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疑问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4296字
  • 2014-04-25 00:30:58

吉文返回了禁神空间,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出门没带地精传送器。

不过幸运女神似乎没有放弃眷顾他,因为这次他再次看见那只灰色的大海螺。

这次自己被传送的地点离那海螺只有几百米之遥。吉文甚至还有闲情,走到近前,仔细看了看那休眠中的禁咒生物。如山一般巨大的外壳巍峨挺立,可惜身处这戈壁之中,这海洋的王者也只能选择孤寂的避世。

吉文开始有点同情这家伙了,这只海螺一定怀念海洋,而他自己也怀念起有热水冲洗身子的日子。

吉文真的想回家,想回到那个有着互联网,在线游戏,空调、手机、热水器等一系列现代文明成果的世界里,回到家人和朋友旁边。

可理智告诉他,那是非常遥远的事情。

不过回家万里长征虽然艰难,但吉文还是已经开始迈出了第一步。

自己好歹已经在这禁神空间里安顿下来,和召唤师阿黛莉娅也达成了一致协议。

现在阿黛莉娅正在争取获得皇家召唤学院选拔考试的资格。自己这段时间也要好好准备和锻炼才行。

吉文已经知道,在这个世界,有着各种各样奇异特性的召唤兽。有着能喷火的巨大蜥蜴,邪恶的双足飞龙,能隐形爱吹牛的鸟人、勤俭的地精魔法师以及还没见过的无数奇异生物们。

可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没有魔法能力,暂时只靠着奇怪的巨力和免疫物理攻击的身体,才支撑到今天。可只凭这两点,自己能坚持走完回家之路吗?

吉文看着自己的双手,一个信念悄然涌上了心头。

不,我虽然没有什么巨大的身体,神奇的魔法,但我来自地球,来自一个具有高度科技文明的世界。老祖宗们亿万年的进化和几千年的文明累进就是自己的财富,是自己与其他召唤兽最大的不同。

一个见识过热核武器与宇航科技无毛猿猴,不应该永远输给一个只会凭着本能喷火的无脑蜥蜴!

一个哲人的呐喊,突然穿透了位面,浮现于吉文脑海里。

知识就是力量!

一股冲动,重新占满吉文的胸膛。

吉文猛然发现,地精二手商店的铁匠铺,是自己不错的起点,那儿可以制造东西,实验科技。

一想到这里,吉文迅速给自己拟定了一个宏大的计划。

他要进行身体训练,不断增强体能与力量,他还要筹措装备,还要学习这个世界战斗的技术。

他要变强,这样才有让阿黛莉娅成为禁咒召唤师的希望,自己才能回家。

无论现在看来这希望渺茫,吉文也要义无反顾地要走下去。

在海螺边,仔细想过了未来之路后,吉文起身回家。

虽然没有传送器,但吉文并没有迷路,因为他的路感很好。他顺着记忆中地精商店的方向,一路向着那些看起来都差不多小山丘找去。

经过七八个小时平静的跋涉之后,吉文终于找到了那座熟悉小山。

有了上次的经验,吉文迎面照着那岩壁大踏步地撞了过去。

一瞬间,吉文便重新闯进了那座广场中。

可他刚挺稳脚步,老地精的怒吼便扑面而来。

“吉文!你跑到哪儿去了!”

老地精哈维正在广场中间,就在一秒钟以前,他还在不停的责骂员工以发泄心中的怒火。

因为他刚招募的摇钱树似乎是离职潜逃了。

发现铁匠铺空无一人的哈维找遍了广场,也没发现吉文的影子。吉文的装备和传送器都在商店的建筑里,唯一相似的解释就是这家伙忍受不了铁匠训练,逃走去过闲散日子了。

是不是我逼得太狠了点。

哈维甚至有几分自责,错过了这么一个推广业务的机会。

不过,当他看着吉文夹着基本书,优哉游哉的闯进广场之后,刚才的那股自责一下子就丢到九霄云外去了。他立刻传送到了吉文旁边,用法杖点着这个高个家伙的肚子。

“你连基本训练都没有完成,就四处去撒野吗?嗯?”

“我被召唤了,耽误了时间。”吉文满不在乎的回答道。

“召唤?”哈维的怒火降低了几分,“可为什么不带传送器?万一迷路了怎么办!到那时可没有人能从蜥蜴堆里把你给捞出来。”

哈维继续滔滔不绝的数落着召唤时应做好的准备,以及使用传送器的安全意义,而吉文几乎听得耳朵起了茧。直到最后,因为哈维突然注意到了吉文胳膊下边的书本,这才将数落停了下来。

“这是啥?”

