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来袭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3031字
  • 2014-07-25 16:41:01

“离这里很远?那地方危险吗?”

吉文下意识地觉得,阿黛莉娅孤身一人离开索迪玛城是件危险的事情,上一次阿黛莉娅出城私自拜访恩雅,结果遭遇了恶魔的袭击,吉文不想这样的事情再度发生。

“不算危险,我以前曾经去过很多次。”

“那我陪你去吧,免得路上有危险。”

当吉文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只是暗地里担心那些蠢蠢欲动的恶魔们,可阿黛莉娅听到吉文这句回答时,脸上那股阴郁霎时就消散不见,语调也重新变得欢快起来。

“那好,这可是你答应的。”

阿黛莉娅很快和吉文约定了出城寻访寒铁计划,然后吉文便带着那些宝贵的工具返回了禁神空间。吉文离开后,阿黛莉娅也同涅尔斯师傅道别,悄然离开了火焰熔炉。

不过当她离开火焰熔炉的大门之后,却发现刚才那位被关押的黑市商人正在街口等着她。

“小姑娘,你那位仗义的朋友呢?他没跟你一起出来?”曦月走到阿黛莉娅的面前,低声问道。

阿黛莉娅抬头看着这位比自己高一个头的二手商“曦月”,她年纪不大,身材矫健,

如果不是知道她二手商的身份,一定会误认为她是某个大家族的保镖或贴身卫士。

阿黛莉娅明白她口中所指的是伪装成铜须先生的吉文,于是她答道:“他有事情从后门先离开了。如果你有什么事情,我可以转告他。”

“噢,真可惜。”曦月脸上流露出失望的表情,她拍了拍系在腰带上的大钱袋,“我本想当面感谢他的慷慨,因为他今天付的钱远比通常市价要高。”

“感谢?那你可以卖给我们多余的寒铁吗?”阿黛莉娅赶紧问道。

“不,我手头没寒铁了,卖给你朋友那些是我全部的存货,而且今天这件事情过后,黑市里暂时没谁敢和你们做生意,更别提是贩卖寒铁了。小姑娘,看来你们得罪了大人物。”

作为一位长年混迹于灰色市场的二手商,曦月一眼就看到了今天这意外背后的阴谋,出于安全考虑,大部分二手商们今后肯定会避开这单充满风险的交易。不过有风险就意味着会有利润,对于本钱单薄的曦月来说,她可不愿意放弃这样一个挣钱的机会。

“不过,看在那袋金币的份上,我愿意继续和你的朋友交易,除了寒铁现在没法弄到以外,我还可以弄到很多其他的东西,甚至是违禁品……”

“谢谢了,我们只需要寒铁。”阿黛莉娅答道。

“是吗,太可惜了。”曦月有些失望的答道,她原本还想从那位大方的铜须先生手里再挣点利润出来。不过令她奇怪的是,这位小姑娘一直在代替铜须先生做主,似乎是不大希望自己与那位阔绰的先生直接接触。

带着这个疑问,曦月的目光不停地打量着阿黛莉娅,最后停留在她胸口的徽章上。

“对了,你是他什么人?亲戚还是雇主?来自皇家召唤学院的小丫头。”

在曦月看来,铜须先生的落魄打扮应该只是一个伪装,他或许是某位大家族的成员。而眼前这位少女的瞳孔颜色非常的显眼,显然她不会来自注重血统的名门,不过她胸口那货真价实的皇家召唤学院徽章却又说明她不是普通人。这两人的组合非常奇怪,让人猜不明白。

“我是他朋友。”

阿黛莉娅回答的语气有些生硬,因为她不喜欢曦月问起的这个问题。她曾以同样的问题问过自己,可每一次她想到的答案总是让自己心烦意乱。

看着阿黛莉娅的神色变化,曦月反而得意的笑了起来,享受着捉弄人的快感。

“好吧,转告你那位朋友,最近几天,我还会在这附近逗留。如果你们改变主意,想买些不那么好找的货物,就去平民区的“秋晴望”酒吧碰碰运气吧。”

说完,曦月向阿黛莉娅招招手,算是道别,然后三两下就消失在街道旁的小巷里。看着她消失的背影,阿黛莉娅内心里暗自嘀咕:“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不过,阿黛莉娅很快就将这意外抛到脑后去了,因为她急着赶回召唤学院,准备和吉文一起出趟远门。

就在阿黛莉娅顺着街道离开时,火焰熔炉对面一座树屋的顶层,两位衣着考究的客人正在用餐。这座树屋是附近最有名的餐厅,而顶层则是餐厅最昂贵的包房。

两位客人所坐的位置靠近窗台,他们一边用餐一边闲谈,看起来平淡无奇。可如果有人走近的话,将会发现他们的目光都注视着街道上的一个身影,而那身影正走向召唤学院的方向。

“这就是那孩子?”

