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弟十三章 召唤师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3776字
  • 2014-04-23 00:36:55

吉文的眼前,是个寒酸的房间。

这间房子的主人,正靠窗边,注视着吉文。

阿黛莉娅今天只披了件短布衫,由于衣服领子开口很大,她的整个肩头和胸口几乎都露在外面,而衣服下摆刚刚遮住半个大腿。阿黛莉娅光洁的肌肤和玲珑的曲线此刻都展现吉文的面前。在吉文看来,这多少有些惹火,不由得感觉喉头发紧。

“召唤我来干嘛?”

吉文看了看四周,这里似乎是阿黛莉娅的宿舍,不像有意外需要召唤兽摆平的样子。听到这个问题阿黛莉娅的有些不满的反问道。

“没事不能召唤你吗?到现在为止,我连你的名字都还不知道呢。”

“那你可以叫我吉文。”吉文有些好笑,难道这次召唤的原因就是这个?

阿黛莉娅捋了捋额头的长发,轻声地念叨着。

“真是个拗口的名字。”

阿黛莉娅的眼神突然变得迷离起来,她走向吉文,那轻盈步伐的交替,让吉文的脸颊越发热了。

“这是……”吉文此刻有点摸不着头脑。

可就在这时,心灵感应传来的声音打断了吉文的询问。

“嘘,什么也别说了。”

阿黛莉娅已经走到了吉文跟前,用手指挡住了吉文的嘴。

精灵的身体已经几乎贴住了吉文,顺着敞开的领口看过去,吉文的眼前只剩下一片自然的美丽。窗户透过来的光线,挥洒在阿黛莉娅那洁白如缎的皮肤上,随着肌肤起伏,留下一片光与影。

就在那一片心迷意乱中,阿黛莉娅将双手搭在了吉文的脖颈上。

“跟随我的意志,抱紧我吧。”

一个声音传进了吉文心底,他混身血脉喷张起来。只见他低下头,贴近了精灵狭长的耳边,低语着。

“收起这套把戏吧,阿黛莉娅。”

吉文已经不是菜鸟了,自从踏进这个房间的第一刻起,他就牢记起昆图斯的提醒。

在这个世界,召唤师和召唤兽并非是亲密同心的关系,他们未必有着相同的利益。作为召唤兽,他必须提防点什么。

他读过阿黛莉娅的记忆,这是个强迫自己沉浸在召唤术研修中的精灵女孩。让自己变强是她唯一的动机和行为准则,她的生活已经因为复仇而变成灰色。他不认为这样阿黛莉娅会有兴致与自己的召唤兽来次浪漫的的亲密接触。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阿黛莉娅是个单纯的精灵,她那刻意装出的动作,即使是以吉文的眼光看来,也太生硬笨拙了一点。

她想像第一次召唤那样,借助肢体接触,导入对自己的意识控制。这在召唤术里专业术语似乎叫做信任控制。

推测出精灵意图的吉文,甚至有些得意的笑了笑。

阿黛莉娅的笑容僵硬了,吉文的反应让他很意外,她尴尬地抽回了手。

“怎么,你不喜欢?”

“阿黛莉娅,别小看我。”

“可在让你阅读我的记忆时,我碰撞过你记忆,你们不是很喜欢很这种……修炼方式吗?我看着你一直盯着某个魔法阵在观摩。”

阿黛莉娅还在纳闷自己计划为什么会失败。

一听到这里,吉文的脸立刻黑了下来,他大概知道阿黛莉娅在自己的记忆里看到了什么。

对,自己召唤前正看的姬骑士动作片……

“那不是修炼,那是一种神圣的仪式!不是随便谁就能亵渎的!”

吉文有点羞愧难当,开始大言不惭地解释着自己行为的正当性。

“原来如此,看来是我想错了,你们这个种族真奇怪。”

发现控制吉文的计划彻底落空后,阿黛莉娅叹了一口气,后退了几步,披上了长袍,神情恢复成吉文所熟悉的那个样子。

可这时轮到吉文忍不住问道:“你还看到了什么?”