“我从召唤师那儿弄来的书。”吉文答道。

哈维抢过一本翻了起了,可老地精翻了两页就又把书合上了。从哈维神情上,吉文能猜出,地精不认识精灵们所用的文字。

“你能看懂这些字?这是些讲啥的?”

“魔法金属的识别,锻造方法,还有记录魔法物品什么的。”

吉文胡诌了一下,其实那几本书大都是将历史与召唤术的,只有一本才是讲解魔法物品、

“哦!”

哈维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了,花白的眉头兴奋得直抖。他脸上的怒火消失得无影无踪,转而是一种莫名的喜悦。

老地精心中一阵狂喜:这家伙看来爱上铁匠活了。他竟然在召唤的时候还不忘记提升自己的铁匠工艺。像这样把打铁当做事业的召唤兽,肯费心自学召唤兽,这还是头一个。

铁匠铺的前任员工们,大都把打铁当做一项负担,完成每天的任务后就尽力去偷懒,即使是那个最负责的矮人铁匠,也只是把打铁当做一种打发无聊的娱乐,从来不肯去深究。而这个家伙,显然和他们统统不一样。

他能看懂真实世界的文字,还肯去留意专研,如同研究法术一样去研究打铁。

一种奇特的预感,在老哈维脑海里荡漾,这家伙一定能在铁匠铺里弄出前所未有的名堂来。

老地精在没责怪吉文了,只是简单告诫了下:“下次记住,被召唤时别忘记带传送器。走,我们去铁匠铺去,课还没上完呢。”

就在哈维准备传送以前,吉文突然请求道:“老板,我想用铁匠铺里的材料,给自己做几件装备。材料花费都记在我账上吧,我慢慢用工资抵。”

老哈维听到前半句的时候,还有些犹豫不决,可听到最后半句之后,便放下心来。

这家伙看来暂时还不打算逃走,对自己来说,这可是个好消息。

老地精大方的摆摆手。“行,没问题!”

******

就当吉文重新在铁匠铺里开始打铁训练的时候,精灵之城索迪玛已经沉入漆黑的夜色之中。就在守卫森严的执政官官邸里,出现了一位形迹隐秘的访客。

执政官弥陀尔雅正在自己书房里,仔细翻阅着从城市大图书馆紧急送来的一大堆专业书籍。为了查清楚寇松的秘密,她已经下令,将寇松最近查阅过的书籍统统送到官邸来检查,企图找到点蛛丝马迹。

不过当披着斗篷的访客被侍卫胡克尔带进来之后,弥陀尔雅立刻放下了书本,饶有兴趣的问道:“佩尔松教授,我交代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佩尔松教授连忙深深的弯下腰,“伟大的执政官,那名叫阿黛莉娅的学生似乎已经和寇松闹翻了,她已经答应了我的提议,参加那次围猎。”

听到最新的情报,执政官弥陀尔雅皱起了眉头。

寇松这老头似乎铁了心要将关于那召唤兽的秘密埋藏起来,连他的得意门生都被蒙在了鼓里。

这秘密究竟是什么呢?

寇松的行为越古怪,弥陀尔雅就越发好奇,她似乎隐约感觉到,这秘密的背后,一定藏着某些无法衡量的珍贵东西。

执政官思虑了一阵之后,严厉地告诫佩尔松教授。

“佩尔松,你要借行动的机会,好好测试一下那个小精灵和她的召唤兽,特别要留意那只召唤兽有什么古怪的地方。我会派人配合你,但你绝对不能把事情搞砸了!”

“谨遵您的旨意,执政官大人。”佩尔松唯唯诺诺的回答,把腰弯得更低了。

“退下吧。”

弥陀尔雅挥挥手,又重新回首于书本之中。

胡克尔带着佩尔松教授退下不久,弥陀尔雅书房的门再次被悄悄打开。弥陀尔雅其实已经察觉到了大门的动静,但她只是继续看着书,因为她知道闯入者是谁。

在官邸里,敢不经通报直接推门闯进来的,只有一个人而已。

看完书页的最后一行,弥陀尔雅终于合上书,对着偷偷潜入书房的人问道:“蒂妮,你把昆雅带来了么?”

