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网中鱼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3461字
  • 2014-07-20 22:16:33

阿黛莉娅和吉文都没有料到,他们今天参与的这场角斗,创造了一个神话。

就在角斗结束当天,平民区的酒吧与餐厅生意好的出奇,无数因为角斗下注而大赚了一笔的精灵们带着亲朋好友彻夜狂欢,在无数张家庭餐桌上,那些有幸观看了角斗的精灵们,一边在家人面前炫耀着钱袋,一边开始吹嘘白天角斗场上的惊人一幕。

虽然战斗的过程平淡无奇,但每一位转述者都故事里添加了精彩的想象,所以等到那场战斗传开到街头巷尾时,吉文甚至有了名为“碎骨者”的外号,而那场战斗变得精彩纷呈,成为史无前例的惊天大逆转。

每一位索迪玛的精灵们都听说了那个传奇。

那位来自异乡的召唤师罗格斯,拥有无与伦比的力量,他狂妄的侮辱了这座伟大的城市,击败了之前所有的挑战者。而就当他即将获得连续五场挑战胜利的时候。

一位勇敢的小姑娘站上了竞技场,她带着她的召唤兽“碎骨者”,历经艰难的战斗,干净彻底将罗格斯和他的爪牙赶出了竞技场的舞台。她的胜利,让每一位下注支持索迪玛城的精灵们赢得了丰厚的奖金。

这故事甚至抹去了阿黛莉娅头上魔女的称号,至少平民区的精灵们,不再害怕地看着阿黛莉娅的背影了,甚至有些胆大的酒客开始吹嘘自己曾有与阿黛莉娅一起冒险的经历。

唯一的例外在索迪玛城的贵族区,那些来自大家族的高贵精灵们,依旧诅咒着阿黛莉娅的名字,希望她能收到惩罚。

当天夜里,另外一个消息也传遍了街头巷尾,那位落败的召唤师罗格斯从城内神秘地消失了。无论是他带来的仆人还是前来催债的债主,都没发现他的踪迹。索迪玛的精灵们幸灾乐祸的谈论着这消息,恶意地猜测着罗格斯一定是因为逃避债务而偷偷溜出城去了。

那场角斗引发的风潮,过了两天才慢慢退去。

而阿黛莉娅这才敢上街,她和吉文一起,带着角斗获得的酬金,前往火焰熔炉,准备酬谢伸出援手的涅尔斯师傅。

可当他们赶到目的地的时候,吉文和阿黛莉娅发现,今天的火焰熔炉有些异样。

铁匠铺火焰熔炉的门口围了不少人,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

火焰熔炉的主人涅尔斯从没料到,今天是个这么一个不顺利的日子。

前两天角斗场引发的风潮甚至波及了火焰熔炉,生意比平时好上了一倍,这让整个铺子里的师傅们都连夜赶工,完成顾客的临时下的新订单。今天,涅尔斯师傅好不容易清闲了些,他正等着黑市商人把订购的寒铁悄悄送到之后,就可以开始制作铜须先生订做的晶盘了。

黑市商人上午如约把货物送到了,可惜涅尔斯没料到,就在交易之前,火焰熔炉里来了一群不请自来的客人。

佛雷迪家族的族长特雷西娅带着一群卫士和其他家族的贵族,涌进了火焰熔炉的大厅,强行将那名黑市供应商给扣押起来。

这意外打乱了涅尔斯计划,作为做为火焰熔炉的店主,涅尔斯大声向着特雷西娅抗议道。

“佛雷迪夫人,您这是干什么?您在我的店里随意扣押顾客,这将有损火焰熔炉的声誉。”

佛雷迪家族的族长特雷西娅毫不在意涅尔斯的反应,对于她来说,一位制作晶盘师傅的抗议毫无理会的价值,她所在意的是另外的东西。

只见特雷西娅对着卫士做了一个手势,然后冷冷的回应道:“涅尔斯,你别着急,有损火焰熔炉声誉的事情可不少,不在乎多这一件。”

特雷西娅这一语双关的话,让涅尔斯警觉起来。他不禁猜测到,难道佛雷迪家族也知道自己与铜须先生的交易。

这时,卫士们遵从特雷西娅的命令把那名黑市供应商被带到涅尔斯的面前。

应约而来的商人是位年轻的金发女精灵,她正奋力挣扎着,企图挣脱卫士们的束缚逃走。只见她突然一脚踢在卫士的脚上,肩膀接着向后一顶,眼看就要挣脱开来。可周围几名佛雷迪家卫士见状立刻一拥而上,一起将她再次禁制住。

“真是个不知道好歹的家伙,涅尔斯,你之前认识这位没教养的顾客吗?”

特雷西娅看了那女孩一眼,故意问道。

涅尔斯看着那女孩,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摇了摇头。

“那你呢?年轻人,你到这地方来干嘛?”特雷西娅走到了那名黑市供应商身旁。

“我是来买东西的!放开我!”