吉文正小心的试探着,他的脑海里似乎封存着阿黛莉娅的记忆,可他不确定阿黛莉娅是否也是一样。

阿黛莉娅抬起头,她似乎对这个问题并没有太大戒心,只见她随口答道:“没了,我只短暂的看到了几个片断。不过,你们的世界很奇怪,非常令人难忘。”

吉文心里稍稍放下心来,看来记忆交流并非是双向的,似乎自己保存了阿黛莉娅的记忆是个偶然事件。

可阿黛莉娅继续自顾自的说下去,她的声音里似乎还有几分焦躁。

“可你也和你所在的世界一样让人无法理解,吉文,你是我唯一驾驭不了的召唤兽,即使缔结了鲜血契约,你也丝毫不响应我的控制。你到底要怎样才会臣服与我的意志?”

“不,我不想被任何人控制。”吉文毫不犹豫的拒绝道。

即使作为一只召唤兽,他也不想丢失掉自我。

吉文的回答似乎是重重一击,让阿黛莉娅的脸色黯淡下来。

阿黛莉娅曾经以自己召唤师天赋而自豪,还是召唤学徒的时候,她就成功的召唤出鬼狼并完美地控制了它。每一次成功出新的召唤兽,她都可以迅速建立与召唤兽间的信任,完美的指挥它们的举动。

可吉文是个例外,从吉文踏上这世界的那一刻起,阿黛莉娅就没能真正控制住他。

在缔结鲜血契约之前,吉文还曾经短暂响应过他的召唤控制。可现在,吉文已经对召唤控制彻底没反应了。吉文的行动全部出于自我意愿,而不是主人的命令。

这对召唤师来说,可不是好征兆。如果有任何人发现这一点,甚至可以否决她拥有吉文的资格,认定那只是一次失败的召唤。那样她离参加皇家召唤协会选拔比赛就更加遥远了。

她必须恢复对这只召唤兽的控制,可现在,自己却失败了。

看着阿黛莉娅神情突然黯然的样子,吉文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开导这丫头。

虽然自己不打算受她的摆布,但他对自己的召唤师暂时还没有什么恶意。

“别愁眉苦脸的了,虽然我不想被你呼来唤去,但是我们有个共同的目标。你不是想成为禁咒召唤师吗?”

一听到这称呼,阿黛莉娅的神情稍微认真起来,她抬起头,睁大了眼睛盯着吉文。

“你想怎样?”

“我听说禁咒召唤师有办法解除召唤契约,将召唤兽放逐回原来的世界。我也希望你能可以成为禁咒召唤师,然后帮助我返回我所在的世界。”

阿黛莉娅的确听老师说过,在这世界上有一个威力无比禁咒召唤术,它的效果就是彻底解离召唤兽的召唤契约,不管多强力的召唤兽都会被放逐回自己的世界。

而想再次召唤它,就必须重新进行初次召唤,那样就要耗费大量的物资与法术准备,损失不少宝贵的时间。而且召唤高级召唤兽风险极高,谁也没法保证能重新将某个异兽从异世界找回来。

如果自己真的成为禁咒召唤师,用这个禁咒召唤术,放逐吉文这样一只中阶召唤兽,应该只是件小事。而少了一只最多四五阶的召唤兽,对禁咒召唤师来说也是连眉头都不用皱一下的事情。

这个交易,似乎不错,阿黛莉娅不禁想到。

眼前的召唤兽只关心回家,而两个人的目标似乎没什么矛盾。

可事情有这么简单吗?

阿黛莉娅抱起双臂,狐疑的打量着吉文,问道:“你究竟在背后打什么鬼主意?”