那位中年客人粗鲁地将盘子里的果肉送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问道。

餐桌的另一端,一位老人以刻板的姿势坐着,他以标准的贵族礼仪,用餐具将一颗蘑菇送入嘴中,细细咀嚼过后,这才回答道:“就是她。”

“那为什么现在不抓住她!她就只一个人,还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

中年客人不满的低声喊了起来。

老人这时又喝了口苏果汤,然后用餐巾擦了擦嘴,不以为意的说道:“你我都做不到这一点。现在城里所有的国王之剑都死死盯住了这孩子。他们正等着我们出手。”

中年人看着老人谨慎的样子,颇为不满,他抓起桌上的水果,猛咬了一口,然后抱怨道:“哼,区区几个偏远地区的国王之剑而已,就连你也变得这么胆小了吗?”

听到这无礼的话,老人笑了,然后不动神色的反驳道:“比我胆子大的同伴,有很多。不过不是在国王之剑的监狱里就是已经被烧成灰烬了。如果你愿意试就试吧,现在有一位守护者正坐镇索迪玛,别说我没提醒过你。”

“守护者!”中年人低声惊叫起来,他没料到竟然有守护者暗藏在这城市里。虽然他轻视普通的国王之剑们,但他知道那些守护者的恐怖力量。

“不仅如此,现在那位守护者正满城市里寻找我和我的恶魔同党,如果运气不好,下一个被抓的就是你了。”老人若无其事的答道,然后开始品尝下一道菜。

面对这玩笑,那位中年客人没说话了,只是闷着头,更加粗暴的咬着水果。

“我说马休,你应该注意一下你的礼节,一个有身份的精灵不该这么粗鲁。”

听着那位叫做马休的中年客人咀嚼果肉的声音,老人皱起了眉头。

可马休不以为意的说道:“那又怎样,如果不是为了见你一面,我可一点也不想呆在这样的孱弱可笑的外表下,更别说遵循这些可笑的礼仪了。”

老人这时停下了用餐,他用餐巾擦干净了手,然后问道。

“好了,让我们坦诚点吧,马休你突然到访索迪玛城究竟是为什么?”

“我损失了在这座城市里的所有仆从,包括精心培养的桑尼阿,总有人要为这损失负责。”马休盯着老人,眼睛里全是不满。

“别这么激动,我也损失了两位学生,他们都是最优秀的恶魔战士,无论是哪一个,都比你那个玩蝎子的桑尼阿要优秀。”老人不以为意的答道。

“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如果你直接把那个孩子抓走,就不会惹出这么多麻烦来。”

马休的声音越来越大了,可老人依旧不动身色地回应道。

“你不明白这个孩子的价值,直接抓走她,对我们的事业毫无帮助。”

“那你的神奇计划是什么?不断失败,不断地损失宝贵的人手?”马休毫不客气的顶撞道。

“以你那可怜的脑子,是理解不了那么伟大的计划的。”老人终于开始不客气地回击马休了。

“你!”马休一下子站了起来,他指着老人,眼里满是怒火。

老人没有理会马休的动作,他只是狠狠的一瞪眼,平静的说道。

“马休,请记住,我是“导师”,应该有人告诉过你惹怒我的后果是什么,你想试一试吗?”

老人的话语一下子压倒了马休的气势,原本暴怒的他不得不忍住怒火,收起了拳头,从嘴角里挤出一句话来:“导师,我不会再和你合作了,你别想再动用我的任何仆从。”

说完,马休立刻转身走出了包房。

老人看着马休离去背影,冷笑了一声,然后继续开始被中断的用餐。

过了许久之后,老人心满意足的吃完,然后摇了摇铃。一位精灵侍者出现在门前,恭敬的问道:“帕格尼尼先生,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我们回佛雷迪庄园,特雷西娅族长还在等着我呢。”

“好的,我去准备马车。”

侍者弯下腰,倒退出门外。因为特蕾西娅族长曾经吩咐过,要以对待族长的礼仪对待这位睿智的顾问先生。此刻,老人再度回首窗外,看着这片绿意盎然的的城市美景。

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作为最危险的恶魔,他就一直隐藏在精灵们的身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