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撞击声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2293字
  • 2014-07-22 01:24:01

加斯帕大师盯着吉文,等待着他的回答。

作为王国铁匠与晶石制作同业公会的副会长,加斯帕大师已经八百多岁了,在他手中完成的著名作品,足够摆满整个火焰熔炉。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寒铁的用途。这种珍稀且坚硬的金属只会用在晶盘或者魔法道具上。眼前的这位中年人虽然也许有足以购买寒铁的财力,但看他是绝不可能把这些寒铁变成晶盘或者魔法道具。

没有人会为了收集而购买寒铁,他要么是将寒铁交给能那些能加工的工匠们,要么就是转手给那些既需要寒铁又不敢露面的人。

如果他不是将寒铁委托涅尔斯师傅加工,那就只能交给那些地下作坊的工匠们。

无论是制作晶盘的地下黑作坊,还是那些想私下装备的晶盘的罪犯,都是治安官们极为感兴趣的对象。

虽然这位铜须先生替涅尔斯师傅解了围,但他把自己陷入了两难的境地里。

周围不止一个人听出了大师的言外之意。那位来自佛雷迪家族的治安官带着几个卫士,挤到族长特雷西娅的背后。他已经随时准备用勾结罪犯的罪名,将这位铜须先生押进监狱里

特雷西娅用着感激的目光看着加斯帕大师,她终于发现加斯帕大师被称为大师,能获得同业公会的副会长的职位,绝不仅仅是因为手艺精湛的缘故。

吉文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中的陷阱,他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面前的这位被旁人尊称为加斯帕大师的老人。

两个人的视线刹那间交错在一起。

虽然年迈的加斯帕大师须发花白,身材臃肿,一副打不起精神的样子,可他的目光一点也没有老人常见的那种浑浊,反而是如同年轻人一般锐利。

在吉文眼里,那位加斯帕大师如同一只狡猾的老狐狸,在不经意间就给自己准备了一个陷阱。

现在,他必须拿出一个让所有人信服的理由,说明自己购买寒铁用意。

吉文有些庆幸,幸好自己在走进这个房间之前就想通了这个问题,准备好了购买寒铁的理由,不然真没法再这位加斯帕大师面前蒙混过去。

吉文微笑起来,坦然说道:“没错,刚才我说收藏寒铁只不过随口说的玩笑。”

火焰熔炉的大厅里一下子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盯着吉文,等着他的下一句话。

“其实,我想用寒铁给自己打造一件纪念品。”

吉文的话一出口,就如同一粒石子丢进安静的水面里。周围的人群里立刻传来一阵窃窃私语声。在场所有人都认为这家伙一定疯掉了,面对大师的质问,竟然慌不择言,说出这样毫无常识的话来。

最激动的就是加斯帕大师,他毫不客气的批驳道:“荒谬,简直是一派胡言。”

寒铁并不是那种容易加工的金属,晶盘师傅们为了将那些纤细的寒铁丝弯曲成符合设计的模样然后做到晶盘里,要费尽心思和力气。而用寒铁直接打造道具,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应该把这种满口谎言的家伙给抓起来,他一定与城市里的罪犯们有瓜葛。”

特雷西娅看着加斯帕大师也表现出不满,立刻借机煽风点火。而那位治安官也跟着蠢蠢欲动了。

吉文看着周围众人的表情,没有退缩,他迎着那些等着看笑话的目光,清了清嗓子,大声回应道:“如果你们不信的话,那我现在做给你们看!”

这一句听起来疯狂无比的话语让周围所有人震惊,大厅里一下子鸦雀无声。

加斯帕师傅哼了一声,虽然他不相信这位中年人的诳语,但既然他为了面子而要当众出丑的话,他也乐得看笑话。

而涅尔斯师傅忧心忡忡的看着吉文,作为一名工匠,他当然清楚加工寒铁的难度。当众表演加工寒铁,还要打造成纪念品,这简直已经超过了疯狂的范畴。

“吉文,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心灵传语里,阿黛莉娅焦急的问道。虽然她不知道加工寒铁的难度,但是从涅尔斯师傅的表情上,她也能猜出那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没事,你等着瞧吧。”

吉文安慰着阿黛莉娅。在上次修改自己晶盘的操作中,他就已经和寒铁打过一次交道,并且成功了。虽然自己还不熟悉寒铁的特性,但他知道自己是一定能够在铁毡前驯服这种特异的金属。

成竹在胸的吉文,向前走了两步,向着加斯帕大师和特雷西娅提出自己的要求。

“请把我的寒铁还给我,另外我想借用一下这里的工作间。”

加斯帕大师看着吉文泰然自若的样子,对着涅尔斯师傅挥了挥手,吩咐道:“涅尔斯,满足他,我到要看看他能用寒铁做出什么东西来。”

很快吉文便出现在火焰熔炉的工作间里,准备开始加工寒铁。

为了避免自己灵体的特性露馅,他以保密和安全问题为由,把那些观看加工寒铁的观众统统赶到十几米开外。直到确认周围没人之后,吉文这才拿起工具,清点所需的材料。

加斯帕大师站在一旁,远远打量着吉文的动作。大师发现自己刚才的判断有一点小小的失误,吉文使用工具的姿势和动作表现出他绝对不是一个外行。不过即便如此,加斯帕师傅也并不认为他能做到他所说的那件事情。

毕竟加工寒铁不是谁都能单独做的事情。

吉文准备好一切之后,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观众们。被允许近距离观看的人不多,而除了阿黛莉娅以外,所有人都用不信任的目光看着吉文,希望他表演中出丑,甚至是引发事故。

吉文没理会这些干扰,转而埋首于工作台上,他将那些寒铁碎片放在熔炉上加热熔融,然后让融化的寒铁形成一个新的长条形状。

吉文盯着这块仍然散发着热度,还未完全冷却的寒铁条,仔细构思着加工的步骤的顺序。

看了整整一刻之后,吉文终于拿起钳子把那寒铁条移动到了铁毡上,然后高高举起右手的锤子。

对于现在的吉文来说,锻打已经成为了本能。他不需要思考手和身体的协调与运动。凭着已经溶入身体里的记忆,他举起手中的铁锤子,划过一个漂亮的弧线,重重地敲了下去。

“当!”

铁锤与寒铁撞在一起,发出巨大响声,紧接着,铁毡前爆发出一阵阵有节奏的敲击声。

加斯帕大师也听到了这敲击声,那声音让老人不由自主的握紧了双拳,身体也开始颤抖起来。

这浑厚有力的敲击声,一波波传来,由上至下穿透了加斯帕大师的全身。

“太,太强了。”

加斯帕大师低喃着自言自语,神情稍有些失态。作为一名曾经靠着铁匠锤渡过几百年岁月的老铁匠,他被吉文的敲击声所折服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