那女孩继续挣扎着。

“买东西?”老妇人眼里闪过一丝凶光,“那你告诉我这是啥?这可是刚从你身上搜出来的。”

特雷西娅伸出手,旁边的一名卫士立刻将一个小匣子打开递了过来。

匣子里放着十几块金属碎片,那些金属碎片上都闪耀着暗绿色的辉光,那是属于珍惜金属寒铁的独特光芒。在索尔兰,这十几块碎片就能换取一整袋印着橡树图案的金币。

那女孩还在嘴硬,继续辩解着。“这是我帮朋友送的东西……”

“够了!”特雷西娅打断了女孩,她已经受够了这相互装傻的游戏了。

“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外号叫“曦月”。在索法特地区,你大概是最成功的最黑市商人,两天前你突然抵达了索迪玛城,还随身带着价值不菲的寒铁。请告诉我,你到底想干啥,难道只是想买两件索迪玛城的纪念品?”

特雷西娅说完,脸上流露出胜利者所的特有那种表情。她的目光冷冷扫过曦月和涅尔斯,她知道他们都没料到,今天她可是有备而来。就在阿黛莉娅那帮治安官朋友们被没收晶盘的那一天起她就派人留意火焰熔炉和城内的黑市,最近阿黛莉娅在火焰熔炉和竞技场之间往返了好几次,一定是在偷偷订做晶盘。所以当她发现了曦月的踪迹之后,便决定在今天收网了。

被揭穿了身份之后,曦月也停止了挣扎。

从特雷西娅的话语里,她知道这位老妇人已经盯着她很久了,自己城内的落脚点恐怕也早就被这老太太控制,现在想安然逃跑显然是很困难的事情。

看着曦月的神态变化,特雷西娅更是得意的数落道:“在索迪玛城,寒铁只有一种用途,也只会有一个买家。涅尔斯师傅,你说有人从黑市商人手里购进寒铁能干嘛呢?难道是想避开监管偷偷制造晶盘吗?这可是项大罪!”

特雷西娅一下子就把涅尔斯逼到了墙角,可涅尔斯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了。

“佛雷迪夫人,您所说的全都是您的臆测,没有证据表明这位姑娘会在我们的城市里进行一场交易,在索尔兰携带寒铁并非是一项罪过。至于今天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我其实和您一样好奇。”

面对质问,特雷西娅扭过头来,她直视着涅尔斯的双眼,好像要把他心中暗藏的秘密全都揭穿一般。紧接着特雷西娅毫不遮掩的威胁道:“涅尔斯师傅,您认为我没办法从这位黑市商人口里撬出点东西吗?或者说,我该让我的下人们直接向您询问吗?”

涅尔斯沉默了,他知道在索迪玛城,佛雷迪家族一向有动用私刑的传统,而且作为城内第二大家族,大多数时候他们都能安然逃脱惩罚。

可就在这时,曦月突然抬起头,她挑衅般的看着特雷西娅,开口问道。

“喂,那边的老太太,你既不是治安官,也不是同业公会的官员,就算我想向人兜售寒铁,和你有什么关系。”

特雷西娅听到曦月挑衅的话语,却没有动怒,反而得意的笑了起来。她其实一直等着涅尔斯或者曦月问起这个问题,假如没人提起这个问题,那她之前所做的精心准备也就没有了意义。

特雷西娅对旁边的一位卫士低语了几句之后,这才回应曦月。

“没教养的小姑娘,你就好好看着吧。”

片刻之后,两位新访客一前一后被请进了火焰熔炉的大厅,先进来的那位强壮精灵穿着治安官的盔甲,带着副队长的标识,他一看见特雷西娅,便躬身对她行礼。

“族长,您叫我?”

这次治安官队伍大调整之后,特雷西娅就往治安官队伍里塞进去好几个佛雷迪家族的年轻人,现在正是他们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特雷西娅没有回答族人的问候,只是示意他找地方坐下,然后她赶紧迎向随后进来的一位老人。

看着眼前的一切,涅尔斯师傅悲哀地感觉到事情已经向着失控的方向发展了。

当他看见属于佛雷迪家族的治安官出现时,就开始有了不详的预感,可当他看见随后进入大厅的那位老人时,立刻面若死灰。

那是同业公会的副会长加斯帕大师!

对于在这个行当干了几百年的加斯帕大师来说,仅仅只要看一眼,就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的辩解和借口在他的面前没有任何意义。

如果一向严格的加斯帕大师认定自己违反了同业公会的规定。

那么一切都全完了。

加斯帕大师在随从的陪伴下慢步走进了房间,他原本是路过索迪玛城附近的地区,可在接到佛雷迪夫人热情的邀请之后,他稍稍更改了行程,经过了索迪玛城,帮佛雷迪夫人解决一个小麻烦。

听完了佛雷迪家族族长的叙述之后,加斯帕大师将目光投向了涅尔斯。

老人严肃地问道。

“涅尔斯,你老实告诉我,这寒铁到底是什么回事?”

面对大师的质问,涅尔斯的心砰砰地跳着,他能感到浑身的血液正在身体里加速流动,四处撞击,最终涌入他的大脑。

一个声音在耳边不停地呼喊着:到底该怎么办?怎么办?

是继续说谎掩饰,还是将自己与铜须先生约定公之于众?

可无论哪种方式,自己都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最终,他只能选择沉默。

经过了片刻等待之后,加斯帕大师对于涅尔斯的沉默有点失去了耐心,他的语调变得更加严厉起来。

“涅尔斯,说话!”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响亮的声音从大门外传来,打断了大厅里的一切。

“我订购的寒铁到了没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