自己反锁在研究室里,对着一张羊皮纸、一个头饰残片和那些晶体粉末发呆,冥思苦想了整整一夜之后,对着天花板吼出来一句:“那场召唤是个阴谋。”

“这可不值一百万。还有什么都拿出来吧。”吉文沉住气,打断了昆图斯的叙述。

昆图斯扑腾了一下翅膀,叹了一口气。然后再度从身边掏出一张羊皮纸和一个银色头饰,递给了吉文。

“这就是让寇松头疼了一晚上的东西,这总够了吧。”

吉文接过东西,先看了看头饰,虽然觉得有点眼熟,但吉文实在看不出什么名堂来。于是他转而将视线投向羊皮纸,那上面写着三个潦草的名字,阿黛莉娅,蒂妮和昆雅。

阿黛莉娅已经被寇松长老划掉了,另外两个名字的旁边写着一个古怪的单词,然后画出一个疑问符号。

吉文记得自己看过的历史书上,这个词语通常是指代那些一万年前统治这片陆地的恶魔们。

吉文陷入了沉思。

没错,自己的那次召唤从头至尾都透露着一股怪异,难道真的有什么隐情,才让自己来到了这个世界中。而寇松长老写下的那个恶魔名字究竟意味着什么?难道这次召唤和恶魔有关。

吉文心里充满了问号。

他再度仔细审视起羊皮纸来,可羊皮纸的其他部分都是些未知的奇怪符号,一无所获的吉文只得再度问道。

“那寇松长老后来怎样了?”

“他听说你的召唤师跟着佩尔松教授出发去静夜森林后,便慌张的追出去了。所以我才有机会弄到这些东西。如果寇松在场,即使我有额外有魔法物品的保护,但只要稍稍一动,就会被寇松发现。”

“那这些东西你没给你的召唤师?”吉文把羊皮纸、头饰和晶体粉末收起来之前,再度确认了下。

昆图斯恶意的笑了起来:“她只叫我去找召唤卷轴和施法材料,所以我她带回了点材料,其他的东西她又没说要给她。再说她很小气,认为召唤兽给她服务天经地义。她又不给我报酬,也不送给我短剑。”

面对鸟人的提醒,吉文大方的说道。

“昆图斯,那把剑归你了。”

昆图斯立刻眉飞色舞,满脸兴奋,那鸟嘴几乎长得合不拢。他走到工作台前刚拿起宝剑挥舞两下之后,突然又想到什么,于是转身再度告诫吉文。

“吉文,你下次最好提醒你的召唤师,佩尔松教授是执政官的人,而执政官的女儿和你的召唤师是竞争者,所以这次他找上你的召唤师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事。”

“嗯,我会的,谢谢。”

吉文点点头。

昆图斯如愿以偿的拿起短剑后,便迫不及待走出屋外,飞向空中去舞剑了。

“小子,这交易你亏本了。”

不声不响的看完两人的谈话之后,老地精哈维提醒道。

老哈维并不太心疼这把剑,一来这是吉文的处女作,以后应该还有更好的作品才对。二来由于有人认账,这宝剑的笔费用记在谁身上,对哈维来说都是一样的。特别这次是吉文主动承担债务,这让哈维觉得两人的经济关系又牢固了一些,毕竟吉文还清欠债的日子又可以向后推上一点了。

“无所谓,反正以后还有需要昆图斯情报的机会。”

吉文没有像地精那么斤斤计较,目前,昆图斯是个可靠的消息渠道,保持与昆图斯良好的合作关系,对自己和阿黛莉娅来说都不是一件坏事。

“昆图斯有你这样的大方的主顾,还真幸运。”

哈维的语气说不清是挖苦还是羡慕,可吉文没再留意了,他脑子里满是那个神秘的阴谋,以及要赶紧用雷斯林魔钢完成那套没做完的简易盔甲。

因为既然阿黛莉娅已经出发,那么离自己再次被召唤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这次将是对自己至关重要的一战,他要证明自己的实力,为阿黛莉娅获得一个参加选拔考试的资格,而且他还要提醒自己的召唤师,去避开寇松所恐惧的阴谋,以及那个佩尔松教授可能射出的暗箭。

他要抓紧时间做好万全的准备。

于是吉文走回储雪区翻出一块画着自设计草图的石板,然后走回工作台前,虚心的向老哈维请教道:“老板,这个造型该怎么打造。”

老地精看到设计草图,惊讶得瞪大了眼睛,明白这草图构想的老地精,低喃了一句。

“吉文,你是个天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