“母亲,昆雅已经来了。”

书桌的对面,一个声音毕恭毕敬的答道。

弥陀尔雅转头看过去,两个紫袍的女精灵,正在书房中央。她们的头发盘着阿约尔家族特有的发型,而那华丽的紫袍上也绣着阿约尔家族的纹章。那是当天陪着阿黛莉娅完成召唤的两位目击者,一位是自己的女儿蒂妮,一位是来自家族中级成员家庭的昆雅。

“昆雅拜见伟大的执政官大人,睿智的阿约尔族长。”

昆雅按照礼仪,深深弯下腰。

“好了,孩子们,你们都是阿约尔家族的人,让我们省略政治上的仪式吧。来,你们过来。”弥陀尔雅此刻换上一副慈爱的表情,招呼两个小丫头靠近。

蒂妮拉着昆雅,走到弥陀尔雅的面前。

弥陀尔雅无形的威严,让昆雅局促不安,她低着头,不敢承接来自弥陀尔雅的视线。

弥陀尔雅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宝贝女儿,然后拉住昆雅的手,耐心的询问道:“昆雅,请再仔细告诉我一遍,那天在召唤室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昆雅的身体抖了一下。

她刚刚从昏迷中恢复过来,而且再也不想重新回忆起召唤室中发生的那可怕一幕。可现在她所面对的是自己家族的族长,城市里最有权势的人,最终昆雅还是屈服了。

她用着颤抖的声音,叙述了昏倒之前所看到的所有事情。

听完昆雅的讲述,弥陀尔雅再度轻柔的问道:“昆雅,你昏过去以后,周围的事情,一点都记不得了吗?”

昆雅脸色苍白的摇摇头。

听到这里,一丝失望的神情闪过弥陀尔雅的脸庞,她安慰了昆雅两句,便打发女儿蒂妮送昆雅回家。

等两个紫袍小姑娘消失在门缝中以后,弥陀尔雅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在书房里来回踱步,心中愤怒的低吼道:“为什么她竟然昏过去了!一下都没有醒来!”

自己女儿逃走之后,召唤室里发生的事情对弥陀尔雅来说就是空白。

最后收拾召唤室残局的是寇松,根据他的公开叙述。当他闯进召唤室之后只看见受伤倒地的阿黛莉娅和昆雅,惹出大麻烦的召唤兽已经不见踪影。寇松还负责打扫清理了召唤室,等弥陀尔雅的人再进入召唤室时,除了看见一地残垣断壁以外,已经没有任何有用的线索了。

阿黛莉娅声称受伤后昏迷,而昆雅更是刚刚醒来不久,她们都自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弥陀尔雅的直觉告诉她,在蒂妮逃出召唤室后,那个被阿黛莉娅召唤的怪物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寻常事情,而这一定与寇松企图遮掩的秘密有关。

这次古怪的召唤中,从头到尾都透露着诡异的气氛。

阿黛莉娅是学院中非常优秀的学生,在这次召唤中却出人意料的念错了咒语。

而一个不算太复杂的召唤术中,召唤兽竟然自己打破结界,闯了出来。

而这只召唤兽却又具备着与召唤咒文不符的奇怪的属性。

最后召唤兽毁坏了召唤室后消失,没有人目击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而事故之后,一向低调的寇松居然开始拼命消除这次意外的影响。

所有的问题,都没有合理的解释,弥陀尔雅现在的脑子更乱了。

要是能拿到当天的召唤咒文就好了。

弥陀尔雅已经要求蒂妮和昆雅都将那天听到的召唤咒文给回忆下来,可是后面发生的意外,冲淡了她们的记忆。两人的回忆出的咒文都残缺不全,而且互有出入,唯一完全符合的地方就是阿黛莉娅将最后的菲儿艾扎错念为废宅。

现在所有的线索,汇集成了一个混乱漩涡,让人看不到真相藏在那里。

弥陀尔雅揉了揉鬓角,无论是作为阿约尔家族的族长还是城市的执政官,她都不是轻言放弃的人,更何况这件事的结果,甚至能帮助自己跨过鸿沟成为召唤使。她一定要把这件事弄清楚。

终于那个冒险的想法,再次出现在弥陀尔雅的脑海里。

这次弥陀尔雅没有犹豫,她轻轻的吟诵出咒语,随着那古邪语的继续,弥陀尔雅眼前的空间里张开了一个黑色的裂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