鬼主意?吉文感到有点冤枉,自己这么开诚布公的来商量,居然被误解成鬼主意。他刚想解释,可又被阿黛莉娅给顶了回来。

“你是恶魔,我不能完全相信你。”

阿黛莉娅清晰的记得,吉文是用四阶恶魔召唤术召唤而来。虽然最开始阿黛莉娅企图召唤的是恶魔菲儿艾扎,但中途似乎出了点意外。可即便如此,他本质上也应该是和恶魔差不多一类的东西。

所有的恶魔都精于欺骗,youhou,在没能完全控制住以前,他们不比敌人安全。

看着阿黛莉娅突然有点敌意的眼光,吉文叉开手,敞开胸口,一脸的愤懑说道:“你看我像恶魔吗?你见过这么悲催的恶魔吗?”

如果他是恶魔,那倒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要靠打工维持生计的恶魔,真是丢尽了这个强大种族的脸面。

吉文的落魄的样子,稍稍降低了阿黛莉娅的戒心,可她还是喃喃的自言自语道:“可召唤咒文上,说过你曾经扼杀过无数生灵,穿梭于无数个世界,披着面具,散布着谎言与仇恨……”

吉文苦笑起来,自己唯一邪恶的地方大概就在在游戏里。在网游中自己的确扼杀过无数生灵,拉过无数BOSS的仇恨。而在那些奇幻类角色扮演游戏里,自己的表现也的确离正义之士太远。偷窃NPC的装备,抢劫那些空无一人的房屋,甚至为了拿到某位黑暗精灵的双刀,不惜大开杀戒。

如果这也算恶魔行径,那我就算是恶魔吧。吉文开始破罐子破摔。

“你当我是恶魔也好,不是也好。反正我给出了提议,愿不愿意你看着办。”

吉文的话,让阿黛莉娅感到无形的压力,毕竟她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为了拿到选拔考试资格,她必须依靠吉文这只召唤兽。而吉文现在是自由的,她只能期待他的配合。

终于她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那你肯听从我的命令吗?”

吉文回过头看了看这位麻烦的女精灵,点点头。

“我可以按你的意愿帮你,执行你的命令,不过,我先说明,你别想直接控制我。”

阿黛莉娅的神情慢慢兴奋起来,她再度犹豫了会,终于答应道:“行,我答应。只要你帮助我成为禁咒召唤师,我就帮你回家。”

“成交!”

吉文伸出右手,而阿黛莉娅在楞了几秒之后,笨拙的学着和吉文相同的动作,伸出手来。

“这是什么诅咒仪式吗?”阿黛莉娅不解的问道。

吉文板着脸,吓唬她道:“谁不遵守誓言,就直接变成肮脏可怜的小生物。”

阿黛莉娅伸出的手停了下来,可吉文的手却迎了上去。

两只手最终还是握在了一起。

“好了,手续完成。那现在问题就是,怎么让你获得参加选拔考试的资格。现在有什么能快速被评为四阶生物的办法吗?”

吉文还记得上次评定时,自己功亏一篑。都怪那个叫做寇松的老头作梗,让他失去被评为四阶召唤兽的机会。

忙着抽回手的阿黛莉娅,回答道:“学院的佩尔松教授观看了你和魔面鹰的决斗,他看中了你的能力。在评定会议后,他偷偷邀请我参加一次追捕,也许这是个能公开证明你能力的机会。”

“你答应了吗?”吉文着急地问道,如果这次追捕中能打败什么厉害家伙,说不定就能让自己进阶了。

“暂时没有。”阿黛莉娅摇摇头。

“那你还等啥?”

“那任务很危险,在没把握控制住你以前,我还不敢去冒险。”

阿黛莉娅随口答道,不过她没说的是,为了解决召唤兽控制问题,她才不得不急忙将吉文召唤到这个世界里来。不过现在,困扰她的这个问题,已经用另一种方式解决了。

“不过,现在我可以去登记了,希望佩尔松教授没走。”

说完,阿黛莉娅赶紧抓起外套套在身上,然后匆忙的跑出门去,连解除召唤都没来得及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